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50章 还欠您一座书院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停电了...又来电了.....所以晚了...

    感谢,“土圭玉”“懒癌患者”“奇缘yy”的打赏,苍山也不矫情了,那是大家的心意...来吧,砸死我吧!

    还有就是弱弱的问一句....我明天能偷个懒,一更吗??

    :(我想看ti6.......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唐奕最近两个月过的很充实,好吧,其实是累成了狗....

    上一次,为了一时的爽快,暴捶了钱文豪。之后,范仲淹意识到再不能放任这小子胡闹了,于是,唐奕开始每天都到范宅报道,与贱纯礼一起当起了乖宝宝。

    每天写写大字,背背《韵略》....

    要是只是读书倒也没什么,但偏偏酒坊那边还有一堆的杂事,令他不得清闲。

    两个月的时间里,严河酒坊的醉仙酿彻底火爆邓州。原来存下的四万四千多斤果酒,日前已经售出了三万多斤,存货不足万斤。

    这还是张全福眼见形势不对,开始有意控制销量,才剩下的一点点存货。不然,早就被抢光了。

    现在,距离秋果成熟最起码还要半个多月的时间,而想把新果酿造成酒,也得一个多月。也就是说,如果不实行限购,未来两个月,严河坊将面临无酒可售的窘境。

    因严河坊限售醉仙酿,想买酒的客商无货可进,市面上醉仙酿的价格已经炒到了3贯钱一小坛,折600文一斤。即使是张全福也没想到,这酒会火到这种地步。

    而与醉仙酿一同问世的肥皂,开始之时,因为被新酒的光芒所掩盖,并不十分出彩。但是,随着这种极为实用的洗涤之物逐渐被人们所熟知,也开始慢慢火暴起来。

    起初,唐奕拿着肥皂去找张全福的时候,他估价每块售价百文。后来,自己用过之后才知道,他完全完低估了肥皂的价值。这东西比皂角耐用不知多少倍,小小一块,就可用很久。别说百文,三百文也不是问题。

    后来,唐奕提炼出精油,制出了香皂,更是受邓州富户的喜爱。一块香皂的价格是肥皂的三倍多,整整一贯钱一块,却依然供不应求。

    现在,严河坊醉仙酿只能等新果上市才能再酿,前院的酒坊几近停工。唯有后院的炼油工坊还在日夜赶工,一方面要供应肥皂、香皂的销售,另一方面,也为酿制新酒储备甘油。

    君欣卓带过来的十几个老幼,全都安置在后院,他们对唐奕的活命之恩感激不尽,自然卖力工作。唐奕与之签订了十年的佣契,不然就张全福那一关都过不了,生怕这些“外人”把酒坊的秘密学了去。

    而严河坊大肆炼油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邓州油贵。

    全邓州地界,包括下辖县镇的猪油都让张全福订购一空,一时之间,邓州城内竟无猪油可用。无油下锅的百姓只得把目标放到了牛油和羊油上,致使牛羊油的价格也开始腾涨。民间怨声载道,都骂严河坊扰乱民生。

    无奈之下,唐奕开始在邓州推行炒菜之法,炒菜用植物油好过动物油,他想用此法来缓解动物油的需求。

    还别说,在唐奕有意的宣传之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这种开封大酒楼的独门秘技,就在邓州推行开来。百姓对于这种花样繁多,口感多变的餐食技法大赞不已,从而大大缓解了居民对动物油脂的需求。

    ....

    范纯礼找到沿河酒坊的时候,唐奕正在蒸锅前面忙活着。

    一听老师叫他过府,唐奕不敢迟疑,叫君欣卓去她屋里拿出两个小瓷瓶。而君欣卓把瓷瓶交到唐奕手里时,却砐为不舍。

    “最后两瓶了....夏花开败,再做,就只有明年了。”

    唐奕劝慰道:“用不上明年,想弄,入秋就能做了。”

    “入秋?入秋有什么花?”

    唐奕洒然一笑,“谁说一定要用花了...”

    说完,转身随范纯礼而去。

    到了范宅正是饭时,范仲淹一家还有尹先生都在饭厅用食。见唐奕来了,又给他添了副碗筷。

    师父,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对于这句话,唐奕的理解就是——绝对不用和“师父”客气...

    唐奕现在也早就把这当成是自己家了,吃喝进出从见外。有时候饿着肚子来的,又没赶上饭时,唐奕就自己钻到厨房去喂肚子。

    唐奕一边大喇喇地坐下,一边从怀里把那两个小瓷瓶掏出来,摆在范仲淹身边坐着的一个女子面前,诚然道:“一个是给师娘的,一个是给幺儿的。”

    女子姓甄,名金莲,正是范仲淹第四子幺儿的亲娘。

    呃....二十多岁的样子....

    甄金莲见了两个小瓶不禁好奇地放下碗筷,拿在手中端详。

    “大郎又弄出什么好东西了?”

    唐奕谄媚地笑道:“可不是好东西?师娘打开闻闻?”

    甄氏闻言,拔开瓶口的软木塞。顿时,一股浓郁的月季花香弥散开来。

    “好浓的花香...”甄氏喜声赞叹,“这是月季?”

    唐奕嘿嘿一笑,“还是师娘有眼光,不像师父。上回我拿来一点月季油,来给尹先生做推拿之用,师父还说怎么闻着像喇叭红。”

    “哈哈...”甄氏声若金铃,也不由取笑起某人。

    而范相公老脸一红,眉毛一立,佯怒道:“没大没小,不务正业,课业可曾背熟?”

    呃....唐奕哑火了....低头使劲往嘴里塞饭菜。

    ....

    甄氏则道:“一家人吃饭笑闹,本就是天伦之乐,夫君怎么又拿起架子来了?”

    “看这小子,老夫就...”

    这小子一身的本事,一脑袋的点子,偏偏背起书来还不如一块榆木疙瘩!时不时就气得范相公七窍生烟。

    甄氏白了一眼,不理他了,转而问向唐奕,“这是月季油?”

    唐奕扒着米饭,含混道:“这瓶叫香水,用月季油调的,师娘只要沾上一点,途于颈间、手腕,可保一日余香。”

    甄氏眼前一亮,举着另一瓶道:“这个呢?”

    “这个是给幺儿的,沐浴的时候在浴汤里滴上几滴,不但香香的,还能防痱子和蚊虫叮咬。”

    “这两瓶都是月季油调配而成的,给幺儿的那瓶花露水,还加了麝香和薄荷。”

    这两瓶东西,可费了唐奕好多的工夫。

    因为只知基本的原理,对于其中精油、酒精,还有纯净水的比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