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慢慢 » 正文
| 繁体版

第0023章 四重巅峰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等梁远回到青阳峰山脚下的窝棚,天已经完全黑了。

    爬进窝棚,梁远盘膝趺坐,又开始了修练。修练一途,贵在坚持,贵在日积月累;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梁远确定最近一段时间的修练目标:趁丹田中真气漩涡全部是核心内力的当口,把十二经脉和奇经八脉全部正反双向修练完毕。这些经脉一旦修练完成,北冥玄功的功法部分就算修练完毕,日后的修练就是加深功力。

    之前梁远是因为外层内力在加固支撑和温养经脉的时候,经脉达不到修练需要的强度,以至于无法进行下一步正反双向修练经脉。

    现在漩涡中都是核心内力,梁远就想赶紧把所有经脉都修练完再说。

    要说这些核心内力实在太强悍了。就梁远这破麻袋片似的经脉,硬生生以一天一条经脉的速度在完成双向修练!

    梁远可是明白人,即使是像丫头那样天生百脉俱通的逆天天赋,完成一条经脉的正反双向修练也得两个月!自己这破烂经脉却是一天一条经脉,这内力得霸道到什么程度!梁远实在是期待这身内力成长起来会达到什么高度。现在梁远真的有些相信那个逍遥老人说的“大道可期”了。

    梁远的修练以一天一条经脉的速度在继续着。每隔两天,梁远都会回家一趟看看丫头,同时也看看丫头丹田中先天之气的炼化进度。

    二十天后,梁远全身经脉全部修练完毕。至此,北冥玄功算是小成。此时的梁远,只要运起北冥玄功,全身各处穴道皆可吸人内力。只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丫头之外,还有没有别人拥有内力。

    此时,丫头丹田中的先天之气也正好炼化完毕,全部转化为先天真气。经过一次炼化,总量自然会有所减少,此时丫头的功力是第三重巅峰。

    丫头这些先天真气可是太厉害了。梁远测试之后发现,丫头的先天真气,威力是普通先天真气的五倍以上!梁远估计,应该是因为这些先天真气是来自丫头先天之体本身的先天之气,所以才比较生猛。

    接下来就是修练经脉。先天百脉俱通果然强悍,梁远之前估计丫头修练完成一条经脉怎么也得两个月以上。然而实际修练下来,丫头却是只用了一个月就把手太阴肺经正反双向修练完毕。这还是丫头有一搭没一搭修练的结果。梁远估计,要是丫头真用心修练,十天一条经脉,绝对是老太太擤大鼻涕——手拿把掐!

    丫头修练手太阴肺经期间,梁远也没闲着。修练完所有经脉的第二天,梁远就进了一趟山。运起凌虚微步,直接撵上一只羚羊,摁到草地上,掐住脖子梁远就开吸。

    北冥玄功除了修练的心法之外,可是还带着一套轻功身法的,叫“凌虚微步”。按那个逍遥老人的说法,这“凌虚微步”可是比那劳什子“凌波微步”牛太多了。说是练到极致,真的可以凌空渡虚,御风而行。

    能不能凌空渡虚梁远不知道,反正只是第一重的凌虚微步,就把个羚羊给撵得我欲乘风归去,最后干脆哐当往地上一倒,说啥也不起来了。等梁远到的时候,那羚羊四肢痉挛,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现身说法地向梁远演绎了一把最最正宗的“羊癫疯”。

    梁远评估的结果,这凌虚微步,绝对远超梁远所知的任何一种轻功,果然是很有前途。

    梁远之所以用撵的,而不是用箭射,主要也是为了练习这个凌虚微步。而且吸收生命力还是活的比较好。

    也就是一息之间,这只羚羊就被吸了个七七八八。随手放了这只羚羊,梁远回窝棚修练去了。

    意识进入丹田,仔细感应发现,果然,这些刚刚炼化而来的内力又是被排斥在漩涡外围,只能在外围绕着漩涡中心低速旋转。

    现在梁远要做的,就是找到那天内力漩涡凝练外围内力的方法。一旦找到,自己就真的可以放手大吸特吸了。

    其实,就那么个漩涡,在变化方面无非就是加速或者减速而已。所以很快就让梁远找出了门道。

    成功把外围内力凝练成核心内力,梁远不禁开怀大笑!

    接下来就简单了,梁远进山,一边练习凌虚微步,一边吸收生命力。虽说是把个青阳峰外围的野兽给搅得鸡飞狗跳的,不过倒也没出什么“兽命”。

    这回可不是吸收一次就马上凝练一次了。而是吸收到丹田饱和,吸不动为止,然后再回窝棚去凝练。

    到第十天头儿上,前后历经三十七天,梁远今年的“看青”生活正式结束。此时,梁远的内力已经坐火箭一般冲到了第四重巅峰!而且还都是那种无比强悍的核心内力!此时,丫头的手太阴肺经也已经修练了三分之一。

    但是,接下来两个人的修练都基本叫停了。因为地里的苞米和土豆还有别的庄稼都到了收获的时候。庄稼人叫“收拾大秋”。

    这回可是体现出来有内功的好处了。

    首先这速度,偌大一片苞米,往年梁远要三天才能掰完,今年一个上午都没到就轻松搞定。凌虚微步和龙抓手结合掰苞米,能不快么!

    往回运更简单。往年都是梁远用小推车一车一车来回倒。今年梁远直接就地取材,在地头的树林里挑了几棵枯死的老树,砍木头做了一辆四个轱辘的大平板车。整块地的苞米一人一车直接拉走。

    到了村头,把全村人都看直眼了!这一车苞米加上这超大号的车,四头牛也拉不动啊!还好有之前梁远一个人扛一千多斤黑瞎子的事做铺垫,大伙也都比较习惯梁远生猛了。现在梁远再生猛点儿也不会觉得太突然。

    其它几块地的情况也是类似,都是轻松搞定。

    接下来的几天,梁远都是在帮工。何大爷老两口没儿没女,冯爷爷一个人带着小孙子,李奶奶一个人带着小孙女……等等,村子里有那么几家,都是老的老,小的小,没什么壮劳力的人家。平时地里的活就都是大伙帮衬着。这会儿收拾大秋,家家都忙,也分不出人手来帮忙。

    梁远二话不说,大平板车一拉,把几位老人家,老的老,小的小都从地里撵上车,一车都送回村。

    地里的活一手接过。一车一车的苞米、土豆……送到各家院里。该晒的晒,该下窖的下窖,该脱粒的脱粒。家家都做到薯下窖、谷进仓,苞米晒上房,梁远才放心离开。

    当年梁远爸爸妈妈去世的时候,梁远只有九岁。就是这些乡亲们把自己拉拔大的。现在自己成大小伙子了,到了自己回报乡亲们的时候了。

    --------------------分割线--------------------

    第一章到!

    靠,说是开新图,没开成啊!晚上那章一定开,呵呵。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