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锁定目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下一页

    “有句老话说的好,没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在场的同志们可都是副省级省会城市警察局的干警,别的不说,至少在咱们枫林市来说,无论是收入水平还是个人见识,都应该属于中等偏上的层次?”石东明嚼着泡泡糖,慢条斯理地看着专案组的成员,“你们没有穿过用过的名牌可能有很多,但是你们至少听过这其中的绝大多数牌子,对?可是现在呢,连你们中的大多数人连听都没有听过范思哲这个牌子。&#书,■o这正跟我之前所做的调查是一直的,范思哲这种国际大牌奢饰品在国内认知度还非常之低。”

    “我们再具体到五二七盗窃案上,咱们专案组花了那么大的人力物力,最后都没有寻找到魏董事长的手包,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犯罪嫌疑人没有像以往那些砸车窗盗窃财物的案犯那样把盗取过财物的空手包给丢弃掉,从这一点上判断,这个犯罪嫌疑人有相当大的可能了解到魏董事长这只范思哲手包的价值。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连你们这些在枫林市属于精英人士的都不了解甚至都没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范思哲手包,五二七盗窃案的犯罪嫌人没有把这个手包却知道这个牌子,了解到它的价值不菲,这又说明了什么?”

    会议室内一边寂静,大家都全神贯注地听石东明的分析。

    说到这里,石东明又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资料。

    “我这里还有一份从我老战友那边拿过来的资料。”石东明翻开资料,举在手中,展示给大家。“我前面说过,不仅仅是咱们枫林市的砸车盗窃案,就是发生在西莞地区的砸车盗窃案也都是这个特点,一般来说窃贼对包内证件等物品都不感兴趣,只会都是只取走包内的贵重财物,然后顺手把包丢在垃圾箱或者其他比较偏僻的地点。但是这里说的只是西莞地区大部分的砸车盗窃案情况,在西莞地区还存在另外一种砸车盗窃案情况,那就如果车主在车内放的是比较名贵的皮包或者手包,这里所说的名贵指的主要是国际一线奢饰品牌子,比如魏董事长所用的范思哲,另外还有爱马仕、古奇、迪奥、阿玛尼、香奈儿、lv等等……”

    专案组的干警们不由得又低声议论起来,石东明所列举的牌子他们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听说,中间有那么一两个牌子还是听说过的,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知道全这些牌子。也不能说他们这些人见识少,实在是相比起东南沿海那些开放城市,尤其是粤东省那些城市,作为北方省的省会枫林市太封闭了,这个以国有企业为主的国家大型重工业基地城市的生活节奏和东南沿海城市根本不在一个节拍上,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考虑问题的方式和思维比起深川粤城西莞这些珠三角城市都要滞后七年,如果硬要比较的话,怎么说呢,这里就好像一九九零九一年的西莞市。

    “这上面所列的国际奢饰品牌子,在座的同志们认全的不多,但是在西莞地区警方已经抓获的的砸车盗窃犯中,至少有百分之十以上的犯罪嫌疑人认识这些牌子,他们中很多人甚至还有一个小画册,上面都是这些国际大牌奢饰品的图标照片,为的就是能够认出这些奢饰品牌子。”石东明翻过一页资料,上面印满了迪奥、爱马仕、范思哲等奢饰品的图标,“那么在座的有些同志可能就会问了,这些盗窃犯要认识这些多国际大牌奢饰品图标干什么呢?答案很简单,因为在西莞地区有很多专门收购二手国际奢饰品牌子皮包的机构,如果盗窃犯能够偷到这些国际奢饰品牌子的皮包或者手包之后,就能够把这些国际大牌皮包买个这些机构……”

    “啊?西莞地区竟然还有很多收购赃物的机构啊?西莞警方怎么能够允许这些机构的存在呢?”一个专案组成员忍不住瞠目结舌地叫了起来。

    “这种机构呢,其实咱们枫林市也有,以前叫做委托商店,不过最近几年都改名叫做典当商行了。”石东明看了这个专案组成员一眼,慢慢悠悠的说道。

    “噢,原来如此啊!”

