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慢慢 » 正文
| 繁体版

第0046章 丫头乌龙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梁远和丫头好一通腻歪,俩人怎么腻歪也腻歪不够。梁远紧紧抱着丫头,失而复得的感觉,让梁远一刻也舍不得放下怀里的女孩子。

    不过眼看着太阳已经落山了,也该回家了。只是回家之前得先把这大叔的尸体处理了。否则就这么扔在村子里来回走的路上,会吓到小盆友滴。

    这大叔本来就被丫头的剑气打得千疮百孔的,已经就剩一口气吊着了。之前再回光返照地一击,又见一击被梁远挡下来,更是心中绝望,于是直接憋屈死了。

    “丫头,骑大马喽,呵呵!”梁远刮了刮丫头可爱的小鼻子,笑呵呵地把丫头举过头顶,让丫头坐在自己的肩上,自己好腾出手来做事情。

    丫头骑坐在梁远的脖子上,小手抱着梁远的脑袋,一双小脚丫垂在梁远的胸前,荡来荡去的,显示着主人的开心。

    都十天没见到阿远了,这可是丫头长这么大头一回这么长时间没跟阿远在一起。所以,这会儿丫头也是特别粘梁远。坐在阿远的肩上,丫头却是说啥也不肯下来了。

    扛着丫头,来到这位潇洒大叔的尸体前,饶是梁远见过各种各样挂掉的,但还是被潇洒大叔逗乐了。

    “丫头啊,你瞅瞅,你咋把个好好的大叔给修理成这样了啊?瞅瞅这发型,丫头啊,你这审美观实在是太有个性啦!”梁远打趣着丫头。

    丫头难得地小脸儿一红,揪着梁远的耳朵,凶巴巴地嚷嚷着:“死阿远,不许笑!丫头不会打架啦,下次一定不乱发剑气啦,保证给这大叔剃一个阿远满意的发型啦!……”

    “丫头啊,没下次啦!这大叔让你打挂了都!”梁远一个头两个大。没丫头这样式的,人都被丫头打挂了,整了半天丫头自己都不知道,这大叔死得真是憋屈!

    “真的?这么就挂了?丫头还没怎么打呢?这大叔说他很厉害的!他说他是什么猴的顶门大蹄子啥的,怎么这么不禁打啊?……”丫头像个快乐的小燕子叽叽喳喳地说着。

    梁远差点儿一个跟头栽到地上,赶紧拦住丫头的话头:“丫头啊,那叫平江侯!还有,那不叫大蹄子,那叫大弟子,很牛的!”

    丫头就是丫头,听梁远纠正,丫头小脸儿不红不白的。不过倒是从善如流,小脑袋一个劲儿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那叫一个真诚啊!

    “嗯,对,就是什么大弟子。还有,明明是大叔,偏偏说自己是师姐,这大叔可真怪!对了,丫头想起来了!”丫头沉吟了一下,恍然大悟地一拍梁远的脑瓜门子,一词一顿、一脸认真地说道,“是叫—天圆—师姐,对,后边好像还有个高手吧?”说着说着丫头又反性子了,小鼻子一皱,嚷嚷上了,“不想了,不想了,反正丫头也没怎么着耳朵听就是啦!”丫头那儿絮絮叨叨地说着,浑不知地上挂掉的大叔差点被她气得从地上蹦起来!

    梁远也被丫头的话闹得一愣一愣的,也没整明白丫头说的是啥。吧唧了半天嘴,梁远这才恍然大悟!把个梁远笑得是上气儿不接下气儿,差点儿上不来气儿!要不是丫头还在自己头上呢,梁远真想捧着肚子笑个够!丫头真是太可爱了!

    敢情,估计这位大叔有点口音,天元十阶高手,到了丫头这儿就成了“天圆师姐高手”。好好的大叔直接变“师太”啦!

    丫头看梁远忍着笑喷的样子,憋得肩膀一个劲儿直发抖,知道自己肯定又摆乌龙了。不过丫头是谁?丫头可是无敌祝星月小美女!啥时候吃过这亏,当时就不依不饶喽!

    小手也不抱着梁远的脑袋了,直接改掐脖子了。小手来个对掐,掐着梁远的脖子,咬牙切齿地使劲儿摇着梁远的脑袋,把梁远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死阿远,我让你笑!看丫头不掐死你!不许笑……!”丫头恶狠狠地威胁着。不过说着说着,丫头自己也忍不住趴在梁远的脑袋上笑喷了——丫头自己也明白过味来了!

    感受着头顶之上随着丫头笑声不断起伏的两片柔软,梁远这叫一个舒坦哪!

    好不容易,俩人笑够了,梁远紧忙打圆场,岔开话题:“丫头啊,你坐稳当喽。我得把这大叔先埋了,搁这别吓着村里的小孩子。而且吧,丫头,你应该留个活口问问口供的。”一边说着,梁远一边在周围寻找着合适的埋人地点。

    “不是啦,丫头根本还没怎么打,这大叔就挂了嘛!这大叔净吹牛,还说他多厉害,结果这么不禁打,真是的!做人不能这样的啦!”丫头一脸无辜、一脸不忿的埋怨着。

    “嗯?丫头啊,我听那楚天舒说过,他这大师兄叫洛百里,后来到了天元十阶,人称洛百侯,还是挺厉害的,怎么就不禁打了啊?”

    梁远说着,正好在路边的树林里找到了一块风水宝地,便准备让洛百侯在这儿入土为安、落草为寇、削发为僧……得,老梁头又跑偏了!

    “丫头,你先别说话,我要挖一个坑,看土呛着你。”见微知著,从这么一个小细节,就能看出来梁远对丫头这份关心和疼爱,那是深入到骨子里了,真真正正做到了事无巨细、无微不至。

    凭梁远的功力,自然不会真趴地上撅个屁股去挖坑。内力游走到双掌之上,含而不发,控制着掌力外吐、下压,生生在原地压出一个三米长、两米宽、两米深的一个大坑来。这深坑整整齐齐,四四方方,可见梁远对内力的控制已经到了一个何等惊人的程度。

    “好了,丫头,你接着说。”坑挖好了,梁远往回走,接着跟丫头唠嗑。

    “就是不禁打啦,丫头还没打够呢!都怨死阿远你啦!”丫头说着说着,有点儿小郁闷,揉搓着梁远的头发忿忿地说道。

    梁远也不生气,笑呵呵地问着丫头:“我说丫头啊,怎么怨着阿远啦?从头到尾阿远可是都没出过手的。等阿远到了,你们都打完了嘛,这可是丫头亲口说的哦!”梁远是一个劲儿地撇清啊!

    “怎么不怨你?本来都说好要开打的了嘛!丫头就用剑气刺他呗。丫头的剑气刚发出去,就听见你老远乱吼乱叫的,还叫那么大声,结果把这大叔吓一跳。对了,这大叔也是的,这么大人了,胆子这么小,阿远就叫一嗓子,至于吓成那样嘛!脸都吓青了,就看着丫头的剑气打到他身上都不知道躲啦!还有,丫头的剑气本来是瞄准这大叔头的,怎么打出去偏偏打腿上了呢?这死剑气也不听话,气死丫头了!”

    丫头唠唠叨叨地碎碎念叨着,一嗔一痴、一颦一笑,表情老可爱了。

    PS:第二章到!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