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二百五章 神级段子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震惊之下,石东明脱口而出:“局长,你竟然知道弹弓砸车窗玻璃的盗窃作案方式?”

    这个时候,以包飞扬的智商,又如何从石东明的反应中分析不出,用弹弓砸车窗玻璃盗窃车内的作案方式很可能还没有像他当初的那个年代流传广泛,甚至可能在枫林市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方式的砸车盗窃案,所以枫林市警察局包括姜方昌、雷丁这些刑侦专业的老手才会在石东明让他们分析盗窃者作案工具的时候才会压根没有往弹弓上面想,所以石东明才会在自己提出会不会犯罪嫌疑人作案工具是弹弓的时候,石东明的反应才会是如此的震惊。,:。¥,

    “对,我知道有这么一种用弹弓砸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的作案方式。”包飞扬微笑着回答了石东明的疑问,“我姐姐在粤东省粤海市开一家陶瓷公司,今年春节她回家探亲的时候,跟我说过粤海市发生过这样的小偷用弹弓发射钢珠射破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的案子。”

    看来自己当初让老姐包文颖到粤海市开公司真是英明神武的决定啊,不仅为自己提供了庞大的资金支持,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也都可以像今天这样一把手推到姐姐的身上。

    “什么,粤海市今年春节之前就发生过这样的案子?粤海市是不是发生过很多类似的盗窃案啊?”这下石东明更震惊了,因为他在西莞市的时候,听那个当副局长的老战友说,这种方式的盗窃案主要局限于西莞地区,临近西莞的周边地区也有零星案例发生,但是非常少见。粤海市和西莞市之间还隔着粤城粤州两座城市,却没有想到,在今年春节之前,就已经有这种利用弹弓射破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的案例发生了。听包局长的说法,包局长的姐姐是一个开公司的商人。如果这种作案模式连一个普通的开公司的商人都知道的话。说明这种作案模式在粤海市已经发生的相当频繁了。看来自己老战友掌握的资料也不够全面啊!

    包飞扬见状就知道自己说冒了嘴,虽然现在还不明白石东明是如何掌握这种新式盗窃车内财物作案模式的,但是显然石东明对这种新式盗窃车内财物案的资料掌握的详实程度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于是包飞扬连忙补充道:“据我姐姐所说,她所知道的好像在这个粤海市就这么一起。还是因为盗窃案发生地点就在他们公司停车场的隔壁,物业公司经理特地过来提醒他们的。我姐姐也是因为这种盗窃模式太不可思议,所以才当做一种新鲜事儿告诉我的。”

    “哦,原来是这样。这样就对得上了!”石东明点了点头。如果粤海市只发生这么一起类似案件的话,那么说明自己老战友提供的资料还没有什么出入。虽然粤海市和西莞市相隔两个城市,但是也算是周边地区,偶发一起,自然也算是零星案例。自己接下来分析的中心,还是要往西莞市靠。

    这个时候,姜方昌、雷丁等专案组的成员们也都反应了过来。敢情包飞扬包局长刚才所说的什么用弹弓砸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不是什么外行话,而是确有其事啊!因为这本身就是包局长姐姐身边发生的实际案例啊!就算是包局长的姐姐在转述这个案例的时候有所夸大,可是大体上总不会相差很远。更何况还有石东明石老神探的一脸震惊作为佐证,显然,石老对弹弓砸车窗玻璃作案这种他们从来没有听过的作案模式有相当程度的了解。

    “石老。”发问的是姜方昌,“对于包局长所说的这种用弹弓砸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的作案模式,说句不怕您和包局长见笑的话,不知道其他同志是怎么样,反正我是第一次听到。我看您对这种作案模式非常了解,能不能请您趁着这个机会,给大伙们介绍一下呢?”

    “对啊,石老,我们以前了解的砸破车窗玻璃都需要用铁锤砖块这样的重物,一把小小单弹弓。咋样才能敲破车窗玻璃呢?现在的车窗玻璃可是绝大部分都是钢化玻璃啊?”技侦大队的林千秋也发言道。比起其他人来,他更是对石东明所说的这种用弹弓砸破车窗玻璃的作案模式感到好奇。搞技术的人好奇心比其他人来说要强烈的多。

    “是啊石老,您就给我们讲讲吧!我们以前还真的不知道这方面的事情呢!”

