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1702章 情况棘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好在陈雨城并没有那么想,他看着徐虎,直接开口说道:“还有一种方案是什么?”

    陈雨城严肃的表情让徐虎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他看了张光城一眼,接着说道:“还有一种方案,就是找勘探矿藏的公司,用开矿设备开掘一条斜井过去救人……”

    “这个办法是最有效的,不过……”

    徐虎摇了摇头说道:“但是我们通北市甚至通城市都没有什么矿藏,也没有相应的勘探公司和采矿公司,所以这样的设备并不好找。”

    “另外,不管是打井队,还是建筑队,又或者是勘探公司,让他们过来,费用都不低……”

    “费用的问题你不用,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用最快的速度,让人带着设备和人员赶到这里,对井里的孩子展开救援。”陈雨城说道。

    “行,我立刻就让人联系,但是能不能找到有能力掘开岩层的勘探公司,我也不敢保证。”徐虎说道。

    “徐虎同志,现在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一个鲜活的生命就在那口井中,不管是你还是我,我们都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救人,其他的事情,等把人救出来再说。”

    陈雨城深吸了一口气:“我想你们也不忍心看到一条生命受到伤害吧?”

    徐虎点了点头:“那当然。陈书记你放心,我一定尽量安排。”

    陈雨城看了徐虎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拿出手机往省城打电话,打算动用自己的关系。

    之所以这样,一方面是陈雨城已经无法信任徐虎,明显的徐虎跟他耍滑头,而通北市警察局张光城显然跟他也不是一条心,很可能从中捣鬼;另一方面呢,陈雨城也了解通北市的情况,通北市确实没有什么矿产资源,所以也没有这方面的公司,想要找到一支技术过硬的矿产勘探队伍,并不容易。

    至于说通城市,陈雨城虽然说话管用,但是通城市和通北市相比,也没有什么在矿产勘探技术方面非常过硬的的公司,与其这样,还不如动用自己的老关系,直接从省城来找资源。

    虽然说陈雨城虽然已经调到通城市,但是只要王虹锋还担任着省委一把手,省里那些人都不敢轻慢陈雨城,他们接到陈雨城的电话之后,都不敢怠慢,立刻以最快地速度行动起来,力争在最短时间内把江北省勘探技术最好的队伍都调到通北市事故现场去。

    在陈雨城动用资源在省城调动力量的同时,在汇浔区的包飞扬也没有闲着,他第一时间打了个电话给还在沙浜村进行调研的柳河春,让他用最快的速度去北岸,协助陈雨城救人,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

    柳河春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大吃一惊。虽然小孩是通北市丁坊村的人,跟汇浔区没有关系。

    不过柳河春知道通城市法政高官兼警察局局长陈雨城是包飞扬的熟人,这一次正是因为陈雨城带着特警出现,才避免了事态的扩大,控制了局面,否则沙浜村这一次肯定要吃亏,而包飞扬也会受到很大的负面影响。

    这一次的事情顺利解决,汇浔区这边是占了便宜的,现在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陈雨城难免会受到牵连。

    柳河春当然不希望陈雨城出事情,毕竟陈雨城跟包飞扬的关系很好,而北沙洲的事情还没有解决,要是陈雨城因为暗中照顾五丰村,最后却出了事情,通北市的那些人以后肯定会更加嚣张。

    所以他不希望陈雨城出事。

    柳河春对包飞扬这个敢冲敢拼,关键时刻敢站出来,又有关系有手腕的年轻领导也挺有好感的,接到包飞扬的指示以后,他连忙答应下来,用最快的速度乘坐快艇赶到了通北,见到了陈雨城。

    陈雨城现在忙得不可开交,对包飞扬先将柳河春派过来,也十分感激,他对柳河春说道:“既然是飞扬这么安排的,那我也不客气了。”

    陈雨城说道:“我现在要跟通城、凤湖那边联系,柳主任你就帮我联系一下你们包区长,看看能不能在浦江那边找到具有挖开岩石能力的勘探队、挖矿队!”

