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三十五章 就是威胁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三百三十五章 就是威胁你

    包飞扬听到这话,不由得差点气乐了。阿甘小说网刚才小平头那几个人在软卧包厢里骚扰上铺那个女孩儿的时候,也不见乘警出现。现在自己动手把小平头那几个人赶走之后,这两个乘警却出现了。不过呢,包飞扬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他不动声色地从包里翻出身份证,递给了这两个乘警,先看看这两个乘警要搞出什么花样再说。

    那个强壮的乘警,仔细翻看了包飞扬的身份证,包飞扬的身份证是在天源市时候办的,调到西京市之后并没有去更换身份证。这乘警看到面前这个男人,原来是天源市的人,这下就好办了。只要不是西京市的人,虽然能够弄到软卧车票,想来也不会是多大的人物,他顿时心里大定,立即威严地说道:“你叫包飞扬,是吧?我怀疑你有前科,是我们铁路刑警通缉的一个惯犯,请跟我们走一趟。”

    包飞扬一听,气得肺差点没当场爆炸。真他娘的,这是什么事儿?自己脑门上也没贴着惯犯俩字儿呀?这个警察竟然毫不犹豫地给自己扣上一顶流窜犯的罪名,真是岂有此理!不过,小平头虽然没有出现,但是两位警察后面的那几个人里面有一个是刚才跟着小平头一起过来的,只不过当时是站在软卧包厢外边。这个时候包飞扬已经可以确定,这两个乘警一定和小平头那伙人有关系,小平头被自己赶走后,去找了这两个乘警过来帮忙,这两个乘警身后那个面容阴郁的人,说不定就是小平头口中说的“老大”。

    明白了大致怎么回事,包飞扬心里就拿定了主意,他看了看眼前这个强壮的乘警,嘴角挂着一抹微笑说道:“警察同志,我想问一下,你们警察是不是都以貌取人?虽然我长得有点对不起二位,可你们这种做法也真让我见识了。”

    到了这份上,包飞扬还没忘记讽刺人。说完前面这番话,包飞扬脸上的笑容倏地一收,脸色就沉了下来,严肃地说道:“既然你们是来办案的,请出示你们的警官证。”

    那个乘警没想到面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没有丝毫的胆怯,还提出看自己的警官证,两个不由相视了一眼,那个强壮的乘警冷笑了一,心中暗道想看老子的警官证,也好,老子就给你看,先让你小子跳一跳,这时候你跳得越欢,等一会儿被收拾的就会越惨!他掏出自己的警官证,把它递给包飞扬。包飞扬接过来仔细一看,警官证是真的,原来这个警官的名字叫王二壮,果然人如其名,不但是个二,还是二中之王,怪不得说话都不带过脑子的。

    包飞扬仔细看完,然后不慌不忙地把警官证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说道:“王二警官,你这警官证暂时放在我这里,让你们的列车长到了终点站的时候,亲自来拿。你们请回吧,对了,请把身份证还给我。”包飞扬的语气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那个叫王二壮的乘警没想到面前这个年纪并不大的男人,竟然敢没收了自己的警官证,而且那气势透着一种逼人的强势,心里也是一凉。//..难道这人大有来头?否则的话,态度绝对不敢如此强硬啊?难道说自己这次瞎了眼,真的碰到了硬钉子?

    想到这里,王二壮不由得态度一软,连忙说道:“这位同志,我们搞错了,你的身份证我们还给你,你还是把警官证还给我吧,我们还要到别的车厢查巡。”

    能坐高级软卧的人,一般都是有点来头的,虽然背后那个阴沉的年轻人自己惹不起,但是眼前这个青年似乎也不是善茬,如果自己因此得罪了别的人物,搞得不好,连自己的饭碗都要丢的,这个叫王二壮的乘警立即明智的作出的决定。

    “呵呵,好吧,看在你对工作还很尽责的份上,这警官证我就不替你保管了。”包飞扬也知道这两个乘警有不得已的苦衷,既然他们两个服了软,包飞扬也无意一定要去追究这两个乘警的责任。毕竟他们两个也是小人物,被卷进来其实也很无奈。于是他接过自己的身份证,顺手把警官证还给了王二壮。

