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两百三十一章 成了挡箭牌【五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猜猜姐,你明天就不来上班了,以后都喝不上你调的美酒了,这地方也没什么吸引我们的了。..”吧台边,几个小太妹打扮的女孩子惋惜的说道。

    “呵呵,谢谢你们一直捧场,猜猜姐有空还是会来这里给你们调酒的,不过你们可都是学生,还是要以学业为主哦。”调酒女郎嬉笑道。

    孟秋雨笑了笑,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几眼调酒女郎,暗自点头,此女看着年纪也就二十五六岁,有些姿色,身材很火辣,皮肤也很白,只是脸上的妆画的太浓,显得有些俗气,不知道卸了妆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孟经理,找个安静的地方,我和你谈谈。”杨浩趴在孟秋雨的耳边大声道,酒吧中音乐声突然高亢起来,显得有些吵。

    孟秋雨点点头,带着杨浩走到了酒吧另一边的走廊。

    “经过我的调查,丁小欧和马燕都是左撇子,而死者马燕的致命伤只有一处,就是左胸下侧的那一刀,根据法医鉴定,那一刀是从左胸下直直刺入。”杨浩开口道。

    孟秋雨皱了皱眉头道:“那这样说来,如果丁小欧站在马燕面前,他要刺杀马燕,马燕的致命伤应该在右侧才对。马燕只所以伤口在左侧,因为她是自杀。”

    点点头,杨浩开口道:“就是这个道理。当然丁小欧也有可能是从背后抓住马燕,从前方刺入马燕的左胸,但马燕的身高只有一米六,丁小欧却一米八五,以他们的高度差距,如果丁小欧从后面抓住死者,刺入马燕的那一刀就应该在胸口靠上的位置,以他们的高度差距,那一刀的位置,丁小欧只能是蹲下身子刺入,这个解释有些牵强。”

    “既然有了这个证据,那我们就可以去法院上诉了。”孟秋雨眼前一亮,兴奋的开口道。

    “现在还不行,丁小欧虽然是左撇子,但有的左撇子双手都有力量,以丁小欧的身体特征,他也有可能为了掩盖事实,用右手拿刀,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丁小欧右手拿刀的事实给消除。”杨浩眼神睿智的说道。

    “那怎么消除?”

    “这就是我叫你来的原因,据我这几天来这里的了解,马燕死亡的前两个晚上,丁小欧晚上都来这里喝酒,而在马燕死亡的头一晚,丁小欧和人在这里打了一架,他的右手被砍伤了。”

    “哦,那你的意思,是要我找出能给丁小欧作证的人,证明他的右手受伤,并没有拿凶器的能力。”孟秋雨眼前一亮,笑着问道。

    “不错,我们不但要有酒吧内给他作证的人,还要给他包扎手的医生证明,我想这些事孟经理可以办到。”杨浩点头笑道。

    “哈哈哈……,谢谢你啊,杨浩,人才,丁小欧的案子结束后,我让那小子请你好好喝一顿。”孟秋雨拍拍杨浩的肩膀,心情愉悦之极。

    “刚才我问过那个调酒美女,她每晚都在酒吧上班,如果她愿意去作证,那再好不过。我看她对孟经理你有意思,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了,孟经理放心,我绝不会和林总透露半个字。”杨浩眼神暧昧的眨眨眼,说完笑着要离开。

    就在此时,酒吧外一阵喧闹声响起,伴随着喝骂声,喧嚣的音乐声截然而止。

    两人对视一眼,走出了走廊,就看到吧台前围着一群人,一名头上染着黄毛,脖子上挂着黄金链子的汉子,敞露着胸膛,在他的胸口显现着一头猛虎纹身,而在汉子的对面,两个小太妹一脸惨白的流着泪。

    “艹尼玛的,你们TM以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呢,还是自己的下面镶金的,出来玩难免磕磕碰碰,你们敢动手打老子的兄弟,今天不让你们吃点苦头,老子以后还怎么在滨海道上混。”黄毛汉子骂骂咧咧,指着两个小太妹满脸张狂之色。

    此时吧台后,调酒女郎神色凝重的走了出来,将两个小太妹拉在身后,呵呵一笑道:“海哥,您这么大火气干嘛,都把小姑娘吓坏了,不就是小孩子不懂事,相互打骂了几句,海哥您生什么气?”

    黄毛汉子眼神贪婪的在调酒女丰满的胸上扫了几眼,咧嘴一笑,露出满嘴烟熏发黄的牙齿,挠了挠头自己的黄毛,笑道:“猜猜妹妹,既然你发话了,那我给你这个面子,帮我调一次酒,让哥哥我也感受一下冰火双重天的快-感怎么样?”

