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二十五章与美女学生对话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看着陈云良认真的目光,包飞扬心中不禁有些错愕,他完全没有想到陈云良会给自己来这样一手。

    “哗哗哗——”这时候,那些精力过剩、唯恐天下不乱的学生们都已经开始鼓掌,似乎担心包飞扬会拒绝掉陈云良的邀请一样。

    陈寒心中很是担心,又非常自责,用担忧的目光看着包飞扬,张了张嘴,想要对包飞扬说什么,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在陈寒看来,这肯定是自己连累了包飞扬,要不是自己扭头去找包飞扬说话,陈云良就不会点自己回答问题,正是因为陈云良点的问题自己回答不敢上来,包飞扬才会主动站出来帮他解围,可是谁又能聊到最后的结果却是包飞扬被让陈云良叫到讲台上去发言呢?

    陈寒是去年毕业刚进的公司,与包飞扬毕竟不熟,只是听总经理刘钰的介绍,知道包飞扬他是海州市一个经济开发区的主任,但是对这个经济开发区究竟有多大,级别究竟有多高,陈寒可一点都不知道。更何况即使他能够准确地知道包飞扬的身份,知道包飞扬是一个正处级领导,哪里又如何?要知道这里可是共济大学,是沪城的老牌大学,即使放在全华夏国来排行恐怕也是前十位,而包飞扬此刻面对的又是共济大学的著名教授陈云良。陈云良是什么人?全国城市规划界的学术泰斗,即使在沪城,也是能够直接闯进沪城市长办公室跟沪城市长对话的人。面对着陈云良这样的身份,即使陈寒知道包飞扬这个临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是正处级干部,哪又如何?难道他有资格能去和陈云良这样规划局的大牛对话吗?眼下看来,包飞扬被陈云良叫上去说不好话,在这么多学生面前丢人现眼。似乎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要是真的那样的话,陈寒心中肯定会很自责。

    包飞扬倒是没有心思去琢磨刘钰手下这位大学生陈寒是怎么想的。面对着陈云良发出的邀请,包飞扬心中丝毫不惧。别说前世的时候,他在世界性陶瓷专业会议上面对着世界上著名的陶瓷专家做过专题发言,就是说以前他在望海县里开会的时候。也不知道有多少次要面对着台下数百上千名干部做动员发言的大场面。这时看到台下两三百号年轻学生,包飞扬自然不会怯场。他一开始只是没有想到陈云良会让他到台上发言而已。意外过后,包飞扬坦然一笑,从容地走向讲台。

    “陈教授,这样会不会干扰您的授课?”包飞扬走上讲台,落落大方地主动向陈云良伸出大手。

    陈云良呵呵一笑,握着包飞扬的手摇了摇头:“包主任是吧,你的年轻让我感到非常意外,我的课堂就是这样。很开放,没有一定之规。你是不是先向我们大家介绍一下自己的基本情况?”

    听陈云良让他介绍自己的情况,包飞扬稍微犹豫了一下。赵天海赵老曾经跟他说过一句话,那就是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因此,在今天的课堂上,他并不希望公开自己的身份履历。客观来说,他的成长过程确实有些“传奇”。很容易被人质疑。他不怕质疑,怕的是那些没有办法让他去对证的各种臆测。尤其是像今天这种场合。下面坐的都是年轻的大学生,他们的思维最为活跃,又痛恨社会上种种不公的社会现象。倘若真的知道他这么年轻就是海州市临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一把手,正处级领导,那么即使是没有人当场在课堂上提出质疑,下课后也必然将他的身份广为传播。

    但是陈云良既然提出了让自己做自我介绍。包飞扬也不可能拒绝,他略一沉吟,冲陈云良点了点头,转过身去面对课堂上两百多学生,微笑着说道:“大家好。我姓包,中江省中天市人,目前在江北省海州市的临港经济开发区工作,很高兴今天能有这个机会来听陈教授的课。从我内心来讲,我其实很不愿意站在这里,因为我站在讲台上,就听不成陈教授的课了。”

    陈云良呵呵一笑,点头对包飞扬说道:“包主任,你站在这里,本身就是我今天讲课的一部分。”

    “秦雪、张旭,今天就由你们两个人来提问,能够从包主任的身上挖出多少真材实料的东西,那就看你们两个的水平了了。”陈云良又点了两个学生的名字,看起来他的课堂上出现类似的情况并不是第一次。

    一男一女两名年轻的学生应声而起,向讲台走来。

    看着站起来走向讲台的两个学生,包飞扬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那个叫张旭的男生也就罢了,旁边旁边叫秦雪的那个女生留着齐耳短发,面容精致、身材高挑,一双闪亮的大眼睛不停在包飞扬的身上打转。

    “包主任是吧,你好!”秦雪与张旭站在讲台的另外一边,先向他微微躬身,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才坐到其他学生搬过来的椅子上,首先是秦雪开口说道:“包主任,虽然你刚刚已经自我介绍,但是我在这里能不能再具体问一下你的职务和级别?”

    包飞扬没有想到秦雪一开口就问他的职务和级别,他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很感谢陈教授今天能够给我这么一个珍贵的机会,让我能够坐在这里跟大家交流。既然是在课堂上,我和你们一样,都是陈云良教授的学生,所以今天咱们就不谈什么职务和级别了吧?”

    秦雪没有想到包飞扬这么滑头,竟然对自己的问题避而不答,她狡黠的眨了眨大眼睛,对包飞扬说道:“如果我一定要问呢?”

    包飞扬耸了耸肩,说道:“那我只能告诉你,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基层干部罢了。”

    秦雪见状只好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既然包主任不愿意说,那就算了。我想首先问包主任一个问题。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基层的城市规划,你会用哪一个词?”

