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慢慢 » 正文
| 繁体版

第0016章 我为卿狂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死阿远,你轻点儿,我都快上不来气儿了!”丫头气喘吁吁,小脸上也多了一丝红晕。

    梁远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时忘情,手上便没轻没重的。一阵心疼,赶紧松开丫头,却是不敢再抱了。

    “丫头,你看这些吃的,不少都没沾土,捡起来还能吃呢。”

    梁远有些舍不得地上那些吃的,那可都是丫头亲手做的啊!

    刚俯身去捡,却被丫头一把拽住:“捡它干啥!不要了,不要了!回家丫头再给你做好吃的!”

    丫头拉着梁远的手,朝阳映在丫头白生生的小脸儿上,丫头笑得阳光明媚的,眼角眉梢间洋溢着无比的满足、幸福。

    在丫头心里,只要阿远还好好的,一点吃的算什么,丫头再做就是了。

    梁远只觉得心中一种叫做“爱意”的情绪在疯长,一瞬间便充满了整个胸膛。心情激荡之下,梁远忍不住仰天一声长啸!

    心情激荡之下,丹田中的真气漩涡,也为之砰地一震,随后便疯狂地旋转了起来。

    漩涡中心的真气越转越快,外层的那些真气本来旋转得就比较慢,这样一来,更加跟不上内层的脚步。最后,干脆就被直接甩了出来,变成一丝丝半透明的雾气飘散在丹田中。

    当外层那些新生内力被完全剥离之后,梁远丹田中的真气漩涡已经完全恢复到炼化黑熊生命力之前的大小。

    整个感觉,就如同漩涡中心的那些高层次内力在甩掉一件不合身的外衣一样。

    就在真气漩涡甩掉外衣,变成“光膀子”漩涡的一瞬间,真气漩涡又是一震,瞬间停顿之后,以更加疯狂的速度旋转起来。

    漩涡边缘,原来向外甩的离心力却是瞬间切换成了巨大的吸力。

    刚刚被“抛弃”,在丹田中游荡的那些内力,在巨大吸力的作用下,如长鲸吸水般,疯狂向漩涡中心涌去。

    而漩涡中心如同一张张开的大嘴,瞬间便把这些游荡的内力吞吃得点滴不剩。

    吃光了丹田中所有的其它内力,如同人吃饱了懒得动一般,漩涡的旋转速度开始放慢,恢复到之前产生离心力时的速度便稳定下来。

    与此同时,漩涡底部的奇点之处,一丝丝比漩涡刚刚吸入的内力更加透明的内力被释放了出来。很明显,这些刚刚被漩涡释放出来的内力,比被吸入之前精纯了不少。

    原来,这真气漩涡一甩一吸之间,却是在凝练这些由黑熊生命力炼化而来的外层内力。

    而这些刚刚被凝练的内力,在漩涡边缘离心力的作用下,又被甩了出去。

    当最后一丝内力被凝练完成,漩涡又是一震,瞬间暂停之后再一次加速旋转。产生的吸力把在外边飘荡的内力瞬间又吞进了漩涡中心,开始了第二次的凝练过程。

    如此循环往复,一遍一遍地反复凝练。那些来自于黑熊生命力的外层内力越来越少,越来越精纯,越来越透明。

    前后不知道凝练了多少遍,最后,漩涡中心奇点处释放出的内力,已经变成了同漩涡核心完全一样的透明内力。这些内力便不再被漩涡甩出去,而是完全融入到漩涡之中,变成了漩涡的一部分。

    最后一丝内力凝练完成,漩涡旋转的速度也不再增加,而是渐渐放缓,最终恢复到最开始时的正常水平。

    至此,整个凝练过程这才结束。

    再看梁远丹田中的真气漩涡,比凝练前整整缩水了一半还多。功力仅比原来漩涡核心略有增加而已。但是整个真气漩涡充实凝练、浑然一体,内力运行协调流畅、如臂指使,再无滞涩。

    人体世界是如此神奇。梁远丹田中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说起来很长,实际上,凝练完成之时,梁远的一声长啸还没有结束。

    凝练后的真气漩涡,和梁远的感应更加灵敏、协调。感应到梁远激荡的心情,真气漩涡也和着梁远长啸的节奏震荡了起来。

    随着真气漩涡的震荡,内力与啸声倏忽间达成了共鸣,两者之间相互推波助澜,此呼彼应。

    一时间,梁远的啸声绵绵泊泊、冲天而起、云从风动、激荡群山、声震百里、百兽震惶。

    而这啸声却是如同有灵性般,站在梁远身边的丫头却是丝毫不受威压的影响。丫头感受到的,只是梁远啸声中的欢欣愉悦之意。

    足足有一盏茶的工夫,长啸声才戛然而止。梁远只觉得神清气爽、心胸之中说不出的舒畅!

    梁远并没有把黑瞎子扛回家,而是放到了村子中心的小广场之上。

    按照青阳村的习俗,打回来的猎物,如果放到这个小广场上,那就是送给全村的礼物。

    每个要娶媳妇的小伙子,都要单独猎杀一头猛兽,放到这个小广场之上,作为礼物送给全村人。代表着这个年青人已经成年,已经拥有足够的实力,已经有资格单门立户……等等等等吧,反正意义是挺复杂的。

    梁远想的倒是没那么多。梁远的意思,一方面是告诉村里人,我要娶宝贝丫头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感谢乡亲们这些年对自己的照顾。

    当梁远砰地一声把大黑熊扔到广场上的时候,丫头的小脸顿时晕红一片。丫头知道,这是死阿远要娶自己了。

    乡下人都是看日头作息的。虽然天还早,但是太阳一出来,便都老早起了。

    这会儿村子里的青壮年大都出去看青了。留在村子里的基本都是老人、妇女和孩子,都是最能传话的主儿。

    梁远刚把黑瞎子扔下,住得最近,出来倒洗脸水的刘大婶便第一个看见了。

    刚过四十的女人,正是最能东家长西家短扯老婆舌的时候,哪里会放过梁远和丫头:“哟,阿远哪,这是着急娶媳妇啦!啥时候娶小月过门啊?能娶到小月可是你小子的福气。小月啊,这还没过门就知道疼男人啦!小月昨天还来我这儿打听你呢!你要是对小月不好,全村人可是都不答应。啧啧,这大黑瞎子,小月啊,你可风光啦。哪像你刘大叔,当年居然拿一头死狼来糊弄我。小月啊,你看这小子这么壮实,那方面肯定亏不着你……”

    --------------------分割线--------------------

    第二章到!

    这一章码得太痛苦了!还真是码字,一个一个码出来的,一点儿流畅的感觉都没有。

    迟更了,抱歉!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