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百零一章管你是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许琳连忙回过头对许栋梁说道:“许哥,你放开他吧,别把事情闹大了”

    包飞扬知道,放开这个叫什么王少的,事情马上就可能闹大,当然一直抓着也不是个事情。他对刘旭说道:“刘少,我是望海县副县长包飞扬,今天多有得罪。我们放人,但是你要让他们不要动手,事情闹大了,不好。”

    包飞扬不想事情闹大了,只能亮出身份,希望让对方有些顾忌。

    “你是副县长?”刘旭有些意外盯着包飞扬看了看,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就连许琳也惊讶地惊呼出声:“啊,你就是包县长?”

    虽然她在电话里一直听陈立说包飞扬年轻,跟她一样的年龄,可是真的见到了人,还是觉得这样年轻的副县长有些违和。毕竟陈立也说了很多包飞扬厉害的事情,那么厉害的一个人,会是这么年轻,好像刚刚从大学校园走出来的毕业生一样?

    “副县长?你特么的望海县的副县长就能跑到海州来撒野了,我告诉你,这儿是海州,我老子是王建刚,你就等着进局子吧!”被许栋梁扭着的王少虽然不敢乱动,一动就疼,却还是很嚣张地叫道。

    包飞扬盯着刘旭说道:“那我们就坐在这里等警察过来,行不行,刘少你发句话。”

    对包飞扬这样一个这么年轻的副县长,刘旭心里还是有些顾忌的,他点了点头:“好。大家先不用动手,你们马上将王少放开。”

    包飞扬向许栋梁点了点头,许栋梁松手的同时,又加力向前推了一把,“王少”不受控制地向前扑去。刘旭连忙一把抓住他:“王少,别冲动,已经给警察打过电话了。”

    “王少”点了点头,转过身狠狠瞪着包飞扬等人:“你们等着吧,敢打我,不让你们付出足够的代价。我王子洋以后还怎么在海州混?”

    说着。他又伸手朝包飞扬点了点:“望海的副县长?挺年轻的啊,是你姐还是你妈爬上领导的床,才让你这么个东西弄了个副县长当?不过你这个副县长也快到头了……”

    “啪!”

    包飞扬突然向前跨了一步,抡起手臂就在王子洋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他今天已经够忍让了。但是他不能够容忍有人在他面前污蔑母亲周晓芳和大姐包文颖。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抽了王子洋一巴掌。

    包飞扬的动作很快,快到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王子洋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

    “王建刚他不知道怎么管教儿子。我倒是要问问薛书记、问问滕书记,是不是我们靖城市的市委领导就能够让人这样污蔑?”包飞扬厉声喝道,倒也让其他人一时没有敢乱动。

    王子洋都快被气疯掉了,他已经多少年没有挨过打了,今天连着被打了两次,而且还让人给打在脸上了,这个仇要是不报,他以后是真的没脸见人了。

    “我特么的干死你——”暴怒中的王子洋从旁边的同伴手上抢过一只啤酒瓶,就要冲上去跟包飞扬干架,不过他刚刚动了半步,手臂就让许栋梁抓住,吃痛地惨叫一声,身子扭曲成了大虾,酒瓶也落到地上,摔成碎片。

    “怎么回事?都给我住手,站着不要动!”几个警察在一群保安的簇拥下冲了进来,王子洋被许栋梁扭着,疯狂地嘶吼道:“陆队长,这几个人敢打我,你快点将他们都抓起来。特么的敢打我,看老子怎么招待你们!”

    刘旭皱了皱眉头,这个王子洋可能在下面跋扈惯了,这么多人面前,说话也不知道注意一下。不过包飞扬当着他的面打了王子洋一巴掌,也让他感觉很没有面子。他盯着包飞扬,沉声说道:“包、飞扬,有些过份了吧?”

    领头的警察显然认识王子洋,听到王子洋的声音,看到王子洋被许栋梁扭住胳膊不能动弹,马上像火烧眉毛一样跳了起来:“放开,你们快点放开王少,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包飞扬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你这个样子也叫客气?他盯着这个警察说道:“陆队长?我是望海县副县长包飞扬,王子洋他肆意污蔑政府官员——他污蔑我没有关系,可是他污蔑靖城市委领导,我想这件事不是你能够处理的,你还是给你们王局长、给滕书记打个电话汇报一下。”

    “副县长?”陆云虎顿时愣住了,刘旭、王子洋他们可以不将副县长看在眼里,但是陆云虎只是派出所治安联防队的队长,严格说起来,可能连股级都不算,副县长在他面前已经算是很大的官了。

    “陆云虎,你怕什么,这里是海州,你将他抓起来,其他的事情交给我。”王子洋吼道。

    陆云虎看了看王子洋,却没有马上动手,他又盯着包飞扬看了两眼:“你真的是望海县的副县长?”

