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八十四章 市长的态度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在充实资产与现金的情况下,海船集团可以通过资产抵押方式,从银行获取新的建设贷款,全面启动墟沟船舶工业园区的建设,墟沟船舶工业园区将以墟沟船厂现有的船台和生产设施为基础,进行扩大,要上五千吨级的船台,使其成为黄淮海地区一流的中小型船舶生产基地。『≤頂『≤点『≤小『≤23”

    “此外,海船集团将寻找合作者,成立合资公司,在临港经济开发区上马大型船舶制造项目。力争在三到五年内,形成大型船舶制造能力,以及比较齐全的核心产业链配套。”

    包飞扬说道:“至于大家担心的搬迁费用问题,由于各船厂的设备大多年代久远,老化严重,新的生产基地并不需要,因此涉及到的设备搬迁规模并不大。当然原来船厂的设备、土地和生产生活设施还是有价值的,可以考虑将其作为新海船集团的分厂、修理厂,也可以进行股份置换,可以交给地方运营,或者直接出售给外商或个人,不但不会成为负担,可能还会带来部分收入。”

    “另外还有人员安置问题,这方面海川集团可以提供部分补贴,但主要靠地方来安置,比如临港经济开发区将会在合适的地方兴建公寓楼,作为住房提供给海船集团。另外也会进行包括学校、医院、菜场等公共设施的建设。”

    “当然,海川集团员工入住公寓楼等住房是需要给钱的,但因为是集资房,价格肯定不贵,资金问题我看完全可以由海船集团出一部分、个人再出一部分、政府补贴一部分来解决。在建设方面,临港经济开发区可以引进有实力的建筑公司,让他们采用垫资建设的方式进行。”

    “总之。海船集团成立以后,实力增强,前景看好,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都可以通过一些办法解决。”

    虽然觉得包飞扬提出的这些方案都有些理想化,太过一厢情愿。实施起来未必会那么顺利,到时候资金问题还是会成为困扰。不过看起来包括冼超闻在内,楼易成和吴永量都很信任包飞扬,毕竟包飞扬当初在望海县做副县长的时候做出的那些成绩摆在那里呢!——当然,就算将两家船厂都折腾完了,能有一个五星级酒店项目落户,吴永量大概也不会犹豫。

    最后,冼超闻摆了摆手说道:“我们做任何工作都有困难,飞扬同志刚刚说的这些。真正做起来恐怕也不会那么顺利——如果大家有能力将事情做得很顺利,当然更好——如果有些事情还有困难,那也不用担心,伟人有句话说得很好,办法总比困难更多,只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就一定能够克服各种困难,实现我们海州船舶工业的大跃进。”

    会议结束以后。吴永量拉着包飞扬,要请他吃饭。态度非常热情,让人完全想象不到开会前他对包飞扬的态度。

    包飞扬无奈地摊开双手:“吴区长,这会儿还没到吃饭的时候,而且我还得去陈市长那里一趟。”

    “哎呀,那我就不耽误你了,不过咱们可说好了。等会儿晚上一起吃饭,楼县长也要去,你就算不给我面子,也不能不给楼县长面子吧?”吴永量连忙说道。

    包飞扬连忙摆了摆手:“吴区长说的哪里话,楼县长的面子要给。你吴区长的面子我也不能不给,这样吧,我这先去陈市长那里,然后就找你们吃饭。”

    “好的,那我们就在外面等你。”吴永量说道,为了等包飞扬出来,就连可以趁机面见市领导的机会都放弃了。

    “吴区长,你不能就这样将我们船厂抛弃了吧?”海东船厂的陈星华走了过来,故作委屈地说道。

    吴永量看到陈星华,不禁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老陈啊,刚刚包主任说的那些话你也听到了,几家船厂合并以后,咱们海州也能拥有一家颇具实力的造船厂了,这对海东船厂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嘛!”

    陈星华心里暗骂,海州是不是有一家有实力的造船厂跟他有什么关系,反正以海东船厂的实力,合并以后他连一个副总经理的职位都很危险,再说了,俗话说得好,宁为鸡首,不为牛后,合并了哪有现在大权独揽的好?而且合并涉及到对现有资产的盘点清查,天知道会不会查出一些问题来。

    陈星华叫苦道:“吴区长,咱们海东船厂跟他们的情况不一样啊,咱们是区属企业,而且您也听到了,现在这些设备和设施都不搬过去,那我实在不理解这样做有什么意义。说白了,就是将海东的人和业务网络挖过去,留下一个烂摊子在海东,我是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啊!”