    调酒女郎淡淡一笑,一脸无奈的笑道:“海哥,您应该知道我的规矩,冰火双重天我从不轻易给人调,每一晚只会调一次,而今晚您错过了,要不改天我给海哥您亲自调。”

    黄毛汉子哈哈大笑,随即眼神一厉,冷笑道:“猜猜,你这已经是第三次拒绝我了。谁都知道过了今晚,你就会离开这里,你把我当傻子呢。”

    “海哥,强人所难可不是君子作风,要不我把飞燕姐找来,在她面前咱们理论理论。”猜猜脸色也阴沉下来,淡淡开口道。

    “我呸,我说猜猜,你这女人还真够狡猾的,一直拿飞燕姐欺骗我们这些兄弟,可是很不巧,我有一个堂哥就是花雨堂的人,他告诉我,你也只是和飞燕姐见过一面,人家压根就不认识你,你还装什么,现在你给飞燕姐打电话,如果她来了,我跪着舔你的脚板我都二话不说。”

    黄毛这番话让调酒女脸色瞬变,尴尬慌乱下她的饱满双峰都开始起伏荡漾起来,不自然的笑了笑道:“海哥,您在开玩笑吧,飞燕姐如果来了,你恐怕走不出这里。”

    “得了吧,猜猜,继续演戏有什么意思,今天哥哥把话挑明,只要你陪我一晚,我就放了这两个小太妹,不然你可是知道我手下的兄弟们,最近很是饥渴,我担心她们俩过不了今晚。”黄毛撇嘴冷笑,丝毫不掩饰对调酒女猜猜的觊觎垂涎之色。

    猜猜脸色惊变,羞愤而恼怒的看着眼前的黄毛汉子,声音冷了下来:“海哥,你不要欺负人,我猜猜在滨海也算是一号人物,你敢动我,我的兄弟姐妹们也不会答应。”

    随着猜猜的话,酒吧内叫嚷声此起彼伏,大多是一些年纪不大的男男女女,似乎都是高中生一类,义愤填膺的喊道:“谁敢动猜猜姐,我们和他拼了。”

    “哈哈……,猜猜,整一帮童子军吓唬哥哥呢,你把海哥当没见过世面的傻袍子了。”黄毛仰天大笑,随后眼睛一瞪,指着四周叫嚣的小年青们吼道:“谁TM有种的站出来,老子让他这辈子躺在医院里。”

    酒吧中瞬间安静了下来,叫嚣的小青年们大部分都是学生,有人带头叫嚣可以,但却有哪一个敢上来和真正的黑社会玩恨得,一个个低下头不敢再出头了。

    “哼!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也敢在我海哥面前得瑟,兄弟们,等一下如果谁敢出头,立刻给我打残。”黄毛得意的冷笑一声,扫了眼身后二十多名吊儿郎当的青年。

    调酒女猜猜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看到现在的情况她知道今晚在劫难逃,以前用飞燕姐蒙骗了所有想打自己主意的男人,但是现在事情败露,这个黄毛阿海可是出了名的疯狗,更是个变态,自己落入他的手中,那还不如死了。

    就在猜猜心中悲哀痛苦之际,她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了人群后面的孟秋雨和杨浩,也不知道为什么,猜猜有种感觉,这个帅气的青年能救自己。

    于是,猜猜眼前一亮,挥着手喊道:“老公,你快过来。”

    随着猜猜的喊叫,所有人目光顺着她看向了人群后面的孟秋雨两人,黄毛海哥也脸色愕然的转过身来,一眼便看到了神情淡然的孟秋雨。

    孟秋雨正在看热闹,没想到居然被人点了名,心中暗自苦笑,于是拉了一把杨浩,两人排开人群走向了吧台。

    看到孟秋雨果然没有逃避而是走了过来,猜猜心中欣喜,上前搂住了孟秋雨的胳膊,小声道:“帅哥,帮我过了今晚的难关,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是吗?万一我被打成猪头怎么办?为了你一句不知道真假的承诺,我似乎有些冒险。”孟秋雨玩味的笑道。

    “帅哥,如果你被打成残废,我猜猜对天发誓,今后照顾你一辈子,但我想你应该不会那么逊色,我猜猜的眼光从不会看错人,我看得出你不是一般人。”猜猜眼神坚定的说道。

    孟秋雨呵呵一笑,这女人有点意思,于是点头道:“成交,正好我有件事想让你帮忙。”

    此时黄毛海哥有些不爽了,看到两人挽着胳膊卿卿我我的黏糊在一起说悄悄话,这让他感到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我说你TM的小白脸,想英雄救美啊,老子让你今晚变成狗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