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五章 一夜荒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快!准!狠!这是孟秋雨一招将蜈蚣纹身男踢飞的真实写照,那干净利索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轻松之极。阿甘小说网

    在其余三名暴徒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之际,孟秋雨眼神冰冷的向着他们走来,那上翘的唇角,带着恶魔般的邪魅笑容,在三名大汉的瞳孔中逐渐放大。

    林慕雪双臂抱胸,瑟瑟发抖的娇躯蹲在墙下,凌乱的秀发遮挡了半张美艳的脸庞,却依稀看到那惊慌的神色,只是此时她却有些摇摇欲坠,短暂的清醒之后,大脑再次昏昏沉沉,在意识逐渐模糊的最后一刻,她依稀看清了一张俊美而有些熟悉的脸庞。

    砰,砰,砰,三声沉闷的响声中,三名凶光暴露,欲围攻孟秋雨的大汉便像蜈蚣纹身男一般飞了出去,鲜红的血水从嘴里大口大口吐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喂,醒醒!”孟秋雨弯腰蹲在林慕雪的面前,拍了拍女人的脸蛋。

    看到林慕雪满脸绯红的紧闭着美目,呼吸有些浓重,孟秋雨微皱着眉头翻了翻女人的眼皮,不由心里暗骂这帮家伙够邪恶,不但给女人下了迷药还加了春-药,而且还是黑市上最邪恶的皇后一号,贞洁烈妇也会变YIN娃荡-妇的禁忌品。

    微微犹豫了一下,孟秋雨抱起林慕雪,抓着女人的LV女包,几个箭步窜出胡同,直奔街对面的一家宾馆。

    开了一间房,孟秋雨将林慕雪丢在床上,跑进卫生间开始在浴缸里放满了凉水。

    当他走出卫生间后,眼睛忍不住瞪大了,因为眼前的场面太过儿童不宜,太TM的香艳了。

    就见林慕雪似醒非醒,鲜红的樱唇发出如莺似啼的呻-吟,美艳的脸蛋布满娇晕,一只手撕扯着自己的衣服,一只手不停在自己傲人的酥胸上摩挲,两腿紧紧并拢,激烈的扭动着自己曼妙的身体,似乎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渴求。

    孟秋雨吞了口口水,他可不是圣人,更不是当代柳下惠,如此香艳的诱惑下,他呼吸变得浓重,双腿不受控制的迈步到了床边,弯下腰近距离看着被药物迷失本性,急切需求满足的女人,他的欲-火被点燃了。

    孟秋雨虽然从不排斥和女人上床,可是却从不强求,更不想乘人之危,不然他也不会急着放凉水准备用其他办法祛除女人身上的药力。

    就在孟秋雨犹豫该不该主动献身,做点好事帮帮女人,林慕雪胡乱抓扯下,竟然抓住了他的胳膊,这时候的林慕雪仿佛溺水之人抓住稻草一般。在孟秋雨还没作出决定前,起身搂住了他的腰肢,激烈的热吻如雨点一般落在了孟秋雨的俊脸上。

    轰的一声,孟秋雨最后的一丝理智飞到了九霄云外,这个时候如果还能忍住,那他就不是男人了。

    激烈纠缠在一起的男女,干柴烈火一般褪去多余的衣服,林慕雪浑圆饱满的双峰紧贴在孟秋雨布满伤疤的身躯上,毫无阻隔的男女紧紧的交融在了一起。

    药力发作的林慕雪,疯狂的撕咬,抓挠着孟秋雨的肌肉,拼命的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迎接回应着男人狂野的一波波冲击,宽大的宾馆软床似乎都不堪承受两人的摧残,发出咯吱咯吱的轻响。

    数度风雨,缠绵,激烈的两具身躯瘫软在床上,昏昏沉沉的陷入了梦乡。

    一缕朝晖透过窗纱,洒落丝丝亮光,夜晚退去,黎明到来。

    床上的林慕雪缓缓睁开朦胧的睡眼,她感到自己的头好沉,好痛,轻轻挪了挪身躯,秀气的柳眉忍不住一皱,撕裂般的痛楚由私-处传遍全身,女人天生的敏感和谨慎让她预感到了最可怕的事情。

    扭头一看,旁边果然睡着一个男人,而且自己就躺在男人的怀里,短暂的羞愤之后,林慕雪像是触电一般,松开了搂抱着孟秋雨的双臂,离开了孟秋雨的身子,激烈的动作让她痛的再次皱紧眉头,清澈的眼波中泪光莹莹。

    “酒吧……醉酒……四个脸上带着贪婪笑容的大汉……主动的激烈拥吻,疯狂的缠绵,一幕幕断断续续的片段在林慕雪的脑海中闪过,虽然很模糊,但她却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事请,痛苦的捂着俏脸,两行清泪潸然落下。

    一声轻叹在身旁响起,孟秋雨拿起床头柜上的纸巾递到了林慕雪的面前,轻声道:“对不起。”

    林慕雪怔怔的看了眼孟秋雨,没有怒骂,没有呵斥,没有歇斯底里的哭喊,一扭身走下床,也没遮挡自己赤L的娇躯,默默的进了卫生间。

    哗哗的流水声伴随着女人压抑,低沉的抽泣传出,孟秋雨苦笑着摇了摇头,虽然有点心情低落,但他并没有太多的歉意。

    因为这根本不是自己的本意,虽然占有了女人,又是女人最宝贵的第一次,可这一切都是意外。

    看着床单上梅花朵朵,孟秋雨起身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腰,心里却是苦笑连连,连自己这强悍的身体都有些吃不消昨晚的疯狂,这TM的皇后一号真够邪恶,他倒是有点钦佩起了女人的坚强,想必她的身体比自己还要难受痛楚吧。

    在满地凌乱的衣服中找到长裤,掏出一包七喜香烟,孟秋雨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点燃,穿好衣服等候在了房间内,他有点担心女人会不会想不开,发生点什么惨事那他就感到愧疚了。

    许久之后,林慕雪神色清冷的走出了卫生间,也没用毛巾遮挡自己的身体,更没有看孟秋雨一眼,自顾自的将孟秋雨给她收拾到一起的衣服穿好,一脸平静的打开房门。

    离开的一刹那,孟秋雨清晰的看到了女人眼角的一滴清泪滑落。

    孟秋雨不紧不慢的跟着出了宾馆,在酒吧街的拐角处,目送着林慕雪再次开着自己的宝马离开,他没有再次上去问人家联系电话什么的,反正对方的保时捷自己送去了修理厂,即使找不到女人,宝马换保时捷,自己也不吃亏。

    耸了耸肩,孟秋雨很快将心中的沉闷甩开,一脸轻松地走进了旁边的包子铺。

    他还记得今天是去宏宇集团当保安的日子,虽然这份工作可有可无,但他并不想放弃,脑海中那个成熟性感的床上尤物,是他多年来,第一个想要弄到床上的女人,这份冲动支配着他,让他对小保安的职业充满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