    陆云虎当了十几年警察,虽然职位不高,但是见过的事情并不少,他平常也很嚣张,可是他知道有的人是不能够得罪的,眼前这个包飞扬如果真的只是望海县的一个副县长,那么将他抓起来,只要有理有据,问题不大。但是包飞扬看起来那么年轻,这么年轻的一个副县长让他感觉很诡异,等到他从包飞扬手上接过工作证,看清楚上面的年龄的时候,才突然醒悟过来,这么年轻的副县长,要么是冒充的,要么就是大有来头。

    陆云虎不由为难起来,这个包飞扬看起来不好得罪,但是王子洋更不能够得罪,他将工作证抵还给包飞扬,有些为难地说道:“包县长,不管怎么样,我们先调查清楚事情的具体经过,你看是不是将王少先放了?”

    在陆云虎看来,包飞扬这个副县长年龄跟王子洋差不多,恐怕也是个权贵子弟,双方很可能发生了冲突,这种事情在歌舞厅里几乎每天都要发生,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外面那些待业青年,今天变成了这几个权贵子弟罢了。

    包飞扬点了点头:“人可以放,但是放了以后,他要是再动手的话,那也要允许我们自卫。”

    包飞扬向许栋梁点了点头,许栋梁刚要放人,这时候包厢门口响起一个威严的声音:“怎么回事,都让一让。”

    围在外面的警察和保安听到这个声音,连忙让开一条道路,只见一个神态威严的中年人迈着步子走了进来,一眼看到被许栋梁扭住胳膊的王子洋,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阴沉:“你们是什么人,快点放开洋洋——”

    包飞扬已经猜到来的人是谁,他和海州市警察局副局长王建刚其实见过面,当初傅老途径海州去望海的时候,在海州召开接待安保会议,包飞扬和王建刚都列席了会议,只是两个人都没有发言的机会,也没有私下交流,王建刚似乎对包飞扬并没有印象。

    包飞扬向许栋梁点了点头,许栋梁松开手掌,往后退了一步。王子洋乍以脱离控制,突然操起旁边桌上的酒瓶,转身就向许栋梁头上砸过去,许栋梁没敢动手,双臂上举准备硬挡一下,包飞扬在旁边看到,却毫不犹豫地飞起一脚,将王子洋踹了出去。

    情急之下,包飞扬这一脚并没有收力,王子洋向后就倒,撞翻了身后的桌子,才被人拉住,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王建刚的脸色顿时一片铁青,竟然有人在他的面前对他的儿子动手,这还了得?

    “放肆,都给我抓起来。”王建刚吼道,不等陆云虎反应过来,王建刚身后就已经冲出几个伸手矫健的警察,向包飞扬和许栋梁扑过去。

    包飞扬只得在一起举起手上的工作证,伸过去挡住扑过来的警察,并对王建刚说道:“我是望海县的副县长包飞扬,王局长,你不认识我了?”

    扑过来的警察面对包飞扬递过来的工作证,不得不停了下来,回头征询王建刚的意思。王建刚双眼微微眯起,目光阴沉地盯着包飞扬。

    望海县就在海州市旁边,而且这段时间望海县在市里经常被提到,主要是傅老途径海州去望海以后,市委书记薛绍华就提出要打通向东南方向的交通,市里为此争议比较大。王建刚能够做到市局局长,消息还是很灵通的,也因此对望海县的情况有所了解。

    如果说望海县以前在海州人的眼中还不值得一提的话,那么最近他们的几个动作就连海州人都有些嫉妒了。一是傅老去望海县考察,傅老在靖海地区的声望还是很高的,傅老去望海而不是海州,这一点让海洲人颇为失望。

    王建刚也参加了当初的安保工作,对于在这件事情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包飞扬也有所耳闻。

    另外就是望海县最近招商引资的势头非常猛,接连引进了几个大项目,还要搞什么苇纸一体化和造纸产业园,这两个上亿的项目也让海州人很羡慕。

    王建刚倒是知道包飞扬还是县委常委,并且望海县引进的那两个项目和包飞扬有莫大的关系,他在望海那边也有熟人,知道包飞扬家里可能很有钱。

    就在他权衡利弊的时候,接连吃亏的王子洋终于几近崩溃了,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嚎啕大哭:“老爸啊,你儿子让人打死啦——”(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