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三十一章川崎船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想到这里,白晓燕一下子慌了,生怕陆延庆将店面租给包飞扬他们,原先的趾高气扬不见了,她急急地拉着陆延庆说道:“陆老板,这店面是我们先租的,你要优先租给我们的。”

    精明的陆延庆也意识到这是个机会,他眼珠子转了转,嘿嘿一笑:“对,同等条件下,你们是有优先权,不过,一来这已经谈了几个月,你们都不肯续租,这是主动放弃优先权;二来你们也看到了,这位包主任很大气,一口就答应了房租一年一交,而且还要签订长租,我当然愿意租给他。”

    陆延庆说道:“你们要租也可以,只要答应同样的条件,我就优先租给你们,要是别人的条件更好,那就对不起了,我肯定要租给条件好的。”

    白晓燕顿时傻眼了,优先权在同等条件下才能够起作用,现在包飞扬他们给出的条件更好,哪怕就只是好一点点,陆延庆都有理由将店面租给包飞扬而不是他们。

    “喂,你还真相信他们会租你的房子啊,他们是来跟徐海澜谈事情的,哪有钱租你的房子,你不要让他们给骗了。”白晓燕恶狠狠地瞪了包飞扬一眼,又恼火地看了看徐海澜和于兰,要不是他们,包飞扬他们怎么会来到这里,又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档子事情来,让她来个措手不及!

    于兰挺了挺胸,颇有些扬眉吐气的样子,语气轻松地对白晓燕说道:“呵呵,现在知道急了?他们可不是骗子,他们是海州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干部,代表的是政府,政府会是骗子吗?”

    “骗子。他们就是骗子。”白晓燕急道:“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干部,说不定就是冒充的。”其实她也不知道包飞扬他们是不是骗子,虽然看年纪太轻不太像是那种级别的干部,可看语言谈吐和气质又不像是假的,让人心中难以确定。但她力图这样说好让陆延庆相信他们是骗子,不会真的跟他们去谈租房的事情。

    “请你不要乱说。我们身上有工作证,也有正规的介绍信,如果不相信,也可以打电话到海州市求证,但你要是再乱说的话,我可以告你诽谤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吴玉诚回过头,非常严肃地对白晓燕说道,同时他还拿出自己的工作证和介绍信给陆延庆验证。

    看到这些证件,陆延庆顿时就多相信了几分。不再怀疑包飞扬与吴玉诚的身份,这个年代的假证和骗子都还没有后来那么猖獗,另外情况也确实像吴玉诚说的那样,包飞扬和吴玉诚是不是假冒的,只要往海州打个电话就能确认。

    陆延庆的态度马上变得热情起来:“哎呀,吴主任你好,这些证件你快收起来,我一看几位气质不凡。就知道你们是大领导,这里比较乱。要不先去我楼上坐一坐,咱们仔细谈一谈?”

    白晓燕这下子是真的慌了,看样子包飞扬他们真是什么海州的官员,虽然白晓燕的心里面充满了身为沪城人的优越感觉,对海州那个贫困落后的穷地方真的是不以为然,可是在这件事情上。她却知道自己没有任何优势,海州市就算再穷,拿出几千块钱租个门面还是可以的。至于他们为什么大老远跑到沪城来租房子,刚刚包飞扬也说了,他们要在这里设一个办事处。方便和江海造船厂联系。

    在江海造船厂周围,有很多这样的办事处,所以白晓燕没有办法质疑这样的可能性。

    “哎,你还傻站着干什么,快点说话啊!”白晓燕急了,这时候她不敢再跟包飞扬、吴玉诚争吵,要是将他们惹急了,不惜代价跟她争,她可争不过他们,她花的是自己个人的钱,他们花的是公家的钱,可不知道心疼。可要让她跟于兰服软,她也不肯,只能拉了拉身旁的于强,让他出面说话。

    刚刚妻子白晓燕和自己的姐姐于兰争吵的时候,于强也试图劝阻,不过明显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他的反应也表明他的性格比较懦弱,面对一向强势的白晓燕,在家中根本没有什么话语权。听到白晓燕这样说,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不过他也担心店面被包飞扬他们抢走,不能够续租,全家人都指靠着这个小小的饭店吃饭呢,于是只能将求恳和焦急的目光投向于兰:“姐,你、你看这事……”

    “哼!”于兰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转过头去,不愿意再看到于强。她这个弟弟就是太软弱了,但凡他在某些事情上态度强硬一点,自己的这个弟媳妇也不会欺压自己这么厉害,两家的关系也不会闹到如今这个地步。于兰到现在也想清楚了,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继续在这里上班也没有意思,她可不愿意再看这个婆娘的脸色过日子了,虽然她工作不好找,不过如果海州的条件要真的还可以,让徐海澜去那边也不是不可以。俗话说得好,树挪死、人挪活,再怎么样也比窝窝囊囊的憋在这里混日子强,他们总不能就永远在白晓燕这个婆娘面前抬不起头,还让自家父母和兄弟夹在中间两头为难。

    包飞扬没有接受陆延庆到楼上坐坐的邀请,他客气地笑了笑说道:“这件事就让我们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办公室的吴主任跟你商量好了,我还有事。”

    然后他又回过头对呆立在一边的徐海澜说道:“徐工,要不我们再另外找个地方说话,顺便吃个晚饭?”

