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包飞扬的后招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边说着,罗明翔一边看向了邢洪林,“邢局长,包飞扬要挟我的时候,你可是也在现场。现在陈厅长来了,你可要替我作证啊!”

    面对着罗明翔的目光,邢洪林心中有些犹疑。他又怎么会想到,包飞扬的老上级,原海州市市长、现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厅长陈玉清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水岸丽宫会所。早知道这样,说什么他也不敢这么大胆子,和罗昭德、罗明翔父子勾结起来,陷害包飞扬啊!

    可是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晚了。即使自己想反悔,恐怕也没有任何机会,罗昭德和罗明翔父子俩会让他这么容易脱身吗?

    感受着罗明翔看似平静的语气里透露出来的阴狠之意,邢洪林连连点头,冲着陈玉清说道:“陈厅长,我是东湖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邢洪林,也是海州振兴建筑公司经济诈骗案的经办人。包飞扬今天把我叫过来,说是要和罗总谈一下海州振兴建筑公司经济诈骗案的事情。包飞扬是不是想要张小芸,我并不在现场,所以还不好下判断说谁是谁非。但是包飞扬想利用海州振兴建筑公司的经济诈骗案要挟罗总,这件事情我可以作证。我就在现场,那可是一点不假,是确实有的!”

    听到邢洪林这么说,陈玉清脸色不禁有些难看。虽然在她心目中,万万是不肯相信包飞扬会干出如此龌龊下作的事情,但是有邢洪林站出来替罗明翔作证。情况对包飞扬很是不利啊!虽然邢洪林口口声声说不了解包飞扬是不是试图张小芸,但是却指证包飞扬想利用海州振兴建筑公司经济诈骗案来敲诈罗明翔。如此一来,就和罗明翔前面所说的情况对上了。从侧面佐证包飞扬利用海州振兴建筑公司的经济诈骗案要挟罗明翔从而胆大妄为要张小芸的可能性确实存在,在加上张小芸的指控,以及旁边那个手拿照相机记者模样的人,不用说,水岸丽宫这个圈套准备的很充分啊!即使是自己想替包飞扬解围,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啊!

    就在陈玉清心中为难之际,却听到包飞扬冷笑了起来。

    “邢洪林啊邢洪林。”包飞扬指着邢洪林说道,“我本来还敬重你是东湖公安分局的副局长,没有想到你竟然和罗明翔是蛇鼠一窝、一丘之貉。明目张胆地跟他勾结在一起陷害我!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再顾忌什么,给你留什么面子了!”

    “包飞扬,你少血口喷人!”邢洪林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和罗昭德、罗明翔父子站在一起。这时候心中自然也没有什么顾忌了。他做出一副气愤之极的模样对包飞扬说道,“明明是你想利用海州振兴建筑公司经济诈骗的案子想要要挟罗明翔罗总,我不过是说了几句公道话,怎么就变成了陷害你啊?”

    “公道话?”包飞扬呵呵一笑,伸手从衣服口袋摸出一件东西,冲着邢洪林一晃,“邢洪林邢局长,你是搞刑侦工作的。对我手里这个东西不会感到陌生吧?”

    看到包飞扬的手中的东西,邢洪林不由得面色大变。原来,包飞扬手里拿的是一款小型录音机。

    一时间邢洪林说话的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他用手指着包飞扬说道:“你……你……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呵呵,我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包飞扬把半只巴掌大小的录音机在手里掂了两下,眯缝着眼笑道:“很简单啊,为了自保!和邢局长、罗总经理你们这种人在一起,我没有点保护措施,岂不是会被你们坑死?”

    在上一世的时候,包飞扬经历过多少尔虞我诈?今天到水岸丽宫会所这样复杂的地方来赴邢洪林邀请,又怎么会一点准备措施都没有呢?别的不说,这种带着录音功能的索尼随身听肯定是要藏着一部的。

    罗明翔此时也看清楚了包飞扬手中的小型录音机,顿时只觉得天旋地转,脑袋发晕,双腿软软的,几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他千算万算,还是没有算到,包飞扬竟然会在口袋里塞了一部小型录音机来赴宴。

    不过此时此刻,罗明翔心中还存着一种侥幸,那就是包飞扬手中这款机器没有录音功能,只是一款普通的用来播放音乐的随身听而已,包飞扬这时候把它拿出来,不过是虚张声势,用来吓唬自己和邢洪林而已。这个时候,自己千万千万要冷静,万万不可上包飞扬的当,自乱阵脚。

    可是,就在这个念头在罗明翔脑海里刚刚泛起的一刹那,包飞扬已经按下了随身听上播放按键,只听一个声音从随身听外放喇叭里响起:

