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百八十八章连连责问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听说你这次是来交通部跑项目的?你们望海县有什么项目,怎么我这个分管交通的副省长一点也不清楚,就连你们王市长也不知道,这望海县到底是不是江北省,是不是靖城市的地方?”王跃伟厉声喝问。

    王景书就站在王跃伟身旁,他也紧跟着说道:“包飞扬,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一声不响就跑到燕京来了,你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你的眼里还有没有省委省政府,还有没有市委市政府?”

    上来就被两位上级劈头盖脸地一顿训斥,包飞扬并没有诚惶诚恐,只是低着头,做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等到他们停下来,他这才不卑不亢地解释道:“王省长、王市长,我并不是专门来跑项目,我原本是到燕京给一位长辈过生日,正好这位长辈认识计委的一位领导也来参加生日宴会,我就趁机将望海的项目递给他了,我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并不是有意要越过市里和省里。”

    “你已经将项目递上去了?”王景书皱了皱眉头,王景书知道包飞扬和方夏陶瓷的总裁包文颖很可能有一些亲戚关系,家里可能很富有,像这样的富商和一些官员有往来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他并没有觉得包飞扬在他的长辈的生日宴会上碰到一个计委的官员有什么特别。而且包飞扬为了撇清越级申报,特意提及是临机决断,这让王景书以为包飞扬平时很难见到部委的官员。还不知道是普通的办事员,还是一个小科长,立刻就将包飞扬打入到那种在燕京并没有什么人脉关系的人当中。

    “瞎胡闹!”王跃伟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谁让你交上去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给省里的工作带来多大的麻烦?”

    冼超闻也皱了皱眉头:“包县长,你不是说不再向计委提交望海县的冠河大桥计划了吗?你这可是出尔反尔的行为。”

    王景书马上说道:“包飞扬,你太过分了,冠河上怎么修桥,省里、市里都有全面的规划,你这么乱搞一气,就是打乱了省里的规划。两份不一样的建桥计划递上去,你让上面的领导怎么想?领导会怎么看我们省市的工作?你、你这是在往我们江北省。往靖城市、海州市的脸上抹黑。你知道不知道?”

    省驻京办的几位主任、副主任都在,宋锐节脸上有些焦急,想要开口帮助包飞扬解释,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原以为包飞扬来燕京办事已经通过省长王虹锋。至少靖城市市里面是知道的。没有想到包飞扬完全是自行其是。这是非常犯忌讳的一件事。

    驻京办主任鞠美娟瞥了宋锐节一眼,鞠美娟在驻京办经营多年,而且省里也有后台。哪怕王虹锋一直想换掉她,也没有轻易动手。鞠美娟知道王虹锋想让宋锐节换掉自己,她还知道包飞扬来了驻京办以后,一直联系的是宋锐节,当即在心里冷笑了两声,开口说道:“哎呀,王省长,王市长和冼市长你们都消消气,我看包县长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年轻人,办事情有点毛躁,也是可以原谅。”

    “不过——”鞠美娟转身看向宋锐节:“宋主任啊,包县长这几天一直跟你联系的吧,好像他的那份项目计划书还是你帮他办的,你怎么也不提醒提醒他呢?”

    “有这回事?”王跃伟马上严厉地看向宋锐节,王跃伟倒是知道宋锐节是王虹锋的人,他本身也和王虹锋走得比较近,不过包飞扬这件事办得确实混蛋,宋锐节如果犯了错误,他也不得不训斥两句。

    宋锐节淡淡地看了鞠美娟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包县长确实让我帮他做过一份项目计划书,但并不是冠河大桥项目。”

    宋锐节并没有在王跃伟面前提及包飞扬,也不知道消息是怎么传到王跃伟那里的,宋锐节被叫过来的时候,王跃伟、鞠美娟、王景书、冼超闻等人都已经在了,根本没有容他开口,就让他打电话将包飞扬叫过来。

    包飞扬一直面对着疾风暴雨一般的训斥,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这时候连忙说道:“冼市长误会了,我已经向您保证过,不会提交冠河大桥这个项目,当然不会做那些出尔反尔的事情。我向计委提交的,是关于陈港港口的建设项目,计委领导也挺看好的……”

    “陈港港口?”王景书皱了皱眉头:“我记得陈港港口码头的综合利用率不过只有百分之五十左右吧,这样的情况,哪里还需要建设新的码头?包县长,你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听到包飞扬说他并没有提交冠河大桥项目,冼超闻松了口气,包飞扬如果那样做了,他本人固然会受到省里和市里的惩罚,但是也会对海州市的计划产生干扰,那也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冼超闻并没有要帮包飞扬说话的意思:“陈港港口建设?规模有多大,要上万吨级码头?”

