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五章 狂妄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你想让我选一种死法是吗?我把这句话送给你,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准备后事,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孟秋雨冰冷的语气在宴会厅内回荡,整个宴会厅刹那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狂妄?目中无人?疯了!

    这一刻,宴会厅内几乎没有一个人不感觉到孟秋雨这个年轻人神经错乱,这样的话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下大言不惭,而且对象还是滨海黑道教父八爷的亲儿子,这家伙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李天明的脸色阴沉了,看到孟秋雨当众抱着林慕雪,两人浓情蜜意的那一刻,他的眼睛都红了。

    林慕雪可是他喜欢的女人,自从一年前机缘巧合认识之后,他便开始疯狂的追求了起来,对于这个冷艳美女,他是势在必得。

    虽然女人一再拒绝,可他毫不退缩。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最好的,他坚信自己的努力不会白费,这个女人迟早都会成为自己*的娇娃。

    但这一刻,他所有的美梦被彻底粉碎,林慕雪竟然会为了这么一个人流泪,那眼神中的自责和歉意,那紧张的神情,啼血玫瑰般的柔情蜜意,仿佛一把尖刀,狠狠的刺穿了他的心脏。

    韩子枫也怒了,这是赤果果的恐吓啊,把自己这些人当街头的小混混,那些毫无背景的屁民了,好大的胆子。

    刘阳眼里杀机涌现,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一张脸因愤怒都狰狞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将孟秋雨轰成渣。但他还真不敢在这样的场合就杀人,即使他老子八爷也不敢当着全市名流,政府高贵的面灭杀一个人。

    就在这紧张的时刻,一阵脚步声响起,楼梯处走来一行人,当中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神色威严的看着宴会厅的这一幕,目光落在了孟秋雨几人身上,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看到这群人后,宴会厅的所有人纷纷露出恭敬之色,自动让开一条通道,威严男人带着十几人来到了孟秋雨等人身边。

    孟秋雨双眼再次眯起,打量了几眼威严男人,脑海中闪现出曾经在电脑上查过的资料,眼前之人正是滨海市的一把手,市委书记赵春来。

    让孟秋雨颇为惊讶的是,赵春来身旁竟然有两位黄阶高手保护,一男一女,中年男人的实力比谭风都高出一个境界,已经达到了黄阶中期。

    而在人群内,孟秋雨也看到了一身红色紧身皮衣,犹如一朵鲜艳玫瑰的司马清雅,在她身后紧随着谭风和那个脸上有伤疤的冷傲女孩。

    对着司马清雅三人点点头,孟秋雨目光与八爷对视了起来,后者阴沉的老脸上闪现着压抑的怒色。

    突然,孟秋雨感受到旁边两道火热的目光正惊讶的看着自己,对着八爷冷冷一笑,瞥了眼他身后的一名鹰钩鼻老者,孟秋雨看向了一旁的一对男女。

    男的温文尔雅,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相貌和孙傲天竟然有几分相似。孟秋雨恍然大悟,看了眼旁边的孙傲天,心中了然,看来这人和孙傲天有关系。

    目光落在旁边一位雍容华贵的艳丽美妇脸上,孟秋雨莫名的感觉到一股亲切感,看到后者眼神中那激动,惊喜的神色,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你叫什么名字?”艳丽美妇突然紧张的看着孟秋雨问道。

    “孟秋雨。”孟秋雨心里也无法平静了,看着美艳夫人开口道。

    美艳夫人双眼睁大,神情激动的身躯都颤抖了起来,而他旁边的男人也是眼里露出惊喜之色,扶住了美艳夫人。

    孙傲天看到父母这幅神情,急忙走上去小声问道:“妈,怎么回事?您知道孟秋雨?”

    自己念出孟秋雨之后,孙傲天突然脸色变了,惊讶的看向孟秋雨,突然也意识到了什么,自己的母亲不就姓孟,京城孟家的小姐吗?

