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58章 母老虎终究是母的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很受伤......大图轮转推荐要周二才能上,所以今天和明天咱都是裸-奔状态....

    小伙伴们....求安慰...求不抛弃...这两天的收藏、推荐就靠你们了....

    感谢“环了一个圈、懒癌患者丶、煮酒封侯”的打赏,谢谢支持!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唐奕觉得,这句话挺应景儿的,随口就说了出来。不想,车中余下三人都是一怔。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范仲淹喃喃地念叨着,“没想到,你小子不学无术,倒也能佳句偶得。”

    呃.....唐奕尴尬了,宋朝还没有这句?

    他哪知道,这是八百年后林则徐的一副对联。

    尹洙则是笑着开口言道:“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此言不虚,希文兄此去京师,本着不争之心,他们就算闹,又能翻出什么浪来?”

    说完,尹洙又转向唐奕,称赞道“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想不到,大郎还能深谐《道德经》中的不争之理。”

    范仲淹本来还挺欣慰的,一来,这两句颇合他此时心境,让他心中宽敞不少;二来,唐奕终于还算上进,不然也说不出这等有深意的话来。

    但是,尹洙这么一评价,范仲淹立马绷起了脸色。

    《道德经》?

    一个未满十五的娃娃看什么《道德经》?现在就学无为、不争之道,那再大点,还不直接就入道修仙去了?

    唐奕也不知道范仲淹心里想什么,尹先生念了一串争不争的,立马就就坡下驴。

    “先生缪赞了,不过老子确实说过的呀,‘有求皆苦,无欲则刚’。现在‘有求’的是那些朝臣,苦的也是他们。老师‘无欲’,自然也就不用烦恼什么了。”

    “...”

    “......”

    “......”

    唐奕一说完,就发现不太对。

    好像....又说错话了....

    尹先生憋不住的乐,范仲淹则是脸都绿了。

    “咳,咳!”范纯仁清了清嗓子,替唐奕尴尬地道:“有求皆苦,无欲则刚。那是孔圣人说的,跟老子没关系。”

    呃....唐奕臊红了脸.。

    这不闲的吗?这车里有两个宰相,一个大儒。小爷跟他们拽文,那不是找死吗?

    ......

    “哈哈哈...”尹先生终于憋不住放声大笑,“看来,大郎还是读书不精,还要勤勉上进才是。”

    范仲淹哭笑不得地瞪着唐奕,恨声说出一句,“近日忙于迁徒,你和纯礼怕是又玩疯了!”

    范纯礼不明所以,一把掀开帘子,“父亲叫我?”

    噗...

    这回连唐奕也忍不住被这愣货逗乐了....

    ....

    邓州到开封直线距离其中不算太远,但范仲淹与尹洙身体都不算很好,陆路行车颠簸劳顿,经不起折腾。所以,出城之后,车队就转向东行,入唐州、光州地界。在光州换船,取道淮河,再由淮河入汴水,一路逆流而上,直达京师开封。

    此时隆冬之季,一路行去,难免有萧条之气。除了途中市镇还算热闹,官道上几乎看不到什么旅人。范家一行走了五日,终于到了光州地界,又行一日,方在一处名为燕子坞的市集停了下来。

    淮河源于唐州桐柏山麓,一路顺山势而下,聚溪成河,狂泄几百里,终在此处逐渐放缓,适宜行船。故引西来之客聚于此处登船,所以别看燕子坞只是个镇集,但却比一路上看过来的很多地方都要热闹。

    到了这里,众人也算松了一口气,走水路自然比陆路舒服得多。天气寒冷,再加旅途劳顿,尹洙已经有些吃不消了,若不是有孙郎中同行,怕是撑不了这六天的颠簸。

    别说尹先生了,就连唐奕这种才十几岁的半大小子,都颠得差点没散了架。这个时代的车辆没有减震系统,那车轱辘和路道硬碰硬,震得胃都直抽抽的感觉,唐奕算是彻底领教了。

    在燕子坞,众人有一天的时间休整,一来让范、尹二人缓一缓;二来家什物资装船也需时间。

    找了间还算不错的客栈把范、尹二人安顿下来,范纯礼就强拉着唐奕到集市上转转。

    唐奕本来是不想去的,这几天把他也颠得不轻。以前还没觉得,一出来,他这小身板儿就露了怯,还不如贱纯礼结实呢。

    要知道,现在可是在大宋,要啥没啥,得个感冒都能死人的年代。为了多活两年,唐奕下定决心,到了开封得好好锻炼锻炼了。

    ....

    燕子坞不愧是客商云集之地,别看地方不大,却汇聚了淮河沿线各地的物产;别看已是冬月,但仍是人流如织,货品百样儿。

    唐奕没什么兴致,却不影响范纯礼左看右选。不到半个时辰,范纯礼竟抱了一大堆东西。多是些各地小食,准备拿回去给大伙儿尝鲜。

    唐奕实在是逛烦了,正要催他回去,却见不远的一个摊子边上,站着一个高挑俏丽的身影,此时正掏出铜钱付与摊贩,似是买了什么东西。

    唐奕不禁嘴角一扬,扔下范纯礼就靠了过去。

    ....

    “买了什么?”

    身后猛然响起的声音把那女子吓了一跳,猛地一回身,见是唐奕,更是慌张地把手里的东西刻意地藏在了身后。

    “大...大郎。”

    唐奕笑了,“君姐姐慌什么?买了什么好东西?”

    其实不用问,唐奕只看一眼就猜得出来。这摊子上卖的都是珠花、香囊之类的女儿家用的小东西,君欣卓在这儿还能买什么?

    只不过,让他觉得有趣的是,母老虎毕竟也还是母的,也免不了那个千年不变的命题——爱美。

    “没什么...”君欣卓有些局促地答着。

    不知为何,她明明比唐奕大上四五岁,但这几个月的相处,每每都让她觉得,好像唐奕比她大五岁似的.。

    “没什么是什么?”唐奕不肯放过,“快拿来,让我瞧瞧。”

    君欣卓被他磨得没办法,只得把手里的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唐奕。

    唐奕打开一看,不禁笑得更让君欣卓气结,“不过是普通的首饰,君姐姐藏什么?”

    “....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