    冼超闻一边说一边摇头:“海州港是国家重点建设的深水大港,陈港距海州港不过二十几海里,陈港要建成什么样的港口?”

    鞠美娟笑了笑:“难道包县长提出来的这个港口建设计划,王市长也不清楚吗?”

    王景书狠狠地瞪了包飞扬一眼:“望海县倒是一直想扩大陈港港口,不过市里认为暂时没有必要,也没有条件,包县长提交的这个方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并不清楚。”

    王跃伟沉声说道:“包飞扬,你是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事情不通过市里,不通过省里,就直接提交到部委了?你这种行为是典型的无组织无纪律,必须要严惩。”

    王跃伟急着叫包飞扬过来,也是担心包飞扬提交的望海大桥计划会影响海州市的项目申请,听说包飞扬提交的是另外一个项目,倒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对包飞扬这种越级行为,他还是非常恼火。

    宋锐节暗暗叹了口气,包飞扬申报这些项目,省里市里都不知情,就算他想要帮助包飞扬说话,也不好说什么。

    这时候,驻京办接待服务处的处长曹剑鸣走了进来:“王省长、鞠主任、各位领导,下面的包间已经准备好了。”

    王跃伟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先下去吧,不能让计委的领导等。”

    然后他又伸手指了指包飞扬:“你马上回望海,回去以后向组织上交一份检查,然后等候处理。”

    王景书沉声说道:“包副县长,王省长的话你都听到了?马上回去,回去前将你的那份申请报告拿回来。”

    王跃伟点了点头:“对,拿回来,现在还来得及,不要给省里、市里抹黑。”

    一般的情况下,包飞扬最快也是这两天才将申请报告交给那位熟人,而那位熟人很可能只是计委一个普通干部,还不一定对口,所以这时候那份报告应该还没有进入正式程序,完全可以撤回来。

    包飞扬本来准备让这些大员训斥一顿算了,没想到他们还要让自己撤回报告,他马上摇了摇头:“报告已经交上去,基础产业司的领导上午已经看过了,现在已经撤不回来了,而且领导的评价还不错,通过的可能性很大。”

    “噗嗤!”鞠美娟顿时笑了:“包县长你可能对部委的工作方式不是太了解,像你这样一个项目,首先要经过基础产业司航运处一科的初审,然后由航运处汇总筛选,再然后由分管副司长审核,最后司长签字,如果是重大项目,还要由分管副主任签字,你这份报告刚交过去,估计还在一科等待初审,没有三个月,是到不了副司长那里的,所以你现在去拿,还来得及。”

    鞠美娟看似很耐心地解释,其实就是想说包飞扬什么也不懂,就算他没有故意撒谎,也可能让人给骗了,很可能是他找的那个人却不过面子,在跟包飞扬吹牛,然后包飞扬就信以为真了。

    王跃伟摆了摆手:“包飞扬,你去将事情弄清楚,不要错过改正的机会。”

    “王副市长,这件事你处理,处理不好,我找你们靖城市。”王跃伟虎着脸,大步走出办公室。

    王景书心里一突,一般来说,官场上当面称呼一个人官职,不管是正职还是副职,都直接在职位前面加姓,不会特意加上一个副,王跃伟竟然一反常规地叫他“王副市长”,显然已经非常生气,甚至迁怒到王景书身上。

    鞠美娟笑着瞥了包飞扬一眼,这个小伙子倒是挺英俊的,可是谁让他跟宋锐节走得那么近,为了打击宋锐节,鞠美娟自然要揪住包飞扬不放。

    “飞扬,要不你还是联系一下,将申请报告撤回来吧!”宋锐节叹了口气,不想看到包飞扬一意孤行,得罪省里、市里的领导,就算他和陈雨城,甚至和省长王虹锋有些关系,但是他有错在先,还是会有负面影响,甚至会对王虹锋带去不好的影响。

    王景书盯着包飞扬说道:“包飞扬,王省长的话你都听到了吧?你马上联系,现在就联系,否则我这就给齐书记打电话,让你就地停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