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洪锡铭的震怒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他昨天还在计委跑项目,应该还在?”陶永宏不是很确定地说道。

    徐盛教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电话机,将秘书叫了进来,让他的秘书给卢丁逸打电话,让他还在省城的话,就马上过来一趟。

    卢丁逸不但在省城,而且就在省政府,他接到电话,不敢怠慢,马上就赶了过来,看到坐在办公室里的陈玉清和陶永宏,他几乎马上就明白了徐盛教让他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丁逸同志,你们是不是在跟韩国大宙集团接触?”徐盛教也没有跟卢丁逸兜圈子,让他坐下以后,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卢丁逸正襟危坐,态度十分恭敬,脸上却露出惊讶的表情:“没有啊,我这次在韩国,只在福山作了停留,然后从韩城机场转机,并没有跟韩国大宙集团的人接触。”

    “卢市长,我们今天就当着徐省长的面,将事情都说清楚。韩国大宙集团前天刚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要在我们海州市投资,结果昨天就有职业掮客跑过去跟韩国大宙集团的人散布我们海州市的坏话,说我们海州市不如通城市,韩国大宙集团和美国唐盛集团这个合资∫v整船制造项目应该到通城市投资。这几个职业掮客如果不是你们通城人派过去的,有会是哪个城市派过去的?难道说除了你们通城市,还有其他城市会帮你们通城市干这种事情?”陈玉清盯着卢丁逸,非常不客气地说道。

    通常,在官场上,大家相互之间就算有什么矛盾,也都会一团和气。不过陈玉清是纪委干部出身,风格一向泼辣。女干部在这方面本身也有些优势,很多人都不愿意跟陈玉清正面对上。

    “陈市长,这话从何说起?”卢丁逸皱了皱眉头,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一样:“这事我可以保证我们通城市绝对没有做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是前几天我在韩国的时候推介过通城市的情况,所以有人向韩国大宙集团的人说起我们通城市的情况来的呢?”

    “狡辩!”陈玉清气得脸色发白。如果不是顾忌到身份,并且是当着常务副省长徐盛教的面,她一定会指着卢丁逸的鼻子痛斥对方的卑鄙无耻。现在她只能瞪着对方,厉声说道:“卢市长,就算有人会觉得你们通城市很好,为什么还要说我们海州市是个小渔村呢?这简直就是污蔑!”

    卢丁逸皱了皱眉头:“不会吧,陈市长,你这些消息都是从哪里听来的?真的有人这么说吗?”

    他扭头望着徐盛教说道:“徐省长,我怀疑陈市长说的话根本就是空穴来风。就算我们要跟海州市争这个项目,要贬低海州市,那也不可能说海州市是一个小渔村,因为这根本与事实不符,那些韩国人也不傻,只要随便查阅一下资料就知道了。所以这足以证明这件事跟我们通城市没有关系。”

    陈玉清冷笑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件事是美国唐盛集团的高层亲自打电话对我们说的,那几个职业掮客不但找了韩国大宙集团。还找了美国唐盛集团。卢丁逸,恐怕你们也不会想到美国唐盛集团和我们海州市的接触已经如此深入了吧?”

    卢丁逸为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他之前也有考虑美国唐盛集团与海州市的关系,甚至还特地找海州市那边的内线打听过,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陈玉清说的这种情况,显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过,卢丁逸也不是没有任何准备,毕竟想要中途截胡。肯定要面对消息泄露的情况。现在看来,王强那边的动作还是很快的。

    卢丁逸摇摇头说道:“陈市长,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我刚刚已经说了,如果是我们的人,就算真的要贬低海州市。也不会说出海州市是小渔村这样的话来。另外,我还是非常怀疑这个消息的来源。我认为大概就是一些福山的造船企业知道韩国大宙集团要在海州市投资,感到十分不解,在向韩国大宙集团打听情况的时候,说了一些海州市的劣势,也许还说了他们对通城市的了解,但是这和我们通城市这边没有任何关系,这几天我都在省城,更加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陈玉清对卢丁逸怒目而视,卢丁逸不但不承认通城市做过这样的事情,甚至还质疑她的这个说法时空穴来风。陈玉清非常生气,可是要让她拿出证据来,她手里暂时还真没有,总不能现在打电话找韩国大宙集团或者美国唐盛集团的人询问,那简直就是故意将家丑外扬。

    陈玉清心中盘算着,改怎么样来解决这个问题。

    看着无言以对的陈玉清,卢丁逸心里不由暗笑,像陈玉清这种纪委出来的干部,往往太刚直不知道变通。这种事情其实很难找到证据,就算他们能够将王强揪出来,通城市市还是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嘀铃铃……”

    这时候,徐盛教办公桌上的一部电话响了起来,徐盛教看到响起来的电话,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拿起电话,说道:“王书记,您好,我是徐盛教。”

    “盛教同志,韩国大宙集团集团的投资项目怎么样了?”王虹锋的声音有些低沉,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大高兴。

    徐盛教刚要说话,却听到王虹锋又接着道:“我刚刚接到驻韩大使馆商务参赞的消息,怎么美国唐盛集团和韩国大宙集团两家企业竟然一起向我们的大使馆发函询问海州市是不是一个小渔村这样的问题?海州市方面到底是怎么搞的,这个项目到底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已经确定下来?两亿美金的投资大项目怎么能闹出如此儿戏的事情来?”

