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51章 皇帝的心眼儿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发的晚了点,大伙儿见谅,悲催的我唯一爱好就是看游戏....没错....没有时间玩,就只能看着别人打了....

    今天开始“西恩刀塔”再战ti,看直播熬的有点晚,起的也晚,发的自然就晚....过了这几天就好了。

    放心每天两更是不会少的。客官们多多投票,多多收藏,多多支持!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早在范仲淹第一次请辞之时,就曾与尹洙商量过致仕之后的打算。

    左右思量之下,还是决定回到苏州治学。

    一来,尹洙与范仲淹的身体都不算康健,苏州江南之地,四季不显,利于修养。而且,范仲淹的老家就在苏州吴县,此举也算是落叶归根,造福乡里了。

    再者,江南文教兴盛,人才辈出,以范、尹二人的名声,定能吸引一批有志学子。悉心教导之下,将来必是辅国良才。

    按道理说,禁中旨意潜人接替邓州之职,并令他进京,他应该在卸任之后,举家入京才对。

    只是,如今幺儿尚在襁褓,甄氏刚出月子,尹洙虽然有了药酒的医治,身体大好,但也还是虚乏,不易远足。要是入京之后,再折腾回江南,显然不现实。

    ......

    “我当然是跟着老师走!”

    “我还欠您一座书院呢!”

    唐奕一脸的认真,却不想,餐桌上除了贱纯礼,都是不由禁莞尔一笑。

    好吧,贱纯礼这货还在闷头狂吃。

    范仲淹斜了他一眼揶揄道:“指望你,估计到老夫归西,这书院也办不起来。”

    “呃.....”唐奕有点不服。“当初说好两年之期的,这才过了两个月,谁成想您动作这么快嘛。”

    尹洙笑道:“看来,大郎还真当真了...”

    “以希文兄的名声,若想要治学,多少人上赶着会送钱过来,当用不上大郎的那点薄财了。”

    唐奕一撇嘴,我很有钱的好吧!

    不过,尹洙说的一点没错。宋人最看重的就是名声,范仲淹要办学,有大把的人会为搏一个美名,而把钱送到他手里。

    “既然,你已经决定随我左右,那回去之后就准备一下,收拢生意,等魏介来邓之后,即刻动身。”

    唐奕无不应允,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考虑过。

    ....

    从范宅回来之后,唐奕把马伯、马婶,还有张全福全都叫到了严河坊,再加上马大伟与君欣卓、黑子等人,大伙围坐在一起商量了起来。

    “老师置仕之心已绝,等接任的官员一到,就要举家迁往苏州...”

    张全福心里咯噔一下子,心说,到底还是走,这可刚刚找着一个大靠山怎么就走了?

    唐奕看了他一眼道:“张伯放心,即使老师离邓,还有曹指挥照应。在邓州,我们依然算是根基牢靠。”

    张全福悻悻然地点了点头。他还是有点不放心,毕竟之前得罪了钱家,而且曹满江一个厢营指挥使,和范相公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其实,他最舍不得的,就是唐奕这个大财神。

    虽然生意都还在邓州,但是这个主心骨儿是必然要跟着范相公走的。他一走,张全福总觉得不踏实。

    “今日召集大家,是为了以后做一些打算。”唐奕直奔主题。“张伯,给你家大哥去个信儿,让他尽快回邓州。”

    张全福一怔,立马阴转晴.....

    “到了苏州那边,也需要自己人把生意铺开,张大哥经商多年,是最好的人选了。”

    “我一会儿就手书一封,让晋文归家!”张全福难掩兴奋。

    之前想让大儿子回来酒坊支应,唐奕没同意。他还有些悻悻然,以为唐奕不想张家的人过多的掺合进来。如今唐奕马上就要走了,他更是心里没底,生怕唐奕把他们给甩了。

    没想到...唐奕早就有了打算。

    “自己人。”这说明,以后张家和唐家从此算是真的绑到一块儿了。

    “大郎啥时候走啊?”马老三拧着眉头,突然问道。

    唐奕道:“应该快了,等魏大人一到,就动身。”

    马老三闻言眉头拧得更深,低头想了半天,才道:“大郎身边不能少了使唤的人,让你婶子跟着你去,我留在邓州看店。”

    唐奕有些哭笑不得,“咱们是一家人,我更是视您和婶子如亲生父母,就算是要使唤的人,也不能劳累马婶,花钱雇一个就是了。”

    马老三脸子一板,“自己家里有人,还花啥冤枉钱?”

    噗!张全福直接喷了.....

    “我说亲家啊!都这个时候了,您怎么还算那点小钱儿?”

    唐奕不禁吐槽道:“张伯说的没错,之前,让您给唐记雇两个人,您也是不乐意。”

    “呵....就那破店,我看关了算了。”

    如今挣了“大钱”的张全福,哪看得上唐记那间小店。

    “咋是破店?!”马老三不乐意听了。“一天三四贯钱的收入呢!比你那破杂铺挣钱多了!”

    呃.....

    张全福对这个憨实老汉实在是无语,觉得有必要跟他掰扯掰扯。

    “亲家,不说大郎有多少钱。你知道,光你家在这酒坊里的一成份子,这俩月挣了多少吗?”

    “多少?有唐记多吗?”

    “唐记?”张全福一声嗤笑。“你玩命儿卖一年的油煎包子,也挣不来这么多!”

    严河坊这两个月光卖酒,就收钱八千余贯,肥皂、香皂收三千多贯,工料开支和这巨额的利润比起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马老三占了一成的纯利,那就是将近一千贯钱。

    一千贯,要是全是铜钱,上称量重,就是四千多斤,得用好几辆大车才能拉走。这马老三居然还是小农心态,为了一点儿小钱儿苦心算计。

    唐奕也不得不附和道:“您岁数大了,家里享享福就行了,外面有我们这些小辈照看,咱们真的不差食铺那点盈余。”

    马老三一算计也对,现在炒菜在邓州人人会做,嘴都吃刁了。而且生煎也不是什么多难的手意,城里已经有好几家食铺,仿着唐记开始卖生煎了,拐带着唐记的生意也不如从前了。

    要不....雇两个人?

    唐奕也不和马老三再掰扯,而是转向君欣卓,“你们有什么打算?是跟着我走,还是留在酒坊?”

    黑子一听抢白道:“我们当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