    吴永量皱了皱眉头,他现在只关心五星级酒店的事情能不能有头绪,对陈星华的抱怨不但没有共鸣,而且非常恼火,要是因为这家伙的反对,让五星级酒店项目横生枝节,那就太倒霉。

    吴永量当即沉下脸:“星华同志,做强做大海州的修造船产业,这是市里基于全局的考虑,也是海州修造船界的共识,刚刚冼市长也说了,我们不要制造困难,而应该在看到、遇到困难的时候,想办法去解决困难,你明白吗?”

    市长陈玉清非常关心韩国山水集团的投资项目能不能落地,哪怕面对省里的压力,她的态度也很强硬,难怪在海州的发展问题上,以薛绍华的权威与手腕,也不能够完全掌控局面,因为陈玉清这个市长同样非常强势。

    包飞扬到了之后,陈玉清首先开口就是询问包飞扬下午开会的情况。就像陈玉清和薛绍华一直以来的分歧一样,陈玉清其实并不支持包飞扬提出来的船舶工业整合和一园两区这种大张旗鼓的方式。可能是源于女性的特点,陈玉清非常注重实利,她的看法倒是和郑映泰等人差不多,认为包飞扬的这个方案有些好高骛远。海州根本就没有大型船舶制造基础和能力,目前看到希望的也只有韩国山水公司的合资造船项目,而且这个合资造船项目还只是做船舶中间件。

    但是包飞扬的做法又让陈玉清找不出抨击的地方,因为包飞扬将海州船舶工业整合最大的现实利益都让给冠东县,自己却揽下最难的大型船舶制造项目。甚至她也不能说包飞扬好高骛远,因为韩国山水公司的合资造船项目就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而且现在又只是研讨交流阶段。还没有到她这个市长介入的阶段。

    “船舶工业的合并整合,一定要审慎,你们现在的讨论交流方向还是不错的,但是要更多考虑执行与实施当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不能够好高骛远。”陈玉清叮嘱了一句,罕见地没有直接干涉。

    “另外,你当前最重要的工作还是让韩国山水公司的项目落地,省里的一些领导也支持我们自主发展造船产业,这方面你不要有什么顾虑。”陈玉清说道。

    包飞扬点了点头:“请市长放心。等到韩国山水集团对大东船厂的收购告一段落,他们很快就会派人来海州考察。”

    包飞扬不知道陈玉清是如何跟省里交涉的,但是没有省里的压力,有些事情也更好操作。当然,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觉得海州有发展造船产业的需要,也有条件发展造船产业,这个产业的空间非常大。也不是通城市一家能够吃下去的。

    包飞扬又向陈玉清汇报了马来西亚华商考察团近期可能会来海州考察的情况:“这次考察团是由鼎峰集团陈氏家族召集的,成员多是马来西亚的华商。他们的投资领域非常广泛,虽然他们投资的第一意愿是临港临港经济开发区,不过按照临港临港经济开发区的产业规划,主要是工业,特别是重化方向发展,实际上这些华商在商业、服务业、旅游等领域也有广泛投资。我在想市里是不是可以在这期间举办一个这方面的招商活动,让大家对接一下?”

    陈玉清有些意外地看了包飞扬一眼,哪怕包飞扬拉来了韩国山水集团的投资项目,但是在陈玉清看来,他依然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总有些好高骛远、好大喜功的年轻干部。

    可是这一次包飞扬的举动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包飞扬竟然主动提出,让市里与他联系来的考察团进行对接。虽然包飞扬也提出了大的前提是在商业服务业等领域的招商项目进行对接,而不是跟临港经济开发区竞争工业项目的投资。但是这样的表现也让经常要出面协调项目投资、面对各地争抢的陈玉清感到十分意外了。

    “好,很好,你回去以后,尽快报一份材料上来,回头我跟招商局打个招呼,让他们整理一份商业服务业方面的项目清单,你们再商量一下,看看怎么样将考察团的行程安排好了。”既然包飞扬这么知趣,陈玉清当然也要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她想了想又问道:“鼎峰集团的陈氏家族也要来人吗,他们会派什么人过来?”

