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五章 好戏在后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司马清雅和谭风带着血雨卫队赶到仁华医院后,飞燕快步迎了上来。阿甘小说网

    “怎么样?里面现在什么情况?”司马清雅急切的问道。

    “大姐,我也不清楚,我没见到孟秋雨,但我见到了李小冉母女以及医院的一群领导,听他们说孟秋雨正在病房里救人,吩咐过,不许任何人进去打扰。”飞燕苦笑着回答道。

    松了口气,司马清雅没好气的嘀咕道:“这混蛋,劳师动众的让咱们赶来,就让傻呵呵的站在外面等候。”

    “呵呵,好戏还在后头,这小子急于救人,还没空出气呢。等救完人,咱们就有事做了。”谭风轻笑道。

    “飞燕,让兄弟们先在医院外待着,等候我的命令。”吩咐了一句,司马清雅和谭风带着血雨卫队进入了急诊大楼。

    而此时的病房内,麻醉师和女护士都傻眼了,这辈子她们都没见过这样的手术,根本就有悖于手术规范。孟秋雨既不穿消毒服,也不要求灯光照射,在麻醉师麻醉了李文亮之后,便拿起一把手术刀,寒光一闪,李文亮的腰腹上便被切开一道长长的口子。

    血水喷溅中,孟秋雨手指在李文亮的身上连点几下,那狂涌的血水顿时静止了下来。

    将腹部体腔内的淤血排除后,孟秋雨便找到了三条断骨处,一道柔和的光芒从孟秋雨的手心发出,光团包裹了断骨。两个女人震惊的发现,断裂的骨头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黏合在一起。

    用了不到十分钟,孟秋雨便将三条肋骨接到了一起,示意两女清理一下血迹,孟秋雨便开始了缝合,一双手穿针引线,行云流水一般将刀口缝合完毕,整个手术过程下来不到十五分钟。

    做完这一切,孟秋雨再次手掌贴在李文亮的刀口处,真元力作用下,修复了一下李文亮血肉的再生能力。

    看了眼两个目瞪口呆的女人,孟秋雨轻笑道:“还傻站着干嘛?开始包扎吧。”

    两个傻了眼的女人如梦方醒,开始细心的给李文亮包扎好了伤口,随即怔怔的看着孟秋雨道:“这就没事了?”

    “嗯,你们可以离开了,不过刚才见到的一切,我希望你们能够保密。”孟秋雨点头道。

    待两个女人离开后,孟秋雨再次用真元力修复了一番李文亮的伤势,直到确认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后,才停止了运功。

    此时的李文亮虽然还没苏醒,但苍白的脸庞已经显出了红润之色。孟秋雨的真元力不同于其他修炼者的真元,作为内家修炼者,他所学的功法《玄阳九变》最大的特殊之处,就是真元力不但可以自愈而且还可以救人,只要有一口气在,在孟秋雨的面前就没有死亡的可能。

    这也是孟秋雨身为杀手这么多年,生死间徘徊无数次依旧活的好好的原因,只要他的心脉不碎,灵魂不灭,多重的伤势都可以无意识的在真元力的治愈力之下恢复。

    李文亮的断骨虽然还没彻底愈合,但也已经再生肌血,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以李文亮的年纪和身体状况,手术后没有两三个月根本达不到这样的疗效。

    擦了把额头上细密的汗水,孟秋雨面无表情的走出了病房。

    冷眼扫了下急诊走廊里翘首等待的一行人,目光落在了几名身穿军装,套着白大褂的男人身上。

    “你们是军区医院的人吧?病人就在里面,麻烦你们将病人转院到军区医院。”

    看着几人说完,孟秋雨目光投向了李小冉母女,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道:“李婶,小冉,李叔一切都好,你们陪着一起去军区医院吧,我都安排好了,你们什么都不用担心。”

    “秋雨哥,你不和我们去医院吗?”李小冉松了口气,眼神期待的问道。

    “等处理完这里的事情,我就去看你们。”对着母女俩笑了笑,孟秋雨看向了司马清雅和谭风,点点头,一脸冷漠的看了眼院长廖国兵,沉声道:“是在这里解决还是去你的办公室?”

