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百零五章不肯和解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黄刚走了过来,将手上的口供本递给董允虎,伸手在几个地方点了点。.董允虎知道黄刚点出来的是双方口供不一致的地方。

    董允虎快速看了一下,发现大体框架是一致的,但其中有几个关键的细节存在出入。比如包飞扬方面说是王子洋首先向包飞扬伸手,作为包飞扬司机的许栋梁才会出手制住王子洋。另外就是包飞扬方面提到王子洋污蔑包飞扬的母亲和姐姐,还有靖城市市委领导,而王子洋和省报这边只是简单提到王子洋出言不逊。

    这些细节无疑将会影响事情的定性。

    董允虎伸手在口供本上敲了两下,刚想去找王建刚,王建刚自己就走了过来:“董书记,事情涉及到我儿子,我还是回避,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董允虎盯着王建刚看了两眼:“建刚同志,这件事的大体经过你应该很清楚,事情涉及到国家干部和干部子弟,你看是不是通过调解解决?”

    王建刚道:“董书记拿主意吧,我不方便多说。”

    董允虎皱了皱眉头,王建刚这样说等于还是不接受调解:“你是王子洋的家长,我现在征求你作为家长的意见。”

    王建刚摇了摇头:“王子洋已经成年,他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董允虎又道:“建刚同志,这件事闹大了,对当事双方、对你、对海州市都没有好处,作为组织的一员。我希望你能够出面,做一做王子洋的工作,协助组织协调解决这件事。”

    王建刚眯起双眼,他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又想跳出这个漩涡,但是董允虎明显是不愿意让他得逞:“好,既然董书记这么说,我就去找那小兔崽子说说,不过那小兔崽子的顽劣,董书记您也是知道的。加上省里那几位朋友的坚持。我怕不一定能够做好这个工作。”

    董允虎知道王建刚不会心甘情愿去做王子洋的工作,做不做都是疑问,但他还是要将王建刚留在这里,王建刚不走。他就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王子洋等人就要收敛一点。不至于提出太多无理的要求。

    董允虎盯着王建刚说道:“我想,你能够带领这么大一支队伍,也应该能够做好自己儿子的工作。”

    王建刚再一次眯起眼睛。他知道董允虎这是威胁,言下之意就是你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好,又怎么能够带好队伍。王建刚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吧,让包飞扬和省报那边先沟通一下,只要省报那边不纠缠,我将我家那个小兔崽子揪回去。”

    董允虎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王建刚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固然有推托的意思,他也不好再逼迫对方。

    现在是王子洋要追究包飞扬和许栋梁打人的责任,而省报的人则控诉包飞扬打扰他们喝酒活动——从道理上来说,省报那些人的要求根本不足为凭,包飞扬所作所为都是事出有因,但是从法理上来讲,包飞扬进入别人的包厢,以及动手打人都是事实存在。至于说王子洋语言辱及包飞扬的亲属和组织领导,要追究下去肯定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甚至王建刚都要受到牵连,毕竟诽谤组织是很忌讳的一件事,尤其是被捅出来,但是王建刚和王子洋摆出一副鱼死网破的样子,加上刘旭和省报的人在一旁鼓动,就很难让包飞扬从中脱身。

    董允虎倒是不一定非得帮助包飞扬,但是包飞扬来海州公干,结果却发生这样的事情。尤其是包飞扬提到王子洋污蔑靖城市对他的任命,牵涉到两个地方的政治,一旦闹出来,那对海州市来说也是个丑闻。

    此外,董允虎也不得不考虑市委书记薛绍华对望海县的态度。

    “包县长,省报的人那边可能有些误会,你看是不是想办法跟他们那边沟通一下?”董允虎走过去对包飞扬说道。将这件事的关键地方告诉包飞扬,提醒他找人做一做省报那些人的工作。只要省报的人不掺合其中,董允虎还是能够将王建刚那个蠢货给压下去的。

    包飞扬没有想到连董允虎也不能够将这件事情压下来,那现在看来,问题多数还出在省报那边。

    许琳站起来说道:“我找他们去,是他们无理闹酒在先,陈立都喝吐了,难道非得喝趴下才行。”

    包飞扬伸手拦住许琳,问道:“你们这次出来玩,都来了哪些领导?”

