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伸手要项目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冼超闻的开场白结束以后,由市长陈玉清在会议上接着发表讲话,陈玉清的领导风格在官场上确实非常少见,不仅工作中喜欢雷厉风行,说话也喜欢言简意赅,很少在会议上长篇大论:“同志们好,刚刚冼市长讲了我海州市当前的经济发展形势和发展方向,我完全赞同冼市长的意见。我在这里要着重强调一点,那就是在我们海州市所有区县当中,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发展势头最好好,我们要从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发展中学习经验,找到机会,共谋发展。”

    说到这里,陈玉清停顿了一下,犀利地目光扫视了一下会场。会场上鸦雀无声,没有一个干部敢在女市长发言时思想开小差。

    收回目光,陈玉清继续说道:“我认为,学习经验是最重要的,因为机会往往就在这些成功经验当中。我举个例子,前两天市里与大宙重工和唐盛集团合资项目的外方进行对接,两家外资公司的代表就就明确提出能不能让临港经济开发区来跟他们对接,他们觉得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办事效率要比我们市里这些部门机构快,而且服务贴身到位。”

    “这两家外资公司的代表还说,如果海州市的政府机关都能够像临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一样高效,很多韩资美资的企业都会过来我们海州投资……”

    楼易成在桌子下面悄悄向包飞扬竖了竖大拇指,眼神中含着钦佩和赞赏。包飞扬镇定地坐在位置上没有理会楼易成,脸上也没有表现出自得和骄傲的神色。说实话,他本人其实是不愿意在这么一个全市的经济工作会议上出这个风头的,毕竟树大招风,尤其是这样说市里的职能部门。

    如果是那种谦逊厚道的还好。万一这些人里面要碰到一两个心胸没有那么开阔的,说不定就会对临港经济开发区有意见,有些部门领导不服气没准就心里憋着劲给临港经济开发区挑刺儿呢。这样容易树敌和不讨好的事情还是不做为好,不过这事也由不得包飞扬,陈玉清在台上讲,他也不可能上去阻止吧。如今也只好任陈玉清去了。

    陈玉清这一次开会发言与往日不一样,罕见地讲了很多,她说临港经济开发区的成绩并不仅仅是招商引资所取得的成果,而是临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一系列创新做法,才是临港经济开发区目前能够取得这些卓有成效的成果的原因。比如转变机关作风、着重为企业提供服务、简化各种手续、提高办事效率、以及加强监督等等。

    陈玉清认为临港经济开发区的这些创新的做法值得所有人学习,并且要在全市的范围内进行推广。

    陈玉清又接着说道:“临港开发区善于发现机会,我们也要善于从临港开发区那里找到机会。比如市一建这一次参与到临港开发区中的大宙唐盛集团船舶工厂开发的建设工程当中去,并且利用大唐合资船厂的对工作标准上的高要求来打磨自己,提高自己的技术质量。他们知道单凭自己的实力不够,因此还特地联合了海城、海东、冠东的建筑力量,共同对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工程进行建设。另外临港开发区最近正在推进三通一平工作,海城、海东和冠东的建筑公司都有参与,这些都是机会,类似这样的机会还有很多。”

    “比如这些工程所需要的建筑材料,都是需要从外面采购的,海州的企业能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就要看我们大家能不能够将工作做充分。”

    “除此以外,我认为共谋发展也很重要。你怎么样才能够近水楼台先得月?仅仅是地理位置上的距离近,那还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在时间上也要抢在前面,所以我要去市属各部门各企业现在就可以跟临港经济开发区的一系列工作进行各方面有针对性的对接,知道临港经济开发区接下去还会有哪些工程,需要哪些材料。我们就可以预先做好准备,打一个提前量,这就是共谋发展……”

    陈玉清在今天的会议上罕见地讲了近半个小时,不过没有变的是她的讲话风格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很精练和实在,尤其是列举了许多实例。说明整个海州地区共谋发展的价值和重要性。

    受到陈玉清的启发和激励,在接下去的讨论中,各个与会的干部也对陈玉清的讲话做出了非常热烈的响应,海东区区长陈华东说道:“海东区愿意顾全大局,配合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建设,在全市船舶工业的整合上,我们海东区就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当然,从海州的发展全局来看,我们做出这样的牺牲也是值得的,因为海州船舶工业整合以后,形成了海州船舶工业发展的新局面,而在海州船舶工业集团的带动下,海州的经济发展也出现了新局面,这就是所谓的动一子,全盘皆活!”

    大家都知道陈华东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包飞扬帮他们联系投资商,谈妥了一个五星级酒店和海滨浴场的投资计划,海东区未必会配合开市里对隶属海东的两家船舶公司进行整合。

    陈华东笑了笑说道:“当然,我们也与临港经济开发区在招商引资方面进行合作,在开发区、尤其是开发区管委会包主任的帮助下,我们海东区引进马来西亚华商的投资,目前已经确定的包括黄金海岸与海滨浴场两个项目,五星级大酒店的项目正在洽谈当中,项目的进度非常喜人。我们希望接下来与开发区继续合作,在发展旅游业的同时,在其他方面也能取得一定的发展。比如开发区有很多外商,他们在居住、购物、旅游、办公等方面肯定拥有比较高的需求,而我们海东区环境优美,是会务、旅游、办公和居住的最好选择,我们可以在这方面进行合作,用市长的话来说。就是共谋发展。”

