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领导意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王虹锋接着说道:“当然,风险也还是有的,所以你也要小心应对。”

    王虹锋看了看包飞扬:“刘远川这个人,一直在军队政工系统工作,人面非常广,这对你来说,其实是个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你想要见到刘远川应该不会很难,而刘远川就算不同意你的看法,也不会立即就跟你一个年轻后辈撕破脸皮。”

    “不过——”王虹锋话锋一转,又接着叮嘱道:“你必须要明确一点的就是,既然你选择了用这种方式来推动,那么就算这一次失败了,你也必须要继续用这种方式去争取,如果届时你再想从下往上推动的话,难度会更大,而你和刘远川之间,那就算是结仇了。”

    包飞扬点了点头,现在刘远川等人并没有表明态度,一旦他们表明态度,而且还是反对态度的话,恐怕到那个时候,即便是王虹锋也不能贸然再将这件事提出来。

    “我会将我知道的情况全面详实地向刘将军汇报,并着重强调这件事的重要性与紧迫性。”包飞扬说道,实际上就是将戴晋荣等人的上访、于莉琼等人的意见,以及事件对地方的影响等等,都通过这种方式传递给刘远川知道,向他施加压力。由于采用的是非正式的方式,既不会让对方感到受冒犯,却也能够向对方传递压力。

    王虹锋点了点头:“你做事,我还是比较放心的。”

    王虹锋又特意交代了包飞扬几点要注意的地方,最后又看了看他说道:“你跟我说实话,这件事对台湖联合化工集团的项目究竟有多大的影响?”

    王虹锋、薛绍华,甚至赵根正等人之所以支持包飞扬出面处理这件事,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这件事将会影响到联合化工集团在海州的投资。

    如果没有这个因素,王虹锋肯定不会同意包飞扬这么做。在他看来,这件事可以慢慢推动,除了让戴晋荣等人继续上访,让于莉琼等人通过其他渠道反映他们的意见,还可以推动学术界、媒体对当年的事情进行报道,逐渐让这件事浮上水面。让大家没有办法再回避,等到瓜熟蒂落,处理起来会更加从容。

    如果刘老的身体状态允许,也可以直接向刘老汇报。

    但是现在事情关系到联合化工集团在海州的巨额投资,意味着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才不得不让包飞扬冒这个风险。

    包飞扬笑了笑:“薛书记也问过同样的问题,要知道于莉琼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台湖联合化工集团掌门人王家诚未来的孙媳儿,所以具体的影响我也不能预料。但即便是排除于莉琼个人的态度,这件事也肯定会影响海州在台湖商人中的形象,而我们正在以及计划与台湖企业谈的投资项目还有好几个,只要有一个项目的结果会受到这件事的影响,也是我不愿意看到。”

    王虹锋盯着包飞扬看了两眼:“你说得也有道理,所以大家才会同意让你来处理这件事,省里也希望海州的发展不要受到不利的影响。”

    包飞扬笑了笑,突然说道:“王叔叔。既然是这样的话,省里是不是应该考虑海州领导班子的稳定性?我听说省里有意将玉清市长调走?”

    王虹锋看了包飞扬一眼:“呵呵。这倒是奇怪了,这应该是你第一次在我这里关心海州的人事任命?”

    包飞扬笑了笑:“是啊,玉清市长是海州的定海神针,有她在,我们做起事情来,都特别安心。”

    王虹锋沉吟了片刻。然后才开口说道:“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省委已经差不多达成了一致的意见。玉清市长有能力,工作风格也颇受好评,对于这样的干部,组织上一定会考虑人尽其用。”

    “海州最近的工作做得很不错。现在可以说是海州发展的最关键的时刻,省里也在考虑给予海州更多的支持。”王虹锋说道。

    包飞扬知道,王虹锋这两句话看似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却已经将最重要的消息透露了出来,看来这一次省里是已经将陈玉清的工作都安排好了。陈玉清即将离开海州,已经无法挽回,他也必须要面对新任的海州市政府一把手,以及由此带来的新局面。

    走出王虹锋的办公室,陈雨城去通城以后,新任的王虹锋专职秘书郭晖连忙迎了过来:“飞扬,事情都谈好了?”

    到王虹锋这个级别,选择秘书也不能够随便,包飞扬可以找一个刚刚从大学毕业,或者并没有什么经验的年轻人担任自己的秘书,但是作为省委一把手的秘书,各方面的要求都比较高,郭晖也已经三十出头,有比较丰富的工作经验。他与包飞扬并不熟,但显然并没有将他当成普通干部那样对待,因为他知道王虹锋是将好几件重要工作往后延,抽出了上午这段时间,就是为了跟包飞扬谈事情。而且他们足足谈了一个小时,这是很多厅级高官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包飞扬点了点,笑着对郭晖说道:“晖哥辛苦了,中午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

    郭晖抬头看了一下时间,微微苦笑道:“我有时间,不过飞扬你恐怕没有时间,刚刚洪省长的秘书郑处长打电话过来,说是洪省长想要见你。”

    郭晖看向包飞扬的目光有些复杂,包飞扬不但得到王虹锋的信任,省长洪锡铭对他也很重视,也难怪陈雨城将包飞扬列入了最特殊的那个名单,让他碰到有关包飞扬的事情,一定要尽心处理好,看来陈雨城对他并没有什么保留。

    当初郭晖看到包飞扬的名字和职务的时候,还以为陈雨城随便给他一个名字凑数,进而怀疑陈雨城是故意敷衍他。不过在了解到包飞扬的一些事迹以后,他就不敢那么想了,因为他发现包飞扬确实非常特殊,应该是江北省最特殊的正处级地方一把手。如此特殊的一个人。当然应该特殊对待。

