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基本异界法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四章 名额有限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听闻了座边人的指责,这山云国的代表自然是哈哈大笑,捧腹不止。在对方愤怒的目光里笑了大抵有半分钟,他这才重新直起身子说道:

    “我们弱国当然是想得到庇护了。”他换了种语调,睁着眼睛面对着邻国的使者一字一顿地说道,“弱是我们的原罪么?因为我们这个国境内的总体实力弱于和我们相邻的另一个国境,我们的人民就要理所当然被压迫,被压榨么?”

    就在他俩在用厉声和眼神交流的模式之间切换的同时,台上的东道主眼见得下面略微安分了些,旋即开口继续刚刚的演说:

    “但若是到了那一步,那么我们和统治者之间的矛盾也将被视为无法调和。”他顿了顿嗓子,“各位可以自己好好想一想这样做的后果。至于他们之外的,愿意拥护王权以中饱私囊的——”

    山云国和克尔萨王国的代表在这极具压迫力的话语面前,都停止了争论。毋庸置疑,即使是二人针锋相对亦或是偃旗息鼓的每一分每一秒,中国资本和它控制的力量都在两国的领土上肆意奔放,侵蚀着两国脆弱的国本。

    他们所代表的人,没有一个将会是胜利者……尽管在心底里会有千万分不情愿,但就和他们乃至于他们的君主已经用上了肥皂、厨房里摆进了“味精”、甚至在和黄色皮肤的匠师讨论如何在府邸里建造扳动开关就能有热水的卫浴设施一样,他们也无力阻止中国资本和商品一样继续改变这些国家,这些社会。

    “各官僚,各利益团体。”东道主重重地念完了这两个词,就像结实的铁锤在木板上砸了两下似的。“作为维护王权的主力,在座的各位也应当有和他们相当的交集。而对于除王权之外阻拦我们的势力,我们也将不带任何怜悯,将他们一并……粉碎。”

    在山云国,中方海外执行企业于当地建立的“垂直扶贫体系”已经掌控了大量的贫民,并在地方官的管辖外开始修缮该国的基础设施——很快,地方贵族们设立的桥梁过路费哨卡就会因为新的,产权不属于他们的大桥而陷入困境;各城市黑白势力联手在城池门关上拦路收税的企图便会因为城外新大道的落成而落空……至于原本教会和当地贵族联手在魔杖工坊上课的重税,现在早就被中国人的铁手打了回去。

    在克尔萨王国,中国人和商人们做的大抵也和这些差不离——和那边议论纷纷不大相信的其他代表不同,这两国和巴希维塔大陆来到这里的代表一样打从心底里明白,这每一个字背后都是实打实的行动,是那比双月教会还要可怕的势力在拉动王权的绞索!

    “现在,他们有了我们的支持,倒是可以放开手来做了。”拉玛赫缇扫视了眼会场,笑着把一份奶油蛋糕顶上的樱桃捏着送进了嘴里。“毕竟如果这里慢了的话,可是要拖上他们的后腿的呀。”

    在座的“精灵”们自然都懂得这后腿指的是什么。现在他们和中国人依旧没有手段能够确定两颗星球是否彼此“在同一台阶上”。如果在的话,那么从地球起飞的跃迁跳跃飞船便可以直接抵达这里。如果不在的话,那就代表着什么呢?

    仅凭现在双月行星的观测设备,根本就无法确定地球绝对系的所在,也就是无法测算这个星系本身的“位置”。换言之,这个小星系也有被丢到别的宇宙之可能,更有可能被丢进了一个不属于原本宇宙,也不属于任何一个宇宙的更高次元。

    提出这个观点的陈衡是也读过一些流传于星海中“老司机”所编著的离奇故事……毫无疑问,人类掌握的空间折叠技术还只是“初步”阶段的范畴,发生些事故也算是在所难免的。但至于这事故会把受害者丢到哪里去?那只有当事人自己有能力知道了。

    地球的人类在这里获取了超越了自身现今水平数百年的技术,但这就能让人类喘一口气了吗?并不能。这个双月行星所处的未知时空在数万光年的尺度都尚属“能够确信的安全地带”,但须知本星系团的尺度半径就有三百万光年以上,其外的未知呢?

    所以,中国人要在这里迅速地摧毁王权,摧毁封建制度,摧毁宗教,摧毁无知与愚昧,用尽一切手段,把这些地球人类抛弃了数百年的垃圾全部以最快的速度拉到地下踩上一万只脚,为的只是尽快地让双月行星成熟起来。若是两颗行星在同一时间尺度的话……那么大家还可以愉快地将这里视为一个普通的地外殖民行星,若不是的话,那么这里也就会成一个地球文明在异次元的前进要塞。

    这些超越了地面上蝼蚁一般的争夺,远在天幕和繁星之外的诸多考量,在场的君主代表们自然是不得而知,他们此刻只能是在心中不断重复着各式各样的诅咒和辱骂,痛斥中国人的无耻和贪得无厌。

    “当然,我们深知你们和你们主人的心底中会抱有何等想法。”又是等待了一阵骚动平息下去之后,这东道主便举起了手中的一本印刷小册子,换了一副和颜悦色的表情和腔调继续开口道,“但我要代表我的国家,在这里向各位开诚布公。请随我翻开这册子,看向第一页的图景吧。”

    话音刚落,隐藏在黑影之中,由特工装扮成的侍者们便一手握着些印刷册,一手将它们分发给在座的代表们。当然,这些代表们谁来自什么国家,操着何种语言,这些特工们也都一清二楚——他们可和在这里单纯负责餐桌礼仪的另外一群人是两码事。在黑影之中的时候,他们的右手可是一直握着枪柄,以防不测的。

    “如你们所见,双月教会一直在用各国的产品互相做着海外交换。”把册子翻过来对准台下的人脸之海,东道主严肃地压低声音解释道。“他们引入了什么新产品,带给了各位的曾祖辈、祖辈、父辈,还有你们自己?好好看看吧!”

    凭着双月教会被“缴获”的,如山如海一般的文件与书籍,很容易就可以整理出一份完整的贸易图示出来:双月教会从各国获取什么该国“垄断”亦或是特产的物资,再用什么该国需要的物资、技术、服务高价换取之——用带饼状图,柱状图的图示来分析可谓是再清楚不过。

    更何况其上还有鲜红,与明蓝的文字描述的比例,更是一下就将双月教会剥削全球国家的“阳谋”揭露无疑。

    “对双月教会,对双月教付出了无限衷心的各国,从来都只是被他们玩弄在自己的手中,作为饲养着兰卡斯群岛的乳牛而已。”这演讲者把册子往桌上一放,转手变出一张绘有奶牛的画纸,“那如果这乳牛产不出足够的,有巨额需求的奶了,那应该怎么办呢?”

    把这张画纸翻转过来,却是一副可怕的,寻常人根本想不到的图景——几头瘦削些的奶牛在分食刚刚那头奶牛的尸体。

    “当然,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