    徐盛教顿时被王虹锋的话吓了一跳,韩国大宙集团和美国唐盛集团向大使馆询问海州市的情况,这件事看起来是个小事,并没有什么。可是韩国大宙集团和美国唐盛集团竟然问出海州市是不是小渔村这样的问题,那情况就有些严重了。要知道驻韩大使馆在收到韩国大宙集团与美国唐盛集团在韩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发布的消息以后,对海州市这个合资项目非常重视。就在今天,省里已经接到外交部、外经贸委等部门的电话,要求他们提供项目的详细资料,并且敦促他们高度重视,尽快将项目落实。

    因为两亿美金的投资已经是韩国企业在华单个项目投资数额最大的,实际上哪怕是只计算韩国大宙集团一亿美金的投资额度。这个项目也能够拿到韩国企业在华单项投资总额的第一名。因此,这个项目对于刚刚建交还不到十年的中韩之间的经济往来显然具有重要意义,所以驻韩大使馆的商务参赞才会对这个项目如此上心着紧。

    可是现在韩国大宙集团集团却在询问海州市是不是小渔村,这一方面说明韩国大宙集团似乎对海州市的情况并不是太了解,那么投资项目到底有没有确定就很值得怀疑了。就算这个项目是真实存在的,出现这种情况也意味着这个项目存在夭折的可能。

    驻韩大使馆当时也吃了一惊,一方面向韩国大宙集团方面介绍海州市的情况,提供详实具体的材料,另外一方面也在第一时间向国内汇报。外交部经济司知道以后,又连忙打电话到江北省委,质询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王虹锋倒是第一时间就想到可能有人在韩国故意诋毁海州市,想要从海州市那里抢走这个项目。他也考虑过会不会是通城方面这么干的,可是又觉得通城市和海州市在同一个省,省里又刚强调过不能够恶性竞争,通城市应该不会如此肆无忌惮。因此王虹锋考虑很可能是其他地方在韩国散布海州市的谣言。恶意诋毁海州市,比如齐鲁的琴岛、之江的宁城。韩国企业的投资主要集中在东北、齐鲁等北方地区。三星重工又刚刚在宁城地区投资了一个造船厂,不过由于三星重工这个造船厂投资的规模并不大,因此包括宁城在内,这几个地方都有和海州市抢项目的动机。

    王虹锋打电话给徐盛教,就是想敦促他们这边能够尽快将江北省船舶公司参与项目投资的事情确定下来,然后尽快跟韩国大宙集团那边谈。正确早日签订投资协议,开始项目建设,以免夜长梦多。

    徐盛教看了一眼对面的陈玉清、卢丁逸等人,王虹锋还不知道眼前这件事,所以他怀疑的是宁城和琴岛等其他省的地方在从中捣乱。徐盛教却知道大使馆这件事十之和陈玉清说的事情是一回事。那通城市很难脱得了干系。

    徐盛教斟酌了一下语言,刚要说话,却看到省长洪锡铭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省招商厅厅长王福田。

    徐盛教连忙站起来说道:“省长,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情打电话我过去就行了。”

    洪锡铭看了一眼徐盛教拿在手上,却没有挂掉电话的,通常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徐盛教应该马上放下电话,他没有放,就意味着这个电话很重要。有可能是正在谈很重要的事情,也有可能是正在跟重要的人物通电话。

    洪锡铭摆了摆手说道:“盛教同志,有事你先处理,我听说海州市的玉清同志、通城市的丁逸同志都在这里,我有点事情要问他们。”

    徐盛教几乎马上反应过来,他连忙答应了一声,然后对着话筒说道:“书记,洪省长他来了,您看……”

    王虹锋在电话里把洪锡铭的话听得清清楚楚,见洪锡铭既然是来找陈玉清和卢丁逸,就知道洪锡铭目的和自己一样,是为了同样一件事情来的。

    “那就暂时这样,盛教同志,你替我转告锡铭同志,”王虹锋很快做出指示,“海州市这个合资造船项目非常重要,外交部和外经贸都很关注,绝对不能够出现任何闪失,省里一定要加快工作进度,推动项目尽早落地。”

