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九十六章 献字 (一)(大年初一第三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百九十六章  献字 (一)(大年初一第三更)

    “你凭什么帮我?”赵成斌看了看四周无人,低声问包飞扬。//..

    “赵市长,你和我伯父是同僚,我就不能看着你栽下去。”包飞扬正色说道。

    “你伯父是谁?”赵成斌眉头微微一蹙。

    包飞扬淡淡一笑,嘴里吐出三个字:“包国强。”

    “你说是包书记?你!你是包书记的侄子?”

    “不像嘛?”包飞扬把脸轻轻一侧,换了一个角度对着赵成斌。

    望着包飞扬的侧脸,赵成斌心中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俺的亲娘哎!怎么刚才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呢?从正面看还不明显,从侧面再看包飞扬,真的是太酷似包国强的侧脸了,线条轮廓至少有八九分相像啊!怎么自己刚才就没有注意到呢?

    “哎呀,大侄子啊,既然这样,我就冒昧地喊你一声大侄子了。还真得麻烦你替我解释解释,你知道的,涂书记和柳老那级别的领导,不是我这芝麻官儿能得罪得起的。”赵成斌亲眼看见苏青梅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包飞扬,又听到柳建功一口一个飞扬地叫得那么亲热,就知道包飞扬在涂家的地位绝非一般人能及,本来还不知道是为什么,现在知道包飞扬是包国强的侄子,似乎就讲得通了。有了这根救命稻草,对于赵成斌这个心脏都要冰冻的伤心人来说就是大大的福星,他那还顾得上摆一个副市长的谱儿,急忙低三下四地求到包飞扬跟前。

    “赵市长说的哪里话,你跟我伯父一起共事,我哪能眼看着您触了霉头袖手旁观?但是今天刘总的事儿……”包飞扬故意不把话说完,留了半截给赵成斌自己去体会。

    “你是说那点儿罚款和排污费吧,小包啊,你赵叔好歹也是个吃公家饭的人,哪能为了私利放弃原则,你放心,我会跟成器说,让他极力配合你们的工作。阿甘小说网决不能给国家和人民造成半点影响。”见包飞扬满口答应帮忙,赵成斌才算是三魂归位、七魄附体,哪还在乎他开出的这个小小的条件。

    “赵市长真是雷厉风行,不愧忧国忧民的楷模,这样吧,你下午上班后给我打电话,我会把柳爷爷和苏伯母的态度告诉你的。对了,也麻烦你给我伯父带个好,我来西京这么长时间也没顾得上跟他老人家请安,希望他不要怪罪。”包飞扬不敢在楼下久留,匆匆掏出一张纸,写上自己的电话,就反身回到了楼上。

    赵成斌看着包飞扬风火而去的背影,也一直没有回过味来,这小子看上去年纪轻轻,怎么就把上了柳建功这个怪老头?还有,涂延安一向绝人千里,可又为什么偏偏对这小子青睐有加?苏青梅还想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样对他,难道说小小年纪的包飞扬已经搭上了涂家这条大船?

    也不对呀!听说包国强是省长田刚强的老部下,因为这层关系才把包国强调到西京市,官场的人都知道,党政领导之间多数都是面和心不合。涂延安和田建刚也不应该如此默契吧?西京市是省会城市,市政府和省政府相距不远,省委省政府那边有个风吹草动,最先知道的除了省委省政府大院,其次就是西京市市委市政府最先得到消息。那边传过来消息说,田刚强刚到西北省,就频频换将,已经引起省委一干人的不满,涂延安作为省委老大,就那么纵容田建刚?

    如果说按照消息论事,田建刚和涂延安应该裂隙不小,可包国强身为田建刚的大将,按理说涂延安应该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可为什么包家这小子还深受涂家器重,搞得跟自己亲儿子一样?

