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六章 比死更残忍的惩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接到下属层层上报的韩奉启正在召开公安系统各部门的行政会议,听闻一群医患家属正在打砸仁华医院的办公大楼,带头的竟然是司马清雅,韩奉启的脸都青了。..

    “各部门立刻行动,赶往仁华医院,没我的命令,不许和里面的人发生冲动,设置警戒线维持现场,疏散病人以及家属。”将情况和下面的各部门头头讲述了一下,韩奉启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而此时的仁华医院行政大楼内,上百名彪形壮汉手里拎着大锤,膀子抡圆了逮着什么砸什么,这么痛快的事情这些人干的是不亦说乎。

    一楼已经被彻底扫荡一空,贯彻了孟秋雨的指令,连一个完整的垃圾桶都没留下。上百人分成两队开始打砸起了二楼三楼,噼里啪啦的巨响声整个医院内都听得清楚。

    而在这种严重噪音影响中,七楼办公室内的气氛更加的凝重了起来。廖国兵是彻底火了,当然这股火他可不敢撒到孟秋雨身上,几个大嘴巴将侄子打的牙齿都掉了一颗。

    看到这一幕,孟秋雨直皱眉,你丫的这也叫打人,要是自己一巴掌都能把这混蛋满嘴牙打飞了。

    在孟秋雨气势的压迫下,廖强心理防线奔溃了。知道闯了大祸的廖强不敢隐瞒,痛哭流涕的交代了自己的恶行,果然如孟秋雨的猜测一样,他与那两名城管狼败为奸,为了不让李文亮去其他医院,他违背规定将李文亮安排进了急诊病房。

    而收费处的女人又是他的姘头,在他的吩咐下将抵押金提高到五万,就是为了B迫李家为难,为了那个青春痘城管仗义出手制造机会。

    至于这样的手术花费不会超过三万,到时候随意改动一下药物的数据,剩下的两万多就都入了廖强的口袋。身为主治医生,又有姘头的配合,这样的事情那早就是熟能生巧了,一般老百姓那懂的这些,也没人会想到医院会有这么黑心的内幕。

    在廖强的供述下,他也讲出了李文亮受伤的内幕,因为他早就认识那两个城管,和两个城管更是有着不一般的关系,属于严重的丑闻。

    三个混蛋喜欢玩那种4P调调,每当他们物色到一个女人,都会由三人中的一人先出马,利用各种手段得到对方的好感,找机会给对方下药供他们三个玩乐。事后用视频,照片威胁。每一个受害的女人都在这种威胁下忍辱吞声,不敢张扬。

    两名城管对上次被孟秋雨教训怀恨在心,加上早就打着李文亮妻女的主意,所以在策划了一段时间,终于找到了下手的机会。

    他们先是好心的打电话叫李文亮去五楼收购废品,他们却在楼梯上洒了松子油,一条腿本就残废的李文亮一个不留神,搬着废品下楼的时候就滚落了下来,当场就瘫在了三楼的拐角处昏死了过去。

    两人将李文亮送来医院,联系了李小冉母女,就是想通过这件事让李家欠下他们的人情,这是他们接近李小冉母女最好的开始,以后只要时机把握好,玩玩母女档那都不是太难的事情。

    听完廖强的阴谋和恶行,会议室里所有人脸都变了。司马清雅面若寒霜,一道寒芒电闪,手里的匕首就向廖强的脖子划去,却被孟秋雨闪身拦下。

    “你干什么?这样的恶人不杀,天理不容。”司马清雅怒喝道。

    “要杀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你以为我不想杀他吗?但是杀了他之后,我们怎么向警察交代,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孟秋雨平淡的说完,示意司马清雅坐下,他则转身蹲在了廖强面前。

    “廖国兵,拿纸笔来,让他将这些东西写下来。”

    廖国兵都恨不得将侄子大卸八块了,自己虽然也不是好鸟,在医院敛敛财,玩玩女下属,骚扰一下实习护士,但这都做的很隐秘。这混蛋侄子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玩女人都开始团伙作案了,这次害死了自己。

    待廖强写下了所有罪状,还被孟秋雨用司马清雅的匕首割掉了大拇指按下了血印。

    做完这一切后,孟秋雨看着司马清雅邪笑道:“有时候一刀结束了恶人那是让他们解脱了,有比死更残忍的事情,他们一辈子都会在痛苦中度过。”