    专案组其他人都七嘴八舌地叫了起来。

    “呵呵,”石东明笑着看了一眼包飞扬。“局长。”

    包飞扬知道石东明这是在征求他的意见。其实这有什么好征求的?今天是五二七盗窃案案情讨论会,一切有利用案情水落石出的东西,都可以拎到会上摊开了说。更何况这种最为关键的作案工具的分析呢?

    “石老,您大胆讲!”包飞扬笑了起来,“我听我姐姐说过之后,也很是好奇。只是我姐姐也只能说一个大概。具体小偷是怎么用弹弓砸破的车窗玻璃,偷窃了车内的财物的过程,她可是一概不清楚,今天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听石老您详细说道说道,长长见识。”

    其实包飞扬这完全是自谦的说法,对于小偷是怎么用弹弓射破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的过程,他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因为当时上就有模拟小偷用弹弓射破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的视频。但是这个时候包飞扬只能是装糊涂,不然他说自己对这种过程一五一十地都能讲得个清清楚楚,到时候石东明问他究竟是从什么途径知道这么多东西的,他又该如何回答?总不能说自己是穿越重生的人士吧?

    再者说来,包飞扬即使是记忆力不俗,能够把当初那个视频上的东西讲个明白,但是实际效果肯定跟石东明这个老牌神探讲出的效果绝对不同的。毕竟他本人不是搞刑侦专业出身,是一个完完全全的门外汉,即使记忆力再好,也不能弥补观察角度和关注细节上的缺失。这种任务,显然让石东明这个老牌神探讲起来更为合适。

    石东明向包飞扬请示,更多的是为了体现对包飞扬这个局长的尊重。见包飞扬点了头,于是就顺势讲了起来。

    “姜支队、雷支队,还有在座的同志们,在这之前你们不了解能够用弹弓砸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这种作案新模式,你们也不要有什么懊恼和沮丧的念头。因为如果这件事情是发生在一个月之前,我其实和你们大家一样,也都会往铁锤榔头石头砖块上面猜测,根本不会想到,这世界上还有人能够用小小的一把弹弓就能破坏车窗玻璃,盗窃走车内的财物。”说到这里,石东明停顿了一下,环顾了一下会场,然后才接着说道,“从这一点来说,我还是蛮佩服当初发现这种利用弹弓破坏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的小偷的。他确实比我这个所谓的神探聪明,能够想出来我这个神探的大脑想不出来的事情。估计那个小偷如果知道这一点,也会非常鄙视我这个所谓的神探吧?”

    会议室内一阵哄堂大笑。

    包飞扬正要拎起开水瓶为石东明水杯里加水,见状说道:“我插一句啊!石老您这话不对啊!”

    会议室顿时安静下来了。

    什么?局长说石东明的话不对啊?哪里不对了啊?我们咋就没有觉察出来呢?

    包飞扬摆了摆手,让要过来抢自己开水瓶的姜方昌和雷丁两个人坐回原位,坚持把石东明的水杯加满了水之后,这才开水瓶放下,继续说道:“为什么不对呢?因为石老的大脑都整天在琢磨如何抓到罪犯,让千家万户安居乐业,让每一个老百姓都平平安安的生活工作上面来了。而小偷呢整天都在琢磨偷盗财物的犯罪技巧,石老您和小偷的思考方向不在一个频道上,怎么去比啊?”

    “局长,您这是在夸我还是再骂我啊?”石东明也笑了起来,“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说,如果我把经理方在琢磨偷盗财物的犯罪技巧上面的话,会比小偷们更厉害啊?”

    会场里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包飞扬故作严肃地点点头,“所以感谢石老您当初选择了警察行业。所以我们枫林市警察机关才多了一名神探,江湖上也少了一名神偷啊!”

    噗呲!

    石东明刚抿了一口茶,却忍不住完全喷了出来!

    尼玛!

    敢情论起说段子,包飞扬包局长的神梗也是信手一拈就来,比他这个正宗的东北人还会逗闷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