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百六十章赶赴省城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经过刘华阳的几天细心的治疗,张洪祥的原本病情严重的让专家教授都束手无策的身体恢复得很快,状况也比较稳定。台湖张家动用他们在内地政府方面的的关系,很快就顺利办妥了刘华阳去台湖的手续,三天后就搭乘张诚山带来的专机,直飞台湖。

    而在这三天内,不但靖城市的相关各级领导纷纷前来探望并表示慰问,省里也派了一位副书记到靖城亲自过问此事,并表示省级部门领导对张洪祥的慰问,以表示关注和重视。这些各级政府领导们都是由这几日在内地暂时的张家代表张诚山负责接待。

    在和省市领导的接触中,张诚山一再强调这次的意外与地方上没有关系,纯属意外,而且特别强调了范晋陆在接待与后来治疗当中发挥的作用,表明了台湖张家对范晋陆的善意。

    范晋陆不但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到责难,反而声威更隆,那些原本打算借此事对范晋陆展开攻击的人也只能偃旗息鼓,有一些随同范晋陆一道负责接待招商引资工作的其他官员,后悔当初听说出事以后怕担责任,立即远远的躲了开去,借口有其他事务需要处理不再露面,想把自己摘干净,却阴差阳错地失去了借机和张家拉近关系的大好机会,而如今事情已经得到解决,他们就是想再凑上来,也不长风,w▼±±t再可能,当初他们的所作所为,以张家人驰骋商海的精明,也不可能当傻子。不明白这些善于推卸责任打太极的官员是什么人。

    至于这一次治疗当中的内情,在坊间也有传闻,流传着好几种说法,但是外界真正知道详情的人只有少数那么几位。

    不过通过范晋陆等人对整件事毫不隐瞒的如实介绍,靖城市的市委书记齐少军、市长孟凡均、以及几位市委常委都知道正是望县副县长包飞扬在其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并且和张家建立了极为密切的关系。而那们被省里派来靖城过问此事的省委副书记在事后也专门提到了包飞扬。

    包飞扬这次来市里,实属无心插柳,原本是为了说服市里能够和海州市一起向省交通厅递交关于建设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的项目计划书,没想到会遇上张洪祥这件事,而自己上一世的奇特经历。也让他解决了众多专家教授都无法解决的医学难题。并当场成功缓解了张洪祥的病情,一切都是如此的因缘巧合,如果实在要追究什么原因的话,也许只能用缘份来解释吧。上天注定让包飞扬来解救张洪祥这场大难。让他们之间因此结下善缘。

    实际上包飞扬在和市交通局以及分管交通的常务副市长王景书的沟通进行得并不顺利。直到张诚山、张洪祥等人离开后也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

    范晋陆知道以后,在常委会上提起这件事,并首先表明了支持的态度。并得到组织部长宋毓德、纪委书记温立平等人的支持,最后市委书记齐少军、市长孟凡均也表态支持,一致决定向省里提交方案。

    常委会上通过以后,靖城市终于和海州市一起向省交通厅递交了关于建设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的项目计划书,至此,备受阻挠的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项目终于在历经千难之后,得到了上级部门的认可和支持,而这两个工程也被当成了一个整体:环海州湾南翼交通建设项目。

    海州市正式提出了打造侧翼经济带的发展方略,当然在官方公开的言论当中,并没有人提及侧翼先行,进而推动核心区升级的说法。

    实际上海州市也并不认同这种做法,出于对城市整体经济规划的考虑,他们还是希望核心区获得更大更快的发展,答应与靖城市联合推动南翼交通建设也是基于这个出发点,他们希望让人看到环海州湾的发展格局与势头,进而推动核心港区的招商建设。

    项目方案递上去,不代表省里就一定会批,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这两项工程加在一起,放在江北省也算一个比较大的中型项目,而就其意义来说,很可能会被划入大型项目的范畴。

    两市的主要领导都已经跟省里面有过沟通,甚至向主要领导汇报过,但是项目计划书首先要通过省交通厅的审查,否则就算省里有领导支持,交通厅觉得具体的方案和计划有问题,不予通过,市里面同样没有办法。

    不过有领导支持的话,方案只要没有明显的问题,一般都会很快通过初审。海州市和靖城市在将方案提交到交通厅以后,也没有停止沟通和联系,但是省里的答复一直比较含糊,直到将近一个月后,包飞扬突然接到市交通局局长吴襄田的电话。

    吴襄田说道:“飞扬啊,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的项目已经递到省交通厅快一个月了,交通厅计划处的罗处长刚刚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对这个项目的前景还是很看好的。不过,他也有一些疑问,主要是关于望海县境内道路交通建设和经济发展情况的,我想他是想弄清楚这条环海州湾侧翼的交通走廊到底能不能够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我已经向罗处长做了一些说明,不过我对你们县里的情况毕竟也不是很清楚,你看你是不是找机会跟罗处长汇报一下?”吴襄田说道。

    都快一个月了还没有通过初审,这其中肯定有猫腻,吴襄田没有点透,要么他不知道,要么就是不方便说,包飞扬也没有多问,他沉吟了一下说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吴局长您看我跟这位罗处长也不是很熟,是不是还请您帮忙引荐一下?”

