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两百三十三章 夫妻谈心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回到世贸兰庭,已经是夜里两点多。阿甘小说网看了眼自己的别墅一片漆黑,孟秋雨也没进去打扰众人,直接开车进入了林慕雪的别墅。

    现在的孟秋雨已经算是这栋别墅的男主人,因为林慕雪交给了男人一把钥匙。

    进入别墅,只有客厅内闪现着忽明忽暗的亮光,电视开着,却没有声音。

    孟秋雨摄手摄脚正要过去关掉电视,却猛然看到宽大沙发上蜷缩着一个人,盖着一条鹅黄色薄毯,面对着电视,一截葱白似的玉臂露出毯子外,右手上握着遥控器。

    走近一看,孟秋雨心中疼惜而苦笑,林慕雪居然这样睡着了,长发遮挡了半边脸颊,呼吸均匀而绵柔。

    孟秋雨弯下腰盯着女人的睡容,心中温馨而怜惜,撩起女人的长发,露出了整张娇颜。

    熟睡中的林慕雪眉宇间依旧拢着云雾般的忧愁,蝴蝶微憩般的睫毛仿佛随时张开,海棠般柔软红润的嘴唇紧紧抿在一起,不慎L露在外的香肩,肤色洁白犹如牛乳,再耀眼的珍珠在女人的肌肤前都要黯然失色。

    本不想吵醒女人,但孟秋雨担心林慕雪睡在这里晚上着凉,已经进入九月的滨海,白日炎热,夜凉如水。

    扶起林慕雪,孟秋雨想搂抱着女人上楼,这微小的动作却已惊醒了林慕雪。

    张开朦胧睡眼,发现是孟秋雨后,女人的脸上露出一丝轻松,张开双臂抱住孟秋雨的脖子,声音慵懒甜腻的撇嘴道:“老公,你怎么才回来。”

    “傻女人,我要今晚不回来,你岂不要一晚上睡在这里,真不知道你以前晚上是怎么过的?”孟秋雨轻拍着女人的臀部,爱怜的笑骂道。

    “以前人家一个人凑合着,想在那里睡都可以,现在却要你陪着才能睡踏实。”嘟起红唇,林慕雪娇羞的看着男人,眉眼中满是楚楚可怜。此时的模样,和她平日里高贵优雅的神态简直是两个人。

    “既然如此,那为夫现在就伺候娘子入寝,搂着我的宝贝老婆睡到天亮。”孟秋雨呵呵一笑,关掉电视,抱起林慕雪向楼上走去。

    “咯咯咯,坏蛋,人家怕痒痒,不许你乱摸。”林慕雪幸福的依偎在男人的怀中,却不料孟秋雨上楼都不老实,一只手已经在女人的身上胡乱摩挲了起来。

    “老公,丁小欧的案子怎么样了?发现了什么新情况?”紧紧依偎在孟秋雨的怀中,睡过一觉的林慕雪显然没了困意,好奇的问道。

    孟秋雨只好将杨浩和自己说的那些话讲给了女人,至于晚上在酒吧发生的事情他没有告诉林慕雪,只是声称自己和杨浩在寻找证人,所以耽搁了一个晚上。

    点点头,林慕雪幽幽叹息道:“丁小欧的案子可以冤情大白,但有些事情却注定不能公开于世,老公,你就没有话要和我说的吗?”

    孟秋雨心中一震,林慕雪早已仰起脸,目光一眨不眨的望着他,眼神中隐现着忧伤与痛苦。

    “慕雪,你都知道些什么?”孟秋雨苦笑着问道。

    “U盘你已经破解了,你已经知道了我爸爸的死因,却不知道怎么和我解释,那天你讲完故事之后,我想了很久,那个女孩就是萧雪妮,而那个男人就是我爸爸,对不对?”

    说出这番话之后,林慕雪的眼圈已经泛红,晶莹的泪花在眼眶内转动,似乎随时都要脱眶而出,洪流直下。

    孟秋雨坐直了身子,将林慕雪紧紧搂入怀中,叹息道:“既然你猜到了,那我也不再隐瞒,我讲的故事都是真实的,那就是一个谁也无法预料的悲剧,萧雪妮也是受害者,她也没想到会发生那件事。”

    将头埋入孟秋雨的怀中,林慕雪轻轻抽泣了起来,虽然猜到是一回事,可真的确定了这件事,她还是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这几天她一直克制着自己不去想这件事,也不问孟秋雨,但今晚,她还是决定弄明白一切。

    孟秋雨能体会到女人内心中的苦涩与悲痛,也没开口安慰,只是轻轻拥着女人,任由泪水浸湿了自己的胸膛。

    哭了很久,林慕雪才擦了把脸上的泪痕,神情哀痛的看着孟秋雨哽咽道:“老公,你觉得我该恨雪妮呢?”

