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十七章 可怕的猜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没有理会三女的神色变化,一脸冷笑的走向了因痛苦,脸部肌肉都扭曲了起来,捂着断手惨嚎的毒蛇。阿甘小说网

    看着孟秋雨那邪魅而诡异的笑容,一步步走向自己,那缓慢却沉重的步伐,每一下都撞击着毒蛇的心头,一股冰冷的寒意在心头滋生,他感到了死亡的恐惧,眼前的人简直就是魔鬼。

    “你是个聪明人,说出你背后的主使者,我饶你不死。否则你会尝试到生不如死的滋味,你应该不会怀疑我有那种能力吧?”

    孟秋雨的声音很有磁性,但传入毒蛇的耳中,却让他浑身颤抖不已,断手虽然已经疼的麻木了,可血水却依旧不要钱的往外涌,这样流下去,毒蛇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十分钟?还是半小时?

    “我需要止血,不然即使你不杀我,我也会没命。”毒蛇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没问题,我是很仁慈的。”孟秋雨笑的很温和,手掌抬起,闪电般在毒蛇断手的手臂上点了几下,随后道:“一个小时内你不会失血过多,但如果你和我玩花样,我会让你在几分钟内流干身上最后一滴血。”

    毒蛇浑身打了个激灵,偷偷瞄了眼四周的手下,眼里的恐惧更加浓烈了,除了自己,自己的那些手下竟然全部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此时萧雪妮帮着叶柔解开了绳子,叶柔神色有些尴尬的看了眼萧雪妮,揉着麻木的手腕,点点头道:“谢谢你,雪妮姐。”

    萧雪妮幽然一笑,心里感到一阵无力感,有点痛。换做以前的叶柔,是绝不会和自己说谢谢的,经历这么大的磨难,她会扑进自己怀里,像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一样委屈的哭诉一番。

    强忍着眼角的泪花,萧雪妮笑着点点头,走到了林慕雪面前,后者此时恢复了平日里的冷淡,但是这一刻的女人,眼里的那份冷漠却让萧雪妮感到揪心的痛楚。

    谁也没说话,萧雪妮解开了林慕雪的绳子,看着林慕雪那红肿的手腕,萧雪妮心疼的抓住了林慕雪的手。

    林慕雪身躯微微僵硬了一下,不着边际的抽回了手腕,淡淡的开口道:“我自己揉揉就行。”

    “慕雪,别这样,原谅我那样做,我不说出来是有我的苦衷。”萧雪妮哽咽道。

    “你没有错,我们也不会怪你,但是你有很多事情却从不告诉我们,你是京城萧家的人,你一直隐瞒我们,那他又是什么人?他为什么会来咱们公司?我就觉得奇怪,你怎么会和他认识,还让他进入咱们的公司。

    那晚你和柳冬霜遇刺失踪,我和小柔有多担心你,我们彻夜未眠,害怕你会出事。你被他救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林慕雪此时心乱如麻,今晚的一切都太突然,在恐惧和无助中来回煎熬,本就内心脆弱的她,早就心神疲倦。自己最依赖,亲密,视为亲姐姐的萧雪妮让她感到了陌生。

    而最让她无法承受的,萧雪妮不惜一切要保护的人竟然会是孟秋雨,那个占有了自己的男人。

    孟秋雨的出现,无疑让林慕雪再次乱了方寸,身处绝境下看到孟秋雨的那一刻,她也不知道是种什么样的感受,有惊喜,有点激动,甚至有些许期待,这个人出现是为了救自己?

    但很快,她才知道这一切仅仅是自己傻了吧唧的幻想,他是为了萧雪妮才来,甚至萧雪妮为了他,连自己和叶柔的安危都不再顾及。

    她感到发自灵魂深处的害怕,甚至在一霎那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萧雪妮身为京城萧家的人为何会一直呆在自己身边?这个男人为什么又会出现在滨海,那晚难道真的是一次意外吗?如果只是这个男人导演的一出戏,那就太恐怖了。

    这个念头虽然很荒诞,但林慕雪却不受控制的想到了这方面,亲眼经历孟秋雨有着恐怖的身手,林慕雪后背都感到一阵彻骨的寒冷。

    孟秋雨已经带着毒蛇走到了三女面前,三女之间的沉闷气氛他自然感受到了,而且今晚的一切他都亲眼目睹,看了眼娇躯颤抖,神情悲痛而悔恨的萧雪妮,与叶柔充满好奇,疑惑的目光对视了一下,孟秋雨的心里莫名感到一阵心痛和恼怒。

    萧雪妮在这那种情况下都会替自己保密,这一点连孟秋雨都想不到,即使那时候萧雪妮沉受不住压力把自己说出去,他也不会怪萧雪妮,但是女人没有。这一点让孟秋雨既觉得女人傻得可爱,又深深感动。

    今晚的一切萧雪妮有错吗?孟秋雨不觉得。她能冒着生命危险,在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来帮忙的情况下,只身一人来到这里,就从这一点,孟秋雨就为她受到的委屈感到不平。

    淡淡的扫了眼林慕雪和叶柔,孟秋雨目光落在了先前被他丢进来的男人身上,冷笑道:“候大海,你是继续装死呢?还是需要我让你彻底变成死人?”