    秦雪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进攻很强烈的女性,包飞扬不得不打起精神,摸着下巴仔细想了想才道:“如果让我回答的话,我想用‘多变’这个词。”

    “多变?包主任倒是很坦诚,那你能不能具体说一说这种多变是什么情况?”秦雪娇美的脸蛋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只是这个问题一点也不甜美。因为目前华夏国内基层的城市规划多变善变是一个学城市规划学都知道的老生常谈的问题,人们常常说换一个领导就换一套城市规划的做法,说的就是华夏国目前这种城市规划的多变性。

    但是这个问题包飞扬肯定不能够在这里公开全部讲出来,即使真的要他讲,他也只是能蜻蜓点水的讲一讲,不能完全讲透彻。因为即使他在这里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人,但是他毕竟真实身份放摆在那里,今天讲话的对象也不一样,所以包飞扬不能把这个问题往深处去讲。

    包飞扬斟酌了一下词句。笑了笑说道:“这么说吧,刚刚陈教授提到垂直结构的问题,我认为多变的原因和垂直结构是一样的。”

    秦雪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睛,显然没想到包飞扬会这样回答:“愿闻其详。”

    包飞扬说道:“陈教授刚刚讲到,全球化是形成现在这种垂直化的城市结构的原因,因为经济资源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配置和流动,管理和控制可以留在一个地方,生产在另外一个地方。于是就形成垂直化。”

    “但是在我们这里不一样,我们这里城市有级别。所以好的公司一定会往级别高的城市集中,级别低的,就很难争取到。我举个例子,以前我在县里工作,县里提出要搞一个项目,但是市里就觉得这个项目应该放到市里面。起到的作用更大,这种现象在基层很普遍,无论是政治资源还是经济资源,都一定是向级别高的城市集中,这种集中有时候是好的。但有时候却不一定符合经济要素合理配置的原理。”

    “再回到这位同学刚刚提到的那个问题上,为什么基层的城市规划多变,今天提出要搞这个,明天又提出要搞那个?原因也是在这里,没有按照经济规律办事,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太大。”

    “后来县里那个项目怎么样了?”秦雪突然问道。

    包飞扬看了她一眼:“很庆幸的是,县里最终还是得到了市里的支持,将项目在县里做起来了,也充分利用了县里的有利条件,在市里打造了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

    “那你们是如何做到的?”秦雪继续追问道。

    包飞扬看了陈云良一眼:“不是要谈城市规划的问题吗?”

    陈云良笑了笑说道:“对,就是谈城市规划,包主任你可以具体谈一谈刚刚那个县的情况。”

    包飞扬想了想,拒绝了陈云良的提议:“我还是谈一谈我现在工作的海州市临港开发区的情况。”

    “刚刚陈教授和几位同学提到垂直结构的问题,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垂直结构可能是一个很不错的结构,因为这种结构可以充分发挥不同城市的优势。比如沪城就可以发挥它在金融、管理、技术和人才等方面的优势,成为一个管理和控制层面集聚的上层城市。而没有这些优势,但可能在土地、劳动力等方面具有优势的城市,就可以安心做制造和装配。”

    “但现实的情况却不是这样,现实是沪城这样的城市也对发展制造和装配业很感兴趣,而比如我们海州这样的地方也希望在服装设计方面有所建树——”

    “那么包主任的态度是?”秦雪总是喜欢在关键的时候插一句话,这些话往往都非常尖锐。

    包飞扬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有远见、有胸怀、有选择,这就是我的态度。”

    “比如我们海州,具体到我们临港经济开发区,这次我们在东南亚招商,有很多机会,机会最多的就是电子产业,大家都知道,东南亚国家在这方面很厉害,这个产业的前景也非常好,肯定是朝阳产业,也很适合我们。但是几乎每个城市都在说要打造自己的电子产业基地,我们开发区与他们相比,发展电子产业不见得有什么弱势的地方,但是也没有什么更优越的地方,所以我们就认为,与其激烈竞争,不如找准我们的定位,在陈教授刚刚提到的垂直的和水平的结构当中找到我们的位置。”

    “然后你们就找到了?”秦雪追问道。

    包飞扬笑了笑:“这就是我今天来拜访陈教授的原因,我们还不敢肯定我们已经找到了最好的位置,但是我们对此有清晰的认识。”

    “那你们的认识是什么?”秦雪显然不愿意就这样放过包飞扬,还要打探具体的情况。

    包飞扬看了看陈云良,不得不说,陈云良的安排非常巧妙,如果是他亲自问的话,有些问题包飞扬还可以想办法回避。陈云良作为学界泰斗,也不至于不顾身份一味追问。可是换成秦雪就完全不一样了,秦雪本来就是一个学生,她的问题包飞扬就不好不回答,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美女,包飞扬就更不好拒绝了。

    他想了想说道:“从一个大的空间上来讲,我们就是要做制造和装配,但是从海州湾乃至江北省北部来说,我们又希望成为管理与控制层面的赢家。”

    “那岂不是与你刚刚说的,要找准位置矛盾?”秦雪又笑着问道。

    包飞扬摇了摇头:“那不一样,制造和装配可能是我们现在的定位,但是在地区的制造和装配当中,我们又应该把握一定的主动性。就像陈教授说的那样,垂直与水平,是一直存在的,我们也不能够片面地去看问题。”

    “包主任说的非常好!”陈云良终于开口说道,与此同时,教室里也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因为大家都觉得包飞扬在与秦雪的对话中,表现得十分出色。而包飞扬看起来跟他们的年龄差不多,这就显得更加难能可贵了。(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