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庶子风流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五章:言之凿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说到此处,邓举人故意的顿了顿。

    他还是很有公信力的,现在他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老太公已经有点惊慌失措了。

    这一次考试,除了叶春秋,其余的子弟都已经铩羽而归,老太公可是把希望都放在了叶春秋的身上,因为按理来说,府试的案首一般院试即便不能名列前茅,可是几乎是必定上榜,也就是说,至不济叶春秋也能落一个秀才功名,现在邓举人一语惊人,让他不禁心乱如麻。

    邓举人继续道:“宁波那儿的几个朋友都是官面上的人物,消息都是灵通,断然不会有错,他们修书来便提及了此事,说是春秋在宁波行为不检,何提学深恶之,几次有人在他面前提及春秋,何提学都是无动于衷,甚至面露憎厌之色。前几日阅卷时,更曾和幕友们谈论学政的事,说是读书人学问乃是其次,而德行却最是紧要,这一次,何提学正打算严办一批放浪形骸的生员以及童生,此事早已闹得满城风雨,宁波上下的生员,哪个不晓得?”

    听完这些,叶家人慌了。

    老太公顿时感觉胸口堵得慌,叶景也有些失措,甚至茫然,不由道:“我家春秋,怎么就行为不检,这是谁说的?”

    邓举人面露得意洋洋之色:“还有消息说,何提学曾提及,说是现在的读书人不知天高地厚,甚至惹上官司,四处招摇,自以为自己有一点学问就目中无人;这样的童生,理应压一压,过十年再考。”

    十年……

    邓举人说得可是有鼻子有眼,让叶景手中抱着的茶盏没有拿稳,噗通一下便落了地,水花溅得到处都是。

    叶春秋也有点傻眼了,自己在宁波可是乖巧得很,怎么就德行不好了?何况自己和何提学素不相识,他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因为赵同知,还是……

    邓举人谈笑风生的样子,又呷了口茶,口齿间感受着茶香,徐徐又道:“何提学放出这些话,难道不是明摆着吗?春秋这一次是必定落榜了,春秋啊,我辈人读书,可不只是为了求取功名,更重要的是在于修德,你年纪轻,若是有错,就应当改之,尤其是在这家里头,对待自己的长辈,断不可出言顶撞,否则何提学容不得你,其他人能容得下你吗?我是过来人,有些事怎会不知呢,想当初我考举人的时候,曾去拜访王公……王公你晓得吧?那可是你们宁波最大名鼎鼎的人物,成化十七年辛丑科进士第一人,状元及第,此后更为帝师,恩荣望外,如今赐南京吏部尚书,何其尊贵,当初他在任南京翰林侍讲的时候,我便与浙江诸生前去拜谒,他便教导我们,读书人要做璞玉,朴实而无华,光华内敛其中,万万不可读了一些书,就不晓得天高地厚了,这一次你栽了跟头,不要紧,从今往后,却要三省其身……”

    他絮絮叨叨的,又说起了自己的牛逼事迹,可是这时候,却是无人有心思听了。

    老太公心乱如麻。

    叶景浑身颤抖。

    叶春秋也有些错愕。

    二叔叶松乍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先有些不信,可是邓举人说得如此肯定,心里顿时一阵狂喜,他一直都在烦恼叶春秋的问题,虽然自己坐实了叶春秋庶子的身份,可若是人家考中秀才,这一旦有了功名,在家中的话语权自然就不轻了,将来自己在家中的地位还稳固吗?

    可是如今,真是天助我也啊。

    叶松借机板起脸来,厉声道:“春秋,你……你……你的大父将今年的期望都放在了你的身上,你肚子里有一些墨水,这是实情,可是怎么能在宁波胡闹,以至于连提学大人都嫌恶了呢?你不在乎名声,可是叶家还在乎,你真是荒唐至极,从此以后,咱们叶家人还怎么做人?”

    叶松一通训斥,偷偷去看老太公,只见老太公已是气得面色发青,浑身抖得厉害。

    是啊,功名没了事小,可是连何提学都放出这些话来,到时候满城皆知,谁不晓得叶家没有家教。

    叶松趁机继续道:“你虽是庶子,却也是叶家的子孙,如今祖宗蒙羞,你可知耻吗?”

    叶景脸色很差,却还是不甘心:“邓举人不会是弄错了吧。”

    叶松却差点跳起来:“吓,邓举人什么身份,他交游何其广阔,怎么会弄错?”

    叶景咬着牙道:“我就是不信我家春秋……我家春秋……”

    他不辩护还好,一辩护反而给了叶松口实,叶松厉声道:“大兄,你是我的兄长,本来有些话,我不该说,可是今日到了这个份上,还是不吐不快为好,这春秋,根本就是个野孩子,当初你带着那绣娘走的时候,那绣娘可是庄户的女儿,贫贱的女子能是什么德行?我说句难听的话,也就是大兄被她蒙蔽,谁知她是个什么残花败柳,这孩子是不是咱们叶家的,还是两说的事,况且大兄自带他回了叶家,这宅子里发生了多少事,从前他打了我家辰良倒也罢了,如今还使咱们叶家蒙羞,咱们叶家诗书传家,子弟之中愚钝的有,考不中功名倒也罢了,却从来不曾听说德行败坏的,现在倒好,咱们的恶名算是传去了宁波,往后还怎么做人?依着我看,春秋有辱门楣,就是个丧门星,我不过对他稍事惩戒,也是为了咱们叶家好,大兄却这样袒护他,难道那绣娘就是大兄的命根子,当初为了她,大兄连这个家都不要了,如今为了春秋,就连叶家的脸也都可以丢了?”

    他这是趁热打铁,反正叶春秋的前程是没了,有学问又如何,一旦坏了名声,连提学都嫌恶他,往后怕也难有什么出息,考不中秀才,将来他就是个不值一钱的庶子。

    叶景脸色一沉,已是火起,说自己儿子没出息倒也罢了,居然还怀疑叶春秋是野种,素来不喜与人争的他,此刻眼眶也发红起来。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