    在海东规划旅游、会务、办公、居住和购物相结合的新型城区,这是包飞扬在和海东方面的沟通中所提出来的,现在正好被陈华东适时的借用过来在会议发发言变成自己的观点,当然陈华东这样做也就是在心里真正地认可了包飞扬对海东方面未来发展构想的建议,想要让海东区按照这个发展规划往前走下去。这种工业区与居住商业区分离的做法,在当下的三四线城市中并不常见。海东区本来对工业还是念念不忘。但是在现实的利益面前,他们还是启动了新城区的建设计划,比起那些很难达成的工业梦想,毕竟让本地区能够得到眼前切实的发展才是最重要的。

    接下去场面就比较热烈了,其他与会区县的代表也纷纷进行了积极的发言,在他们的发言中,纷纷都表示要和临港经济开发区共谋发展,并结合自身的特点和需求在会议上提出种种要求。比如海城区的与会代表就希望临港经济开发区将纺织和电子制造等非重化工业的项目放在海城区。冠西县和海西县的与会代表则希望临港经济开发区支持他们的农业,云台县又希望临港经济开发区支持采石和交通发展。

    如果说刚开始海东和冠东的官员发言的时候。还是真正地着眼于跟临港经济开发区互补与共谋发展的话,后面几个县区的代表更多的则是趁机在会议上对临港经济开发区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要求,有些官员在会议提出的要求甚至连坐在包飞扬身旁的楼易成都觉得很过分。

    “谢谢大家对我们临港经济开发区的支持与关注。”包飞扬在几个区县领导当中最后一个发言,他笑了笑说道:“在临港经济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和建设过程中,我们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说我们这里的基础太差、配套不足。”

    包飞扬说道:“我举个例子,目前临港经济开发区招商引资成绩最突出的就是船舶工业,船舶工业是一个综合工业。日本人称之为综合工业之王。大家可能并不清楚,一艘船的产值。船厂创造的只有三分之一,其它的,材料工业、机械工业、电子工业、服务业和船用品制造业占了三分之二。这也就是说,如果大唐合资船厂年产值达到三十亿的话,将会直接发出二十个亿的生产采购订单,如果这些订单中有一半留在海州。那就是十个亿。”

    包飞扬扳着手指给大家算账:“这还是大唐合资船厂的直接订单,由此层层传递,形成的产值将会远远超出这个数字,当然前提是我们本地能够留下多少。”

    “目前来说,以我们海州的能力能够吃下来的订单数量非常少。这也并不奇怪,毕竟我们的造船业原本规模并不大,相关的配套产业也还不完善,而且层次也比较低,原本几家船用机械和船用品制造配套企业的产品还达不到大唐合资船厂的要求。”

    “对于这个问题,大宙重工希望引进他们在韩国国内的合作伙伴,应该说,这原本就在项目的计划内,因为韩国企业都特别喜欢用他们自己的合作伙伴与配套企业。不过,他们在非核心的一些产品上,还是会面向国内进行公开招标。另外最近的国际金融形势比较复杂,大宙重工寄予厚望的一些配套企业可能暂时还来不了,这也是我们的机会。”

    包飞扬说道:“我可以坦白告诉大家,在临港经济开发区的产业规划中,包括了大部分船用配套产业的发展,但依然会有大量的产品是我们做不了的,其他一些产业的情况也是一样。”

    “这些产业最终将如何分布,刚刚大家都提出了很多想法。我觉得这个我说了不算,关键要看两点,一个是市里如何规划,比如海东区规划的方向就是海滨旅游度假区和居住商业区,我觉得这个规划突出了海东区的优势,至少在海州市,还没有一个地方能够跟他们竞争,所以我们非常愿意与他们在这方面合作,包括向投资商建议在海东规划建设高品质的华商社区,目前已经有投资商表示对这个项目非常感兴趣。”

    包飞扬道:“第二个则要看各个地方的条件,这个条件既是指基础条件,比如海东区的沙滩这是谁也没有的,他们具有发展旅游业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另外条件还包括当地的产业基础,以及在相关项目上的准备情况等等。比如同样是两个工业基础比较薄弱的地方,一个地方主动找了一个纺织项目投资,还有一个地方什么都没有做,那肯定是这个已经有项目的地方更为优先。”

    会场上再次陷入一片沉默,所有人都在心里盘算着包飞扬这番话的意思。尤其是那些凭着一张嘴就想向包飞扬要项目要支持的几个区县领导,心中更是翻腾不已。都说包飞扬好说话,从他这里拉项目非常容易,看来也不尽然啊!

    散会后,陈玉清将包飞扬叫到办公室:“飞扬同志,你们临港经济开发区的那个规划定稿没有?”

    包飞扬笑了笑道:“大框架已经定了,不过有些细节还要推敲,所以还不能说已经定稿。”

    陈玉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向包飞扬,说道:“之前那个版本我看到了,说实话,如果放在半年以前,我会觉得那份规划完全就是无稽之谈,根本不切实际,没有实现的可能。”

    “不过现在,我对你们临港经济开发区的未来怀有非常美好的憧憬。”陈玉清注视着包飞扬,缓缓说道。

    包飞扬笑了笑:“市长,我们临港经济开发区能有现在的局面,与您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好了,这些场面话就不用说了,你知道我的性格,我只想听真话。”陈玉清盯着包飞扬,脸上的表情显得非常认真:“你告诉我,从海州全局来考虑,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