    “包主任,海州振兴建筑公司这个案子有些复杂,其中牵扯到当年海州市的一桩案,有些事情确实很难查,但是我们也不得不继续查下去,还要请包主任你能理解。”

    在场所有人目光都投向了邢洪林。即使陈玉清和邢洪林一点都不熟悉,她也听得出来,包飞扬手里随身听里传出来的声音正是这位东湖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

    邢洪林本来就有些发白的脸此时更是变得一点血色都没有,他猛地就向包飞扬扑过去,想要夺取包飞扬手中那部随身听。

    包飞扬轻巧地一撤步,就闪到了一边,让邢洪林扑了一个空。

    “邢洪林,你要干什么?”陈玉清一挥手,身后两个年轻的纪检干部就冲上去,一边一个,死死地拉住了邢洪林的胳膊。

    “飞扬,你继续往下放!”见邢洪林被控制住,陈玉清做了一个手势,霸气之极。

    包飞扬点了点头,手中的随身听继续往下播放。

    “这里面有些材料。包主任回去以后可以慢慢看。”还是邢洪林的声音。

    然后一个有些愤怒的声音从随身听里响起了:“邢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正是包飞扬的声音。

    “包主任,我们知道这个案子造成了一些恶劣的影响。所以想请包主任你帮忙消除一下这些影响,这些就是公关的费用。”依旧是邢洪林的声音。

    ……

    陈玉清铁青着脸,一直听到张小芸进来勾引包飞扬不成,反而诬陷包飞扬的场面之后,这才严肃地冲包飞扬说道:“够了,飞扬,不用再继续放下去了……”

    这个时候。邢洪林早已经浑身瘫软,如果不是有两个纪检人员架着胳膊,早就瘫倒在地。罗明翔脸上也是满头大汗。双手按着桌子,强自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眼睛不住地往站在陈玉清身后不远处的罗昭德脸上瞄,希望自己老爸这个时候能够站出来。力挽狂澜。把眼下这个难关度过去。

    可是罗昭德的脸色也不比罗明翔好多少,他这时候考虑的已经不是保住自己这个宝贝儿子,保住水岸丽宫会所,而是想着怎么能够断臂求生,把这件事情控制住不让扩大,哪怕是把自家儿子和水岸丽宫会所都赔出去,只求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不要把自家小舅子尚弘德牵扯进来。那怕把自己这把老骨头打进去,就算是最最圆满的结局了。只要自家小舅子还能够保住东湖区副区长的位置。那么即使自己父子俩都进去了,也会有翻身之日啊!

    罗家父子这边都在各怀鬼胎的拨拉着算盘,那边张小芸却扑了出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包飞扬跟前,嘴里叫道:“包主任,我这全都是受我们罗总的指使啊,您大人大量,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罗明翔没有想到张小芸这个时候竟然公然指证他,他简直要气疯了,身上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劲儿,一个箭步跳出来,抬脚就向张小芸身上跺去,“你这个小贱人,竟然敢胡说八道血口喷人,看小爷我怎么收拾你!”

    包飞扬虽然不耻张小芸的为人,但是这个时候却不能不保护张小芸,毕竟张小芸是指证罗明翔和邢洪林的重要证人。

    “罗明翔,当着陈厅长的面,你就敢行凶吗?”包飞扬抬起手,看似想要拦着罗明翔行凶,食指却微微外探,从罗明翔小臂外侧的穴位拂过。

    只见罗明翔身形微微一顿,然后脚步就站不住,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脑袋狠狠地磕在桌脚上,一个鹅蛋大的紫包就出现在额头上。

    “哎哟,疼死我了,我的妈呀!”罗明翔躺在地上满地打滚,他不去揉脑袋上的紫包,却抱着自己胳膊嚎叫不已。包飞扬的错骨分筋手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起的。

    陈玉清看着眼前这鸡飞狗跳的场面,面色更是异常冰冷,她扭头看了一眼省监察厅办公室主任、这次江北省正风肃纪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三兵,冷声说道:“这成什么体统?”

    陈三兵心领神会,立刻对跟在自己身后的省纪委、监察厅的工作人员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统统带走!”

    立刻有几个工作人员冲了上去,拖起张小芸,架着罗明翔,还有之前已经被控制的邢洪林就往外走。

    罗明翔此时也顾不得胳膊上钻心疼痛,一个劲儿地挣扎大叫:“我不是国家公职人员,你们纪委监察厅没有资格带我走!”

    工作人员又怎么理会他的嚎叫?架着他只管往外拖……

    等他们几个人被拖出去之后,陈玉清也没有心情再在这里停留,她宣布由于特殊情况,今天的整风肃纪专项检查活动到此结束,然后就带着包飞扬返回监察厅。

    陈玉清这边刚离开,罗昭德也顾不得擦一把额头上的汗,立刻拨通了尚弘德的电话。(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