    鼎峰集团陈氏家族在整个东南亚华商中可谓是赫赫有名,家族实力基本上可以排进前十。如果鼎峰集团的重要人物来国内,地方上省里一定会安排人出面接待,毕竟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海外华商的投资一直是引进外资的主力,对国内经济的发展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包飞扬道:“马来西亚鼎峰集团这次过来的,应该是鼎峰集团石化海外部的经理郭柏年领队,郭柏年不是鼎峰集团陈氏家族人,是陈氏家族聘请的职业经理人,不过鼎峰集团石化海外部这几年在马来西亚以外的地区发展非常迅速,尤其是在新加坡与壳牌合资炼化项目规模非常大,郭柏年在鼎峰集团集团当中的上升势头十分明显。”

    陈玉清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回头我跟薛书记商量一下,看看市里要用什么样的规格进行接待。”

    包飞扬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他也不可能绕过市里单独跟陈氏家族接触。甚至他也做好了省里出面的准备,好在陈氏家族也知道情况,郭柏年在鼎峰集团的位置非常重要,却不是陈氏家族的嫡系,不会那么显眼,也有利于鼎峰集团对投资环境进行踏踏实实的考察。

    “对了。你刚刚提到的这个郭柏年是鼎峰集团石化海外部的经理,难道鼎峰集团有意在临港开发区投资石化项目?”陈玉清突然意识到什么,惊讶地抬头看向包飞扬。

    包飞扬摇了摇头:“石化项目非常依赖前期的炼化,而炼化项目的投资都十分巨大,国家政策上也有限制。鼎峰集团这一次来海州,主要还是考察海州的投资环境。鼎峰集团确实有意在国内上马石化项目,但是目前来说还没有具体的意向,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们也会考虑。但肯定要一个非常漫长的周期,其中需要打通的环节非常多。”

    “嗯!”陈玉清点了点头,包飞扬的这番话让她再一次刮目相看,她就担心包飞扬好大喜功,也最讨厌好高骛远。可是现在看起来,包飞扬对石化项目的艰巨性有充分的认识,她倒是不能够再打压,反而要给他鼓鼓劲了。

    “飞扬同志。之前对你在东南亚之行当中的表现,我很不满。现在看来是我弄错了。”陈玉清看着包飞扬,非常诚恳地说道:“你说得不错,招商工作,我们不能够只看那几天签了几份意向书,而应该放宽一点,更加看重后续落实的效果。这次马来西亚的考察团过来。希望你能够充分发挥,多落实几个项目。”

    虽然陈玉清并没有真的道歉,但是能够从她口中说出“错”这个字,已经非常难得。包飞扬笑了笑说道:“请市长放心,我一定努力。这次应该能够落实几个项目。”

    陈玉清点了点头,一向干练爽利的她也罕见地有些犹豫:“飞扬同志,薛书记一直希望海州能够发展临港重化产业,我一直不同意,不是我认为重化产业不好,而是一直以来,海州都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但几乎没有什么成效。因为海州既没有发展重化产业的基础,相比其他地方,在基础条件方面也不具备任何优势,更加得不到国家和省里的产业扶持,所以困难重重。”

    “我不知道你跟鼎峰集团陈氏家族的关系如何,谈到了什么程度,但是如果陈氏家族真的有投资的意向,那么市里肯定是要争上一争的,中央、省里和石化公司那边,我跟你们一起去跑。”陈玉清说道。

    包飞扬出乎意料地在陈玉清的办公室停留了很长时间,陈玉清的工作作风一向非常干练,说完事情就让人离开,很少会跟人谈很长时间。不过这一次包飞扬汇报的情况信息量有点大,事情也比较多,谈得时间也比较长。

    包飞扬走出市政府大楼,看到楼易成和吴永量站在大路旁的树荫底下。在海州这个地方,楼易成和吴永量也算是地方实力派,两个人站在一起,明显是等人的样子,而且等了很长时间,倒也引起一些不小的轰动。

    “楼县长、吴区长,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包飞扬连忙走上去:“你们不会一直在这里等吧?”

    吴永量连忙笑着说道:“哎,没什么没什么,陈市长跟你谈了这么久,那是对包主任你的器重,我们等一等有什么要紧的?”

    吴永量作为海东区分管工业的副区长,并没有进常委班子,平常得到陈玉清单独接见的机会并不多,但也听说过陈玉清的工作作风,说话的时候显得十分羡慕。

    海州很多人都知道包飞扬是市委一把手薛绍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省里要过来的,现在看起来他又得到了市长陈玉清的亲睐,这炙手可热的架势,让人看了都很眼热。

    楼易成笑着说道:“我跟老吴他说,包主任既然答应了要来,那就肯定会来,我们去吃饭的地方等着就行,老吴他一定要在这里等,我也就只好陪着了。”

    经过这几次接触,楼易成对包飞扬也算有些了解,说话也就比较随意。

    吴永量连忙说道:“我不是担心包主任不来,而是担心包主任太受欢迎了,让人半道截走,那我们岂不是惨了?”

    包飞扬笑了笑说道:“哈哈,楼县长说得不错,既然答应了你们,不管碰到什么事情,那我也肯定会赶过来。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诚信,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吴永量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他刚刚的话就有些一语双关,包飞扬现在则明确告诉他:你不要担心,只要是我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