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两百二十八章 十二隐忍之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南山公墓是滨海年代最久的一片公墓区,也是普通老白百姓首选的墓地,因为这里价格便宜,比起其他山清水秀环绕的墓葬地,这里就显得荒凉贫瘠了许多,出了滨海市区,在郊外的一片低矮山坡上。阿甘小说网

    孟秋雨沿途没有再询问樱任何问题,只是随意的和她闲聊,时不时开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缓解着车厢内沉闷的气氛。因为他知道,樱如果想说,会主动告诉自己这一切,他有这种感觉。

    进入墓地,沿着光秃的一条小路进入了墓地最里面,走在前面的樱停在了已经长满杂草的一座小矮坟前。墓碑因年代已久已经斑驳脱落,依稀可以看清上面写着一行字,慈母程文丽之墓。

    身躯微微颤抖,樱缓缓蹲在了墓碑前,鲜花放下,两只纤细白嫩的小手开始拔除着坟上的杂草。

    孟秋雨心中暗叹,看情形这座坟已经好久没有人前来拜祭了,自己站在一旁也觉得无聊,随即蹲下身帮着樱一起拔草,樱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两人沿着坟头很快将所有杂草清除干净,眼里噙着泪花的樱对着孟秋雨点点头,以示谢意,随即从包里拿出一块毛巾擦拭起了墓碑。

    孟秋雨静静的蹲在一旁抽着烟,心里却是暗自苦笑,今天的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莫名其妙随着一个陌生女人来到了这种地方,感受着这种萧穆的氛围,他都有些心情沉闷起来。

    擦拭干净了墓碑,樱扫了眼眨巴着眼一脸无聊的孟秋雨,轻声道:“过来一起给我妈磕几个头吧。”

    “啊!”孟秋雨傻眼了,愣愣的看着樱,暗想这女人搞什么飞机,自己长这么大还没给任何人磕过头,虽然死者为大,但他孟秋雨却没有这种习惯,又不是自己的亲人。

    “我妈也是你的奶妈,当初你妈妈没有奶水,我妈妈喂养了你半年。”樱声音忧伤的说道。

    孟秋雨再次傻眼,这件事他哪里知道,看着樱不像是在说假话,何况对方也没必要编出这种理由只为了让自己磕头,回去一问老妈自然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想到埋在这里的女人曾经喂养过自己,哺养之情,当涌泉相报,孟秋雨神色凝重起来,走到樱身边,也跪了下去。

    两人神情低落的磕过头之后,樱缓缓开口道:“秋雨,或许你不记得我,我母亲去世后,我还在你家呆过两年多,那时候你太小,我也只比你大一岁。”

    “那你后来去了哪里?”孟秋雨确实没有印象,两三岁的小孩那会记得这些。

    苦涩的一笑,樱抿着嘴道:“方姨本想收养我,但凡叔那时候知道自己已经被仇家盯上了,担心我也被牵连到,于是将我寄养在了一户有钱人家,为了这件事,方姨和凡叔还争吵过。我在养父母家生活了三年,凡叔一直偷偷去看望我,直到有一天,我被流川枫找到了,他杀了我的养父母,也将赶来的凡叔打伤,将我带回了R本。”

    孟秋雨倒吸一口凉气,暗自惊叹,父亲居然和阴阳王还交过手,虽然落败受伤,那父亲岂不是也是一位强者。

    “那你以后就一直在R本阴阳王的身边吗?他为什么要抓走你?”孟秋雨再次问道。

    点点头,樱眼里露出一抹冰冷的寒意,银牙紧咬沉声道:“因为他是我的亲生父亲,我母亲就是被他害死的,虽然他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我今生唯一的愿望便是杀了他。”

    孟秋雨心中再次一震,接二连三的真相连他都感到诡异,皱眉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阴阳王不是人,他就是一个变态的恶魔。他座下的十二隐忍都是他的孩子,而且都是女子,是他年轻时候使用各种手段让他看上的女人爱上他,给他怀孕生下的。他要修炼阴阳魔功,需要和血缘最近的人一起双修,采阴补阳,让他的功力大增。”樱红着脸羞愤的说道。

    孟秋雨浑身一阵恶寒,暗骂阴阳王果然够变态,这TM不是乱伦嘛,和自己的女儿练双修,这个世上恐怕只有R本人能做出这种恶心的事情。

    扫了眼樱,孟秋雨有些同情起了对方,也不知道樱在和阴阳王练双修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察觉到了孟秋雨异样的眼神,樱俏脸一红,横了孟秋雨一眼道:“你想多了,我还是处-子之身,以我的功力,阴阳王还没有动过我,在没有突破忍者极限影忍之前,他不会动我的,对他的修炼没有多大作用。”

    孟秋雨恍然大悟,点点头道:“忍者突破影之极限后,便会激发自身潜能,产生金木水火土五系能量,那已经相当于我们华夏玄阶境界的高手,十二隐忍中有几人突破了这样的极限?”