    侯大海?

    林慕雪三女纷纷露出了吃惊之色,看向了一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那个人。

    早已吓得魂胆俱裂的侯大海不敢继续当忍者神龟了,艰难的爬了起来,一脸恐惧的看向了孟秋雨摇头乞求道:“求求你,孟秋雨,别再打我了,我以后再也不敢针对你了。”

    他刚才可是被孟秋雨打怕了,又趴在地上亲眼目睹了孟秋雨那狠辣的手段,恐惧的差点尿了裤子。

    一直躲在另一个房间里的侯大海,准备时机一到就出去好好享受萧雪妮三女那迷人的身躯,他甚至怕自己能力不够,还吃了两粒助男人雄风不倒的胶囊,就在他憋得都快无法忍受时,他没想到孟秋雨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他连喊叫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孟秋雨掐住了脖子,几个大嘴巴扇在脸上,侯大海顿是门牙都掉了几颗,鼻血狂流,疼的差点昏死了过去。

    他也时常打人,也喜欢扇人家嘴巴,可是却没见识过这种打在脸上连声音都没有的手法,每一下都似乎能将他脸上的肉给打碎了一般的巴掌,可是让侯大海吃尽了苦头,痛不欲生。

    “侯大海,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叶柔怒声问道。

    看了眼孟秋雨冷笑连连的神色,侯大海脖子一缩,羞愧而不安的看着林慕雪三女道:“对不起,是我混蛋,我TM不是人,是我让人把你们抓来的,我恨你们解除了我的职位,又一直瞧不起我,我想报复你们。”

    “你无耻,卑鄙,你恐怕还没安好心吧。我就知道你是个小人,披着人皮的狼。”叶柔气的酥胸起伏,指着侯大海大骂道。

    “那为什么这些人要问破坏杀手刺杀柳冬霜的人?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莫非就是你背后的主谋,要整垮公司的人。”林慕雪突然一脸冰冷的看着侯大海,浑身都流露着一股寒意。

    孟秋雨暗自点头,这女人虽然冷冰冰的,倒也思维敏捷,这么快便想到了问题的所在。于是也没开口,冷眼看着这一切。

    “我,我冤枉啊,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侯大海吓得脸都变了,随即一脸气愤的看向了毒蛇大骂道:“你这个王八蛋,告诉她们,我只是请你抓她们来,并没有让你做其他的事。”

    毒蛇鄙夷的看了一眼侯大海,冷哼道:“你敢骂我,信不信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人渣,卑鄙无耻的只会对女人用强的垃圾。如果不是我们还有其他目的,你以为我会帮你抓人吗?你也不洒泡尿照照你那尿性,就你那几个臭钱也值得老子亲自动手。”

    侯大海眼里流露出了害怕,刚才也是一时气愤才敢骂人家毒蛇,看着毒蛇那阴狠的眼神,他怂了。

    “毒蛇是吗?少废话,说出你背后的人,别忘了这里我说了算,我可没兴趣欣赏你们狗咬狗的戏码。”孟秋雨冷哼一声开口道。

    “如果我说了,你能保证我的家人平安无事吗?我出卖了那人,我全家老小都可能性命不保,我虽然不想死,但我不能不管我的家人。如果你不能保证,我情愿现在就死在这里,那样,至少我的家人是安全的。”毒蛇眼里闪过一抹决绝,看着孟秋雨说道。

    “你似乎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而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威胁我。如果你不说,我现在就能让你全家都死光,再让你痛不欲生的死去。告诉我一切,我放过你,至少你和你的家人还有机会逃走,别质疑的我的话,我也从不给人第二次机会。”

    孟秋雨再次邪魅的笑了,毒蛇想在自己面前玩花样,实在嫩了点,自己可不是林慕雪和叶柔这样的傻女人,可以被他几句言语挑拨引起对萧雪妮的误会。

    毒蛇眼里的惶恐一闪而过,随即扑通一声跪在了孟秋雨的面前,声泪俱下道:“我错了,在您面前我的确没资格谈条件,更不自量力的想要要挟您。我都说,我只求您不要杀我,顺便让我安全离开滨海,我有个儿子,刚一岁,我很疼他、。”

    “好,只要你说的都是实话,我答应你。”孟秋雨虽然是杀手,可也有自己的原则,从不滥杀无辜,毒蛇或许该死,但毕竟没对自己和三女造成伤害,他看得出,此时的毒蛇已经快要奔溃了,他也懒得杀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人。

    “他叫张一明,刺杀柳冬霜的杀手就是他安排的。”毒蛇没有再敢犹豫,一脸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