    吴襄田作为靖城市交通局长,在市里面各委局中排名也比较靠前。不过对于包飞扬这个刚刚来市里任职半年却早就已经声名鹊起的年轻人也很客气。所谓莫欺少年穷,何况是这么年轻就已经锋芒毕露的年轻干部,一看就知道背景实力雄厚。

    吴襄田打了个哈哈说道:“好啊,这样吧,你看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最好跑一趟省城,我提前帮你打个电话跟罗处约一下。”

    “吴局最近不去市里?”包飞扬问道:“吴局要是不在的话,我这个小小的县里的干部到了省城,怕是别人连多看我一眼的兴趣也没有啊!”

    “包县长你可真是谦虚啊,我听说你跟省里分管交通工作的王副省长还曾经一起吃过饭。不过是去交通厅说明一下情况。还能够难得住你?”吴襄田笑着说道,其实能够借这个机会加强和交通厅领导的联系,他也是愿意的。不过吴襄田也知道包飞扬由于锋芒毕露,在市里也有不少对手。而且交通厅那边的情况也比较复杂。吴襄田也不想轻易卷到里面。所以并不准备跟包飞扬一起去省城。

    不过对于包飞扬提出来的其他问题,比如询问在哪里宴请这位罗处长,还有这位罗处长喜欢吃什么等等。都很热情地给予了解答。

    考虑到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的重要性,包飞扬安排了一下工作,又向县委书记徐平和县长杨承东说明了一下情况,当天晚上就先开车赶到海州,然后坐夜里的火车前往省城凤湖。

    到了省城,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出了站,包飞扬打了个电话,很快见到专门来接他的赵和平。为了方便在省城活动,包飞扬这一次将秘书陈立和司机许栋梁都带了过来,陈立和赵和平也算认识了,许栋梁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看到奥迪车上挂着的二号车牌,不由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包飞扬的背景还真是深不可测。

    大家打过招呼,上了车,赵和平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对包飞扬说道:“飞扬啊,领导上午想见见你,让我将你直接接到他那边去,从这边去省政府正好要经过望海县驻省办,是不是先让他们在那边下车?”

    包飞扬没有想到王虹锋会这么急着要见自己,本来他以为最多中午能够一起吃个饭,他惊讶地看了赵和平一眼:“行啊,就到驻省办让他们下来吧!”

    省长王虹锋的办公室有两个门,其中一个门直接通向走廊,另一个门则连接秘书陈雨城的办公室,其他人要进入王虹锋的办公室都要通过陈雨城的办公室。

    陈雨城的办公室里,通常都会等候着一些想要见省长王虹锋的人,今天的人似乎特别多,几个重量级委局的一把手都坐在那里,一边心不在焉地聊着闲话,一边不时地瞄向王虹锋的办公室。城说省长在打电话,让他们稍等片刻,不过他们已经等了十几分钟,陈雨城却还没有放人进去的意思。

    他们知道省计委主任刚刚从里面离开,现在里面应该没有人。不过陈雨城没有说,也不知道省长什么时候才会见他们,谁也不知道赵和平已经领着包飞扬从另外那个门进了王虹锋的办公室。

    再次看到王虹锋,包飞扬发现他看起来有些疲惫,而且眉头微颦,似乎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难以决断。

    “飞扬来啦,快坐吧!”王虹锋招了招手,示意包飞扬坐到他对面,包飞扬走上去往桌上看了一眼,然后走到旁边拿起热水瓶,往王虹锋的茶杯里加了一点水,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十分自然,动作很娴熟,让王虹锋看了也不由暗暗点头:赵家让包飞扬下来就是想要锻炼他,现在看来包飞扬各方面的表现都很不错。

    “飞扬啊,听说你刚在靖城做了件大事,帮了你们范书记一个大忙,救了台湖宏达集团的少东?”王虹锋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似乎很随意地问道。

    一直看着王虹锋的包飞扬却发现他的目光当中似乎闪过一丝紧张,不由感到十分奇怪,不知道王虹锋在紧张什么。他笑了笑说道:“出手救人的不是我,是我当年学武的师父,他的截脉术对张总的身体状况刚好有用。”

    王虹锋点了点头,略微沉吟了一下,又问道:“那你师父的这种截脉术能不能治愈中风的后遗症?”

    “中风的后遗症?”包飞扬发现王虹锋问话的时候显得非常紧张,目光热切地望着自己,不由关切地问道:“王叔叔,是不是您认识的哪一位得了中风?”

    王虹锋轻轻叹了口:“算是吧,你师父有没有这样的办法?”(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