    不光是这个专案组成员,在座的其他人也都明白了。这个可是一个老行当,解放前都存在的,叫当铺,十年浩劫时在绝大多数城市都消失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在全国各地的城市里又逐渐冒了出来,最开始叫委托商店,后来都改名叫典当行。因为典当行需要警察局颁发的特种行业许可证才能够经营,所以在座这些人对典当行也算是相当熟悉。他们当然知道,典当行不光可以典当,而且还可以回收旧货,这本身就是他们的业务范围。

    “相比起咱们的枫林市来,西莞地区的典当行更多,业务也更发达,”石东明继续往下说,“监管也相对松懈一些。因此少数典当行老板在利欲熏心之下,就把典当行变成了销赃窝点。像爱马仕、迪奥、范思哲、古奇等国际大牌奢饰品皮包,还有劳力士、欧米伽等瑞士名表,他们收回来进行一些处理之后,无论是偷运回香江还是放到深川、粤城这些城市都可以轻易出高价,甚至干脆翻新一下冒充新品。也正因为如此,在西莞地区的砸车窗盗窃犯当中才会有很多人都学习辨认爱马仕、范思哲、古奇、迪奥等这些国际奢饰品牌子,有的时候他们偷盗一个品相比较好的奢饰品皮包,出去获得的钱甚至比包内装的财物价值还要高。”

    “局长、姜支队、雷支队,”石东明看了看在场的三位最高领导,“结合到之前我们分析的西莞地区是弹珠盗窃法的新式作案手段的发源地,五二七盗窃案的犯罪嫌疑人又能够准确地辨认出范思哲这个在枫林市非常罕见的国际奢饰品大牌手包,我们不难得出结论,那就是五二七犯罪嫌疑人很可能去过西莞地区,甚至还可能在西莞地区有过犯案记录。再结合到我们枫林市之前没有没有发生过弹珠盗窃法这种新式犯罪手法作案的记录,可以判断出五二七盗窃案犯罪嫌疑人应该刚从西莞地区回来没有多长时间,否则弹珠盗窃法的被盗案就不止眼前这么一起。”

    “前面不是说了dna样本对比的问题吗?现在筛选目标的范围就可以大大的缩小了,我们只要派民警到各个片区去走访,掌握在我们枫林市警察局挂过号的有砸车盗窃财物的前科的目标当中有没有到过西莞地区或者粤东地区前一段时间刚刚返回咱们枫林市的。符合这样条件的人选我相信不会有几个。只要找到他们,然后取了他们的头发样本进行dna分析,然后与我们在犯罪现场车辆上找到的那只蚊子体内的dna样本进行对比,就可以顺利确定犯罪嫌疑人。”

    “好!太好了,师父,简直是太厉害了!”雷丁冲着石东明伸出了大拇指,“您这种办法太好了,不但节省了dna化验成本,也缩短了检验时间,果然不会是枫林神探,罪犯克星!”

    “是啊,石老不愧是石老!”姜方昌也是心服口服,“即使蚊子体内的血液不是犯罪分子留下来的,dna对比结果有差异,我们通过对筛选出来的目标人物进行重点审问,相信也能够抓住盗窃犯的。”

    “呵呵,有了dna样本对比结果,就更有说服力,对不对?”石东明吐出口香糖,满条私聊地说道,“我的经验和直觉都告诉我,那只蚊子尸体内绝对有犯罪嫌疑人的血液。”最后一句话,他却是望着包飞扬说的。

    “让我们为石老的精彩分析鼓掌!”包飞扬带头为石东明鼓起掌来,不得不说,他花这么大力气甚至不惜得罪枫林市老领导董忠红把石东明请出山来是最聪明的一个决定,如果没有石东明这位神探出山,五二七盗窃案的进展哪里能够如此迅速啊?现在虽然还没有看到最后结果,但是包飞扬相信,按照五二七盗窃案的犯罪嫌疑人是绝对逃脱不了专案组的抓捕了。

    会场上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那么年轻的干警们态度最为热情,把两个巴掌都拍得通红。

    掌声落下之后,包飞扬转头望向姜方昌。

    “姜方昌同志!”

    “到!”

    “接下来的工作就交给你了,有没有信心完成好这个任务啊?”

    “有!”

    姜方昌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如果到了这一步,他还没有信心去找到犯罪嫌疑人把他们抓获归案,那他这个枫林市警察局刑侦支队负责人还不如找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局长,请您放心,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把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如果完不成这个任务,请你撤掉我这个支队长!”姜方昌底气十足的表着决心。

    “那好,我就在办公室等你的捷报传来了!”

    包飞扬站起身,背着手,施施然地离开了会议室。在他身后,是姜方昌干脆利落地布置任务的声音……

    ...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