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56章 我给你养老(求收藏、推荐)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唐奕想的一点也没错,曹满江拿着他出的主意回去之后,城西厢营的那些个军汉可就倒了大霉,被曹满江折腾得北都找不着了。

    不过,毕竟只是听唐奕口说一通,虽有文字细解,但一通实行之下,大有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感觉。

    单说这“整理内务”,当时看唐奕鼓捣了一遍,也没觉得多难。但是回来之后,曹满江拿着自己的被子试了试,发现怎么也叠不出唐大郎的那份方正,反倒像个炊饼。

    所谓的站军姿,更是学不来。

    曹营头手底下的那几个都头,有一个算一个,斗大的字不识一升,全靠曹满江自己先读通了,再教给五个都头,都头记下了,再传给伍长,伍长回去再教底下的兵。但是,这么一层一层传下去,早就歪到姥姥家去了,往那一站,跟个吊死鬼似的.。

    本来,曹满江也没指望唐奕的主意能整肃军纪,只不过,他觉得这是个消磨时间的法子,省得这帮憨货出去给他惹事。

    练了两天,都头们就绿着脸找他诉苦,这么练下去,还不练出一营吊死鬼?怎么出去见人啊?

    实在没办法,曹满江只得把唐奕强掳了来,让他亲自传授。

    于是,厢营里多了一个让所有人恨得牙痒痒的小教官。

    ....

    朝庭急召范仲淹入京的旨意已经下来了,只不过,大宋想要举家远行,并非说说那么简单。虽早有准备,但也还是要诸多琐碎才能成行.。

    趁着范仲淹忙着搬家,终于没工夫盯着唐奕了,唐奕也乐得过一回当教官的瘾,这几天天天跑到厢营去指手画脚。

    这可把厢营的兵士们愁坏了,就连曹满江都有点后悔叫他来,这小子实在是太烦人了。

    唐奕不但到这儿来教他们整理内务,训练基本队列、动作,而且这货一到军营,立马想到好多之前没想起来,也没写到纸上的。

    比如说.,开饭之前得先有营房前列队,然后由伍长带队走向饭堂,坐立要整齐化一,值守都头不发话不能开饭......等等等。

    就连上个厕所也得先报告上司,不得允许不能去.

    军汉们都想骂娘,特么老子屙尿也得打报告?牢里的犯人也没这么悲催吧!

    但是没办法...

    唐大郎就是这么贱!

    脸盆得码成一条线,面巾得折成一般大小,搭在脸盆里方向都不能错。

    军服、甲胄要叠得四四方方,放在床头一个位置,差一点也不行。

    天黑就得吹灯上床,不睡都不行,鸡叫就得起来操练,晚一分也不让。

    总之,就是厢营里的一个土包儿,你也得给我堆出棱角来。

    这帮懒贯了的军汉哪遭过这罪,光是整理那个什么内务,就让汉子们抓狂。他们哪干过这细致活儿,好好个被子非得像绣花儿似的抠出棱角来,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有的兵士叠不出唐奕要的标准,耍起了无赖。唐奕嘿嘿一笑,叠不出来没关系啊,那就别盖了,晚上睡觉把被子放身子底下压着,什么时候压实了,能叠出来了,什么时候再盖着被子睡觉。

    ....

    还别说,在唐奕的一通折腾之下,整个厢营为之一新。

    曹满江做梦也没想到,唐奕这么一弄,以往闲散惯了的一群老爷们儿会是这般面貌。

    虽说还远远没达到唐奕说的那种整齐化一的地步,但那股子精气神儿已经初现端倪,不夸张地说,一点都不比京师禁军的风貌逊色。

    要不是唐奕马上就要随范相公进京了,曹满江还真想看看,他能把这群孬兵训成什么样儿。

    ....

    此时

    唐奕和曹满江盘膝坐在校场边的黄土地上,场中几位都头正带着兵士们整齐的列队操练。经过唐奕近一个月的教导,兵士们已经可以初步掌握要领,剩下的就是熟能生巧了。

    “大郎几时动身?”

    “后天。”唐奕看着天边的几朵孤云被夕阳烧得通红。

    “所以明日我就不来了...”

    曹满江神情一暗,“那后天某去送行。”

    “别!”唐奕急道:“就烦迎来送去的,又不是见不着了,说不定啥时候还回来呢。”

    ...

    “也好....”唐奕说得没错,他还有那么大个买卖在邓州呢。

    “大郎尽管去京师一展抱负,只要我曹满江在邓州一天,就能保严河坊一天的周全。”

    唐奕也不矫情,拧腰抱拳感激地道:“先谢过了!”

    说完,起身匍了匍身上的灰土,“那我就回去了,曹指挥保重!”

    曹满江也起身抱拳道:“大郎保重!!”

    唐奕挥手转身,又看了一眼场中的厢兵们,大步朝营外走去。

    他没去和王都头等人辞行,正如他所说,迎来送往最是烦人。也许“若有重逢之期,再当把酒言欢”,那才是和这些军中汉子的相交之道。

    只不过......

    只不过世事无常。

    他想不到的是,今天一个无心之举,却成了这一营好男儿的送葬丧钟。

    不知那时的唐奕会做何感想....

    等他与这些耿直汉子再聚之时,他们中的多数人...已经埋骨沙场了。

    今日一别,却是永远.....

    ...

    回到唐记,马伯、马婶,还有马大伟夫妇都在店里,就连孙郎中也在店里坐着。

    唐奕后天随范仲淹进京,马伯和马婶死活都要跟着。这一走不知何时回来,要准备的东西也不少,马家四口从一早就开始收拾,忙活了一天。

    孙老头儿坐在店里看着马家四人忙活,面前摆着一坛果酒,闷头喝着....

    唐奕索性坐到孙老头儿旁边,看着他喝酒。

    “我后天就走了...”

    孙郎中闻言一怔,目光闪躲,“说过七八遍了,老夫不聋也不傻。”

    “那你就不想说点啥?”

    “说啥?”

    孙郎中眼睛一立,不乐意地道:“你又不是我儿子,我能说啥?”

    ....

    唐奕笑了。

    孙郎中无儿无女,是个老绝户。他天天来唐奕这里蹭饭,与其说是贪嘴,倒不如说是在唐马两家人身上找一点“家”的安慰。

    唐奕说话儿就要走了,他心里没点波澜,唐奕可是不信的。

    “跟我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