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1714章 不同意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就在区政府召开区长碰头会的时候,汇浔区警方也召开了一个局长碰头会,在碰头会上,梁锐博汇报了北沙洲的案情和后续的侦察情况:“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可以基本确定这是一起有预谋、有组织的恶意煽动群众,试图造成严重群体事件的案件。在案件发展当中,还发生了围攻国家公职人员,以及围攻警务人员和阻扰警方办案的情况,其幕后组织人员刘老三是一个有前科的黑恶人员,综上所述,我认为这件案子非常恶劣,影响很坏,很有可能存在黑恶势力,甚至可以说是有组织的黑恶势力介入其中,所以我们应该迅速行动,尽快抓获刘老三,并顺藤摸瓜,彻底捣毁幕后的黑手……”

    “锐博同志,你说的这些是不是有些夸大其词了?”

    梁锐博刚刚说完,区委常委、法政高官兼警察局长宋雄新不由皱了皱眉头,反问道:“你说的那些情况,我也了解,所谓围攻国家公职人员、围攻警务人员、阻挠办案,不过就是两个地方的村民在对峙当中情绪激动,做出的一些过激行为……”

    宋雄新和常务副区长姚齐姚齐走得比较近,在常委会上,他们的意见和观点往往很一致。汇浔县改区以后,宋雄新能够坐稳法政高官兼警察局长的位置,也是因为市里有副书记陶然的支持。

    对于包飞扬这个新来的副书记、代区长,对宋雄新倒是没有什么直接的影响。不过宋雄新知道市里几位领导对这件事的态度,尤其是陶然书记对此很有意见,因此当北沙洲的事情发生以后,姚齐给他打电话,暗示让包飞扬来处理这件事情以后,他自然非常配合。

    对宋雄只要不会影响到自己,姚齐的事情他还是要支持。他也不担心包飞扬这个代区长能够将自己这个区委常委怎么样,能够让包飞扬难堪,让陶然书记满意,甚至将姚齐推上区长的位置,对他来说都有很大的好处。

    所以宋雄新及时出面,以召开动员会的名义,控制了警力调动,让梁锐博只能带着几个人出现在北沙洲,无法起到控制局面和事态发展的作用。

    但是,姚齐和宋雄新都没有想到包飞扬调动不了汇浔区的警力,却能让通城市的特警出动。不但控制了局面,而且还将负面影响降到了最低,让姚齐的计划彻底破产。

    这样一来,宋雄新就白做了一回恶人。

    不过,宋雄新也不担心,包飞扬身份本身就决定了宋雄新不可能跟他成为一条道上的人,得罪了这位新来的代区长也就得罪了,反正包飞扬也不能将他怎么样!

    至于刘老三这个案子,刘老三就是他推荐的,虽然他没有直接出面,也没有参与具体的安排,但他知道这件事肯定是姚齐让人办的。他相信姚齐不会那么傻,会让人查出来,但出于谨慎,他还是不希望将这个案子闹得太大。

    “锐博同志,北沙洲的问题是群众内部矛盾,你不要刻意夸大其词,将群众的内部矛盾上升为阶级斗争,按照你这么说,难道你想要跑到通北去,将那些到北沙洲上的通北人全都抓起来?”宋雄新当即皱起眉头反驳道。

    “宋局长,我刚刚已经说了,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群众冲突,而是有人刻意煽动,并且很可能有黑恶势力,甚至是境外势力参与其中……”梁锐博立刻反驳说道。

    “证据呢?”宋雄新反问道。

    “锐博同志,你也是老刑侦了,我们人民警察办案需要证据,你明白吗?现在你们抓到一个小混混,这个小混混为了脱罪,随便编造了一些还不知道真假的情况,你们在还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认定他说的话都是真的,将一个涉及到数百群众的事情定性为黑恶势力,甚至是境外势力,这是不是有点过了?”宋雄新伸手敲了敲桌子。