    “好的好的!”徐海澜连忙说道,这两年厂子的效益不好,他又被闲置,妻子于兰下岗待业,只能到小舅妈的店里打工,生活中着实受了不少气,虽然他平时比较忍让不太吭声,但今天看到白晓燕这副慌乱的样子,他也是狠狠出了一口恶气,心里也想有本事哪里不能挣上钱吃饭啊?自己实在没有必要一直这样连着一家人都被欺压着憋屈下去。

    看到徐海澜、于兰都要跟着包飞扬离开,白晓燕顿时急了。再也顾不上什么面子,她也知道老实本份的姐夫徐海澜比大姐于兰要好说话,于是一把抓住正准备离开的徐海澜的手臂,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诉道:“姐夫、姐夫帮我们说说话,以前是我不对,可是你们看在于强、看在你们侄儿的份上。就原谅我吧,没了这个店,咱们还怎么活……”

    徐海澜终究是个老实人,心又软,被白晓燕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缠得没有办法,只好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主事人包飞扬,包飞扬也不想跟白晓燕这样一个势利妇女纠缠,他摆了摆手对留下来准备跟房东谈租房合同的吴玉诚交待说道:“我们确实要租房,但不一定要租一楼的门面。可能二楼的宾馆条件更合适。”

    吴玉诚听了,马上会意地点了点头:“对,宾馆的条件如果还可以的话,我们可以长租,也可以买下来。当然门面的租金如果合适,我们也可以一并考虑。”

    海州市临港经济开发区要发展造船工业,未来在国内造船中心的沪城肯定要设驻地办事处,方便各方面的联络和做事。将办事处设在沪城造船工业中心的江海船厂附近,从长远考虑显然也是最合适的。

    白晓燕听到包飞扬和吴玉诚两个人之间的对话。焦灼紧张的心才缓了缓,顿时松了口气,她心里虽然还在咒骂这两个多事的“江北佬”没事跑到这里来捣乱,可是再不敢露出半点不敬,虽然包飞扬和吴玉诚在话里交待说楼上宾馆的条件当办事处更合适,但也说了一楼的门面如果价钱合适也可以考虑。政府办事处可大可小,要是他们为了口气,反正花的是公家的钱,非要将一楼的门面也租下来,白晓燕不觉得凭她自己的实力还能有挣扎的机会。

    “对对对。楼上的宾馆条件是极好的,一楼门面的租金更贵,你们又不开门做生意,那样租下来是划不来的,真的不需要,不需要的。”白晓燕连忙陪着笑说道。

    “哼,现在知道人不可貌相了吧?你们要是再这样狗眼看人低,就算保住了店面,迟早有一天,这生意还是得黄。”于兰将抹布往桌上一扔,正式宣布:“反正我是不在这干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包飞扬无意跟白晓燕纠缠,刚刚提出要租陆延庆的房子,除了要给嚣张的白晓燕一个教训,并争取徐海澜和于兰的认同,也是想到临港经济开发区以后在沪城也确实需要一个窗口和联络点,这里的条件虽然不是最好的,但可能也是合适的。

    白晓燕不敢继续纠缠徐海澜和于兰,二人跟着包飞扬上了车,很快在附近找了一家名叫新开源的酒店吃饭。相比望海那个小饭店,新开源大酒店的档次无疑提升了一大截,现在正好又是中午用餐时间,包飞扬他们三个人到的时候,酒店已经没有包厢,只能在外面的大厅找个位置坐下吃饭。不过这里的大厅并不是那种无遮无挡的宴会厅,每个桌子周围都要用木板隔断,分隔出一个个相对的空间,相互之间并不干扰,倒是比较适合谈事情,只是说话的声音大一点,还是容易被其他人听到。

    一些重要话题,刚刚都已经谈过,包飞扬也就不再提那些可能会比较敏感的话题,而是笑着对徐海澜和于兰说道:“虽然我很希望徐工到海州来工作,不过对于造船行业,今后几年很可能会迎来飞跃式的发展。从世界造船行业的情况来看,产业的重心已经转移到亚洲,更确切地说,就是东亚,就是华夏、韩国和日本这三个国家。”

