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54章 又出馊主意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先解释一下,本来可以正点发的。但是.....又停电了....

    苍山住的地方是比较偏僻,前两年有个唱歌儿的二货叫郝云,一首《去大理》招得一帮文青儿玩命往这儿挤(好吧,其中就有我)。

    然后大理就火了,本来洱海边上不起眼的一个小村子,现在塞满了混吃等死,只爱理想不爱钱的傻帽儿(给大理人民添麻烦了..)

    突如其来的外来人口让这个小村庄不堪重负,本来只为供当地人用电量的线路,现在还要负担多如牛毛的客栈、餐馆。于是每逢用电高峰就电压极低,低到让人怀疑,这特么一栋楼是不是就靠两节儿5号电池撑着。时不时还跳个闸,让人抓狂,下午更是彻底歇菜........

    让客官们久等了,苍山深知罪孽深重...所以.....

    你咬我啊!

    不闹了,感谢“书友160803214948556”、“糊涂不图图”的打赏。求推荐票....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说起来曹满江也够倒霉的,他本是武举出身。这年头,虽然轻军慢武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武举也肯定没有文举那般受万人追捧。但怎么说这也算是武人的最高规格考试了,再不济,也不至于沦为厢军营头的地步。

    但是没办法,大宋在武备上就是这么操蛋,不但文人瞧不起你,武人自己也不给自己长脸。

    军中讲究一个从属,武将多以举鉴升迁。谁的兵谁带,谁发现的好苗子就在谁手底下为将。

    北宋那几个著名的将门,除了本身出了几个能人之外,最重要的则是经年累月之下,通过这些能人举荐扶持起来的庞大派系盘根错结,军将只知上司提携之恩,而不知忠君爱国之理。

    像曹满江这样儿“野路子”,更无上官举荐自己爬上来的愣头青,全都不待见的紧。在派系分明的军队里连立足都难,所以别看他高中武举,却连个禁军营将都混不上,被发配到邓州,能主管一营厢勇,已经算不错了。

    满腹的抱负不得施展,曹营头只能在厢营之中混吃等死。上一次范仲淹缉拿朱连盗,曹满江自想想在范相公面前表现一番,说不定得到相公的赏识,以后或有飞天之机。于是,曹营头不但积极配合,而且亲帅一都兵士上山缉盗。

    可哪成想,功没表成,倒让君欣卓给划了两刀,若不是唐奕,命都扔那了。

    曹满江在床上躺了两个来月,这下好,营中兵士没了约束,本就桀骜难驯,这回更是撒了欢儿。只九月一个月,就出了七八起厢兵闹事扰民的案子。

    昨日一个伍长更是在勾栏吃醉了花酒,提上裤子就不想认帐,不但打伤了人,还把人家店给砸了。店家告到了州府,今天一早,曹营头就被范仲淹叫到府衙,好顿训斥。

    昨天的破事儿还没了,这边就有傻货闹到唐奕这来了,曹满江能有好脸子吗?

    王都头也正是清楚这一点,所以刚刚才不分从属的强拉他进店。要是由着他的火气来,门口那军汉少不得又要吃苦头。

    对于这种事儿,唐奕也只能莞尔一笑。一群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儿,手里有刀,身上就有胆,再加上疏于管教,不出乱子才怪。

    此时,菜已上桌,唐奕又搬来两坛醉仙酿,看得王都头眼睛直放光。

    他们爱来这蹭饭,奔的就是这好酒。如今这醉仙酿在邓州可是紧俏得很,市面儿上轻易难买,也就只有到唐大郎这里才能管够儿的喝。

    一边招呼众人落坐,一边行出铺子到隔壁叫孙郎中开饭。走到店门口,看着那个惹祸的军汉闷头不响地还蹲在门口,唐奕打趣道:“刚刚那么威风,都要动刀了,现在怎地?蔫了?”

    军汉脸色一红,臊得说不出话来。

    唐奕笑骂道:“还蹲着干嘛?我这可不用你站岗,赶紧进去吃饭。”

    军汉一怔,心虚地瞄了一眼营头儿和都头儿,军汉愣是没敢动。

    却听王都头骂道:“憨货!大郎发话了,还傻愣着做甚?等某喂到你嘴里吗?!”

    军汉闻言大喜,见曹满江只是撇了他一眼并未言声。便嘿嘿傻笑着进来了。

    王都头看他那个脏兮兮的样子,喝令道:“滚去洗手!”

    “这叫卫生常识,懂吗?”

    ....

    等军汉洗了手,唐奕和孙郎中也回来了,众人围坐一团就开餐了。

    曹满江则是端着酒碗,斜眼瞅着那军汉,看得那军汉不敢动筷。

    “胆子不小啊...”曹满江似笑非笑地逗着那汉子。“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知...知道。”

    “知道还敢到这来撒野?他敢从老子身上割肉,你敢惹他?”

    唐奕哭笑不得地看着曹满江逗那汉子。

    “曹头儿就别拿我逗闷儿了...”

    曹满江嘿的一乐,对那军汉道:“吃吧,奶奶的,给老子惹祸还惹出功来了,还得好酒好肉地供着。”

    军汉如蒙大赦,抱着饭碗低头扒饭。唐奕看他光啃白饭,也不敢夹菜,就一边帮着他添菜,一边和曹满江等人闲聊。

    “曹指挥是该好好管教手下了.,昨天的事儿把老师气得不轻。”

    曹满江灌了口酒,扁嘴道:“可是不轻,训了我一早上。”

    王都头瞅了一眼那军汉,缓声道:“都是男爷们儿,难免干点出格儿的事,责罚就是,范相公未免....”

    他想说,军中汉子打个架,多正常点事儿,范相公有点小题大作了。但是碍于唐奕在此,话只说了一半。

    “那也不能睡了姐儿,提裤子就不认账啊!”曹满江眼睛一立,发誓赌愿地道:

    “从今儿起,都给我呆在厢营不准进城,谁不听话,老子打断他的腿。”

    “总不能关在营里不放出去吧.?”王都头苦着脸。“一两天还行,长了还不憋坏了。”

    孙郎中喝着酒吃着菜好不惬意,闻言不禁插话道:“哼,越关越不听话,出事就是大事儿。”

    曹满江点了点头,带兵多年,这一点他深有体会,真都关起来,肯定是不行

    “就是太闲.....给他们找点事儿干,累个半死,看谁还有心思惹祸。”孙郎中一张嘴就都是馊主意。

    唐奕闻言心念一动.....

    “我倒有套主意,不累人,还能让这帮人老老实实的...”

    “啥主意?”曹满江来了兴致。两个多月接触下来,他可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