    “锐博同志,我们人民警察办案,一定要秉持公心,不能因为自己受了一点点委屈,又或者上面领导有什么指示,就失去了作为警察办案最基本的专业判断。”

    梁锐博脸色涨得通红,宋雄新这句话就是在说他没有秉持公心,因为自己受了一点委屈,还有接到上面领导的指示,就胡乱办案。

    梁锐博霍地一下站了起来,双眼通红地瞪着宋雄新:“宋局长,我梁锐博办案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办过一件冤假错案,我梁某人办案水平如何,不要说在汇浔,就算是整个浦江的警察系统,大家也是知道的!”

    梁锐博非常生气地说道:“在我的眼里,案件是怎样的,那就是怎样,我不会因为一些外部因素,就改变我的专业判断。北沙洲这个案子,情况很明了,确实有人煽动群众闹事,难道我们不应该将幕后的黑手抓出来?”

    “老梁,你不要冲动,你的业务水平大家当然都知道,宋书记的意思是咱们不要急着给案件定性,尤其是不要用上攻击国家公务人员、境外势力这么严重的定性!”指导员柳武峰连忙拉了梁锐博一把,示意他坐下来说话。

    柳武峰的年龄已经快到线了,本来他已经准备退休了,恰好赶上汇浔县改区,大家都升了一级,他临退前从副处级变成了正处级,还可以多干两年。

    柳武峰在汇浔警察系统工作的时间比较长,梁锐博当初就是柳武峰招进来的,柳武峰开口,梁锐博不能不给面子,只能冷哼一声,坐了下来。

    “老梁,你的业务能力当然没有问题,不过北沙洲这件事你确实有点神经过敏了!宋书记说得没有错,群众内部矛盾,你直接扣上了攻击国家干部、勾结境外势力这种大帽子……我不是说绝对没有这种情况,但是这种事情,我们必须先查清楚了,有了证据再定性……”

    这时候,副局长张志斌也开口说道:“刚刚宋书记也说了,一个小混混的口供,还可能是为了脱罪,为了宽大处理编出必须要仔细甄别,掌握证据,不能轻易下这个结论。”

    “我并没有下结论!”

    梁锐博瓮声说道:“丁思苟的口供,我们当然经过了甄别,其中很多细节经过查证都是真实的。刘老三在最后一刻逃脱了我们的追捕,也说明这个人有问题,虽然现在这些问题还没有坐实,但我们不能无视丁思苟提到的这些问题,我们搞刑侦的有一条重要的原则,那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因为任何一个被放过的疑点,背后都可能有一个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罪犯,哪怕这个概率只有百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我们也决不能轻易放过……”

    梁锐博一番慷慨陈词,似乎在会议室内不断回荡,一时之间,众人竟然沉默了,脸色也变得非常凝重。

    这时候,副局长张志斌再一次开口说道:“锐博同志,我们并没有说这个案子不需要查,但是你也知道,局里有那么多案子,我们不可能将警力全都投放到一个案子上。你也说了,这个丁思苟说的事情还没有证实,也许他说的情况都是真的,但就算是真的,也不能说明刘老三跟境外势力有勾结……更何况,丁思苟说的情况也可能是假的……”

    张志斌说道:“锐博同志,平常你也说局里人手不够,刑侦上大家都很辛苦,那我们更应该合理分配警力对不对?不能稍微风吹草动,就将警力都压上去,大家的事情都很多,对不对?”

    “老张说得有道理……”

    另一名副局长刘威东也点了点头说道:“老梁,你说的当然也有道理,除恶务尽,勿以恶小而放过,这是我们办案的准则。所以我们也不能因为一个案子,就放弃其他案子,所以我认为还是按照正常的程序,让刑侦那边抓抓紧,挖出这个刘老三的行踪来,然后进行抓捕!”