    王二壮接过警官证,连忙向包飞扬点了一下头,带着另一个乘警,灰溜溜地离开了。

    这时,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切的那个阴沉的男人,突然举手鼓了几下掌,不知道是为包飞扬的精彩表演喝彩,还是为王二的狼狈而逃鼓掌,反正这个小子的眼里尽是不屑。

    包飞扬坐在沙发上,对着那个阴沉的男人说道:“这位想必就是刚才那几个口中的老大吧,有什么事进来说吧。”

    包飞扬主人的派头摆得十足,他不知道这伙人是什么来路,但这伙人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背景,这就好比两人都不知道对方的底牌,现在赌的就是一个气势。

    那个阴沉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并没有坐下,而是冷冷地说道:“这位朋友,请问在哪里高就。”

    “高就谈不上,只是混饭吃。”包飞扬随意地笑了一下。

    “呵呵,不过这位朋友,现在这个社会,讲的是实力,没有实力,如果冒然去上演英雄救美,往往会死得很难看的。”看到包飞扬那副神情,这位阴沉的年轻人也猜不透包飞扬是何方神圣,竟然敢坏了自己的好事,不过,在没有弄清对方的底牌前,他并不想轻举妄动。

    “是吗?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包飞扬望着那个年轻人,玩味地笑了笑。

    年轻人阴沉的点了一下头,“鄙人王晓泉。”

    王晓泉?西京著名的花花公子,包飞扬还是听涂小明说过,这小子简直就是当代西门庆,仗着自己老爹和舅舅的关系,作恶不少。号称在西北省没有摆不平的事儿,故而被一些人尊称为“平哥”。其实看他那样子,愣头青一个,叫做青苹果还差不多。

    “哦,我叫包飞扬,王先生是吧,不过这个姓张的姑娘,是我的远房表妹,今天我们表兄妹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确实不希望有人打扰,这样吧,今晚你们的夜宵算我请客,也算是代我表妹就以往的不懂事向王先生陪个不是,怎么样,王先生,给我一个面子。”包飞扬的表情仍然是十分自然,虽然说王晓泉在西京市有点势力,但是在他包飞扬面前又能算得了什么?别人怕他,包飞扬可不怕他。他平静地望着脸上全没有一点畏惧。

    见包飞扬平静地望着自己,脸上没有一点畏惧,王晓泉不由得眉毛轻扬,脸上冷若寒霜,说道:“先生,如果我今晚一定要让你表妹陪我呢。”

    “呵呵,王先生,这就让我有点为难了,我知道王先生能耐不小,不过,有一句话,我还得提醒一下,有的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记住这句话,对你有好处。”包飞扬冷笑了一声,说道。

    既然打定主意今晚帮姓张的小姑娘一把,包飞扬也就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就面前这些人,他并没有放在眼里,况且现在还是在西北省地界,还怕这些人翻出浪来?

    “你在威胁我?”王晓泉不喜反怒,想他在西京市里,只是随便吼一声,别人就会吓得抖上两抖,只有他威胁别人的份,还没有遇到过别人威胁自己,这时听到包飞扬这话,顿时感到十分的好笑。

    “就算是威胁你,又咋了?”包飞扬淡淡一笑,从烟盒里磕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并不急着点着,而是以烟卷做道具,大马金刀地坐在卧铺上,轻蔑地看着王晓泉。

    不说包飞扬从鼻子里哼出的那几个字,就这姿势,王晓泉就想当场把他踩到脚下,然后恶狠狠地吐上几口。不过刚才小平头回来那狼狈样,他还记忆犹新,万一自己发飙被这小子整趴下,那就更得不偿失了。不但张晓云弄不到手,说不定这小子下手没个轻重,自己被弄出个残疾出来,自己的后半生在轮椅上度过,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王晓泉吃不准包飞扬的来路,他在心里转了几个念头,这火车上并不是西京,如果冒然行事,又怕面前这个人真的有什么来头。而且能买高级软卧票的人,想来也不是简单的人。

