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零五章轰动消息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三个方面来讲,韩国山水公司的中间件造船项目不大,在一些人看来,就算给了海州地区,对海州地区的意义也不大,还不如放到通城地区,继续强化通城地区的优势。但是韩国大宙重工和美国唐盛集团合资的这个项目显然不同,这个项目的投资高达数亿美金,又是整船制造项目,有足够的能量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如果海州地区也能够借机将船舶制造产业做大,必然能够提升海州地区的经济实力与经济格局。

    海州地区在国家规划中的地位一直比较高,但是实际地位却总是比较尴尬,这与他们特殊地理位置,以及均衡却不突出的特点有关,但是说到底,还是海州地区本身的经济实力不够,在没有获得外部大手笔投入的情况下,没有办法发展起来,如果海州地区自身的经济发展起来,就会像一块磁铁,将地缘关系上可以利用的资源都吸纳过来,其意义将会不亚于通城市地位的提升。

    说白了,通城市需要的是省里的支持,海州地区却有吸纳资源的潜力。

    基于这些方面的原因,路国鹏心中判断即使是省长洪锡铭,也不会再对海州地区施加压力,反而可能改变对海州地区的态度,转而支持海州地区的发展,要知道,省委一把手对淮海湾的发展一直比较重视,只是省里的资源有限,需要保证重点,现在海州地区自己做出成绩,省里其他人当然更没有理由成为阻力,通城系的领导就算再强势,恐怕也不会在这样的情况,还有什么非分之想。

    所以路国鹏马上就转变了态度。他也笑着对卢丁逸说道:“卢市长,如果这个项目真的能够建成,海州地区的船舶制造也算像点样子了,不过通城地区在船舶制造这方面还是省里的老大,你们可要继续提携海州这个后起之秀。携手一同发展,一起成为黄海之畔的两颗明珠,这传到外面,那也算是一段佳话。”

    卢丁逸也知道形势不由人,几千万的投资他们还能争一下,几个亿美金的投资。那影响就恶劣了。他勉强笑了笑,说道:“呵呵,那当然,如果这个项目真的落户海州地区,我们通城市一定鼎立支持。”

    等待的时间总是显得特别漫长,路国鹏东拉西扯。卢丁逸更是觉得万分煎熬,倒是韩起文利用这段时间,度过心理适应期,逐渐转变了对包飞扬的态度。

    官场上,能屈能伸,才能一路青云。

    当然,作为海州地区市副市长、包飞扬的上级。韩起文倒也不会表现得低声下气,只是稍微附和两句,聪明人就能明白他在示好。

    包飞扬也很知趣,每次都能做出积极的回应,让韩起文心里很慰贴,起码不会再觉得尴尬和憋屈。

    大概过了不到十分钟,郑毅打电话过来,告诉路国鹏他已经跟华夏驻韩国大使馆联系上,大使馆正在确认具体的细节,不过据使馆的工作人员说。确实有这样一场新闻发布会,大使馆也是刚刚收到消息。

    听完郑毅汇报的情况,路国鹏让郑毅继续保持与大使馆的联系,然后他挂掉电话,抬头对韩起文与包飞扬说道:“大使馆已经确认。韩国大宙集团与美国唐盛集团正在韩国大宙集团的总部召开发布会。既然消息已经确定,我们是不是也应该马上向省里汇报一下这个情况?”

    韩起文看了包飞扬一眼,看到包飞扬没有反对,也没有说话,便点了点头说道:“路厅长说得是,是应该马上向省里汇报。”

    路国鹏与韩起文都很清楚,这时候向上面汇报项目的情况,就算不能够将这个项目的功劳揽到自己身上,也能够在领导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是向谁汇报、怎么汇报,也是一个问题。

    理论上来说,经济工作属于省政府的职能范围,汇报的对象应该是主持省政府工作的省长洪锡铭,以及分管招商工作的常务副省长徐盛教,通常来说,应该先向分管领导汇报。

    不过徐盛教这次没有能够扶正,年龄差不多也快到线了,很多人都说他干完这一届就会退居二线,可能到人大或者政协任职。而洪锡铭则属于少壮派,还有沪城的背景,前景非常看好,这时候在洪锡铭面前露脸显然更有价值。

    路国鹏看了一眼包飞扬:“飞扬同志,你对项目的情况比较了解,我们现在要向王书记、向洪省长和徐省长汇报,应该没有问题吧?”

