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两百三十二章 纳兰小朵【一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感谢兄弟们的支持,今日依旧五更,拜求花花!」

    面对这样的场面,孟秋雨神色平静,但杨浩却无法淡定,神色紧张的扫了眼孟秋雨,他有些后悔把孟秋雨约在这里了。阿甘小说网

    虽然他知道孟秋雨是保安部的经理,也是集团老总的男人,但保安可不是公安,在场这些一看就是社会上讨饭吃的流氓可不会给一个保安面子。

    孟秋雨微笑着看了眼杨浩,眼神玩味的转向了黄毛海哥,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点头道:“你骂我是小白脸,因为我有资格当小白脸,不像你,一张被屁股坐过的脸,又扁又平,你想当鸭子都没生意。”

    看到海哥要发怒,孟秋雨眼神一寒,沉声道:“你现在最好把嘴巴给我闭住,再敢骂我一句,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不是说过飞燕只要来这里,你就舔这位小姐的脚底板吗?那我现在就满足你的愿望。不过那样是让你占了便宜,我想在场应该有几天没洗脚的民工大哥,到时候我会找几个出来,让你添个够。”

    神情冷淡下来的孟秋雨,流露出一股不怒自威的威严与不可侵犯,那是久居高位才自然而然形成的气势。

    在他刀锋般犀利的眼神下,黄毛海哥心头莫名的一颤,竟是不敢再放肆。大人物他也没少见,就是曾经滨海威风八面的八爷,也达不到孟秋雨这样的境界,这是与生俱来,骨子里形成的霸气。

    整个酒吧内鸦雀无声,所有人在孟秋雨刚才的气势下都有种心惊肉跳的惊惧。

    猜猜一颗心都蹦蹦狂跳,饱满的双峰都像是两只不安分的小兔子,似乎要从衣领下跳出来,美目中更是闪现着激动的异彩,这一刻她心动了。这不就是她渴望已久的男人吗?顶天立地傲然于世的男子汉,一笑,温柔而俊逸;一怒,睥睨苍生。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孟秋雨掏出手机拨通了飞燕的电话。

    这里离着皇天夜总会只隔了一条街,孟秋雨知道飞燕在晚上基本都在皇天夜总会看场子,所以他才准备让飞燕来解决这里的事情。以黄毛这样的身份,孟秋雨实在没心情和他们玩,那样有损他死神的身份。

    飞燕接到孟秋雨的电话,没有任何犹豫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不足五分钟,酒吧门打开,一身黑色皮衣,神情冷漠的飞燕便带着四名穿着性感,身材高挑的DJ美女进入了酒吧。

    飞燕的到来,酒吧内所有人都心中一颤,不论是道上混的,还是在校学生,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飞燕的大名。花雨堂名副其实的二姐,更是所有人敬畏的现代关二爷。

    因为飞燕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一件事,便是舍身救自己大姐司马清雅,以至于浑身被砍了三十多刀,她脸上那道犹如蜈蚣般的伤疤,就是在那一战中留下的。

    飞燕在花雨堂有今天的地位,是她用命换来的,司马清雅对她的信任与依赖,也早已超出了心腹姐妹的界限,视她为亲妹妹一般照顾以及看重。

    “孟少,那个不开眼的混账惹了您。“飞燕走近孟秋雨,带着四名美女手下躬身问道。

    孟秋雨笑了笑,他也听司马清雅讲述过飞燕脸上伤疤的故事,对于这个女人他也打心眼里敬佩,呵呵一笑道:“飞燕,这个叫海哥的不相信我能请动你,我们打了个赌,输了,他会现场舔几位民工大哥的脚底板,这件事交给你来监督,我还有事先走了。”

    飞燕心中哭笑不得,如果换做别人让自己来干这么无聊的事情,她当场就会发飙。但孟秋雨却是她心目中神一般的存在,更是自己最敬重的大姐的男人,所以飞燕没有任何怨言,点点头目光看向了脸如死灰的海哥。

    海哥此时想死的心都有,暗骂自己倒霉,这次踢到了铁板,心里却是委屈的想哭,眼神幽怨的看了眼孟秋雨,他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很想告诉飞燕这不是自己的意思,自己可没和这位大爷打过赌,自己压根就没同意这个赌约。