    “好吧,这位先生,既然张晓云是你的表妹,你打了我的人这事,就算揭过,不过她可是我的未婚妻,你总不能阻止我们小俩口说一说亲热话吧。”王晓泉露出一丝假笑,阴险地说。

    看来这王晓泉还是不死心,包飞扬知道要让这几个人知难而退,怕是不容易了,况且车上的乘警和他们关系也不错,看来他们是有恃无恐啊。

    “呵呵,”包飞扬冷笑一声,说道:“笑话,我表妹有男朋友,我还能不知道?就你长得模样,想冒充我男朋友,也太高看自己了吧?总而言之,我为了对我表妹负责,我不能让她跟着你去。你也甭废话了,请便吧。”

    既然这王晓泉还不死心,包飞扬也不想和他再客气了。

    “他的,你以为你是谁啊,竟然对平哥这样说话,信不信老子废了你。”那个刚才来过一次包飞扬包厢的小伙子,眼睁睁地看着小平头受了那么大委屈,气还没有顺过来,看到包飞扬竟然这样不识时务,竟然敢对王晓泉如此无理,顿时怒吼道。

    谁知包飞扬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而是望着王晓泉,冷冷地说道:“先生,你的手下都是像他这样没有素质的人?”

    王晓泉听了包飞扬这话,眼睛眯了一眯。他虽然心中对包飞扬恨地要死,却也知道不能现在动手,即使要动手也得等自己离开软卧包厢之后,否则包飞扬的身手,自己可是纯粹要充当人肉沙包。于是他就伸手阻止身后那个小伙子,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冷冷地对包飞扬说道:“先祝你好梦,后会有期!”然后转身带着他的手下一起离开了软卧包厢。

    包飞扬看到这些人走后,他关上了门,对上面的女孩说道:“我说老乡,你叫什么名字?这个王晓泉,到底是你什么人?你们是什么关系?可不可以给我说说?”

    今天晚上自己出手,确实有点英雄救美的味道,不过,既然这事现在暂时消停了,他还是得把情况弄清楚,自己这一插手,那个叫王晓泉的肯定不会罢休的。

    张晓云听到包飞扬这话,顿时脸上露出胆怯的神情,看了包飞扬几眼,壮起胆子说道:“大哥,我叫张晓云,这个王晓泉就是个流氓,在西京市赫赫有名,人称王大公子,也有不少人叫他平哥,他和他的一帮狐朋狗友,仗着有权有势,不知祸害了多少女孩,我哥哥在西京市教育局工作,为了有个照应,我高考的时候,就填了西京表演艺术学院,谁知道有一次吃饭的时候,在桌上遇到了他,从此这个王晓泉就……”

    原来,这王晓泉无意中看到张晓云,一下子惊为天人,于是隔三岔五跑到艺术学院送花,起初的时候,张晓云还为王晓泉的诚心所感动,可是,后来听到她的一个好朋友告诉她,说这个王晓泉,是西京市有名的花花公子,仗着家里有权有势,常常欺男霸女的,更为可恶的,竟然把一些不谙世事的女孩,骗到他们在城西的别墅里,开什么舞会,至于少女失身的事,对他们这伙人而言,更是家常便饭。

    张晓云是一个学生,不想在学校谈恋爱,听到这些,顿时吓得内心狂跳,然后就开始躲避这王大公子,王晓泉在感觉到张晓云的变化后,就让人到学校来威胁她,不过这张晓云不出校门,王晓泉倒不好在学院里强行动手,于是,就找了一个某部门的干部,替他到张晓云的哥哥那里假装说媒,张晓云的哥哥张俊华听到这个干部说有个高干子弟他的妹妹,心里十分高兴,就打电话把妹妹叫回来,向她说了这件喜事,张晓云怎能不清楚这是王晓泉的意思?自然急得不得了,无奈之下,向哥哥说了详细情况。

    张俊华一听那个高干子弟竟然是王晓泉,顿时傻了眼,看到妹妹哭哭啼啼的样子,当下心里也是无奈,就只好通过关系让王晓泉回学院办了一个休学的手续,准备回中江去躲一阵再说……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