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五十章 主动示好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冼超闻的目光从众人的脸上缓缓扫过:“市里没有办法说向你们每家船厂投入个几百万,实际上几百万对于船厂来说也根本没有用,但市里甚至连这样的能力也没有。市里的想法就是大家联合起来,将优势资源集中起来,抱团与这些新来的企业竞争,市里也就可以将资源集中投放,发挥更大的效果。”

    冼超闻又看向包飞扬说道:“包主任在望海县的时候,曾经主持了多家县属企业的改制,效果非常好。我将他的成功经验归纳了三条,这第一条就是在改革的同时,首先创造了一个积极的外部环境,海州造船业的发展,同样可以为大家提供这样的环境。”

    “第二条是通过机制改革,调动内部的积极性,比如管理层持股、员工参股,实行股份化,这一点我们同样可以学习。”

    听到冼超闻这样说,包括郑映泰在内的几个船厂的人脸上表情顿时活跃起来,虽然说他们现在都是企业的高层,有的人甚至在企业里说一不二,享受企业带给他们的众多福利,但企业毕竟还是国家的,有的福利严格来说并不符合规定,真要查起来,风险很大。如果他们拥有企业的股份,就可以合法地享受企业经营的收益,成为企业真正的主人,这对于那些真正想要做事情的人来说,吸引力还是很大的。

    另外,看眼下的情况,改革怕是不可避免,他们当然也想要获得更好的结果。

    冼超闻将大家脸上的表情看在眼里,又接着说道:“第三条就是引入外部资源。比如在望海县建筑公司的重组当中,就引入了我们海州六建的资本,既夯实了自身的实力。又拓展了外部关系,实现了多赢,我觉得这种模式就很有借鉴意义。”

    “好了,下面我还有个会,今天的讨论就到这里吧,大家回去以后。可以先考虑考虑,考虑好了,再将你们的意见反馈到市里来,谁先考虑好,谁就先进入计划,开始动作。”冼超闻用力挥了一下手臂:“时间不等人啊!”

    时间不等人,冼超闻的这句话让大家都感到很紧张,会议刚刚结束,便有人上前主动跟包飞扬打招呼。

    “包主任。你好,我是墟沟船厂的王立鹏,包主任什么时候有空去我们那边视察?”墟沟船厂的厂长王立鹏在其他人告诫的目光中走向包飞扬,笑着问道。

    墟沟船厂位于冠东县的墟沟乡,造船能力在海州仅次于海州船厂,拥有一座五百吨的船台,不过也仅此而已。相比海州的老大,墟沟船厂在市里得到的关注没有那么多。他们也不得不自己想办法求生存,经营情况倒是几家修造船厂当中最好的。

    “哦。王厂长,你说笑了,墟沟船厂又不在我们开发区,我哪能随便跑过去视察?”包飞扬回头看了王立鹏一眼,笑了笑说道:“不过要是王厂长邀请,我肯定尽快去参观学习。”

    “参观学习谈不上。”王立鹏连忙说道:“包主任你是去过东南亚、去过粤东、沪城和通城的。我们那点家当,实在是有点拿不上台面。”

    包飞扬摇了摇头:“话不能够这么说,小有小的好处,而且大公司也都是从小发展起来的。”

    “包主任要是这么说,那我现在就正式邀请你去墟沟船厂考察。”王立鹏马上说道。

    包飞扬也很快点了点头道:“那好。今天不行,明天我就去,王厂长你可不要嫌麻烦。”

    包飞扬要去市长陈玉清那里汇报上午的事情,三言两句就结束了和王立鹏的谈话。包飞扬刚刚走远,郑映泰就在其他几个人的陪同下走了过来:“呵呵,老王你倒是热切,不过好像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包飞扬他这就走了,也没有多许诺你一些好处?”