    在司马清雅疑惑的目光中,孟秋雨一把拎起了死狗一般的廖强,神色平静的笑道:“实话告诉你,我非常愤怒,愤怒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惩罚你。你知道手筋和脚筋被挑断的下场吧?那会像死狗一般,一辈子躺在床上等死,生不如死,那时候你或许会想着死了更好。”

    看着廖强恐惧的快要奔溃的表情,孟秋雨眼神冰冷的摇头道:“可是我不会让你轻易死的,你想咬舌自尽都没有机会,我会打掉你满嘴牙,一辈子只能喝稀饭也不错。你会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回忆你这上半生所做的每一件坏事,在痛苦无助中直到死亡。”

    “不要——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情愿去坐牢。“廖强吓得都快尿了裤子,脸色抽搐的哀叫道。

    “可是我不想让你坐牢,我愿意惩罚你。”孟秋雨邪魅的一笑,在廖强还想开口之际,一巴掌挥落而下,廖强惨嚎一声,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吐出一口血水,满嘴的牙齿一颗不剩全部吐了出来。

    “享受你还能爬动的最后一刻吧,门就在那里,如果你能爬出去,我就饶了你。”孟秋雨一脚踩在廖强的后背上,冷笑道。

    廖强彻底奔溃了,满嘴牙齿被打掉的疼痛让他几乎昏厥,可是那深入骨髓的恐惧让他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同时因惊吓过度,肾上腺素分泌过快,他的双腿湿了,一股腥臭的气味弥漫在了办公室内。

    廖国兵等人吓得双腿打颤,脸如死灰,一个个惊惧的看着孟秋雨,这一刻的孟秋雨,在他们眼中比魔鬼还要恐怖。

    谭风倒是面色平静,如果换做他,可能不会这样折磨一个人,但绝对会要了对方的命。

    司马清雅紧咬着红唇,神色复杂的看着孟秋雨,这个男人的狠辣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不过她并没有感到孟秋雨做的有多残忍,以廖强做下的恶事,任何痛苦都不足以弥补他的罪恶。

    “看来你没机会逃脱命运了,那就让我帮你一把。”孟秋雨淡淡一笑,手腕挥动,寒芒闪烁,廖强惨嚎一声,抽搐了几下昏死了过去。

    废了廖强的四肢,孟秋雨眼里的杀意依旧未减,看了眼司马清雅道:“警方的人已经来了,帮我找到那两个人渣,带到这里来。我要当着警察的面替天行道。”

    司马清雅点点头,内心中竟然有种无力感,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就是生不出拒绝对方的念头,哪怕这个男人此时让自己的人和警察血拼,她可能也不会拒绝。

    再次拨通了飞燕的电话,司马清雅将两名城管的名字以及特征描述了一番,让她安排人挖地三尺找到两人。

    就在司马清雅刚挂了电话,办公室的门开了,血雨卫队的凌云走了进来。

    “小姐,韩局长和韩琳来了,让他们进来吗?”

    “请他们进来吧。”司马清雅眼里闪过一丝苦笑,点点头道。

    不多时,韩奉启一脸阴沉的和韩琳走了进来,闻到办公室内浓重的血腥味,父女俩眉头紧皱了起来。

    “孟秋雨,又是你这个混蛋,你要干什么?”看到孟秋雨后,韩琳气不打一处来,一脸寒霜的质问道。

    “你一个缉毒警察,跑到这里干嘛?治安管理什么时候也归你了。”孟秋雨咧嘴笑道。

    “缉毒警察不是警察吗?你竟敢在这里杀人,这下我看你怎么逃脱。”韩琳一眼看到了孟秋雨脚下昏死过去的廖强,咬牙切齿道。

    司马清雅此时一脸苦笑的看着父女俩,对着韩奉启点点头道:“韩叔叔,抱歉给你们公安局添麻烦了,你还是先看看这个供词吧。”

    说完,司马清雅将廖强写的罪状拿起来交给了韩奉启。

    韩琳瞪了一眼司马清雅,沉声道:“真没想到,你什么时候给这个混蛋当帮凶了,我劝你最好让你的人停止违法行为,不然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琳,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做吗?小冉的爸爸被人陷害从五楼滚下断了三根肋骨,而这一切都是三个混蛋想要算计他们一家人,你看完那张纸就知道事情的经过了。”司马清雅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道。

    韩琳神色微微一变,随即从父亲手里接过了廖强的罪状,看到一半脸色便变得铁青,随后气的满脸怒火,酥胸颤抖,急切的转向孟秋雨问道:“小冉爸爸怎么样?他们一家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