    包飞扬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路厅长只要按照我刚才讲的情况汇报就可以了,我估计使馆那边很快就能掌握具体情况。”

    路国鹏点了点头:“那就这样,我直接向洪省长汇报,韩市长你去找一下徐省长,飞扬你与王书记应该比较熟悉,王书记也多次肯定你的工作,就由你自己去向王书记汇报。”

    韩起文与包飞扬相互看了一眼,都点了点头,路国鹏这个安排也确实让人无话可说。

    “卢市长,你看我们要去向领导汇报情况,你这边我就不招待了,改天过来,我陪你好好聊聊。”路国鹏又跟卢丁逸打了个招呼。

    “哈哈,路厅长这是哪里话,你们都去忙吧,我也要花点时间,好好消化一下这个好消息。”卢丁逸打了个哈哈,表面上看起来若无其事,其实心里非常郁闷。

    本来,借着从日韩考察凯旋而归的东风,卢丁逸在这次招商工作会议上很是出了一番风头,正是志满意得的时候。眼看通过一系列手段,兵不血刃就从海州地区那边抢到了韩国山水公司的项目,不料却被兜头一盆冷水浇下来,包飞扬竟然从韩国拉到了韩国大宙集团与美国唐盛集团规模更为庞大意义也更为重大的合资整船制造项目,一下子就让卢丁逸沾沾自喜的那些成绩成了笑话。本来他是路国鹏的座上宾,现在却被扔到一旁。前后巨大的落差让卢丁逸心里很不是滋味。

    路国鹏和韩起文这时候却顾不上卢丁逸的感受,他们也知道卢丁逸肯定不会真高兴,但是形势不由人,要想成功就必须要顺势而为。

    路国鹏和韩起文急着要向省长洪锡铭与常务副省长徐盛教汇报情况,是想在领导面前露个脸。包飞扬却没有急着向王虹锋汇报,他首先给市委书记薛绍华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大概的情况。

    薛绍华被包飞扬带来的消息吓了一跳:“你说什么,韩国大宙重工和美国唐盛集团要在海州地区投两个亿——还是美金?”

    薛绍华的反应反过来也将包飞扬吓了一跳,没有想到每逢大事有静气的薛书记也有这么不淡定的时候。他强忍着内心的笑意对薛绍华汇报道:“是啊,薛书记。两亿美金,单着只是大宙重工和唐盛集团双方约定的投资额,可能暂时不会一步到位,合资公司的注册资本大概也就是一亿美金左右,与通城市的华远川崎合资船厂差不多。”

    “差不多?不不不,就算只有一亿美金。那差别也很大,华远川崎是中外合资企业,双方投资是百分之五十对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说这个项目引进的外资只有五千万美金,但是韩国大宙重工和美国唐盛集团都是外资,百分百的外资,那就是一个亿美金的外资。要知道咱们海州市全市今年招商引资的总目标也不过只有八千万美金。”

    薛绍华说道,显然对包飞扬淡定的反应很不认同。他在电话里兴奋地冲包飞扬嚷道:“我说飞扬啊,你小子还真会放卫星,怎么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听说?”

    薛绍华人还在燕京,他的这一次燕京之行并不顺利,华夏石油总公司与华夏石化总公司对在海州地区上炼化项目并不感兴趣,其他一些央企国资倒是愿意到海州地区投资,但前提是海州地区要找到有实力和经验的合作者,否则他们也不会投资。薛绍华正在失落之间,却没想到包飞扬突然之间就给他扔过来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包飞扬说道:“薛书记。其实我一直有让人在韩国活动,寻找机会,但是之前确实不知道能够最后达成与韩国大宙重工合作,我们原来的目标也只是一些中小规模的韩国企业,大宙重工的出现。完全是意外之喜。”

    “不管是不是意外,这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薛绍华说道:“炼化项目这边的难度比较大,不过有了大宙重工和唐盛集团这个整船制造项目,咱们海州地区的重化工业总算开了好头。”

    他振奋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迫不及待:“我这就订票准备回海州地区,到时候你再跟我详细说说具体细节!”

    最后薛绍华还不忘交代包飞扬:“这个好消息你还没有向玉清同志汇报吧?赶紧向玉清同志汇报去,让玉清同志也高兴高兴!”

    陈玉清接到包飞扬的电话,听包飞扬说完大概的情况,沉默了片刻,才反问道:“包飞扬,你又放了一颗卫星?”

    陈玉清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平常十分严肃,不假辞色,包飞扬也有些弄不清楚陈玉清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马上到我这里来,我要了解具体的情况。”陈玉清接着说道。

    包飞扬连忙解释:“市长,我昨天刚从韩国回来,现在在省城凤湖,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够回海州地区。”

    “噢!”陈玉清应了一声,又道:“省里都知道了?”