    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包飞扬的特殊性在哪里,只是觉得一个能够创造望海奇迹,并且打开海州经济开发区发展局面的年轻干部,自然会有他的特殊性。

    直到这次王虹锋吩咐他更改日程,专门在今天上午留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只是为了见包飞扬。才让他意识到包飞扬有多特殊。

    不但如此,刚刚省长那边也打电话过来,说省长也要见包飞扬,看来包飞扬不但是王虹锋面前的红人,在省长洪锡铭那里也颇得看重。

    “现在就去?”听到郭晖的话,包飞扬也有些意外,他拿出自己的手机一看,发现上面确实有好几个未接电话,其中一个号码就是郑毅打过来的。应该是洪锡铭那边知道他来了省委。让郑毅打电话通知他,那时候包飞扬正在和王虹锋汇报工作,手机调成了静音,郑毅打电话没有人接,就直接将电话打到郭晖那里。

    郭晖点了点头:“是的,郑处的原话是,你和书记的谈话结束以后,如果有空的话。就马上去洪省长那里一趟。”

    “好的,我这就去。”包飞扬说道。

    “省长。您好。”包飞扬走进洪锡铭的办公室,意外地发现办公室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对方看上去大概四十岁左右,肤色白净,目光炯炯有神,盯着包飞扬上下打量。

    “飞扬来啦。坐吧!”洪锡铭招了招手,示意包飞扬在那个人的对面坐下来:“国生啊,这位就是你想要见的包飞扬,是不是非常年轻?可是你不要看他年轻,飞扬同志的工作能力也是非常强的。”

    男子这才站起来。向包飞扬伸出手掌:“飞扬同志,我是沈国生,你确实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年轻,不过这更加说明你的能力,希望我们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好好合作。”

    包飞扬目光一闪,心想这个沈国生大概就是要到海州接替陈玉清位置的人,他倒是知道沈国生这个人,是不久前刚从团中央下来的干部,当时是接替程化言担任省政府办公厅秘书长,没想到他这个秘书长的位置还没有捂热,就将前往海州担任海州市政府一把手。

    沈国生来江北的时间还不长,包飞扬也是第一次见到,程化言去通城,沈国生去海州,洪锡铭短短时间内派出两个秘书长,对地方的控制**之强可见一斑。相比之下,王虹锋的作风就要柔和很多,虽然在直接控制力上不如洪锡铭这种方式,但徐城、海州、靖城、淮城等地方诸侯大多还是对王虹锋十分支持。

    “秘书长,您好,请恕我眼拙,刚刚竟然没有认出来。”包飞扬连忙说道。

    这时候还没有严格的干部任用公示,虽然当时下发了任命通知,但是并没有照片,作为新任秘书长,沈国生也很少在电视上露面,包飞扬也没有看电视研究人脸的习惯,刚刚确实没有认出来。

    沈国生爽朗地笑了笑:“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认不出来也是正常,不过这件事也说明我应该到海州走一走,免得海州的人都不认识我这张脸。”

    不等包飞扬说什么,省长洪锡铭已经摆了摆手说道:“工作做好了,有人认识你那才是挣脸,工作做不好,别人记住你这张脸,那就是丢脸。”

    “省长说得是,我一定牢牢记住省长的这句话,用来自勉。”沈国生连忙说道。

    洪锡铭又对包飞扬说道:“国生同志以前在团中央工作,在青年干部的培养方面很有心得,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多向国生同志汇报,遇到什么问题,也可以找他。”

    “好的。”包飞扬笑着点了点头,沈国生现在是省政府秘书长,正常情况下,包飞扬是没有必要向沈国生汇报工作的。洪锡铭这样说,显然也是在为沈国生到海州任职铺路。虽然说临港经济开发区在海州的地位非常重要,包飞扬也在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发展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但是洪锡铭作为省政府一把手,亲自召见包飞扬,显然并非是专门拉拢包飞扬,一来包飞扬与王虹锋走得比较近,关系已经逐渐明朗,洪锡铭就算再强势,也不至于明着要从王虹锋那边挖人。

    二来王虹锋地位尊崇,沈国生毕竟也是正厅级干部,还不需要省长为他站台。他们这样做,恰恰是因为还没有这方面的想法,除了要了解一些情况,也宣示了沈国生到海州任职以后,很可能会强势介入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姿态。

    这也是包飞扬最担心的。

    “秘书长,既然省长这样说了,那我以后麻烦您,您可不能够推托啊!”包飞扬笑着说道。

    沈国生笑着打了个哈哈:“好啊,说起来我在团中央的时候,都没有发现飞扬这么一个杰出的青年人才,也是失职。”

    洪锡铭也笑了笑,气氛看起来非常融洽。

    “飞扬啊,海州船舶工业园的建设进度如何?”寒暄了几句,洪锡铭突然开口问道。

    包飞扬连忙简单地将船舶工业园的建设情况介绍了一下:“目前,大唐合资造船项目、海州船舶第二造船厂项目的建设都很顺利,另外跟省船舶工业集团方面的谈判也已经接近达成最终的一致。”

    “不错。”洪锡铭点了点头,说道:“最近的招商引资工作有什么进展?听说这段时间台湖的宏达集团、联合化工集团都在海州进行考察,有没有什么好的消息?”

    “是的,宏达集团与联合化工集团的考察刚刚结束,考察团成员已经返回台湖。”包飞扬说道,新滩八二一事件的调查和讨论都没有公开,包飞扬也没有准备向洪锡铭汇报,但是洪锡铭提到联合化工集团的事情,他也不能不有所交代。

    如果他不提,以后让洪锡铭知道,这件事就会成为双方之间的隔阂,真要发生什么事情,洪锡铭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