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内幕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包主任,我不负责经侦这一块,所以这个案子并不是我经手的,当然我对振兴建筑公司的案子也有一些了解。”赵成叶沉吟着说道:“我原来并不清楚,后来看到王振兴每年都要来,才听人说起,我就特地了解了一些情况,他那个案子确实是有人举报,而且是事主举报,事主一直不肯撤销举报,原则我们也确实不能够随意撤销案件。”

    包飞扬看了赵成叶一眼:“听说两年前纪委曾经督办过这个案子,不知道调查结果如何?”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赵成叶端起茶杯,低头抿茶。

    看到赵成叶的样子,包飞扬就知道对方一定知道些什么,只是双方交浅言深,赵成叶身为东湖分局的副局长,不可能见面就将一些关键信息告诉包飞扬。

    不过赵成叶的话里也透露出一些其他方面的信息,比如经侦和纪检、督察都不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如果真出了问题,赵成叶受到牵连的可能性并不大。

    而赵成叶点出这一点,说明他也不是没有想法,只是他跟包飞扬还不熟悉,他也不可能就贸然表明态度。

    包飞扬之所以找赵成叶而不是其他人,也是因为海州市政法委书记董允虎的推荐,董允虎以前曾经在省厅工作的时候,与赵成叶有过接触,两人也算认识,但也不是很熟悉,只能起到一个简单的引荐作用。所以刚刚见面以后,赵成叶很热情。包飞扬也就没有提董允虎的名字。

    包飞扬要在东湖分局找关系的话,当然会有很多种方式,不过他暂时还不想大动干戈。所以只是先找了赵成叶。

    听到赵成叶这样说,包飞扬点了点头道:“来省城前,市里董书记跟我说,有什么事情可以找赵局,这件事说不得还要麻烦赵局帮忙问一下。”

    赵成叶抬头看了包飞扬一眼:“噢,包主任跟董书记很熟悉?”

    董允虎是海州市政法委书记、副厅级,比赵成叶高了两级。两人的关系并不算很亲近,业务上也没有多少交集,平常来往并不多。但偶尔也有些联系,赵成叶一听就知道包飞扬说的是董允虎。

    “董书记说赵局胸中有沟壑,一直想着能够跟你再度合作呢!”包飞扬笑了笑,说道。

    有了董允虎这个大家都熟悉的人。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一下子近了不少。但毕竟赵成叶跟董允虎也并没有很密切的关系,赵成叶想了想才道:“大概前年的时候,市里曾经问起过这个案子,我们内部也调查了,具体的情况我确实不是很清楚,好像那些扣押的财物有些对不上,似乎当时的移交手续有些问题,连局里都弄不清楚是省厅移交分局出了问题。还是局里保存有问题,一些记录比较混乱。资料又不全,所以就一直拖着,没能够弄清楚。”

    “包主任,你看这样好不好,这事一下子也没有办法弄清楚,我马上向分局领导汇报,涉及到全省招商引资工作的大事,局里一定会高度重视,并对这个案子展开调查,争取捋清扣押财物的去向。”赵成叶看着包飞扬说道:“一旦有什么进展,我再向包主任你汇报,你看行不行?”

    赵成叶将姿态放得很低,事实上他也确实没有权力决定这样一件重要的事情。

    包飞扬马上点了点头:“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复杂,具体如何处理,当然由你们局里决定,我等赵局你的消息。”

    “谢谢包主任的理解。”赵成叶说道,他并不相信包飞扬对此没有预料,因为这件事是明白着的,包飞扬认识王振兴,肯定从王振兴那里了解到基本的情况,王振兴每年都要多次上访,甚至纪委都督办过这件事,最后还是没有解决,其中当然是有原因的。

    个中的原因,显然也不像赵成叶对包飞扬说的那么简单,只是程序混乱与资料缺失,明显还要涉及到一些人,只是赵成叶在没有摸清楚包飞扬的意图前,也还不会向包飞扬和盘托出。

    当然这些信息也足以让包飞扬明白振兴公司的案子是有问题的。

    不过赵成叶也不希望包飞扬将这件事情闹大,毕竟真要是追究起来,就算他并不分管经侦,但是作为分局副局长,他还是难辞其咎。所以对赵成叶理想的情况莫过于通过包飞扬推动对这件事的调查,但是又控制在一定范围内,这样查出问题以后,他才能够顺势上位。

    所以赵成叶才要将事情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

    离开东湖分局以后,包飞扬将情况告诉王振兴和武前辉:“赵局答应向局主要领导汇报,等他们调查有进展,会再通知我们,我不能够在凤湖停留太长时间,明天就要回去,这边有什么情况,你们多注意一下。”

    武前辉不禁有些狐疑地看了看包飞扬,这个结果其实跟他们以前来东湖分局得到的答复差不多,难道说赵成叶表面上热情,但实际上还是敷衍了事?

    “包主任,赵局真能够保证东湖分局一定会彻查这件事吗?要是分局其他的领导不同意怎么办?不会还是像以前一样,说是要调查,结果查来查去,还是不了了之?”武前辉问道。

    包飞扬摇了摇头道:“不会,这一次分局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包飞扬很有信心地说道,他相信不管分局的哪位领导,都不会继续将这件事当成一件小事,毕竟包飞扬说得很明白,这件事已经影响到海州市乃至江北省招商引资的环境。

    更重要的是包飞扬的插手,包飞扬现在只是向东湖分局了解情况。这是给东湖的面子和机会,如果他们不能够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包飞扬就会将这件事向省里汇报。那东湖分局甚至东湖区委区政府面临的压力就会非常大,毕竟现在省委和省府的那两位当家人都不是好糊弄的。

    只是这些细节包飞扬不能够公开说出来,武前辉显然也并没有释疑,只是鉴于刚刚在东湖分局见到的情况,他并没有轻易提出质疑,反正他们一开始也没有对包飞扬抱有太大的希望,再等一段时间。看看情况也可以。

    王振兴一直没有怎么说话,似乎这件事跟他关系不大,这时候他才笑了笑说道:“包主任。你看为了我的事情让你跑前跑后,晚上就让我请你吃顿饭,以表谢意吧?”