    可他不敢,在飞燕冰冷的眼神下,他双腿都开始打颤,咬咬牙豁出去了,不就是舔几个臭脚丫,回去多漱漱口,总比惹怒了飞燕,三条腿都被打残强。

    孟秋雨也不再逗留,招呼着傻了眼的杨浩和满脸桃花盛开一般笑的灿烂的猜猜,走出了酒吧。

    “孟,孟经理,你居然认识花雨堂的飞燕?我可是听说过她的名头,今晚算是开了眼界,孟经理,我算是明白为何林总会选择你这样的男人了,真人不露相,佩服佩服。”走出酒吧,杨浩才回过神来,一脸感叹的笑道。

    对于杨浩这个人,孟秋雨还是很满意的,有文化,有责任心,自己交给他办理丁小欧的案子,对方也如此尽心,这让孟秋雨对他的好感大增,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杨律师,今后还免不了请你帮忙,今晚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我联系你,咱们去法院递交上诉材料,丁小欧的案子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孟经理客气了,丁小欧也是公司的员工,这是我分内的事情。”杨浩很谦虚,抚了抚眼镜笑道。

    送走了杨浩,孟秋雨转向身后神情喜悦的调酒女猜猜,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猜猜小姐,你笑的这么开心,不会是打我什么主意吧?”

    “嘻嘻,帅哥,我就说自己的眼光很准吧,你果然不是一般人,而且刚才飞燕对你态度那么恭敬,让我知道,你是个大人物。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纳兰小朵,很高兴认识你。”

    猜猜神情喜悦,探出右手送到了孟秋雨面前,眉宇间满是得意的狡黠笑意。

    握住了纳兰小朵的小手,很柔滑也很修长,孟秋雨笑道:“你不是叫猜猜吗?听你的口音似乎是东北人,而且你叫纳兰小朵,应该也有些来头吧?”

    “出来混谁都有个艺名,猜猜是我的艺名。我就是叫纳兰小朵啊,没什么大背景,你想多了。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孟秋雨!”

    “孟秋雨?似乎来头也不小哦。”纳兰小朵嘻嘻一笑,松开了孟秋雨的手。

    孟秋雨淡淡一笑,指了指不远处自己的宝马,说道:“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好啊,送我去海港花园。“纳兰小朵眉开眼笑,跟在孟秋雨身后开心的上了孟秋雨的车。

    “明天就要回学校了,今晚离开这里,还真有点舍不得。”望着窗外的御海湾酒吧,纳兰小朵幽幽的叹息道。

    “哦,你还是学生?”孟秋雨微微一怔,好奇的问道。

    “不告诉你,如果你想知道,可以给我打电话,约我出来吃饭,逛街,看电影,什么时候让我满意了,我再告诉你。”纳兰小朵一脸狡黠的笑道。

    孟秋雨撇撇嘴,不告诉拉到,自己也没多大兴趣知道,于是不再说话,专心开起车来。

    看到孟秋雨不搭理自己,纳兰小朵颇受打击,撅着红唇不满的嘀咕道:“没气度,撒撒娇也不让。”

    “对了,猜猜,可以请你帮个忙吗?丁小欧你认识吧?”沉闷了片刻,孟秋雨才想到有正事要办,于是看了眼嘟着嘴,坐在那里生闷气的女人笑道。

    “不帮,不认识。”纳兰小朵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孟秋雨一脑门黑线,苦笑道:“很重要的,事关一个人一生的命运,丁小欧因杀人要被判刑,但他是无辜的,死者是自杀,而不是他杀的。”

    纳兰小朵愣了一下,皱着秀眉看向了孟秋雨,疑惑的问道:“真的吗?丁小欧在御海湾的时候对我也挺照顾,他出了事我还有点惋惜,他真的是无辜的?”

    “不错,死者是他女朋友,欠下了高利贷被B的走投无路,而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一些误会,所以他女朋友想不开一死了之,却不料丁小欧去找她,出现在了死亡现场。”孟秋雨语气低沉的解释道。

    “那我怎么帮?不会需要我做假口供吧,虽然我很愿意帮他洗清冤屈,但我从不撒谎的。”纳兰小朵眨着眼,语气坚定的说道。

    孟秋雨笑了笑,他能感觉到纳兰小朵的心地很善良,于是笑道:“不用你做假口供,你只需要讲出他头一晚在酒吧打架,伤了右手这件事就可以,好像还是你给他当时包扎了一下,你应该看得出他伤的有多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