    “好的,我马上联系!”柳河春连忙点了点头:“不过浦江市跟通城市的情况差不多,境内也没有什么矿产资源和矿藏,我估计可能也很难找到……”

    “不管怎么样,还是试一试吧!”陈雨城一边跟凤湖市勘探技术设计院打着电话,一边说道。他也理解柳河春的说法,毕竟开山挖矿,本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浦江市虽然是国内经济第一大市,但是矿产勘探技术方面,却并没有拿得出手的资源。

    对柳河春来说,心中则是另外一种想法,他觉得除了勘探队挖矿队之外,还可以往大型建筑公司方面考虑一下。

    就拿浦江市来说,建了那么多高楼大厦,每天要往地面下打很多建筑桩,虽然说浦江市的平均岩层在地下一百多米,一般都不需要考虑岩层的影响。但是以浦江市的经济规模和实力,肯定能够找到具有打穿岩层的建筑设备的建筑公司,但是这些公司的大型设备,就算以包飞扬的能量,能不能调得动,柳河春就不好说了,毕竟包飞扬不过刚刚调到到浦江来。

    总之,柳河春并不看好包飞扬具有这样的能量,但他还是给包飞扬打了个电话,汇报了这边的情况,还有将陈雨城的请求告诉了包飞扬。

    “行,我知道了!”

    包飞扬接到柳河春的电话以后,马上答应下来:“你告诉陈局长,一定要想办法改善小孩在井下的生存状态,确保小孩的安全,至于救援问题,我会想办法的!”

    陈雨城这边打了一圈电话,市里、省里……

    很快,省矿产资源厅张厅长就给陈雨城回过来电话:“陈书记,我们江北的矿产资源比较少,只有徐城那边有大型煤矿,我已经给徐城方面打过电话,他们马上就安排一支最精干勘探队伍,带着最先进的设备赶过去……”

    “徐城?”陈雨城不由皱了皱眉头。

    徐城地处江北省的东北方,而通城在东南方,在一条对角线上面。两地之间的直线距离超过400公里,公路里程将近500公里,而且没有高速连通……

    也就是说,就算徐城那边现在就将设备准备好了,直接可以上车赶过来,也起码要五六个小时。等他们赶到,黄花菜都凉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不过这也没有办法,省城凤湖倒是也有矿产勘探局,但是局里并没有能够凿开岩层的设备,就算有这些设备,凤湖到通城也并不比徐城赶过来近多少。

    “那就麻烦了张厅长!”陈雨城只好让徐城那边的队伍抓紧时间赶过来,他这边继续想别的办法。

    枯井那边,消防队的救援人员已经放弃了用绳索将小孩拉上来的努力,他们经过多次努力,都无法让小孩将绳索系到身上,反而让小孩因为不断做动作,状态变得更差。

    “你们到底行不行?”看到消防队员折腾了半天都没有什么效果,孩子家中的亲戚顿时不干了,围着消防队员大声责问。

    “你们就知道让孩子干这个干那个,孩子那么小,他怎么知道怎么弄?”

    “就是啊,孩子都卡在井里没法动了,他根本动不了!”

    “要是孩子都能做,那还要你们来干什么?”

    “你们都别愣着了,快点想办法将这个井挖开,将人救出来啊!”

    消防队员只好向大家解释,并且阻止试图挖开枯井的村民:“不能挖,要是让土石掉下去,会砸伤孩子的!”

