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59章 宅男为什么泡不到女神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写好了一章又删了,今天很不在状态,对不起大伙儿!

    感谢“斛拔睿壱”的任性大红包,还有打赏!感谢“苍青之空”的打赏!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众人在燕子坞休整一天,就登船顺河而下,过光州,行两日,停休寿州。再往前,行船百多里,就到了汴河与淮河交汇之处,在那里转道汴水,六日可抵开封。

    船在寿州一停,不论是船工,还是范、马两家的人几乎都下了船。

    寿州因淮河之利,在中原之地算得上一等大城了,临江码头上槽船星布,甚是热闹。

    大伙儿都下了船,上岸透透气,也顺便逛逛。

    范纯礼当然是奈不住寂寞要进城玩耍,而且又想拉着唐奕同去。但是,这回唐奕是死活都不去了。

    这两天,唐奕总一个人躲在般仓里,也不知道在鼓捣什么。

    撵走了贱纯礼,唐奕也觉得在客仓里闷久了,得出来放放风,就出仓上了甲板。

    使劲伸了个懒腰,吸着略带水腥味儿的空气,唐奕的心情也一下子舒畅起来。

    左右看看,也没看到什么人。想来,除了范仲淹、甄氏,还有尹洙,船上的人差不多都上岸了。

    唐奕唯一见到的一个倚在船沿上的身影,却在看到他上来后,竟冷着脸,一个转身就要回仓。

    “唉唉唉!”唐奕不干了。“见了我,你躲什么啊?”

    从燕子坞上船已经三天了,这三天,君欣卓就没跟说唐奕过一句话,自然是气唐奕弄坏了她新买的珠花。

    君欣卓沉着脸色,“谁躲了?风凉,吹的难受...”

    唐奕哑然一笑,“还生气呢啊.?”

    “你是主家,我哪敢生气....”索性别过脸去不看他。

    “一串破珠花,也不值什么钱,你至于嘛?”

    “再破也是我的东西.。”

    “你看?还说没生气,暴露了吧?”

    “...”

    “行啦...”唐奕靠在船沿上,看着船下的寿州城,“我当时也是一时没想那么多,陪你一个好的就是了。”

    “不要你赔...”

    “真不要?”

    “不...不要!”

    “那我可扔了啊!”

    ......

    唐奕这么一说,君欣卓这才正眼看向他。不知何时,唐奕手里多出一个楠木小盒,正比划着要扔到水里。

    刚要上前阻止,却见唐奕一脸的坏笑正盯着她看。

    “扔不扔关我什么事?那是你的东西。”险些又上了他的当。

    唐奕觉得再逗下去就真生气了,把小盒往君欣卓手里一塞,“得改改你这倔脾气了,小心嫁不出去。”

    “你....”君欣卓胀红了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好好,我不说了,快看看喜欢吗?”

    见君欣卓僵在那里不动,唐奕只得上手帮她把小盒子打开,

    只见里面静静躺着一枝漂亮金玉珠花,正是燕子坞那巧嘴老汉极力推销的那一枝。

    “我不要。”君欣卓只看了一眼,就急忙推了回去。

    “怎么?不喜欢?”

    君欣卓摇摇头,小声道:“太贵重了...”

    其实,当时吸引她在那摊子驻足的,就是这枝珠花。但是实在太贵了,要十贯钱,她没有那么多钱,最后才不得已,退而求其次,买了那便宜的。

    “又不要你花钱,你管什么贵不贵的?”唐奕无所谓地道:“这小半年多亏有你和黑子前后支应,要不单我和大哥是忙不过来的。”

    君欣卓心里一暖,早就忘了生气,柔声道:“是我该谢你才对,不但救了我的命,还...”

    “嘘!”唐奕立马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小心让人听了去。”

    君欣卓也知自己冒失了,下意识地左右看看。

    “已经过去的事儿了,就不要再提了。”

    “嗯...”君欣卓轻声应着。

    “还有!”唐奕声调高了几分,嫌弃地看向君欣卓,“怎么说我也是你老板,别动不动就给我甩脸子,小心我扣你的佣资。”

    “老板?”

    “呃...就是主家的意思。”

    ....

    “其实我并非生气,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觉得大郎太不爱惜东西了,好好的珠花就那么拆了。”

    唐奕一撇嘴,“妇人之见!”

    “拆了那枝珠花,小爷却得了一件宝贝。”

    “什么宝贝?”君欣卓好奇地问道:“难道就是你买回来的那几块油石?”

    唐奕来了兴致,“跟我来!”拉着君欣卓就往仓里走。

    来到唐奕的客仓,君欣卓一看,不禁皱眉,心说,男人的房间都这么乱吗?

    唐奕却不管那么多,扑到桌前,也不管桌上乱遭遭的油灯、石屑、纸笔墨砚,拿出匕首挑起桌上的一小搓石粉道:“看到没有?这就是宝贝。”

    “这算什么宝贝?”君欣卓看着那搓石粉揶揄着。

    那明明就是油石碾成的粉,灰不灰,黄不黄的,全无本来的油光宝气。

    “把油灯点上,咱让你看看为什么叫宝贝。”

    “大白天的点灯干嘛?”君欣卓不明所以。但是“主家”发话了,她也只好照办。

    油灯点上,暗黄的火苗在白天根本起不到什么效果,无力的跳动着。

    唐奕端着匕首,把撮着石粉的尖部凑到了火苗上面,然后让君欣卓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石粉刚一接触灯火,就立刻发出耀眼的白光,刺得眼睛不敢直视,比之前的灯火不知道亮上多少倍。

    “这油石其实就是独居石,其中含有一种金属氧化物,在高温下会发出白光。”

    独居石中含有二氧化钍,而二氧化钍就是这强光的来缘,后世的白炽灯制造中就用到了这种氧化物。

    当时,唐奕看到油石就觉得这东西有点眼熟,细看之下才发现,所谓油石其实就是独居石,后世也有人把品质好的独居石当成宝石贩卖。

    但,独居石最大的应用,还是提炼钍金属和生产二氧化钍。自然的独居石中,除了二氧化钍,还有锆的化合物十分驳杂。不过,挑选其中钍含量高的直接磨粉,也勉强够了。

    “要不是你那枝珠花,我还想不到这好东西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