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乱世王者 » 正文
| 繁体版

一百六十七 唐公风采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郢都在望,方离听从简雍的建议,换上崭新的国公服坐进了马车,以一国之君的姿态进入郢都。

    这个时期各国君主的朝服大多都以黑色与褐色为主,而方离却独辟蹊径以黄色为主,在上面绣了“飞龙在天”的图案。

    虽然这时候周王已经被称作“天子”,但与龙还没有扯上关系,世上根本没有“真龙天子”这种说法,而且龙这种虚拟的神兽在民间还没有后来的崇高地位。

    方离知道,自己将来若想统一春秋大陆,除了在军事上要征服各国之外,还得神话自己,让自己在百姓心目中拥有崇高无上的威望,这样才能奠定自己真龙天子的地位。

    “寡人将来可是要做唐始皇的男人!”

    方离在四驾马车里正襟端坐,一脸威严,对亲自设计的这套朝服很是满意。

    随着车轱辘响个不停,队伍距离郢都越来越近,驿道两侧看热闹的人也愈来愈多。

    策马跟随左右的简雍在车帘外面轻唤一声:“主公,到郢都北门了,有楚国的文武大臣在门外恭迎。”

    简雍挑开车帘,方离昂首挺胸,气度非凡的跳下马车,面带微笑向周围的楚国百姓举手示好。

    蒍敖急忙与项燕快步上前,作揖施礼:“楚相国蒍敖(上将项燕)奉主公之命在此恭候唐公大驾!”

    方离微微欠身,还礼道:“寡人久闻叔敖相国与项将军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仪态不凡,足见大楚豪迈,人才辈出。”

    蒍敖急忙笑着谦虚:“唐公过奖了,你才是英雄才俊,雄才大略,不足一年的时间便建立起一个横跨黄河两岸的强国,天下英雄谁不侧目?”

    “大唐兵精将猛,连败晋魏两强,军事实力让人刮目相看,足见楚公知人善用。”项燕也跟着大夸方离。

    蒍敖指了指停在路边的一驾华丽马车,拱手道:“此乃我主派来迎接唐公的马车,请唐公登车入城,与我主相会。”

    方离微笑道:“荆楚山清水秀,郢都人杰地灵,这是寡人初次到南方,有心欣赏下大楚的景色,寡人便骑马入城吧?”

    “怕是失了礼数?”蒍敖犹豫着问道。

    方离笑道:“无妨,寡人是在马背上打下来的江山,可不是只会坐镇朝堂的文弱君主。”

    蒍敖这才答应下来:“唐公上马能横槊,下马能赋诗,文武双全,既然唐公想要骑马,那就依你吧!”

    当下方离翻身跨上白色的骏马,在蒍敖、项燕、典韦、简雍等人的簇拥下自郢都北门进了城,祝融则率领一万唐兵在城外安营扎寨。

    听说大唐国公亲自来楚国娶亲,郢都城内几乎万人空巷,数不清的百姓纷纷涌上街头一睹大唐国公的风采。

    将近一年的磨砺下来,方离已经胸怀城府,气度非凡,举手投足之间霸气十足,纵然只是一个笑容也能让人感觉到一国之君不可侵犯的气概。

    女扮男装的芈月在魏冉与两名婢女的陪同下夹杂在人群之中一睹大唐国公的风采,周围的百姓并未意识到身边的这位翩翩佳公子就是这场楚唐联姻的女主角。

    “不错,不错,这糖公有些大丈夫的气概,阿姐我有点动心了!”

    芈月手里拿着一把竹笛,像个书生一样摇头晃脑,对方离赞不绝口。

    魏冉皱眉:“呃……在此之前阿姐你可不是这样说的,难道你这叫做少女怀春,胳膊肘子向外拐?”

    芈月哼了一声:“怎么,难道阿姐夸夸自己的丈夫不行么?阿姐没见过美男子,一见倾心了行不行?”

    “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这还没出嫁就把自己当成唐国的人了。”

    魏冉针锋相对,嗤之以鼻,“我们大楚也是有美男的好不好?就方离这种粗线条的根本不算美男子,比起我风度翩翩的黄歇兄要略逊一筹,就更不要说冠绝荆楚的宋玉大人了。”

    “切!”

    芈月挥挥手,“你说的这些小白脸姐姐都没有看上,我还是觉得自家丈夫更有英雄气概!黄歇、宋玉连胡须都不长,与其说是英俊还不如说是俊俏呢!”

    方离并没有察觉夹杂在人群之中的芈月兄妹,在蒍敖、项燕的陪同下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渐行渐远。

    “走,回家收拾嫁妆,准备到唐国生孩子去!”

    见方离去的远了,芈月挥挥手,抛下一句豪爽不羁的话转身而去。

    魏冉撇了撇嘴,快步追上芈月:“阿姐莫非听说黄歇与百里苏苏订婚之事了?你们这是抢着比谁先生孩子么?真是相恋相杀啊!”

    芈月伸手用竹笛敲了魏冉脑门一下,叱责道;“休要胡说八道,阿姐只是拿黄歇当做闺蜜而已,我怎么可能会看上一个不长胡子的小生……哼,阿姐将来可是要做大事的女人!”

    大街上熙熙攘攘,虞宅内却一片安宁。

    申伯已经从宛城归来,每天依旧少言寡语的打扫庭院,砍柴烧水,做些粗活。

    小鹿则每天蹦蹦跳跳的上街打探消息,一开始手舞足蹈,乐不可支,没几天听说原来正妻是芈月,自家女公子的身份是姬妾,这让小鹿很是为虞妙戈打抱不平。

    “这太不公平了,唐公怎么能让女公子做姬妾?女公子可是为了唐公连和其他男人多说一句话都不肯,唐公前脚刚刚派人送来美人图,后脚就娶别的女人为妻,真是太不像话了!”

    ‘唉……说起来也不怪唐公,听说唐公本来提出娶女公子做妻与楚国联姻的,是熊驴这家伙自作主张要把熊月嫁给唐公,让女公子你做姬妾的。”

    小鹿的抱怨犹如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

    “住口!”

    虞妙戈忍不住轻叱这个情同姐妹的婢女,“国公的名讳岂是你随便乱叫的?小心隔墙有耳,惹祸上身。”

    “哼!”

    小鹿吐了吐舌头,“让我家女公子做妾我就不愿意了,死我也不怕,见了唐公与楚公我也要为女公子讨个公道。有没有先来后到,凭啥女公子做妾,熊月做妻?不是女公子做妻,熊月做妾?”

    虞妙戈却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安静的穿针走线,亲手缝制一套大红色的新郎长衫。

    “人就得认命,唐公乃是一国之君,我只是一介民女,何德何能做大唐的国母?月公主聪明睿智,出身贵胄,实乃唐妃的不二之选。我能够伺候伯辅已经心满意足,又岂会去计较做妻还是妾?”

    小鹿叉着腰唉声叹气:“唉……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女公子你啊,就是太善良了,凭啥把正妻让给熊月,就因为她姓熊么?”

    “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