    郑映泰语带讽刺地说道。在海州范围内,海州船厂的实力虽然要比墟沟船厂更强,拥有墟沟没有的千吨级船台,不过两家主要的业务还是五百吨以下的小船,在这个吨位上,双方的竞争非常激烈。海州船厂虽然拥有更多政治资源,不顾墟沟灵活主动的出击还是让海州船厂很难受,在五百吨以下的船只制造业务上,海州船厂虽然拥有更多船台与产能,但是业务量几乎跟墟沟差不多,郑映泰与王立鹏之间的明争暗斗也是不少。

    这一次几家船厂联合,想要从市里多要一些好处,海州船厂作为行业老大,郑映泰当仁不让是大家的带头人,不过他也没有直接跟王立鹏接触,而是通过内河造船厂的俞华转达,但也算将他拉进了阵营。

    让郑映泰没有想到的是,虽然王立鹏在会上的表现很正常,但是会议结束后,他却马上主动找上了包飞扬,这简直就是**裸一个叛徒啊!郑映泰其实也在考虑找机会跟包飞扬进行接触,王立鹏居然又抢在他的前面,可将他给气坏了。

    “呵呵,我只是跟包主任打个招呼,不过包主任说明天要去墟沟考察,我也答应了。”王立鹏看了郑映泰一眼,非常坦然地说道。

    郑映泰不由皱了皱眉头,看来王子鹏向包飞扬示好并没有被拒绝,两人竟然很快就达成了共识。王子鹏这一招确实够狠的,一下子就让他们变得被动起来。

    郑映泰怒道:“老王你果然厉害啊,不过大家都是一个行当里的,你这么做,是不是也要跟大家打个招呼,大家商量着办会不会好一点?总不能有什么好处都让你墟沟船厂一家得了去吧?”

    “是啊,老王你这事做得太不地道。”其他人也附和说道,显然对王子鹏抢先跟包飞扬进行接触很不满意。

    王子鹏笑了笑说道:“算了吧,刚刚冼市长和包主任的话大家也都听到了,你们原来的计划行不通,这时候也只能按照包主任的计划来,不过包主任的那些条件你们都能接受?我们墟沟是后娘养的。反正没有什么忌讳,我去给你们探探路,你们还有什么好不满的?”

    郑映泰等人不由面面相觑,没想到王子鹏还有这么长一通理论。不过他们想象也觉得王子鹏说得有道理,他们没有立即去找包飞扬,也是觉得包飞扬可能提出来的条件会比较苛刻。犹豫是不是接受。

    “好了好了,老王你做的有道理,那包主任刚刚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内河造船厂的厂长俞华笑着问道。

    “那倒没有,包主任要去见陈市长,没有时间,不过明天应该会谈。”王子鹏说道。

    郑映泰有些幸灾乐祸地笑了笑:“陈市长找他应该是为了上午农民到种子公司散步的事情,听说开发区种子公司提供的种子让两个乡的麦子绝收,这事弄不好可就是件大事。”

    “是啊,无农不稳。这要牵扯到多少农户多少个家庭啊,市里肯定也是担心包飞扬经验不足,处理不好这种事情。”

    王子鹏看了郑映泰等人一眼:“那倒也未必,包主任在望海的时候搞的新农村建设和那个务工合作社都已经被省里列为范本,我看他在处理农村方面事情的经验并不缺乏。而且也只是两个乡的部分农户吧,影响范围并不算很大。”

    “这影响还不算大?我看到明天,差不多全市的人都会知道,我知道包主任的名头很响。借他的光,也许这事还能让全省的人都知道。”郑映泰笑着说道。

    王子鹏“呵呵”笑了两声:“好了。包主任明天要来,我还要先回去做一些准备,大家等我的好消息。”

    “我呸,趋炎附势,真不是个东西。”等王子鹏走远了,郑映泰恼火地冲着王子鹏的背影啐了一口:“我倒要看看这一次他怎么过关。”

