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庶子风流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六章:挑衅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老半天,周夫子才白了叶春秋一眼,他发现自己说什么话都不合适,还是及早开溜才是,否则这老脸没地方搁了。便道:“噢,往后要好好上进,嗯……老夫累了,告辞,告辞。”他匆匆要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结果与叶春秋交错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打了个趔趄,摔了一跤。

    摔在地上的周夫子,看着这大庭广众之下,许多双眼睛都看着他,除了觉得丢脸外,心里只有深深的悔不当初。

    谁晓得叶春秋这个渣渣能中案首呢?

    周夫子忙不迭的爬起来,突然听到有人噗嗤笑了一声,他心里恼怒,谁,谁在笑我,侧目看过去,却是叶俊才那个渣渣,他心里暗恨,哪里知道这时候有人先忍俊不禁,其他人也没绷住,都禁不住失笑起来,在这笑声中,周夫子落荒而逃。

    周夫子的辞去,叶太公似乎表现得无动于衷,心里反而暗怪周夫子失礼,但还是难掩喜悦,朝叶春秋招招手,道:“来,陪老夫坐坐。”

    叶春秋也不客气,边点头说是,边坐到了首位的次坐,恰好与叶辰良对坐一起,叶辰良脸色铁青,他抬头看着叶春秋这个渣渣,心里还是难以置信,猛地,他想起了一个疑惑,当初自己让他背子曰学而,他尚且背不出,而那一日恰好考的也是子曰学而,他连题目都不知是什么,怎么做的案首?

    走了****运?

    叶辰良心里摇头,觉得不对,又不禁在想:“莫非是作弊?对,就是作弊,他不学无术,哪里有一鸣惊人的道理。”

    念及于此,叶良辰抬头看了老太公一眼,本想戳破叶春秋,可是细细一思,若是现在说出来,岂不是拆叶家的台?不好,不好……这样反而显得自己小鸡肚肠,甚至会成为害叶家的罪人。

    心里转了无数个念头,这时不由在想,他既是不学无术,是作弊得来的案首,何不向他讨教,好让他露出马脚呢?

    想到这里,叶辰良精神振奋,他先是看了叶老太公一眼,发现叶老太公看叶春秋的目光中多了一些不同,叶辰良心里妒火中烧,本来自己才有机会成为案首,结果闹出这样的笑话,叶春秋这个渣渣,真是可恨,他笑了笑,道:“春秋中了案首,恭喜,恭喜,为兄说来惭愧,虽痴长你几岁,竟是学问不及你。”

    这家伙想做什么?

    对这个堂兄,叶春秋可是一点儿也不敢松懈的,他微微一笑道:“这只是侥幸而已,若不是平时大兄三不五时勉力,春秋怎么肯用功,我的成功有你的一半。”

    叶辰良差点气得咬碎了银牙:“作弊,一定是作弊,作弊你还有理了,哼……”他忍着怒气,努力泛出几分笑意道:“今日愚兄方知你的学问精深,哈……愚兄有个不情之请。”

    叶辰良不等叶春秋拒绝,继续道:“愚兄作了一首词,想向本县的案首请教。”

    叶春秋明白了,这个家伙要当场打自己的脸。

    叶老太公和主位上的宾客大多都是当地的士绅,多多少少爱附庸风雅,这时一听,倒是都来了兴致,老太公捋须道:“噢?辰良作了词?拿出来看看。”

    连那只识得几个大字的刘甲长也醉醺醺的道:“辰良少爷的词肯定是极好的,来,给大家看看。”

    叶辰良又是含蓄一笑,只是这笑容带着几分酸楚,本来今日的宴会,自己才是主角,无奈何……他愤恨地瞪了叶春秋一眼,让下人拿来了纸笔墨,当场一气呵成地写出了一首词,当然,这词是他以往闲日所作,现在默写出来罢了。

    众人纷纷引颈来看,有人忍不住朗诵:“光阴如矢十寒暑,昼耕夜诵…………金榜题名时……好……好词,好一首《临江仙》,字里行间,尽彰显了辰良的志向。”

    这是一首励志的词,以叶辰良这个年纪来说,水平只能算是不错,明清时代,诗词已经衰落,大家作词也不过是自娱而已,当然更多的人都像叶辰良那样‘励志’的词比较多。

    所谓的励志,无非就是向全世界嚷嚷,我读书很用功,很刻苦,你们快来夸我吧。

    所以但凡是励志诗词,且不说水平好坏,大家都是不吝赞美之词的,人家志向高远嘛,何况是少年人,只要格律说的过去,一般无法指摘。

    这首词的大意是,时光一晃过去了十年,我每天用心苦读,虽然很辛苦,可是我立下了志向,一定要为家族增光,不负父祖的重托,要报效国家,为黎民苍生立命,有一****吃醉了酒,突然在梦中自己回到了家乡,而那个时候我已经金榜题名,得以光耀门楣了。

    见到许多人点头,连老太公都不由颌首称许,叶春秋不禁无语,自己的这位堂兄,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五道杠啊,就好像前世的小学作文,你若不说几句孝敬父母、报效祖国,特么就算文笔再好,立意再高,那也是渣渣一样的道理。

    天上为什么这么黑,因为有好多牛在飞。为什么好多牛在飞,因为叶辰良在地上吹,尼玛不吹牛不装逼会死吗?

    听到长辈们的赞许,叶辰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叶春秋道:“春秋何不品评一二?”

    评价诗词,当然不是叶春秋的强项,《临江仙》这个词牌名,他是知道的,可是格律是什么,他是一概不知。

    当然……叶辰良这是要借故戳破叶春秋这个渣渣的真面目,自古文章与诗词不分家,能作好八股文的人,且不说能不能作出什么好诗词来,可是品鉴的能力却是不会差的。如果连这个都不会,不是作弊得来的案首又是什么?

    叶春秋接过他的词,虽然看里头的词不至于像看天书一样,可是一时无法下嘴,这一下有点为难了:“堂兄,诗词的事,我们慢慢讨教,我饿了,要吃饭。”

    饭桶!叶辰良心里骂他,心里更加确信叶春秋就是个渣渣,心里不禁大喜,我就是来戳破你的真面目,好让你丢人现眼的,还想从长计议?他笑意可亲地道:“春秋啊,这个时候叔伯们都在,怎好让他们失望。”

    众人见状,纷纷劝起来:“春秋啊,你是案首,我们正好听听你的高见。”

    叶春秋愁眉苦脸:“主要是我饿了,能不能让我先填饱肚子。”心里说,正好趁着吃饭的功夫,查一查光脑,看看这格律是怎么回事。

    叶辰良将眼睛眯起来,仿佛一下子已让叶春秋无所遁形,他笑呵呵的道:“春秋若是不点评一二,难道我的拙作还要大伯来品鉴吗?”

    言辞之中,带着讥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