    “只剩下我还没有激发潜能,但用不了多久我也会突破,所以我乘着阴阳王不备,偷跑了出来,来到华夏去找凡叔,他告诉我你在滨海,让我来找你。”

    孟秋雨脑门拧成了川字,欲哭无泪的看着樱摇头道:“你到底是来保护我,还是害我的,你背叛阴阳王,他必然不会放过你,一旦找到这里来,我这小命可就不保了。”

    樱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低声道:“那你让我怎么办?乖乖回到阴阳王身边,等待那无耻而无奈的命运吗?”

    孟秋雨摇头苦笑,他倒不是害怕阴阳王,只是现在自己都四面楚歌了,再与阴阳王这种强者树敌,想起今后的处境都让他头疼。

    但是不管樱的死活,孟秋雨又有些于心不忍,如果对方说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自己和樱吃过一个妈-的奶,也算是姐弟了。虽然有些复杂,但好歹有份特殊的情谊。

    只是孟秋雨想不明白自己的老子孟凡到底什么意思,这是害自己呢,还是帮自己,让一个定时炸弹来到自己身边,他就没想过惹来阴阳王,自己的小命不保吗?

    一脑袋雾水的孟秋雨长出了一口气,苦笑道:“樱,那你以后就打算呆在我身边,让我保护你,你就对我这么有信心?”

    “凡叔让我来找你的时候,我也很疑惑,但是通过这段时间对你暗中的观察,我知道凡叔是对的,如果连你也保护不了我,那这个世上恐怕没有人能保得住我。”樱一脸狡黠的笑道。

    “为什么?你发现了什么?”孟秋雨心中一惊,沉声问道。

    “因为你是死神,黑榜第六的高手,在战神手中活下来唯一的强者。”樱笑眯眯的开口道。

    “你是怎么发现的?”孟秋雨疑惑的问道。

    “那天我也在花雨堂地下拳馆内,你的身手我看到了。孙九宪的庄园内,我也看到了杀神孤星和妖女血姬,据我了解,他们应该是死神的手下。如果我还猜不出你的身份,那我也就是傻子了。”樱揶揄的抿着嘴,眼波流转柔笑道。

    孟秋雨心中再次一震,先是被炎黄铁骑的长风发现了身份,现在樱也知道了,看来自己最近的一举一动的确有些太张扬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按你说的这些,莫非我父亲也猜到了我的身份,不然为什么会让你来找我,如果我父亲猜得到,我的身份离暴露也不远了。”孟秋雨忧心忡忡的开口道。

    “秋雨,其实你的身份暴露了,也未必是坏事。以你在国际上的名声,只会让人忌惮,没有摸清你的底细前,谁都不愿意轻易招惹你,何况敢招惹你的死神人,这个世上也没多少。阴阳王如果知道我在你死神的身边,他就不会亲自前来,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在乎自己的名望,没有把握击杀你之前,谁也不愿意主动招惹你。不然黑榜前三的高手为什么这么多年从没有相互较量过,因为他们担心分出输赢,更不愿意自己成为那个落败者。”

    停顿了一下,樱继续道:“只要阴阳王不来,十二隐忍即使都来了,我相信你也能应付。我知道你最担心的是青龙,现在你毕竟在华夏,在他的地盘上,如果他不主动出来将你赶出华夏,他脸上无光。”

    “呵呵,都说胸大无脑,你这脑子也挺灵光嘛,这就是你知道我的身份后,迫不及待要把我引到这里说出这番话的原因吧,你算中了我会保护你。”孟秋雨邪笑道。

    “哼哼,算是吧,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的姐姐,你难道忍心让我去跳火坑吗?”樱露出得意的笑容,看着孟秋雨一脸狐狸抓着猎物后得逞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