    “是王书记的电话?”听到徐盛教的话,洪锡铭立刻知道刚刚正在跟徐盛教通电话的就是王虹锋。而且两人谈的和他过来要谈的很可能就是同一件事。

    徐盛教点了点头,一边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一边说道:“是的,王书记说,驻韩国的大使馆接到韩国大宙集团和美国唐盛公司的问询,他们问海州市的情况。问海州市到底是不是一个小渔村……”

    一直努力保持着脸上微笑的卢丁逸顿时脸色一变,他刚刚还在质疑陈玉清小渔村的说法是道听途说,甚至可能是自己编造的,可是现在省委一把手竟然也打电话过来询问这件事,那显然这个消息不会再是空穴来风,肯定是确有其事了,而且事情还牵涉到驻韩大使馆。外交从来无小事,这事要是上升到一定的高度,那就成污蔑国家形象了。

    卢丁逸心里顿时产生不妙的感觉。不过他还勉强能够保持镇定,毕竟他完全可以否认这件事跟通城市、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听到徐盛教的话,洪锡铭的脸色更黑了几分:“有这样的事?王书记还说了什么?”

    徐盛教连忙将王虹锋刚才交代的话复述了一遍:“王书记刚刚打电话过来,其他的还没有来得及说,我这边有些情况也还没有来得及向王书记汇报。”

    陈玉清、卢丁逸等人这个时候都已经站了起来,将沙发位置让出来,洪锡铭坐下以后,又招呼徐盛教坐下来。目光威严地扫了一眼陈玉清等人:“盛教同志你这边又有什么事情?”

    徐盛教简单地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海州市的陈市长说美国唐盛集团的高层打电话给他们,说韩国有职业掮客在韩国大宙集团和美国唐盛集团面前诋毁海州市。试图让这两家公司把合资造船项目放到通城市去投资。陈市长认为是通城市在韩国搞的动作,目的是要抢大宙集团和唐盛集团这个合资造船项目,通城市的卢市长否认,他说陈市长的消息来源可能并不可靠,或许是空穴来风,或者是也可能是他在福山推介通城市的时候。有些韩国企业家通过这个渠道了解通城市,并向韩国大宙集团集团表达了他们看好通城市的观点。”

    洪锡铭怒极反笑:“丁逸同志的能力一直都很强,能够让外商主动帮他们招商,不过丁逸同志这次去日本、韩国半个月,最后谈成了几个项目?我说的是能够落实的投资协议。而不是什么投资意向书。”

    卢丁逸心中不妙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面对着洪锡铭严厉的目光,他勉强强打精神谄笑了一下,惭愧地低下头来,说道:“省长,您就狠狠地批评我吧,这次我到韩国去,辜负了您的殷切期望……”

    “不,你没有。你怎么会辜负我的期望呢?”洪锡铭看了卢丁逸一眼,轻轻摇了摇头:“你的能力和做法,都已经远超出我的意料。丁逸同志,你刚刚说,玉清市长的话并不值得采信。不过刚刚王书记接到了外交部经济司的电话,韩国大宙集团集团的人找我们驻韩大使馆,询问海州市到底是不是一个小渔村,你觉得外交部经济司的这一番话是不是能够采信?”

    卢丁逸垂下头,背上的冷汗一股股地顺着脊梁沟子往下流,把裤腰都浸湿了,一口大气都不敢出。

    “对了,刚刚王福田跟我说,他们招商厅接到美国唐盛集团高层的电话,质问我们江北省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高盛集团已经决定了要投资在海州地区投资,但是却有江北省别的地方人跑过来说他们要投资的海州地区不好,让他们投资到通城地区。唐盛集团高层说,海州市和通城市都属于江北省,怎么能够如此恶性竞争,这让他们唐盛集团不仅要怀疑江北省真正的投资环境究竟是怎么样一个情况,考虑是不是还要到我们江北省来投资!”

    洪锡铭真的是越说越怒。只是依照洪锡铭的性格,他越是生气的时候,外在态度就显得越发平静。因此在外人看来,洪锡铭的脸色却反而渐渐松弛下来,声音愈发柔和,只是被接连质问的卢丁逸整个后背都湿透了,甚至连站都站不稳,如果不是用手扶着椅子背,恐怕当场要瘫倒在地上。

    韩国大宙集团和美国高盛集团发函找驻韩大使馆打听情况、美国唐盛集团高层甚至直接将电话打到省招商厅发出质问,在结合到之前美国唐盛集团将消息透露给海州市……将这些信息都联系到一起,卢丁逸也大致看到这个项目不是他卢丁逸所能够轻易撬动的,其中的这个关键就是美国唐盛集团,而美国唐盛集团肯定早就跟海州市有默契,那就难怪这个合资项目会选择海州市而不是通城市,偏偏他卢丁逸不知道死活,还以为通城市这一次也能够像前面韩国山水公司项目一样,来个后发制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