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庶子风流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三章:叶家出案首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爹,我回来了。“

    从县城回来,叶春秋的心情大好,县城终究不是自己家,而且天天看着叶辰良在自己面前晃悠,实在讨厌。还有叶俊才那厮,自从考砸了之后,总是一脸怨天尤人的样子,让叶春秋看着揪心。

    叶景已从厢房里出来,一看到挎着行礼的叶春秋,脸上虽有掩饰不住的喜色,却还是假装板着面孔:“考得如何?”

    “还不错。”

    叶景一副我懂的样子,叹口气,知子莫若父啊,儿子说不错,绝不是谦虚,吹牛的嫌疑反而更大,于是他的眼睛眯起来,露出只有自己儿子才懂的高深莫测,摸摸叶春秋的头:“下次继续努力,路漫漫其修远兮,尔当上下求索。”

    没办法沟通……

    叶春秋心里摇头,我真的有这么弱吗?

    ………………

    而此时,在县城里,又是另一番的光景。

    说到县试,其实只是科举最初级的考试,所以阅卷并不太正式,甚至童试根本不必糊名。

    即便如此,本县的王县令对此却不敢懈怠,此时在后衙的廨舍,王县令坐在案牍之后,将教谕和书吏遴选出来的文章做最后的决断。

    县令往往是进士出身,八股文的水平自是极为高明的,这使他应付这些试卷起来提不起兴致,童试的文章往往良莠不齐,有些文章水平低的可谓令人发指,从这么多的文章里,勉强有几篇还过得去,其中一个叫叶辰良的‘学不轻仕,惟求其优而已’的破题,也算是让人耳目一新,不过这在进士出身的王县令看来,也只能算是中上的水准罢了,勉强能应付院试,再往上就不太容易了。

    宁波府虽处江浙之地,不过其民好从商,市侩气重了,文风不算鼎盛,所以王县令现在是矮个子里拔将军。

    “今年看来大抵也只有如此了。”王县令的心里想着,最后几篇文章落在了案牍上,他随手拿起一份,单看这篇文章的行书,并不显得特别出色,可接着,王县令被吸引了,然后他眼前一亮,竟是爱不释手地抱着这份试卷,嘴唇轻动,不自觉的跟着文章轻声吟诵起来。

    足足过了老半天,所有的文章大致已经批阅完毕,今年参与童试的考生有三百零九人,点选的童生五十余人之多,有书吏在王县令最后定夺了之后,便抱着所有的试卷前去封存,过不多时,这书吏回去复命,王县令只是点点头:“后日发榜,三月初三,名列前茅者提坐堂号。”

    这都是老规矩,书吏点头称是。

    书吏刚刚出了廨舍,便见一个差役偷偷的在廊下等候了。

    这个差役一脸谄媚的笑,道:“刘书吏,如何了?”

    书吏怒斥他道:“你这狗才,这么急做什么。”

    差役苦笑道:“不急哪里能抢这头喜。”

    原来县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一般等到放榜,就有人去各家报喜,而考中的人家往往会给丰厚的喜钱,只是宁波府这里市侩气重,所以报喜的人如过江之鲫,若是人人来报喜,哪里来这么多钱打赏,自然是谁先到谁得,先到的往往重赏,后来者给个一两文钱就打发了。

    县里的那些差役们就想了一个办法,想要拔得头筹,就免不了要在放榜之前把喜报过去。

    书吏没有再和差役啰嗦,而是捋须,慢悠悠地道:“清塘赵氏,中一人;河西叶氏,中四人,蹊跷的是,案首也出自他们家……”书吏只说中几个人,却没有把高中的人名字道出来,这既不耽误报喜,又可以防止县尊追究。

    听到叶氏有四人,还出了个案首,差役眼睛一亮:“叶家今年是怎么了,撞了这么大的运。”

    ……………………………………………………………………

    叶春秋此时已经没有将太多心思放在县试的事情上了,如往常一样,依然早起练字,这练字并不轻巧,需要很大的体力和毅力,所以他在光脑中搜寻了一个晨练的最佳方案,每日在院中晨练之后,出了汗,再去洗个澡,方才通体舒泰的提笔。

    今儿清早和往日不同,却见几个奴仆四处悬挂灯笼,叶春秋觉得奇怪,便是连叶三都被叫了去帮忙,眼看着叶三攀上树上给桂花树结彩,叶春秋站在树下,好奇地道:“叶三,你在做什么?”

    叶三扑哧扑哧地拿着红绸子绑在树丫上,一面道:“少爷,今儿老太公要大宴宾客,噢……是叫谢师宴,少爷你不知道吗?清早有衙里的人来报喜了,说是咱们叶家县试中了四人,连本县案首都出自咱们叶家,许多人得了消息,都来庆贺呢,老太公高兴极了,说辰良大少爷争气,还说其他子弟也争气,所以要设宴款待亲朋好友,还要谢周夫子,咱们叶家好久没有这样热闹了,想当初啊,除了大老爷中了秀才的时候大张旗鼓的张罗了一次,啧啧,连我们下人都有猪头肉吃。”叶三吞吞口水,怀念他吃猪头肉的日子。

    不是还没放榜,怎么就出结果了?

    叶春秋心里狐疑,禁不住道:“案首是叶辰良?其他人呢?”

    “这可就不知道了,只晓得中了四个,案首肯定是叶大少爷的,大少爷回来之后,把自己县试的文章默抄出来给老太公和周夫子看,老太公和周夫子都说是一篇好文章,必定名列前茅,现在又说案首在咱们叶家,可不就是大少爷吗?老太公可高兴了,当即就赏了二夫人一套镶宝石的赤金首饰,说是二夫人教子有方。大少爷现在可得意了,二老爷也高兴极了,现在四处吩咐人去发请柬呢,少爷,你什么时候也考个童生呀,你要是考上了,我也跟着沾光。”

    叶春秋顿时感觉肚子里一串火气直往上冒,这家伙吃里扒外啊,赤裸裸的涨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

    叶春秋怒气冲冲地道:“我不是考了吗?”

    叶三本想说,少爷虽然是去考了,可是考了也不会中啊,话到嘴边,却是咽到了肚子里,他不敢说,惹怒了少爷,少爷会生气的。

    叶家上下果然是在忙谢师宴的事,叶春秋很快听说了许多消息,给四乡八里的人都发了请柬,老太公这是打算大操大办。

    吃午饭的时候,叶景显得闷闷不乐,神情有些恍惚,叶春秋吃着粗茶淡饭,心里在嘀咕:“晚上有酒宴吃,这中午就只吃野菜,这是要让大家饿着肚皮去吃大锅饭的节奏啊。”心里又在想,这一次中试有没有我的份呢,那篇文章应该必中的吧。

    可是结果不出来也难以预料,正思量着,叶景突然喟然长叹,叶春秋抬头道:“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