    徐海澜默默点了点头,作为造船工程师,虽然这两年被闲置,但是他对行业的动态并没有停止关注,知道包飞扬说的情况基本是也就是最近行业的发展趋势。

    包飞扬招了招手让酒店服务员过来先给每个人面前倒上一杯茶水,然后继续说道:“从目前来看,日本的造船能力最强大,但是韩国的造船能力增长很快,而未来会轮到华夏。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造船是一个综合性的工业项目。需要很多配套,而我们华夏是世界上少有的具备完整工业体系的国家,这一点是日韩没有办法比的。”

    “另外,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对远洋运输的需求增长会非常迅速,这就为造船业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市场;而在产业工人、技术工人。乃至工程和管理人才方面,我们也会很快追赶上来,所以未来的造船业中心就在华夏。沪城作为华夏造船的两大中心之一,未来也必然是世界造船业的中心。”

    “徐工来海州,我可以保证一定有你的用武之地,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沪城这里的舞台会更大,只要你能步入这个舞台的中央。”

    于兰看了看身边自己的丈夫徐海澜,包飞扬的话她不是听得很懂。造船上的事情她也不是很明白,虽然她心里已经有决定,要离开让自己憋屈的沪城去海州发展,但还是想听听丈夫的意见。

    “包先生说的很实在。”徐海澜瘦削的面孔略显腼腆地笑了笑:“就像包先生说的那样,沪城造船的舞台很大,未来或许会更大,不过这个舞台现在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未来也未必跟我有什么关系。不瞒你说。我已经在这里荒废了很多年,不想再这样荒废下去。几年又几年,人生又有多少个几年呢?”

    徐海澜摇了摇头,伸手抓住于兰的小手,微微叹了口气:“以前是我太执着了,也连累于兰和孩子跟我吃了很多苦,我知道她一直和白晓燕相处不睦。可是为了这个家,她又不得不到饭店里去工作,忍受那些不能忍受的话,是我做得不好,让她受苦了。”

    “说这些干什么!”于兰抹了抹有些泛红的眼睛:“我知道。你一直想回江海去造船,这是你年轻时候就有的梦想,这些事情我不懂,只能在家里的事情上多承担一些。”

    徐海澜默默点了点头:“我知道,刚刚我也想通了,这人啊,何必要在一棵树上面吊死。人生百年,最好的时光也就只有那几年,再这样耽误几年,就算以后有更大的舞台,这几年的日子却没办法回头了,还不如现在就想办法改变,让老婆孩子都过上好日子。”

    徐海澜端起杯子,咕噜咕噜一口气将杯子里的茶水喝了个干干净净。

    包飞扬笑着点了点头,拿起酒瓶往徐海澜的杯子倒了一点酒:“徐工说得对,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海州的基础虽然差了一点,不过这就像一张白纸,可以让徐工你随意挥洒,发挥你的技术优势,满足你对事业上的追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英雄无用武之地。”

    于兰抹了抹脸,突然展颜一笑,又恢复了些许泼辣的神采:“那还轮不到他吧,要说随意挥洒,恐怕也是包主任你随意才对吧,要是我们家老徐去了海州,那以后就是包主任你手下的兵,当然要跟你。”

    包飞扬有些意外地看了看于兰,他知道于兰的文化程度不高,不过刚刚这句话倒是充满政治智慧,可见女人天生在某些方面比较擅长。

    他笑着摇了摇头:“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哪怕最后是由我来拍板。”

    经过下午的交谈以及刚才饭店里发生的和徐海澜小舅子一家的那件冲突,在加上刚刚徐海澜夫妇的态度,包飞扬基本上能够确定徐海澜会来海州。一时间包飞扬的心情不由大好,他端起酒杯,和徐海澜痛快了碰了一杯酒,然后频频招呼徐海澜和于兰吃菜。几个人一边吃一边聊着,当然,这时包飞扬也并不是一味地聊什么造船大业,时不时也聊一些家长里短的话题,以让谈话场面更轻松一些。

    “哈哈——”突然,旁边的隔断传来一阵阵笑闹,中间还夹着几句生硬的华文和叽里咕噜的外文。

    包飞扬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若有所思,他身体前倾,压低了声音对徐海澜说道:“你们江海造船厂和日本的川崎船厂有合作?”

    徐海澜有些惊讶地向隔壁喧哗的方向看了一眼,由于两边的桌子靠得很近,隔壁说话的声音又比较大,他能够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并没有听到有人提及江海造船厂和川崎造船厂,当然中间有人说的好像是日文,他听不懂,可能包飞扬就是从哪些日文中听到了什么。

    “没听说江海造船厂与川崎有什么大的合作项目,不过江海船厂有从日本引进一些设备,其中就有川崎的。”徐海澜低声地回答说道。

    包飞扬点了点头,突然又摇了摇头:“哦,不是江海造船厂,是通城华远川崎造船厂的人,在江海造船厂这边实习。”(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