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十章 老吴入毂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包飞扬把设想的方案讲完之后,李逸风和方学文对望了一眼,俱都看出彼此眼中的震惊。阿甘小说网

    像包飞扬这样的年轻人,脑子灵活、知识面广,思维发散xìng好,想出一个好点子不难——当然,仿照袁克定搞一份假报纸这种点子已经不能单单用一个“好”字来形容了——难的是,怎么把好点子具体话,搞出一份详细完善的具体cāo作方案出来。因为就后者来说,是必须要具有丰富的经验才能做到。

    聪明可以天生,但是经验这种东西却只能来自于历练,或者是说来自于后天的训练和培养。有很多事情,如果没有经历过,是永远都不知道怎么做,这与聪明是否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当李逸风让包飞扬讲述他的具体方案时,其实他和方学文都已经做好了替包飞扬补充完善的准备。甚至在他们潜意识中,包飞扬想出这个主意之后,他的主要任务其实已经完成,接下来的工作,应该是由他们去筹划安排。尤其是李逸风,不知道主持了多少次大规模多jǐng种甚至是跨部门的联合行动,若论经验之丰富,甚至连市局一把手老杜也差他很远。由他来安排一份印刷假报纸来欺骗吴伟民的行动,自然是小菜一碟。

    可是当李逸风和方学文听了包飞扬讲述出来的详细方案时,发现他们在心里为这个行动准备的那些东西统统都用不上了,成了多余的东西。因为包飞扬设想出来的方案实在太详尽了,李逸风和方学文能够考虑到的东西,包飞扬考虑到了,甚至是李逸风和方学文他们没有能够考虑到的东西,包飞扬也考虑到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份初步设想的方案,而是一份完善详尽分解到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节的执行计划书。完美的李逸风和方学文竟然添加不上一句话一个字。

    这孩子简直是个妖孽啊!

    李逸风和方学文在震惊之余,实在是想不出,一个正在读书还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社会的学生仔,包飞扬究竟是从哪里来得这么丰富的经验,才能够把这个计划安排的如此尽善尽美没有一丝纰漏?尤其是包飞扬讲出这个详细完美的方案时,距离他想出这个鬼点子还不到两分钟。短短的两分钟,拿出如此完美完备的方案,别说是一个尚未真正接触社会的学生仔,就是让李逸风和方学文来搞,也难免有疏漏的地方啊?难道说是以往他们的看法错了,如果一个人类先天足够聪颖的话,是完全能够直接跨越人生经验历练上的鸿沟吗?

    妖孽,真的是妖孽!

    妖孽的人生,是不可以用正常眼光去看待的。

    停顿了大约半分多钟,李逸风开口打破了沉默:“大家还有谁要补充的吗?如果没有人要补充的话,那么我们将按照飞扬的这份方案去做。阿甘小说网”

    当然不会有人补充。去补充一个非人类制定出来的完美方案,那不是自不量力吗?

    “既然没有人要补充,那么我们将按照飞扬的计划来分分工吧,老方,首先你负责……”

    李逸风按照包飞扬的方案把任务布置下去,各自确认无误后,大家就立即开始行动。

    相较之下,包飞扬这个行动的真正策划人,眼下反而没有什么太具体的任务。于是他就回到市里,给伯父的小车司机闫红发打了个传呼,把他约出来,了解一下市zhèngfǔ那别的动向。

    “妈了个巴子!真的是太欺负人了!”闫红发一见到包飞扬,就愤愤不平地嚷嚷,“今天行政处老张那个王八蛋到小车班宣布免除小车班班长的职务。他nǎinǎi个熊的!市长现在总还是代市长吧?路忠诚还没有正式上台吧?老张这个王八蛋就迫不及待地去抱路忠诚的大腿了!人走茶凉,人走茶凉,这人还没走呢,怎么茶就先凉呢?”

    “闫哥,和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生那个气干嘛?”包飞扬递给闫红发一根软中华,“等咱们扳倒路忠诚,我伯父重新拿回市长的位置,你在看看那些人怎么对你吧!肯定是尾巴摇得比狗都欢!”

    “哈哈,也是啊!我闫红发是什么身份,怎么犯得上和老张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计较呢?”闫红发笑了两声,压低声音问包飞扬道,“飞扬,你和李局那么进展怎么样了?后天两会可就要正式召开了,咱们可没有什么时间了。”

    “进展的非常顺利,马上就可以挖到真家伙了!”包飞扬握了握拳头,替闫红发打气,“路忠诚这老小子,肯定会在两会召开前玩完!”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我这两天可是受了不少冤枉拐弯气,就巴望着路忠诚这老王八蛋倒台,俺重新扬眉吐气这一天呢!”