    “孟先生,实在抱歉,咱们去我的办公室,有什么事坐下好好商量。”院长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的说道。

    孟秋雨也不再理会对方,迈步走出了急诊大楼,阴沉着脸在廖国兵等人的陪同下赶往了行政大楼。

    廖国兵的办公室在行政大楼七楼,忐忑不安的请孟秋雨和司马清雅等人坐下,急忙亲自去泡茶,毕恭毕敬的站在对面,仿佛聆听领导视察的下属一般。

    司马清雅和谭风一直没有开口,医院的几名科级领导也都紧张不安的站在院长身后,所有人的目光一直看着面沉似水的孟秋雨。

    呵呵一笑,孟秋雨脸色阴云转晴,看着院方的几人道:“都坐吧,别担心,我这人很讲道理,有什么事都是可以解决的。”

    听到孟秋雨的话,廖国兵几人才松了口气,虽然依旧心里紧张,但至少气氛不再沉闷了,纷纷陪着笑脸坐在了对面沙发上。

    “其实吧,这件事也不算什么大事,我知道你们医院的难处,毕竟私立医院以营利为主,有一大群医生护士需要养活,你们没有义务当救世主,不接诊也无可厚非。但这件事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你们院方医生不负责任的态度,既然接诊了,就要尽到一个医生的医德,哪有将急诊病人安排进病房等着抵押金的,如果凑不到抵押金,病人出了事,谁负责任?”

    听到孟秋雨和颜悦色的这番话,院方几个领导连连点头,廖国兵诚恳的赔礼道:“您的理解真让我们感动,这件事的确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个别医生的大意,我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以后也绝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一直注视着孟秋雨的司马清雅眨了眨美目,心中一阵迷惑,这家伙搞什么,居然讲起了道理。

    “可是,我更生气的事情不止是这一点,我的亲人断了三根肋骨,内脏多处破损出血,这一切都不是意外,而是人为造成的。”

    孟秋雨突然脸色一寒,一股滔天的杀意顷刻间笼罩了整个办公室,那阴冷的气息仿佛都要将所有人冰冻了一般。

    “什么样的人渣能做出这么阴损毒辣的事情,如果他们得不到惩罚,天理何在?”刀锋般的冷眸寒芒闪烁,孟秋雨声音冰冷的怒声道。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廖国兵等人恐惧的看着孟秋雨,全身冰凉,打着冷颤说不出话来。

    谭风神色凝重,直到此时他才明白孟秋雨为何要声言拆了医院,遇到这种事,普通人都无法忍受,何况是一位强者。只是他还不明白,这和医院有什么关系?莫非是医院的人也参与了其中。

    司马清雅娇躯微颤,神色复杂的看了眼孟秋雨,心中怒火汹涌,美目寒霜,冷冷的看向了廖国兵等人。

    “司马小姐,立刻让你的人进入医院,急诊大楼和住院部先不用动,从办公大楼开始,一层层给我砸,我不希望看到有一处地方是完好无损的。什么时候凶手和相关人员带到我的面前,什么时候结束。”杀气一闪而逝,孟秋雨转向司马清雅道。

    司马清雅没有任何犹豫,点点头,掏出手机拨通了飞燕的电话:“立刻让所有人进入医院,从行政大楼开始一层层给我砸。”

    “司马小姐,使不得啊,孟先生,对于您亲人遭受的痛苦我也很气愤,但我实在不知道这和我们医院有什么关系?”廖国兵吓得差点瘫了,哆嗦着扑通跪在了孟秋雨和司马清雅面前,声泪俱下的哭问道。

    “你可以问问那个接诊的医生,他想必知道是怎么回事。”孟秋雨淡淡的说完,靠在沙发上闭上了双眼。

    看到孟秋雨不搭理自己,廖国兵转身冲行政科长也是自己的弟媳妇吼道:“还不快去把廖强那混蛋给我找来。”

    廖强的母亲脸如死灰,心急如焚的跑出办公室给自己儿子打电话去了。

    看到廖国兵求助似得看向自己,司马清雅冷笑道:“你可以报警啊,不然这件事不会很快收场的,你就祈求警察能快一步找到凶手吧。”

    廖国兵再次吓了一跳,他不是没想过报警,但却怕得罪了司马清雅,而且对于孟秋雨的身份他猜不透,一个能让司马清雅亲自跑来帮忙的人,背景能简单吗?他担心捅了马蜂窝,医院保不住不说,自己的老命都可能会断送了。

    “如果我是你,就会听从司马小姐的话,等一下这里动静大了,警察也会接到报警电话,所以你报警与否都无所谓。”闭着眼的孟秋雨淡淡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