    “不用了,下午我还有事。晚上大概也身不由己。”包飞扬摆了摆手。回头看了王振兴一眼:“老王,等这边的案子结束,你被扣押的财物发下来,不知道你会有什么打算?”

    “打算?”王振兴不禁微微一怔,这些财物被扣押了六七年,这些年他每年都要跑几趟,每次都没有什么结果,他也几乎都放弃了。这些年也做些小生意。还是建材方面的,多是居中联络、转手贸易。交易规模并不大,也就赚点钱供女儿上学,另外将以前欠的一些债还掉,日子虽然并不如从前富贵,却也安稳。

    以前他还想过,如果能将那几百万要回来,他还能够东山再起,后来这样的心思也渐渐淡了,毕竟那样的经历他也不想再来一次,甚至这几年他也不去考虑那几百万还能不能要回来,自然也就没有再去想钱要回来以后要干什么。

    所以突然听到包飞扬提出这个问题,他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包主任,这个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局里调查的结果怎么样我们还不知道,现在就考虑这个问题,是不是有点太早了?”武前辉看到王振兴的反应,就知道他并没有准备,于是开口说道。

    包飞扬看了武前辉一眼:“看来武老师还是没有信心。”

    武前辉摇了摇头:“我不是不相信包主任你,而是类似的情况我们遇到过太多次了,有一年我们甚至惊动了纪委,纪委书记亲自批示要求查清楚这件事,并妥善处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我们不能不担心这次也出现类似的情况。”

    包飞扬沉吟了一下,武前辉的担心他能够理解,出现那样的情况也并不是没有原因,想要拿回这几百万肯定要触动某些人的利益,到底会有哪些人牵扯到里面来,他现在还不清楚,包飞扬今天来这样一出,最基本的目的还是要打草惊蛇,只有这件事真正运动起来,才可以看到藏在幕后的某些真相。

    包飞扬对揭示真相的兴趣并不大,毕竟他还不是纪委干部,而且水至清则无鱼,他连海州开发区的事情还顾不过来,不可能还要操心省公检法系统的廉政问题。但是他认为政府可以在一些事情上存在瑕疵,做得不够完美,甚至存在问题,但是不能够损害普通老百姓,特别是个体的利益,因为五六百万对省里来说可能并不算什么,完全可以消化掉这样一笔坏账,但是对王振兴来说,没有这五六百万,他这辈子就毁了,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

    包飞扬相信,这一次东湖分局一定会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因为破坏招商引资环境这个大帽子,在现在这个环境中,是谁也承担不起的。

    至于东湖分局到底会怎么做,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那就不是他要关心的事情了,他相信赵成叶等人会抓住这个机会。

    “你们谨慎是对的。”包飞扬点了点头说道:“不过谨慎并不代表不可以提前计划,老王你十年前就能创下千万资产,现在的政策与经济环境这么好,老王难道就不想重新大干一场?”

    王振兴有些苦涩地笑了笑:“包主任,说句实在话,这些年我也不是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当年我是白手起家,现在经历得多了,重新再来一次只会做得比以前更好。”

    “不过我这心里始终有些疙瘩,放不开。”王振兴摇了摇头:“我为什么一直坚持不懈每年来要钱?一来是武老师说只有每年都要,才不会过诉讼期限;当然要不回钱,其实过不过期限都没有关系,不过武老师又说当年的冤假错案都能够平反,我的这件事也不是不可以。”

    “我每年坚持这样做其实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看一看政府对待我们商人的态度是不是会发生变化,我知道这样的想法未必正确,这些年国内经商的环境确实越来越宽松,但是我的事情背后牵扯比较广,未必就能马上解决,但是一年又一年得不到解决,我也确实有了放弃的心思。”

    包飞扬点了点头,对王振兴的想法表示理解,王振兴这个人在发家的过程当中也与地方官员有来往——这是无法避免的,因为在华夏这样一个政府非常强势的环境中做生意,不跟官方打交道就想将生意做下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是王振兴在交往的过程中,一直非常恪守分寸,就是因为他意识到这种风险,然而他最后还是因为这个原因,差点身陷囹圄,虽然个人逃过一劫,但是辛辛苦苦十几年,努力打拼、战战兢兢积累的财富却也几乎化为乌有,这让他不能不灰心,并且充满疑虑。

    “朱总,你放心,这一次你的事情一定能够得到圆满的解决。”包飞扬非常认真地对王振兴说道:“同时,我也要请你去海州看一看,看看海州现在的投资环境,如果你还有雄心和热情,海州欢迎你再来投资。”

    包飞扬向王振兴伸出手臂,用力握了握对方的手掌。

    看着包飞扬坐上车离开,武前辉转过头看了看王振兴:“怎么样,老王,有没有兴趣去海州看一看?海州我没有去过,不过望海倒确实是一个投资的好地方。”

    王振兴似乎刚刚回过神,他有些落寞地笑了笑:“看看又能如何,时代不一样了,现在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

    “老王,你可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啊,这还没到知天命的年龄,你就认输了?”武前辉追上王振兴,在他耳边不停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