    “刚刚接到消息的时候,招商厅的路厅长、通城市的卢市长,还有韩市长都在,路厅长觉得应该马上向省领导汇报这个情况,现在韩市长已经和路厅长去汇报了。”包飞扬说道。

    “既然这样,那你就先不急着回来,我处理完手头的上事情,最晚明天上午赶到凤湖。”陈玉清说道。

    包飞扬忍不住吁了一口气,陈玉清在海州地区素有铁娘子的称号,以前他还不觉得,大概是因为薛绍华在上面压着。陈玉清并没有干预临港经济开发区的事情。可是在韩国山水公司的造船项目以及这次提出来的合资造船项目前后两件事情上,他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中“铁娘子”的工作作风。

    为了韩国山水公司的那个项目,陈玉清在薛绍华与包飞扬都已经不得不变通以虚与委蛇的时候,依然选择了强硬的态度,不惜公开决裂。屡次与省里唱反调,最终迫使省里不得不降低调门,保持相对的中立,通城地区也放弃了从海州地区直接接手项目的企图,转而与韩国山水公司接触挖墙脚。

    而在听说省里已经知道韩国大宙重工与美国唐盛集团的合资整船制造项目以后,陈玉清竟然打算连夜赶到凤湖——这显然不会是为了听包飞扬的汇报。包飞扬觉得她这是到省城示威来了——你们不是说海州地区不应该发展造船业吗,现在海州地区引进了这么大一个项目,还是整船制造项目,省里又要怎么说?

    包飞扬很担心,陈玉清不会是想跟省里大闹一场吧?

    不过他担心也没有用,因为陈玉清做出这个决定以后。很快就挂掉电话,留下包飞扬一个人在那里琢磨。

    包飞扬想了想,又给常务副市长冼超闻打了个电话。虽然作为海州市的常务副市长,冼超闻并没有像卢丁逸那样直接分管招商工作,不过在推动海州地区修造船企业的整合工作上,冼超闻对包飞扬非常支持,而韩国大宙重工与美国唐盛集团合资项目的到来。对海州地区船舶工业的影响显然也会非常大。

    “大宙重工和唐盛集团的整船制造合资项目?投资超过两亿美金?”冼超闻被包飞扬突然抛出来的这个炸弹给炸晕了,很难相信这样的事情是真实的。

    听包飞扬再一次肯定这个消息是千真万确,并不是自己听错了之后,冼超闻才异常感慨地说道:“飞扬啊,你这可是又将我吓了一跳啊!我原来以为,你在临港经济开发区能够做到在望海县做的那样,就已经很出色了,没想到你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啊!”

    “你说吧,韩国大宙重工进来以后。我们海州地区的船舶工业应该怎么发展,尤其是海州地区造船企业的整合应该怎么做?”冼超闻说道。

    包飞扬笑着说道:“冼市长,这些事情啊,等我回去以后再向您汇报吧,现在这消息应该已经传开了。我这就得去向省里的领导汇报情况去了。”

    就在包飞扬往市里打电话的时候,有关韩国大宙重工将要在海州地区投资造船厂的消息就已经在省里传开。包飞扬等人倒是没有时间传播这个,卢丁逸也没有这个心思,不过路国鹏的秘书郑毅在联系韩国大使馆的时候,并没有刻意保密,消息就是从那边传了出来。

    普通人听到这个消息,有不在意的、有怀疑的、也有惊讶的,但是都对这个话题比较感兴趣,有些人还联想到白天的招商工作会议,通城市很是出了不少风头,海州地区却在会后抛出这样一颗炸弹,这简直就是在打通城人的脸。

    还有人想到前不久闹得沸沸扬扬的通城与海州地区在一个造船项目上的纠纷,有的人并不清楚具体的内情,以为原来争的就是这个项目,现在终究是落到海州地区,得到省里支持的通城市却输了。

    省长洪锡铭在听了路国鹏的汇报以后,沉吟一下,说道:“这件事确实非常重要,国鹏同志你要尽快弄清楚具体的情况。”

    路国鹏连忙点了点头:“我让人同使馆那边保持着联系,一有进一步的消息,马上就向省长您汇报。”

    洪锡铭轻轻点头:“嗯,这个项目如果能落在海州地区,你们招商厅也要考虑后续工作怎么配合,船舶制造,是个大工程,韩国大宙重工那边确实有优势,这一次是海州地区走在了前面。”

    “是啊,其实厅里一直有跟韩国的企业联系,他们对来华投资的兴趣并不大,这次海州地区能够成功,似乎和美国唐盛集团有些关系。”路国鹏说道,并简单介绍了一下美国唐盛集团的背景。

    “嗯,你们招商厅也要从中学习经验,要善于利用各种资源,勇于创新开拓,做出更大的成绩。”洪锡铭说道。

    有些信息,洪锡铭知道的要比路国鹏更多,比如包飞扬与赵家的关系,再比如西北石油与美国塔克石油公司的背景,所以洪锡铭很容易就想到包飞扬与墨西哥唐氏家族的关系,也就更加能够肯定唐盛集团确实是这一次促成大宙重工在海州地区投资的关键。

    这么大一个项目全省一年也没有几个,几亿美金的外资,也会对地方经济起到非常大的提升促进作用,就算是洪锡铭也不能够忽视。

    实际上,这并不是洪锡铭希望看到的结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