    梁锐博抬头看了刘威东一眼:“刑侦上的很多线索,都是一条一条排查出来的,就刑侦队那些人,能够办几个案子?再说,刘老三已经得到消息,如果我们不能迅速抓到这个人,他肯定会流窜到外地,甚至是出国,到时候还想要抓住他,那就难了!”

    梁锐博转过头看向局长宋雄新:“宋书记,我以一名老刑侦的名誉担保,这个刘老三虽然逃脱了我们的抓捕,但是他肯定还没有离开浦江,我再次请求局里集中力量对这个案子展开侦查,同时向市局申请全国通缉令,双管齐下,一定能够迅速将犯罪嫌疑人刘老三抓捕归案。”

    “全国通缉令?”

    宋雄新不满地看了梁锐博一眼:“老梁,你以为全国通缉令是什么?说申请就能申请了?”

    宋雄新说道:“刚刚指导员、志斌同志、威东同志也都说了,这个案子,可以继续查,让刑侦队抓住现在的线索,继续往下面查,刘老三一个有前科的犯罪嫌疑人,只要我们想查,肯定能查到线索……”

    宋雄新伸手敲了敲桌子说道:“不过,局里的工作不能够停顿,我们不能够因为刘老三一个人,让局里的其他工作受到影响,所以主要还是靠刑侦自己的力量来办案。”

    “至于全国通缉令,我认为目前没有必要,我们可以在汇浔区发通缉令、协查令,发动广大人民群众,揪出犯罪嫌疑人,提供有关犯罪嫌疑人的线索,争取早日将犯罪份子抓获归案!”

    宋雄新继续说道:“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我们查到了新的证据,坐实了刘老三的犯罪行为和危害性,但还是没有能够抓到人的话,才可以申请通缉令。”

    看到梁锐博梗着脖子又要说话,宋雄新直接摆了摆手说道:“我的意见就是这样,指导员、志斌同志、威东同志你们也说说自己的看法!”

    宋雄新直接开始点名,没有再给梁锐博说话的机会,显然他也知道梁锐博不会改变他的主意,他要快刀斩乱麻,不想继续跟梁锐博纠缠。

    “宋书记的指示非常正确,我非常的支持!”

    宋雄新的声音刚落,张志斌马上开口说道,他显然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我也认为,刘老三的案子我们不能够放松,但也不能够因此影响其他工作,毕竟我现在并没有证据表明,刘老三的危害性比其他案件更大。”

    “嗯,我也认为宋书记的指示很正确,我们不能够大题小做,但是也不能小题大做,现在上面要求我们警方依法办案,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程序,一切都要讲程序,不能掺杂太多的主观因素!”刘威东也开口说道。

    “宋书记的指示很正确,刚刚张局、刘局说的也很好,我也支持!”另一位排名靠后的副局长言简意赅地说道。

    “梁局为了破案,心情可以理解,宋局工作的高度上,做出的指示也很正确,我没有意见。”排名最后的副局长杨立涛笑了笑说道。

    杨立涛平常跟梁锐博的关系也可以,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办法表态支持梁锐博,他总不能说宋雄新的指示有问题。宋雄新不但是汇浔区警察局局长,还是区委常委、区法政高官,宋雄新要免掉杨立涛的职务或许还有一些难度,但是想给他调整一个岗位的话,基本上可以直接拍板决定。

    杨立涛没有勇气当面违背宋雄新的意志去支持梁锐博,而且其他人都表态支持宋雄新了,就算他站出来支持梁锐博,也没有任何作用,所以最后就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嗯,刚刚大家都发表了各自的意见,我也说两句……”

    指导员柳武峰放下手中的茶杯,清了清嗓子说道:“对锐博同志提出来的有关刘老三一案的侦破工作,大家的意见有些不同。都是为了工作嘛,大家说得都有道理!”

    柳武峰笑了笑说道:“锐博同志是想尽快破案,不让犯罪份子逃脱法网,尤其是可能存在的、潜藏在刘老三背后的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