    孟秋雨此时的心情同样激动,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从孙傲天母亲的口中得到父母的消息,因为他看得出来,美艳夫人一定知道自己,也一定认识自己的父母,而且关系还不一般。

    此时,一脸威严的赵春来咳嗽了一声,看着刘阳几人沉声道:“怎么回事?我怎么听到有人刚才要在这里杀人,你们这些年轻人在闹什么?”

    “赵书记,是这小子口出狂言,他打残了八爷的侄子刘浩,现在又目中无人的要在这里杀了刘阳,您可要为我们做主。”韩子枫一脸气愤的看了眼孟秋雨,随即恭敬的看着赵春来道。

    赵春来脸色阴沉了下来,这次宴会就是他吩咐韩坤举办的,将这么多滨海市各界的名流汇聚,目的就是彼此交流合作,在政府的领导下,为滨海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也是为了要在即将到来的新一届选举上,自己做出一些成绩,继续高升。

    身为京城赵家的旁系成员,赵春来很有能力,一直是赵家培养的重点人才,在滨海市镀金多年,今年将有希望一步高升担任HN省的一把手,这种关键时刻,赵春来自己也在积极努力提高政绩。

    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有人要大言不惭的杀人,这可是在打他赵春来的脸,更是对他赤果果的藐视。

    看到赵春来神色阴沉了下来,八爷上前一步指着孟秋雨道:“好大的担子,你也太放肆了,打残我侄子的事我可以看在赵书记的面现在不和你计较,你竟然口出狂言,目无法纪,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岂能容你胡作非为。”

    八爷的出面,让赵春来脸色缓和了下来,身为他这个级别的人那一个不是猴精似得人物,刚才孙然夫妇的表现已经让他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应该和孟家有关,虽然赵家和孟家一向不怎么对头,但也没闹到正面相对的程度,此时有人出头他自然乐得清闲。

    “是吗?那如果我就要目无法纪呢?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咬我。”孟秋雨吊儿郎当,痞气十足的话语让周围所有人大跌眼镜,纷纷摇头苦笑,这年轻人胡闹啊,这是摆明了不给人家赵书记面子,这小子要倒霉了。

    “赵书记,这小子简直冥顽不灵,太浑了,让我出面给他点教训。”八爷看着赵春来请示道。

    “八爷,你有什么资格教训他?你凭什么教训他?”孟研脸色一寒,护犊子似的站到了孟秋雨面前,怒视着八爷呵斥道。

    八爷眉头一皱,身为滨海黑道教父,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当面奚落过,可是对方的身份他还真不敢撕破脸,京城孟家的长女,滨海军区政委的弟妹,那身份不得不让他有所忌惮。

    “是啊,八爷,只是小孩子火气大,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你何必当真呢。”孙然也淡淡开口,这个时候自然是帮着老婆说话。

    “呵呵,我看八爷是想公报私仇吧,听说你侄子刚出狱就被人废了,现在你儿子又挑衅人家,八爷还真是威风,把自己当执法官了,随便可以教训人吗?”司马清雅也一脸戏谑的冷笑道。

    八爷难堪了,当着滨海这么多名流,被如此挤兑,他的面子挂不住了,一张老脸青红不接,狠狠瞪了眼孟秋雨,转向赵春来道:“赵书记,您看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赵春来此时也有些为难,很明显孙然夫妇要护着这个小子,现在花雨堂的司马清雅都开始帮着这个年轻人说话了,如果此时自己计较这件事,那么和孙家就会起冲突,孙家虽然他还不怕,可孙家背后可是孟家,这件事可大可小,他可不敢成为赵孟两家交锋的导火索

    而如果就这样放任这个狂妄的小子胡闹不管,那他赵春来的威信何在?

    就在赵春来左右为难之际,孟秋雨却不给他时间考虑这些,他才不管什么在场的都是些什么大人物,在他眼中除了黑榜前三的牛人,能对他的生命造成威胁,他还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八爷,如果你不给你那废物侄子报仇,那我现在就要杀你儿子了,我刚才警告过他,让他立刻消失的,可是他似乎不把我的话当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