    算了,有些问题看不透就不能妄下结论,想不透就不能妄下断言。西北省一二把手之间的矛盾,还轮不到自己指手画脚,能安全度过这一劫,已经是烧了八辈子高香了。

    还是回去问一下包国强,他这个在涂家登堂入室的贵人是不是个靠谱儿的人吧。万一这小子睁着眼睛说瞎话,也不把自己当棵葱,自己还得捏着卵子过日子,就等着伸头挨刀的那一天吧。

    赵成斌心情忐忑,生怕包飞扬闪了自己。到那时自己想哭也找不到坟头。

    这时,刘成器鬼鬼祟祟地走过来,细声细气地问:“姐夫,说的咋样了,柳老虎不会吃人了吧?”

    “滚一边去,不长眼的货色,别说是柳建功你惹不起,就连那个包飞扬,后面站的也是田建刚省长和包国强市长,无论拎起来哪一个,都能把你姐夫砸成肉饼,你弄了这么大一个萝卜给我坐,还口口声声喊着姐夫,我看你是想我早死,早点把这个酒店据为己有吧。”赵成斌憋了一肚子没地方发,看见刘成器过来,正好找了一个出气筒。

    被骂的狗血喷头的刘成器这时候才知道,包飞扬是了多么厉害的角色,不仅有柳建功、涂延安撑腰,还有田建刚、包国强做后台,要是早知道这么硬的岔子,就是借他一百个胆,也不敢在这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里拔牙呀。

    “姐夫,我给你惹祸了,要不我去,就是给那姓包的磕上几个响头,也不能让他找你的麻烦。”这刘成器还真是个敢于服软的主儿,明知道去了也是白去,还装出一个一人做事一人当的好汉样子来。

    “就你那二两肉,够人家填牙缝不?算了,反正事儿也出来了,怕也不是个办法,好在包飞扬答应前去斡旋,我也得赶着去包国强那里多说几句好话,有包国强压着头,包飞扬也不敢真掉链子。你在这里盯着,看能不能单独和包飞扬接触接触,多说几句软话,哪怕是出点血,我看出来了,这一切都是他捣的鬼,只要他不予追究,柳老头和涂延安也不会抓住不放。你就好自为知吧。”赵成斌说完,钻进汽车,一溜烟奔市政府一号楼方向去了。

    包间里,包飞扬拿出一幅字,恭恭敬敬地放在了柳建功的面前。

    “飞扬,你这是干什么,你不知道你柳爷爷清白一生?从不收受他人的财物吗?”苏青梅见包飞扬递给柳建功一幅书画,心想这个做事稳重的小伙子,今天怎么也犯起了糊涂,竟敢那这种东西贿赂爸爸,于是她故作生气地呵斥了一下。

    “苏姨,您打开就知道了,这不是什么贵重物品,而是我为了表达对柳爷爷的尊重,自己涂鸦的一幅作品。”包飞扬笑嘻嘻地说道:“柳爷爷当年驰骋疆场,后又造福于民,一声兢兢业业,天下为公,是我们做后辈的楷模,想着柳爷爷年至古稀,对身外之物已经淡了兴致,唯有一颗雄心仍是澎湃不已,所以我就用了半夜时间,写了这幅《龟虽寿》,以表达我的崇拜之意。”

    “好字啊!真是好字。”诸人还在听包飞扬胡论八侃,浑然不知苏青梅早已将那幅字画打开,继而发出一声惊叹,这才将众人的眼光齐齐吸引过去。

    老爷子柳建功坐着没动,他这些年退出朝野,在家里没事也临摹起欧阳修的字帖来。虽然没有达到出神入化地步,但已经是有模有样,加上他的尊贵身份,也颇得周围人的称赞。苏青梅长期在他身边,对他的书法也略知一二,但从没这样失态地夸赞过,今天一向以稳重得名的女儿竟然惊呼出口,想必是包飞扬的字的确出众,所以也禁不住歪过头来,将目光投在那幅字画上。

    柳建功不看则已,一看之下也不禁咂舌。啧啧!这哪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的手笔,分明是中华名家的力作嘛!整幅字形神兼备,功力不凡,就连他这个练了十几年的书法爱好者也忍不住大声叫好,并招呼在场的人也过来观字。

    “好字啊好字!你们来,你们都过来看看!”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