    郑映泰说的当然是开发区种子公司的事情。这种事情处理起来非常麻烦,这么多农户上万亩田地受到影响,如果全部赔的话那将会是一个很大的数字,种子公司肯定赔不起,但是如果不赔或者赔的太少。农民又会不满意,总会有人锲而不舍地找机会向上面反映情况,就像是埋了一颗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爆炸。

    出这种事情,以往大多是政府出面兜底,赔一部分,这显然又会影响政府的财政状况。包飞扬虽然刚刚履任不久,这件事还轮不到他来承担责任,但是这些影响就必须要他来承受和处理。

    郑映泰觉得包飞扬在招商引资方面或许是个能手,但是在处理这种民间基层工作上肯定欠缺经验,毕竟他今年也才二十五六岁,工作也没有几年。

    市长办公室,陈玉清听包飞扬讲了对这件事处理的方式和计划,目光中依然带着审视与怀疑:“嗯,你的处理还算合理,但是有一点一定要注意,那就是要时刻关注受灾老百姓的思想动态,有什么情况,要及时应对。另外,还要做好舆论引导,不要让影响扩大,这事你可以像简书记汇报,请求宣传部门的帮助。”

    包飞扬点了点头,这方面他确实没有什么安排,在他看来这件事瞒是瞒不住的,下面有什么事情都传得很快,何况是这么大的事情,又关乎切身利益,这时候大概早就传开了。

    不过陈玉清说的事也很重要,因为流言传播的过程中很容易走形,这不是清者自清就能够放任自流的,他想确实要跟宣传部门联系一下,以确保消息传播不会走形,将真相告诉大家。

    “还有,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真是种子公司的问题,是有人卖了假的种子,你们准备怎么办?”陈玉清盯着包飞扬问道。

    包飞扬略一沉吟便说道:“自然是想办法赔偿,至少要将种子钱、农民已经投入的耕作成本,包括化肥、农药、机耕这些钱赔给他们,另外我想也应当参照农民种麦每亩地的收入,适当补偿一部分。”

    陈玉清的眉毛不由挑了挑,包飞扬说得很详细,显然是有过这方面的思考,问题是他确定的这个标准有些不符合常规。通常出了这样的事情,种子公司会将买种子的钱退回去,最多再给一点点补偿,很少说会将农民种地的所有投入全都赔偿,然后还要给收入补偿。

    “你有没有算过按照这种补偿方法,需要赔多少钱?”陈玉清淡淡地问道,觉得包飞扬还是年轻,不知道这样的赔偿意味着什么。

    包飞扬道:“现在具体受灾的面积还没有统计出来,大概在一万多到两万亩地的样子,按照每亩地的投入和收入补偿四百元的标准,可能需要列支八百万元,我已经让开发区财政去盘家底了。”

    “你是准备赔这八百万?”陈玉清强忍着怒火问道。

    按照包飞扬的这个标准,已经高出农民种一亩地的纯收入。当然那个纯收入是减掉各种投入的,如果严格来说的话,就应该全部赔偿,按照一亩地正常的产出进行全额赔偿,相当于纯收入加上各种投入,那每亩四百块也还是不够的。

    每亩地四百块看似不多,但是两万亩地就要八百万,这个数字还是比较吓人的。海州市临港经济开发区开发区相当于一个县级行政单位,去年全年的财政收入是一点五个亿,支出达到一点六亿多,八百万也相当于全年财政支出的百分之五,二十分之一。

    原来的财政盘子就那么大,这边多了那边就少了,一下子要用掉二十分之一,开发区的财政状况肯定会立刻变得捉襟见肘。实际上由于开发区对招商企业实行各种优惠政策,当前财政收入并不高,而搞开发、搞三通一平等土地建设支出又很大,每年都要市财政通过转移支付才能够收支平衡。

    陈玉清当然不是不肯给老百姓赔偿,只是作为一市之长,她必须要考虑更多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