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庶子风流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三章:铤而走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钱谦咬咬牙:“叶秀才,本官和你讲道理!”

    “……”叶春秋发现其实跟老丘八打交道挺好的,至少这种人压根就不要脸,态度转变之快,让他有些咋舌。

    却见钱谦眯着眼睛上下打量叶春秋:“只是你年纪轻轻,当真能做到药到病除?本官可是说好,这伤患可是不少,而且重伤的也有许多个,这可不是你开下海口就成的。你说按着你的规矩,这也不是不可以商量,赏金可先行垫付,人呢,也可以去你们同济堂诊治,可出了岔子,这个干系也未必就是有几个同乡座师就可以挡下来的,你明白吗?”

    叶春秋信心满满道:“大人放心,学生不敢担保其他的,可是至少比寻常的大夫更有效。”

    立下许诺,钱谦将信将疑的命人取了赏钱来,他一直都怀疑这个镇定的过了头的少年应当是在忽悠自己,不过细细一想,在这宁波府,谁敢糊弄到海宁卫上头,不急,不急,银子先给,等这小子耍什么花招,再十倍百倍索要回来。

    叶春秋心下已经了然了,自己这一趟来的有些凑巧,海宁卫现在是病急乱投医,多半也是急于要救治伤患,颇有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意思。

    只是在接银子的事,叶春秋发现自己还是高估了这些丘八的底线,‘一百两纹银’可是不轻,叶春秋掂量一二,不对劲,他脸皮厚,忙道:“大人,这银子,我要称一称才好。”

    钱谦恼火道:“小秀才哪有这么多事,难道本官堂堂海宁卫指挥,还会糊弄你一个少年不成,本官是那样的人?”

    叶春秋可不傻,非要称一称不可,等叫人取了称来,叶春秋一脸郁闷的看着钱谦:“大人,你看,七十八两啊,足足差了二十二两。”

    “是吗?是不是称有问题。”钱谦显得理直气壮:“不过在军中,七十八两就是一百两,赏钱你要不要,不要就拿回来,本官拿出真金白银,难道还找不着大夫,小秀才,本官已经跟你讲了许多理了,再要喋喋不休,可莫怪本官翻脸无情。”

    “好吧。”看着钱谦的忍耐到了极限,叶春秋只好收了‘一百两银子’,满是郁闷:“学生告辞。”

    等叶春秋一走,从耳房里却是蹑手蹑脚的闪出一个书吏来,书吏朝钱谦行了个礼,道:“大人,当真让这小大夫……此人看上去……”

    “你懂什么?”钱谦呷了口茶,眼眸里掠过了一丝精光:“此次大败,虽然向都司报捷,扬言大胜,可现在最怕有御史风闻奏事,弹劾本官虚报战绩,近来风头紧,如今营中重伤者太多,军中的大夫也是束手无策,真要死了太多,本官如何向上宪交代?现在这个小秀才既然主动请缨,岂不是正好吗?治好了自然是好,治不好,就把所有干系都推到他的头上,就说误信了此人,不料却被庸医所误,这小伤治成了重伤,重病治的一命呜呼,总而言之,总要有人来背这个干系,那就让他来背好了。”

    “大人高明。”

    钱谦抿了抿嘴,风淡云轻的样子:“赶紧去上报,咱们悬赏了二百两银子,招募了大夫为弟兄们看病,得赶紧让都司拨诊金来,一刻都耽误不得。不,不,还是二百五十两吧,真是头痛,近来手头紧……该死的婆娘,就晓得打叶子牌,日子没法活了,索性剿贼的时候死了干净。”

    叶春秋回到了同济堂,将七十二两银子搁到了舅父面前,孙琦吓了一跳,整个人像是触电一样,张大了嘴老半天才期期艾艾道:“这……哪里来的?”

    叶春秋将自己去领悬赏的事说了,孙琦吓得面如土色,老半天回不过劲来,就这样呆坐着,一动不动,看着桌上的银子就好像蛇蝎一样。

    等他回过神,满是惊恐道:“春秋,你惹大祸了,海宁卫的赏银你也敢要?你……你这是与虎谋皮,那海宁卫,吃人不吐骨头的,何况……救治伤兵,哪里能做到药到病除,一旦给了他们口实,他们能将我们生吞活剥了,哎……你来宁波才几日,不晓得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叶春秋抿抿嘴,智珠在握的样子:“舅父放心,何况,现在同济堂已经最糟糕不过了,情况再坏,能坏到什么程度?”

    孙琦只是拨浪鼓似得摇头,脸上的惊恐没有减少半分,哀叹连连:“不不不,这不同,筹措不出银子,同济堂大不了就没了,固然你舅父现在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可是即便是去码头做脚夫,总不至于饿死,事在人为;可是招惹上海宁卫,却可能丢了性命的啊,这些人可不好惹。”

    叶春秋挠挠头,犹豫了老半天,本想说其实我看那老丘八虽然脸皮厚了一些,其实还挺和善的。不过这话他不敢说,舅父在气头上,叶春秋为了给他信心,便精神振作道:“舅父,到了如今银子想退回去也难了,既然如此,明日伤兵就来,我们无论如何,想法子救治才好,其实那些伤兵都是刀伤,只要寻到良药,也保准他们挑不出刺来,若是这一次救治的好,同济堂也可在宁波城里扬名立万,到了那时,生意更好一些,其他的银子就有着落了。舅父你信我一回吧,对了,现在治疗刀伤,用的是什么药,请舅父指教。”

    孙琦这次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这外甥信心满满的去领了悬赏,居然不知道刀伤如何救治,这是要完啊。

    不过孙琦是老实人,又念在叶春秋是自己新认的外甥,何况叶春秋本心不坏是为了同济堂好,他只好捋着胡须忧心忡忡的道:“大抵是草灰止血,再敷以三七等药……”

    呃……很普通的治疗方法。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