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68章 人生如戏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感谢”朝阳下、振振南二“的打赏,谢谢支持!

    ------------------------------

    夏竦一声高唱。

    范仲淹不禁微微一紧,缓缓地直起了身子。

    夏竦几步上到殿中,先是斜眼看了一眼范仲淹,然后正望高座,口中念念有词。

    “臣请奏!”

    “臣夏竦,景德元年蒙圣恩入仕,为官四十余.....”

    夏竦一开口,好像比范仲淹还牛掰,范仲淹是大中祥符八年入仕,而夏竦则是景德元年,党龄比范仲淹早了整整十一年。

    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范仲淹是正二八经的进士出身,是靠自己的本事考出来的,而夏竦则是沾了他父亲夏承皓光,蒙萌入仕。

    赵祯听得直腻歪,范仲淹这一本是早就排练好的,你夏竦瞎掺合什么?

    原来的剧本,应该是:男一号范希文上奏请辞,皇帝苦心挽留无果,准其致仕。然后,男配曹佾献地,把范仲淹留在京师治学;北海郡王赵允弼友情客串,捐资千贯促成美事,来个锦上添花。至此,一出君和臣顺的大戏就算圆满落幕。

    哪成想,男一号刚开场只念了一段台词,反派夏竦就出来搅局,还巴拉巴拉说个没完,恨不得把他从县主薄踏入官场开始,一直升到参知政事所有的功绩全都陈述一遍。

    贾昌朝在下面听得直摇头,心说,你着什么急?最起码也看看官家什么反应再出手啊?

    “....眼见朝之动荡,社稷危已,陛下不能兼听臣意,群臣苦唤不得圣回,臣之失也,上愧对圣隆之恩,下愧对黎民百姓。今,志以致仕罪己,望此举唤起陛下圣心回转,明辨事非!!”

    夏竦慷慨激昂,言辞掷地有声,却没发现,上面赵祯的脸都绿了。

    “......臣....请辞!”

    嗡....

    夏竦话音刚落,整个紫宸殿就炸开了锅。

    一些不明旧理的朝臣,这才知道,夏相公这是在以辞相胁。不由心想,夏相公还是狠啊,前天刚回京,昨天刚报道,今天第一次早朝就玩这么一出,也是没谁了。

    夏竦低头拱手,长揖不起,笼罩在衣袖之间的嘴角却挂着一丝阴笑。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朝臣议论之声越大,官家承受的压力也就越大,倒看你范希文怎么我和斗。

    夏竦又偷偷地瞄了一眼贾昌朝,心说,到你了!

    而贾昌朝则是目不斜视地盯着地面,装作没看见,心里已把夏竦骂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特么的,你请辞就请辞,有点脑子的都知道,你这是在和范希文刚正面,但是你带上官家干什么?还“社稷危已,陛下不能兼听..”就算把范仲淹赶出去,事后皇帝跟你算后账怎么办?

    夏竦看贾昌朝没反应,心说,到你了,你倒是动啊?

    贾昌朝心说,和猪做队友没好下场,我还是再等等吧。

    “夏卿平身吧!”

    夏竦正在着急之际,却闻赵祯终于开口,语气说不出的怪异。

    借着起身的动作,又看向陈执中,心说,贾子明不出来,还有首相陈昭誉.。却不想,陈执中也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压根没动的意思。

    又看向吴育,吴春卿总还是靠谱的吧?

    呵呵,吴育干脆把头别了过去,不与之对视.。

    他哪里知道,第一个反水的就是吴育,那日刚从陈执中的值房出来,宋庠就跟吴育说,跟这帮老狐狸你玩不起,怎么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

    一边是因为利益联系到一块儿的,一边是多年的知交好友,吴育当然听宋庠的,早就没打算淌这滩浑水。

    夏竦终于感觉出不对,抱着最后的希望回头看了一眼御史中丞王拱辰。

    王拱辰还算厚道,对他摇了摇头,意思是.....

    “老哥,你玩大了,兄弟也帮不了你了。”

    完了!夏竦总算反过劲儿来,这回是玩大了。

    夏竦心怀忐忑地正望赵祯,更是一哆嗦,现在是个人就能看出来,赵祯脸色不善。

    赵祯何止脸色不善,简直就是怒不可揭。

    “夏卿这是何意?”赵祯声音都有些颤抖。

    “臣....”夏竦自知玩大了,但是箭尤在弦不得不发。

    “臣请,告老还乡...”

    “夏卿可想好了?”

    夏竦心说,我没想好啊!

    “臣...心意...已绝。”

    其实,夏竦早就打好算盘,官家只要稍做挽留,他就就坡下驴,收回请奏。反正今天干翻范希文是没戏了,只得以后再做打算了。

    “准奏!”

    嘎....

    夏竦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没背过去。

    一众朝官也皆是一惊,官家没按剧本来啊?

    就算是准其致仕,也得是几请几留,最后皇帝苦劝无果只得恩准,这样一来,皇帝落下礼贤下士的好形象,臣子也得了不慕虚名的好名声。

    这怎么夏相公一本上奏直接就准了?

    “准夏竦卸任一切职权,告老归乡。”

    嘶!!.....

    众臣倒吸一口凉气,卸任一切职权!?看来,官家是动了真怒,这是把夏竦一撸到底,连个荣衔都没给。

    夏竦此时只觉天旋地转,差点没晕在殿上。

    茫然看向左右班列,平日里与之交好之臣、与之合谋之臣,与之....幽幽排众竟无一人出班为其上言一辞。

    苦笑无言...

    人未走...但茶已凉...

    “臣,请奏!”

    “...”

    “......”

    正当夏竦绝望的准备领旨谢恩之时,一个谁也没想到的人开口了....

    范仲淹!

    “范卿,何奏?”

    范仲淹看了一眼身边形如走尸的夏竦,暗叹一声,上前一步。

    “臣有异议,夏竦乃两朝重臣,功绩可彰。若白身离朝,必令天下心寒,还请陛下慎重!”

    “...”

    夏竦惊讶地看向范仲淹,万万没想到,会是他为自己说了一句话。

    而满朝文武也不由在心中暗赞,“论心胸气度,当世唯范公可表。”

    赵祯听了范仲淹之言,也是感慨万千。

    此一幕不禁让赵祯想起刘后殡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