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庶子风流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八章:叶案首威武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叶春秋淡笑道:“方才说了,是梦中偶得。”光脑那儿抄的,应当算是梦中偶得吧。

    叶辰良不信,他脸色铁青:“怎么可能,这词意境如此悠远,若无感悟,怎么作得出?什么梦中偶得,春秋,是不是你抄的?”

    叶春秋耸耸肩:“堂兄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权当是抄的好了。”

    叶辰良气得咬牙切齿。

    不过他却被叶老叔公转手卖了数钱,叶老叔公捻着山羊胡须道:“老夫也算是遍览诗词,不曾见过这首《临江仙》。”

    其他人纷纷道:“是啊,是啊,不曾听说过,如此好的词,若是此前有人作出来,早就脍炙人口了。”

    “春秋平时都在家里,极少出远门,去哪里抄?”

    还有人更加直接,道:“方才辰良所作的临江仙,词意是少年人要追求功名利禄,可是春秋这首,分明……分明……”

    后面的话没有说透,可是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后面的临江仙,本来就是打叶辰良脸皮专用啊,叶辰良说吾辈当努力,叶春秋的词说,乖,别闹了,是非成败转头空。叶辰良说我认真苦读,后面的词说,你丫脑子坏了,一壶浊酒喜相逢,叶辰良说我要金榜题名,后面的词说,渣渣,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你金榜题名个毛线。

    有人身躯一震,怎么可能叶辰良做一首词,叶春秋就恰好抄到一首前所未有的佳作来打他堂兄的脸,春秋有这好运气,我们为何没有?这……也太巧合了吧。

    叶辰良那铁青的脸顿时红了,虽然他百般想证明这是叶春秋抄袭,可是别人不信啊,偏偏叶春秋还一副‘好吧,我就是抄袭’的表情,可是那脸上的平淡,却又好像在嘲弄叶辰良,叶春秋越是承认,大家越是不信,叶辰良越是想证明,大家越是觉得叶春秋的才学惊为天人。

    天哪……

    叶辰良悲哀的发现,厅中的人再没有愿意多看一眼自己这个‘天子骄子’了,所有热切的目光都落在春秋的身上,仿佛自己和自己的词,都是粪土一样。

    他心里只好暗暗安慰自己:“他定然是有什么阴谋诡计,迟早会败露……”虽是这样想,一股悲凉涌上心头。他正待要说什么,却有人抢了他的话头:“春秋啊,有空去府上坐坐,我家几个孩子不成器,还望你指教他。”

    叶春秋带着亲切的笑容道:“刘叔客气,末学后进,其实作诗作词的事我也不懂,这词……抄来的。”

    哈哈……大家一起哄笑,太谦虚,太谦虚了,小小年纪,就这样谦虚,啧啧……回家揍那些没出息的熊孩子去,看看人家叶家的叶案首。

    叶辰良不甘心,铁青着脸道:“此词道尽人间沧桑,一个小小的孩子,怎么会作得出。”

    意思就是说,我写不出,叶春秋怎么写得出。他是气疯了,才说这样让人反感的话。

    叶春秋却是显然毫不在意地道:“堂兄,我本来就说这是抄来的啊。”

    叶辰良气得又要吐血,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胡说!”叶老叔公发话了,道:“不是抄的。”

    叶老叔公一下子抢了所有人的目光,却听叶老叔公道接着:“这首词,正是春秋他爹的生平写照,他爹出身叶家,也曾风光得意过,历经多少世事,春秋看在眼里,这才有所感悟,于是才有是非成败转头空,这首词,分明是用来安慰他爹的,怎么就春秋道不出人间沧桑呢,他父亲就是沧桑啊,耳濡目染,写出这首词也就不足为奇了。”

    简直就是强词夺理啊,叶家的绝大多数人都不是傻子,这首词的版权,不归叶家归谁,春秋不懂事啊,这么长脸的事还低调,我们还得仗着这首词出去吹吹牛呢,以后见到了文友、连襟什么的,也好有个吹嘘的资本,你看,我们叶家牛不牛,牛不牛,屁大的孩子都能做出这样的词,这是什么,这才是真正的诗书传家,是家教啊。

    此处……应有掌声。

    众人恍然大悟,刘甲长笑了:“是啦,是啦,我也看明白了,父子之情跃然于纸上啊,春秋了不起。”

    “不愧是案首啊。”

    叶辰良简直就是被人围殴,在别人眼里,一下子无足轻重起来,似乎他说什么,换来的都是一股嘲笑。

    一场酒宴,宾主尽欢而散,女眷们已经先回各房去了,叶春秋和叶景孤零零的顶着月色回房,叶景喝得半醉,叶春秋不得不搀着他。

    “儿啊……出息了啊,哈哈……案首,爹来问你,这案首是真的吗?那词是写给爹的吧,春秋懂事了,晓得疼爹了……”

    “春秋,爹高兴啊,这辈子最高兴的就是这一回了,不不不,这是第三回,第一回是娶你娘,第二回是你出世的时候……”

    又走了几步,终于酒醒了一些,脚步也开始不那么踉跄了,叶景似乎也觉得方才这样不像话,便摆出案首他爹的态度出来:“春秋,不可自傲,要好好上进,将来才有大出息。”

    “春秋啊,爹不争气,可是你要争气,爹这辈子就把希望放在你的身上了。”

    叶春秋听得耳朵长出茧来了,不知觉的,就到了自家院落,送摇摇晃晃的叶景回房,叶春秋心道好险,还好中途出了这么多事,否则老爹肯定要瞎捉摸狎妓的事,他若是知道,这狎妓的事是因自己而起,估计自己是难逃挨揍的节奏了。

    回到房中,叶春秋倒是兴奋得没有睡意。

    中了案首,若说不高兴那是假的,他能感受到,一个小小的县案首出来,顿时所有人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同,比如老太公,眼中已经不再那样冷漠,比如羡慕嫉妒恨的二叔,比如喝得一塌糊涂的三叔,还有……其他的远亲近邻。

    呼……万里长征才走了第一步,不可自满。

    其实对叶春秋来说,最重要的是光脑在科举中的效果,既然县试有用,那么府试……院试……乡试……会试……

    叶春秋不敢想啊。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两世为人地叶春秋怎会不明白,功名在这个时代对于一个人有多大的作用。

    深吸一口气,反正睡不着了,练字。

    他抖擞精神,脑子里依然还回荡着方才许多人的喝彩和夸耀,那不可置信的眼眸聚焦在自己身上,还有二叔与大兄铁青着脸的样子。

    哈哈……铺开了白纸,叶春秋下笔。

    因着这几日筹备着去县里见县令,这几乎是童生们的殊荣,所谓的过堂,其实就有面试的意思在,叶家对此格外的看重。

    准备了两日,老太公那儿送了一身剪裁合体的衣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