    “闫哥,市zhèngfǔ那边这两天有什么动静?”包飞扬问道。

    “表面上看起来是没什么,但是私下里我听说,有人在不断地找市zhèngfǔ中层干部谈话,试图收集市长的黑材料。”闫红发闫红发喷了一口浓烟,刚刚开朗了些的心情立刻忧郁了不少,“其他东西我也了解不了太多,现在很多人都防着我呢。不管他们聊天聊得多么火热,只要我一过去,他们立刻就闭上嘴巴,一句话都不说,我什么东西都听不到。”

    包飞扬微皱双眉沉吟了很久,这才望着闫红发严肃地说道:“闫哥,既然市zhèngfǔ那边已经听不到什么消息,那么那一块你现在就抛开不要管。你现在马上回去做一件事情,就是以修车为名,把我伯父的三号专车开出来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停好,然后你也躲藏起来。在后天两会正式开幕之前,不收到我的传呼,绝对不要出现。”

    说着包飞扬把自己腰间的传呼取下来,递给闫红发,“这是我新办的传呼号,除了咱们自己人,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两天你就先用这个传呼吧,安全。”

    见包飞扬说得郑重其事,闫红发也不由得慎重起来,他接过包飞扬的传呼机,压低声音问道:“飞扬,为什么我要藏起来?难道你认为,他们会对我下手?”

    “很有这个可能!”包飞扬严肃地说道,“伯父清正廉洁,两袖清风,路忠诚他们想要在市zhèngfǔ中层干部中间搞伯父的黑材料肯定是一无所获。所以他们很可能会对你下手,通过你来搞我伯父的黑材料……”

    “他们是做梦!我闫红发堂堂正正的一个男子汉,怎么可能去诬陷市长?”闫红发急了起来。

    “闫哥,我当然知道,你是肯定不会去做这种下作的事情。可是不管你做不做,作为我伯父最亲近的人,避免不了路忠诚父子要对你下手啊!”包飞扬说道,“为了慎重起见,你还是先躲起来的好。因为我在关键时刻,很可能还需要你的协助。如果你被路忠诚他们抓起来了,那我需要你帮助的时候,怎么办?”

    “既然这样,那我这就回去把车开出来,然后找个地方藏起来。”闫红发见包飞扬说得慎重,知道现在也不是耍个xìng的时候。

    “对,千万要把自己和车都藏好。我一打你传呼,你就立即按照传呼上约好的地点去找我。”

    包飞扬又和闫红发定下几个暗语,选了几个交通便利却不引人瞩目的接头地点,分别以一到五号来命名,到时候到时候根据暗语,确定到哪一个接头地点去碰面。

    到了下午四点钟半,包飞扬接到方学文的消息,说假报纸已经印好了。于是包飞扬就让方学文过来接上他,一起往shè击训练基地里去。

    趁着去shè击训练基地路上的空当,包飞扬拿着方学文带过来那份假报纸仔细观看,这份两大张共八个版面的《中天晚报》只有一张是刚刚印刷出来的,另外一张可是正宗的《中天晚报》原版报纸。就是那一张刚刚印刷出来的假报纸,四个版面有三个都是按照《中天晚报》原版照搬下来的,只有是在第六个版面中,按照包飞扬的计划做了一些改动。在刊登期货市场行情的新闻旁边,加了一则jǐng方的《认尸启事》。

    “那个闽南老板,还真是厉害呢!”包飞扬看着手中的报纸连声赞叹,“印刷排版竟然和正宗的《中天晚报》毫无二致。即使我明知道这是一份假报纸,也愣是找不出一丝区别。”

    方学文一边开车,一边哈哈大笑。

    “飞扬啊,闽南那边的印刷高手多着呢!这才遇到一个印报纸的,就把你吃惊成这样?那些高智商高科技的闽南假钞团伙,印刷出来的假币甚至连验钞机也检验不出真假呢!下次查抄假币窝点的时候,我带你去开开眼界。”

    到了shè击训练基地,包飞扬拿着那份假报纸来到吴伟民房间外面。梅立峰和蒋亚芳两个人仍然在尽职尽责地守着,看见方学文和包飞扬过来,两个人做了一个一切如常的手势。

    包飞扬笑着点了点头,示意梅立峰开门。

    推开房门之后,看见吴伟民这次没有蒙头装睡,而是坐在床头呆呆地发愣。包飞扬就笑着说道:“怎么样,吴老板,考虑过我的提议了吗?只要和我们合作,昌盛投资公司的空单合约马上可以转让给我。”

    吴伟民裂开嘴苦涩地笑了笑,说道:“我是想合作,可是这件事情就是我一手策划出来的,没有幕后主使人,你让我怎么交代?”

    “吴伟民,你可不要执迷不悟啊!”包飞扬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我可是真心想帮你。”

    他抖动着手中的报纸,用手指着上面的价格行情让吴伟民看,“你看看,你看看,今天的绿豆都涨成什么价了?你再不下决心,最多一两个交易rì,你的空单就又要爆仓了!”

    “是吗?”

    吴伟民目光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上面的价格行情,忽然,他目光落在旁边的《认尸启事》上面,脸sè一下子就呆住了。

    当时他也顾不上什么,一把从包飞扬手中抢过那份报纸,双手战抖地看了起来,短短的几秒钟后,他的面sè变得异常的苍白,黄豆大的泪珠从眼眶中滚落了下来。

    “路卫国,我**比!你说过只要我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会绝对保证小龙的安全啊!你这个狼心狗肺丧尽天良的王八蛋!小龙他才四岁半,他还是一个孩子啊!!”

    吴伟民跌坐在地上,老泪纵横,喉咙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惨绝人寰……

    ------------------

    补昨晚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