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包局您一定要请客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郭爱刚和老领导的公子极为熟稔,说话也不用藏着掖着,很大方地告诉老领导的公子,他这块手表究竟有什么讲究,请公子为他们答疑解‘惑’。(’),访问lt;/br></br>公子就哈哈大笑,说这块表虽然上海牌手表,但是手表上却没有任何一个零件是在</br></br>沪城生产的。这是沪城手表厂专‘门’从瑞士定制的特制表,从里面的机芯指针到外面的表‘蒙’表壳表带,乃至于表带上的搭扣,都在正宗的瑞士老牌子表商欧米伽定制的,最后送到沪城手表厂进行组装,专‘门’用来送给到沪城手表厂视察工作的领导。但是并不是每一位到沪城手表厂视察的领导都有资格获得这种特殊的定制表。只有副guo级以上的领导,才能够有资格获得这种特殊的定制表。</br></br>听公子这么一说,丁凤功不由得恍然大悟。他在机关事务管理处工作,当然也知道不少类似这样的猫腻。有些领导喜欢外国原装车,但是又要顾虑到影响,于是下面的工作人员就学会了变通,给领导配的专车虽然是合资厂生产的桑塔纳,但是除了外壳是桑塔纳的,里面包括发动机在内的上上下下所有系统都会换成原装的德国货。领导乘坐着这种车出去,既起到了低调的效果,又得到奢华的享受。</br></br>眼下这块上海手表显然也是这样的情况,只不过搞这些名堂的不是市委市政fu机关里的工作人员,而是沪城手表厂而已全lt;/br></br>想到只有副guo级领导才有资格获得这样的特殊定制表,丁凤功一时间不由得眼热不已。</br></br>郭爱刚那边的反应却和丁凤功有些不同。他眉头先是微微一皱,手中的特制上海表,沉‘吟’了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公子,这种事情老应该不知道吧?”</br></br>“哈哈,老郭,还是你了解老爷子啊!”公子哈哈大笑起来,“老爷子当然是不知道的了。他知道了还可能戴着这块手表吗?早就退给沪城手表厂了!老爷子还以为这真的就是普通的上海牌手表,还专‘门’让秘书支付了六十八块的购表费。而这背后的一切,都是我一个沪城的铁哥们告诉我的。他一个小舅子就在沪城手表厂工作,知道到里面的底细!”</br></br>怪不得呢!原来是这样,郭爱刚点了点头。</br></br>虽然跟在老领导身边时间不长,但是郭爱刚还是很了解自己这位老领导的。以老领导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怎么可能收这种礼物呢?只有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出于支持国产产品的目的,才会收下这块手表,而且还支付了购表费用。可悲的是,老领导却不知道,他出资六十八元购买的这块上海手表实际上却是瑞士货。</br></br>“我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就去找老爷子去把这块手表要了过来reads;。还别说,走时真准,比我手里那几块瑞士名表走的还准!”公子得意洋洋的说道,“老爷子为此还特意在老太太跟前夸了我,说我现在懂事了,不讲那些虚化排场了。可是他哪里又知道,戴着这块特制的上海表出入京城的公子圈儿,可比什么百达翡丽江诗丹顿更有面儿。不是副guo级出身,可是戴不上这块上海表!”</br></br>也就是通过那次事情,丁凤功记住了这款沪城手表厂特制的上海表手表,学会了辨认上面的暗记。所以他才会在和包飞扬握手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包飞扬手腕上戴着的这块特制上海手表。</br></br>联想到京城那位公子所说,只有副guo级领导出身,才有资格戴上这么一块特制的上海手表,丁凤功自然而然的就推测出来,市警察局空降下来的这位年轻的一把手包飞扬身后至少站着一位副guo级别的领导。认识到这一点,丁凤功即使再眼高于顶,也不得不在包飞扬跟前放低姿态,曲意‘交’好。别说是他,即使他亲姐夫郭爱刚过来,也不敢在包飞扬跟前拿架子啊!</br></br>加拿大思华集团签约宴会结束之后,丁凤功一直想找个机会继续和包飞扬‘交’往,抢在枫林市其他领导干部没有认识的包飞扬的价值之前跟包飞扬确立下良好的友谊关系。可惜的时候,包飞扬在市警察局那边忙得一塌糊涂,根本就不往市委这边来,让丁凤功空自嗟叹,甚至丁凤功考虑,自己是不是要主动到市警察局那边去?但是又觉得这样太刻意了一点,倘若让包飞扬觉察出来,反而会凭空增加一些变数。</br></br>所以丁凤功千等万盼,终于得到了消息,包飞扬赶到了市委大院,向张之超汇报工作。于是丁凤功立刻中断自己在外面的视察工作,从外面紧赶慢赶地赶回了市委大院,可是他在办公室并没有堵到包飞扬,然后又一路打听,最后听一个市委工作人员说包飞扬包局长到后面的小楼去了,丁凤功又立刻杀了过来,在包飞扬要立刻档案室的时候,堵到了包飞扬,连带着对自己以前从来不拿正眼飞超态度也异常亲热起来。</br></br>“丁主任。飞扬是我的在中天工业大学的小学弟。这次是专‘门’来。我一时高兴忘了通知您了,真是该打!”有包飞扬在场。钱飞超的腰杆子陡然硬了起来了,说话也是条理分明,俨然又回复到当初在中天工业大学担任校学生会主席是叱咤风云的状态。</br></br>丁凤功深深的飞超一眼,心想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钱飞超这家伙居然和包飞扬包局长是老校友,系还还非常不错,否则包飞扬也不会特意过来对于这种情况,丁凤功此前确实没有料到。己以后要找个机会照顾一下钱飞超,不说提拔钱飞超吧,只要也要把钱飞超调到一个待遇好一点的部‘门’,对不对?</br></br>心里打定了算盘,丁凤功冲钱飞超点了点头,然后故作夸张地对包飞扬说:“包局长。我可听说五二七盗窃案已经被侦破了哦。刚上任就立了大功,包局长是不是该请客表示一下?”</br></br>lt;/br></br>本书来自/bhtml/6/65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