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慢慢 » 正文
| 繁体版

第0044章 丫头初战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只驭风玄鹰不远万里追杀梁远,最后却把一身功力拱手送给了梁远,直接把梁远的修为推到了十六重巅峰。还真是一饮一啄,谁又能说得清呢!

    在生命力也被梁远吸收殆尽之后,这只老鹰的身体也缩水了一圈。虽然还是卡在山洞之中,却是已经做不到严丝合缝了。在山洞顶部和老鹰翅膀接触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丝缝隙。一缕久违了的阳光不声不响地透了进来,原本漆黑的山洞骤然多了一线光明。

    这老鹰的生命力也确实强悍,受这么重的伤,却是直到梁远吸干了它最后一丝生命力才算挂掉。在这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洞里,在梁远苦修的日子里,这老鹰愣是从头至尾溜溜地陪了梁远十天十夜!不知道算不算是“患难之交”呢?

    说起来,梁远能有这么大的收获,还真得感谢这只驭风玄鹰强大的生命力。

    一只十五阶的玄兽,最终却是让梁远的功力冲到了十六重,已经超越了这老鹰的阶位,这怎么可能呢?

    对,如果是正常的十五阶玄兽确实是不可能。但这只老鹰可是一只马上要晋阶的十五阶玄兽,那么这一切就都有可能了。

    这只驭风玄鹰之所以能达到晋阶的临界值,就是因为它天赋异禀,天生就有着远超同阶的生命力,足足是同阶玄兽的二十倍!这才是它能晋阶的根本原因。

    依托着强大的生命力,远超同类十几倍的寿命,使得这只老鹰体内积攒的玄力也达到了同阶的十数倍。只是因为天生阶位的限制,它能发挥的,却只能是十五阶玄兽的实力。

    直到十天前,量变引发了质变,这只驭风玄鹰终于到了晋阶的临界点。此时,这只老鹰体内的生命力和玄力都达到了普通十五阶玄兽的二十倍!

    竟然需要如此强大的生命力和能量才能突破那道生命的藩篱,足见玄兽晋阶的条件之苛刻,实现之艰难。

    只是,因为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这只倒霉的驭风玄鹰辛辛苦苦积攒而来的家底儿却是悉数便宜了梁远,做了一回“年年辛苦为人甜”的小蜜蜂,实实在在为人作嫁了一把。

    可以说,梁远这一吸把这老鹰积攒了一辈子的潜力都吸了过来。论油水,这只十五阶的老鹰比一只十六阶的玄兽还要大得多!

    所以,十五阶的驭风玄鹰,硬是把梁远的功力推到了十六重!这就好比,走路随便摔了个大马趴,捡到一根胡萝卜,结果却是根人参。找专家再一鉴定,发现是万年人参!除了说梁远走了狗屎运,也实在说不出别的啥来了。

    感受着丹田和经脉之中澎湃的内力,梁远却是高兴不起来。反倒是异常地焦躁不安。

    之前就是因为心中莫名的危机感,梁远才急于提升功力应对危机。发生了被老鹰追杀的事情之后,梁远曾经一度以为这就是自己隐隐感觉到的危机,而不是之前预想的杀死楚天舒的事情。

    然而,刚刚就在这只老鹰死在自己的北冥玄功之下的时候,自己的危机感并没有消失。反倒是因为功力加深,这种危机感更加强烈。

    虽然明知道山洞里边肯定有什么端倪,甚至很可能是一番奇遇,但是梁远却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仰头一声长啸,梁远发泄着心中的焦躁。结果山洞是一点儿事没有,激荡的声波却是把梁远自己的耳朵震得直嗡嗡。

    抬腿一脚,无比暴力地踹飞老鹰的尸体,梁远又是一声长啸,飞身出了山洞,向着青阳村的方向,十六重的凌虚微步发动,只见人影一闪,便没了踪影。

    一路飞奔,梁远的心中越发焦躁不安,情绪越来越狂躁。

    梁远隐隐感觉到了什么,只是梁远实在不敢往下想,也不愿意承认……丫头会出事!

    自己这么多天没回去,“丫头啊,你可好好的,千万别……”

    梁远发疯了似的往回赶。十六重的北冥玄功推动着十六重的凌虚微步,梁远把全身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达到了惊人的将近4000公里每小时!

    梁远本人心急如火,与之截然相反的却是十六重的凌虚微步。梁远越是催动功力加速奔行,这凌虚微步便越是云淡风轻,点尘不起。

    四千公里的时速,没有音爆,没有烟尘,就那么轻轻划过视野,转眼便消失在视线的另一端。

    这就是十六重的凌虚微步!

    一个蓬头垢面、披头散发、光着膀子的野人,迈着轻盈如雪、飘渺如风的优雅步伐,迅疾如电一般在山野之中长啸飞奔,这便是此时的梁远。

    来的时候,跑了一宿加半个白天,回去的时候,梁远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

    越是接近青阳村,梁远的心便越是烦躁不安!一种撕心裂肺的失去感猛烈地撕扯着梁远的心。

    尚在百里之外,梁远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憋闷!

    “丫——头,我——回——来——了——”

    十六重的功力全面爆发,一声嘶吼,声震群山、云从风动、百兽辟易!

    梁远却是泪流满面!

    “丫头,你可要等着我回来!”

    夕阳下,青阳村东头,梁远和丫头曾经无数遍走过的小土坡之上,两个人影正遥遥相对。

    丫头一袭黄衫,人淡如菊,当风而立。

    丫头的对面,一个灰衣中年人,银发白须,面容清癯,身材颀长,如标枪般挺立。

    “姑娘,你真的不肯说出梁远的下落?你真的要与老夫动手?”

    丫头的眼睛里透着一丝坚定,望着土坡之下的青阳村,淡淡地说道:“这里是我的家,也是阿远的家,所以……”

    丫头没有往下说,坚定的目光已经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决定。

    “哎……好吧,姑娘既然已经决定,就别怪老夫手下无情了!”中年人神情唏嘘,颇有不忍之色。

    --------------------分割线--------------------

    第二章勉强到!

    呵呵,卡住了!写了好几遍,越写越不满意。先发上来,不能让各位大大等太久。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