    得知上次在荷花节期间有过接触的省报副总编王佑德就是这次出游的领队,包飞扬点了点头:“好,我先去跟他们谈谈,如果不行再找王总编出面。”

    包飞扬也不想将事情闹大,让董允虎出面就已经有些大了,再将事情捅到王佑德面前,那就闹得更大了。

    包飞扬走过去,看了看胡乃军,又看了看刘旭:“刘少,上次我去省城,与令伯父刘厅长还曾见过面,今天这件事,说到底也是一件小事,没必要闹大了,刘少觉得呢?”

    刘旭早就已经想起包飞扬是谁了,他听伯父刘道勤说过一次,好像那次见面并不愉快。另外,他和卜光学、薛海风也是熟人,他虽然看不起薛海风这个浑身铜臭味的商人,却也跟他混得很熟,知道包飞扬是卜光学在靖城市的对手。这也是他不停煽动,想要让包飞扬栽个跟头的原因之一。

    当然,另外一个原因还是为了许琳,只要他将包飞扬给弄趴下,陈立也要跟着倒霉,他就可以继续加强对许琳的攻势了。

    刘旭打了个哈哈,笑着说道:“包县长说得是,我也跟胡编他们说,这事就算了。不过他们觉得你那位秘书不给他们面子,又觉得包县长您自恃领导身份,横插一杠,是看不起他们;然后还打了他们邀请来的朋友,这事如果不能给个说法,他们以后也就难以见人了。”

    刘旭看似调解,但是话里面却又充满了撩拨。省报这些人在省城还好,下来以后原本就自我感觉十分良好,不肯吃亏,加上刘旭等人的撩拨,也就铁了心要讨个公道。

    胡乃军大声说道:“包县长是领导,我们这些小记者编辑高攀不上,不过包飞扬欺负到我们朋友的头上,我们要是不讨个说法,以后谁还肯跟我们做朋友。”

    包飞扬看向胡乃军:“胡编,今天这件事,是非曲折,大家心里有数。你们要是铁了心要将这事闹大,我也奉陪,这点事情,无非也就是调解。胡编是觉得你能让海州市直接将我抓起来,还是要让更高级的领导出面打招呼?”

    胡乃军脸色微变,他们这边之所以僵持着,就是想让海州市迫于压力,将包飞扬带到局里去。在他们看来,一个外县的副县长,在海州市能有什么关系?只要他们坚持,就算董允虎来了也不敢轻易将包飞扬放走。

    当然,他们也没有指望真的就能将包飞扬弄到局里去,包飞扬要破局,要么低头,要么就是向更高级的官员求助,比如让望海县委,甚至靖城市委出面,这事捅上去,包飞扬就毁了。

    但是他们却没有料到包飞扬一点都不急,难道就这么耗着?

    胡乃军板着脸说道:“我们没什么可凭籍的,我们相信只要道理在手,到哪里都没有问题。”

    “呵呵,难道胡编的道理就是逼人喝酒?还是污蔑领导?又或者是不分是非,维护同伴?如果是这样,我很怀疑胡编你怎么做的编辑工作,能不能在内容上把握大是大非。”包飞扬冷笑道。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知道很难挽回了。刘旭和胡乃军等人这是铁了心要给自己抹黑啊,连自己的死活都不要了。

    董允虎看到这个情况,也觉得十分棘手,王建刚将皮球提到省报这边,而省报这帮人死抱着要为自己的朋友,也就是王建刚的儿子王子洋讨个说法,包飞扬的态度又十分为难。他难道真要向包飞扬讨个公道,又能讨怎样的公道?

    说实话,董允虎对省报和包飞扬这两帮人的态度都非常不满,屁大的事情,非要闹大了,就不能各让一步吗?他有些恼火地虎着脸道:“你们双方是不是依然不愿意调解?”

    胡乃军扬了扬下巴:“董书记,你也看到了,并不是我们不愿意接受调解,而是包县长这个态度,像是要和解的吗?我看他是来示威的还差不多。”

    董允虎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你们这件事,总体上来说属于民间纠纷,是熟人之间的争吵,海州警方的意思是不予立案,建议和解。至于你们不愿意和解,可以向对方的单位提出申诉……”

    “董书记,你这是裸的偏袒、包庇。他包飞扬未经同意就闯入别人的私人空间,还打了人,你们警方难道也不管?”胡乃军叫道:“你们海州市警方要是真这样处理,回头我一定要在省报上写一篇文章,让全省人民都来评评理,看看警方是不是真能够这样处理。”

    董允虎脸色一沉,胡乃军这是裸的威胁,想来他写文章的时候,肯定不会原样叙述,不知道会加工成什么样子。而且这件事确实也说不清楚,真要是公开,那海州警方肯定脱不了干系。(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