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46章 刀伤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重点来了.....今天三更!少一更剁手!)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范仲淹为官三十余年,从来没玩过心眼儿,这也是他难得之处,更是其受人敬仰之处。

    而这回,所有人都算错了....

    他是真的要辞官,不跟你们玩了!

    改知苏州,升资政殿大学士的旨意,这回用的是飞马快驿,只要五天就能到邓州。

    而在旨意未到之时,邓州一切如常,范仲淹本着站好最后一班岗的心态,依然勤理政务。

    唐奕则在吃了一顿板子之后,被范师禁足七天,今日刚算是刑满释放。本打算用过早饭就到酒坊去看看,给自己放放风。

    却不想,早饭之时,与孙郎中斗了几句嘴,竟激起了这老头儿的斗志,非要与唐奕争出个高下不可。

    “你那什么盐酒去污之法,毫无根据,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老孙你不懂,这叫卫生常识。盐和酒精可以杀死皮肤表面肉眼难见的污秽之物,可以避免很多疾病。”

    “什么盐水净手?酒精洗创?又不是做腌菜,为何要用盐水!?还有酒精,就是你弄出来的那个喝死人不偿命的烈酒?”

    “对啊!”

    孙郎中撇嘴,“你这娃娃又在戏耍老夫,老夫阅尽医书,从没听说过什么肉眼难见的污秽之物,也不知道哪本先贤之作说过盐与什么酒精,可以避免疾病。”

    唐奕心中鄙夷,暗道:这是一千年以后的医学,你上前人的医书里能找着才怪。

    正在这时,马伯进到店来招呼孙郎中,说是有人来问诊。

    孙郎中一听,也没法和唐奕斗嘴了,扔下一句狠话,“且等老夫回来再与你争辨!”就折回了医馆。

    却不想,孙郎中出了唐记还不到盏茶的工夫就回来了,进来拉起唐奕就往外走。

    “你不是说什么盐酒可防刀疮吗?正好有个犯刀疮的,随我出诊,我倒看看,你怎么治。”

    唐奕来者不惧,一梗脖子,“去就去!”正好憋了七八天,出去透透风。

    只不过一出唐记的店门,唐奕就后悔了...

    只见外面候着的,是个一身甲胄的军汉。一问之下才知道,有疾之人正是城西厢营的曹营头。

    特么重伤曹营头的匪盗可在唐奕的地盘猫着呢,现在要他去见本尊,他能愿意吗?

    .....

    但是后悔也没用,孙郎中铁了心和他争到底,强拉硬拽把他拖到了厢营。

    进了营帐,唐奕更是心虚的直躲。

    这位曹指挥....确实惨了点.....

    只见身上两条半尺长的伤口已经翻卷紫黑,从中还不时的往外冒着脓水儿,整个营帐都弥漫着一股烂肉的气味。曹满江更是脸烧得跟猴屁股似的,歪在床上,已经意识模糊了。

    不光唐奕见着吓的直哆嗦,连孙老头见了都直摇头,早就收起了与唐奕争胜之心。

    这种情况,他都治不了,别说唐奕了。

    而唐奕则瞅着曹指挥直犯嘀咕,心说,君欣卓那婆娘也太狠了点,也不知把她留在身边是对是错。

    几位都头一听邓州最好的郎中都说没救了,不由伏地大哭,连连给孙郎中磕头,求他救曹营头一命。

    可是,这种情况,孙郎中也无力回天,安抚了几位兵将几句,就退出了营帐。

    唐奕跟着老孙出来,就听老孙对他说:“这就是外邪入体,深入五脏,不是你说那样儿,用盐酒就能防的。”

    唐奕被孙郎中一说,不由顿住了。

    前世唐奕的母亲是因为癌症去世的,那种眼看着至亲之人慢慢的走向深渊,却无能为力的痛楚,唐奕深有感触。刚刚那些兵将伏倒求援的样子,在唐奕脑袋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于是唐奕一咬牙又折回去了。冲进帐里,唐奕也不管一众目瞪口呆的兵将,一跃跳上曹指挥的床帐,在他身上上下摸索,左捏右抓。

    众人都不知道这半大小子在干嘛,待过了一会儿,却见这小子松了口气道:“肌肉没有僵直痉挛的迹象,还好没得破伤风....”

    孙郎中跟进来听闻此言不襟问道:“何为破伤风?”

    “说了你也不懂!”

    呃...孙郎中被呛的半天说不出话。

    其实,唐奕稍懂医理就应该知道,破伤风古时叫“七日风”。故名思议,伤后七日发作,人很快就不行了。曹指挥这都受伤半个多月了,肯定没有破伤风。

    唐奕跳下床,沉声对孙郎中道:“可能还有救....”

    “怎么救?”

    唐奕不答。回到床头,对迷迷糊糊的曹指挥道:“我有一个办法可能救回你的命,但机会不大,能不能活,全看天命,你要不要试试?”

    曹指挥迷离的眼睛盯着唐奕,心说,娃娃你行不行啊?但最后还是含混不清的答要试。废话!不试必死,就是只有一线希望,也得试啊。

    “试可以,但是疗伤的过程极为痛苦,你能忍吗?”

    “能!!!”这个能字曹指挥几乎是嘶吼而出,现在多说一个字都废了大劲了。

    “行!!”唐奕一咬牙。

    马上命人烧了一大锅开水,又取了一个提水的木桶。

    孙郎中问唐奕这是要干嘛?唐奕答道:“给他降温!”

    “难!”孙郎中锁眉摇头,风邪入脏,很难退烧。就算退了,也用处不大。

    唐奕不管那个,若是任由曹指挥高烧不退,等不到他出手,可能人就烧坏了。

    待木桶,开水备齐,唐奕让人把曹满江的衣服扒了,扶坐起来,直接把双脚就塞进了乘满开水的木桶.......

    只听嗷的一声惨叫,“你这是退猪毛呢啊?”曹满江被烫得差点疼死。

    一众兵士也是用杀人的眼神瞪着唐奕。就差没动刀了。

    也怀疑小子你到底行不行....

    唐奕也是一阵冷汗,以前只是从网上看到过这种降温之法,而且.....还是从网络小说里看来的。

    但是一次有失,唐奕学乖了。先在木桶中兑了凉水,再逐渐加热水,反正一阵折腾,曹指挥果然汗如雨下,不到半个时辰,体温就降下来了。

    孙郎中看得眼睛都直了.....真降下来了?为了确认,孙郎中在曹指挥前额摸了半天,确认确实不烧了,才算罢了。

    唐奕嘱咐照看曹指挥的兵士,只要体温一上来就用此法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