    “那你们站着干什么,快点想办法啊!”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孩子的母亲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场面一度变得非常混乱。

    “好了,都别闹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大声喝道,他就是丁坊村的老支书丁群山,井里的小孩就是丁群山的独孙。

    丁群山在村里的很有威望,这一次要不是他压着,丁坊村跑到北沙洲的村民至少要多两倍。正是因为丁群山的工作,才让丁坊村只有少数村民参与了北沙洲上的冲突,而且大多站在后面看热闹。

    他一开口,大家顿时都安静下来,只有他的媳妇,也就是孩子的母亲趴在井口,声音哀切地喊着井里孩子的小名。

    “陈书记、张局长、徐队长,我老头子现在求求你们,求你们一定要救出我的孙儿!”丁群山来到陈雨城等人的面前,膝盖一弯,就跪了下去。

    陈雨城连忙冲上去拉住丁群山,他和张光城一起将丁群山拉了起来。

    “丁书记,你不要这样,我们正在想办法,陈书记刚刚还在联系省里面,请省里面支援。相信他一定有办法救出你的小孙子!”张光城说道。

    陈雨城不由皱了皱眉头。

    张光城这一番话,就是将他往坑里面带。果然,听到张光城的话,丁群山的目光立刻就盯上了陈雨城。

    “陈书记,张局长他说的都是真的?省里的救援马上就要到了是不是?”丁群山急忙说道。

    看着充满期待的丁群山,陈雨城如鲠在喉,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难道他要告诉丁群山,他确实联系了省里,省里也做出了安排,但是必须从徐城那边派出支援,等他们赶到,最快也要六七个小时以后?

    救援队赶到以后,还要勘探地形,开展工作,至少也要两三个小时才能将孩子救出来?

    井里的孩子,根本支撑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丁书记,你放心,我们正在想办法,省里面也在安排……”陈雨城只能含糊说道。

    “陈书记,你不用跟我说这些官话套话,你只要告诉我,你们到底有没有办法?能不能救出我的孙儿?到底要多长时间才能救出我的孙儿?”丁群山猛地跺了下脚,眼睛死死瞪着陈雨城,就好像陈雨城不给他答复,他就会拼命一样。

    陈雨城一直在机关工作,之前又在王虹锋身边工作了几年,基层工作的经验并不丰富,他从来没有遇到过今天这样的场景,顿时有点发懵,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

    “丁书记,你不要着急,陈书记已经在非常努力地想办法了!”张光城见状,连忙扶着丁群山说道:“不过,现在情况比较复杂,那口井的井口太小了,井又太深,山下面还是石头,不能挖也挖不动,一般的办法根本没有用……”

    张光城叹了口气说道:“你家的孩子又太小,绳子扣不起来,现在只能想别的办法!”

    “别的办法?那么到底有没有别的办法?”丁群山又气又急,大声问道。

    张光城连忙安慰:“丁书记,你不要着急,陈书记肯定能想到办法的……”

    “那就是说现在还没有办法?”丁群山急问。

    “办法有倒是有!”

    张光城说道:“只是……都不完美。要么风险比较大,要么时间比较长,要么花费比较高……”

    “花费高?就因为花费高,你们就要见死不救对不对?”丁群山顿时暴起,双眼通红地瞪着张光城。

    张光城连忙摆了摆手,目光不断看向陈雨城:“丁书记,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这样说!”

    “陈书记,那就是你、是你因为花费高,所以要见死不救?”丁群山立刻瞪向陈雨城。

    陈雨城恨不得将张光城给撕了,这家伙看似在安慰丁群山,但是每一句都在挖坑,现在直接让丁群山认为他是因为花费太高,所以不想救人。

    “丁书记,你误会了!”

    陈雨城连忙说道:“我已经跟省矿产厅联系,请他们派勘探队带设备赶过来,就算花费再多,也要不惜一切代价,尽快将人救出来。”

    “勘探队?”丁群山的脸色这才稍微缓和,他皱了皱眉头,问道。

    陈雨城点了点头:“是的,这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山下面都是石头,挖井队,普通建筑队的设备拿这些石头根本没有办法,所以我们只能找具有开凿岩层能力的开采队、勘探队,只有他们的设备才能挖开岩层,从旁边挖一条通道,通到井下将孩子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