    “我觉得你该恨我,如果我不出现在你身边,或许这件事你永远都不知道。”孟秋雨叹息道。

    孟秋雨说的是实情,如果不是他,韩奉启得到了马原的U盘,即使最后找电脑高手破解了里面的内容,考虑到京城萧家的特殊,也不敢将这件事告诉林慕雪。

    只要这张U盘不暴露,萧雪妮这辈子可能都不会讲出这件事,林慕雪自然也无法得知真相。

    苦涩的一笑,林慕雪叹息道:“雪妮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从我爸爸去世后,她就无怨无悔的陪在我身边,不论公司面临什么样的困境,她都和我一起面对,那时候如果不是她,我可能早就撑不下来了。”

    “慕雪,你的痛苦只是现在,你有没有想过雪妮承受着什么样的煎熬与自责,从你爸爸出事那一刻起,她就开始良心备受折磨,她每一次面对你的时候,心里都像是刀割一般。公开一个秘密容易,但坚守一个秘密却辛苦,尤其这个秘密还牵涉到自己的良心,她这么多年过的比任何人都艰难。”

    孟秋雨想到萧雪妮的不幸,一颗心隐隐作痛,他疼惜林慕雪,同样疼惜着另一个女人。

    林慕雪再次眼角湿润,紧紧抿着嘴唇哽咽道;“我能理解她的难处,那样不幸的事情发生在任何女人身上,都比死还要痛苦。我也应该感激她,体谅她,这么多年为了赎罪陪伴在我身边,她为我付出的实在太多了。可是我想到爸爸就是因为她才死的,我就不知道该不该原谅她,我很矛盾,好纠结,这几天我甚至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爸爸在天之灵,也希望你过的开心幸福。这件事我希望你能看开,如果你无法原谅雪妮,你和她今后成为陌生人,你会快乐吗?我想你同样会痛苦,你无法割舍你们这么多年相互扶持,亲如姐妹的情分。而她会比现在还要痛苦,在她心中,你已经是她最亲的人了,失去你,她将一无所有。”

    听着男人的劝解,林慕雪流泪点头,这么多年的姐妹情,让她割舍,她都做不到。

    “我刚进入宏宇的时候,第一个认识的便是雪妮,那晚柳冬霜被杀手袭击的时候,她就在柳冬霜身边,我救了她们,所以她也见识到了我的身手。”

    你知道吗?在宏宇面临舆论压力,香港柳家要通过法律手段追究宏宇责任的时候,她找我帮忙,这件事她瞒着你,为了保住公司,她不惜出卖她的身体想请我帮忙解决危机。”孟秋雨苦笑着道。

    “啊!”林慕雪惊得张大了小嘴,随即紧张的瞪着孟秋雨恶狠狠的问道:“那你们有没有?”

    “你以为我是那么无耻的人吗?怎么可以做出那种事,我认识柳冬霜,所以也就做了个顺水人情,帮了你们一把。”

    孟秋雨一脸正色,心中却是暗自抹了把冷汗,说这番话连他都觉得脸红,那天如果不是看到萧雪妮眼角的哀痛,说不定他当时他就拉着女人开房了。

    “真的吗?我不信你这么色的男人可以把持住,面对雪妮那么成熟性感的女人,你就不动心?”林慕雪撇撇嘴,目不转睛的盯着男人,想要从男人的眼神中发现点什么,可是孟秋雨眼神深邃的让她根本琢磨不透其中隐藏着什么。

    孟秋雨脸色一黑,举手拍了一巴掌女人的臀部,笑骂道:“你把老公当什么男人了,我是那种见色起意的男人吗?想当初要不是你死乞白赖的纠缠我,我连你都看不上。”

    “哎呀!疼,你这个流氓,你怎么那么脸大,谁死乞白赖的纠缠你了,是你老出现在我面前,惹我生气,让我心乱,害我撞车的好不好,你敢不承认你心中喜欢我?”林慕雪羞怯,兰花指毫不留情的对准了孟秋雨的腰间软肉,哼哼着,一脸威胁的瞪着男人。

    “好,好,我承认,我喜欢你,从那晚尝到老婆的香甜滋味后,我就魂不守舍,我就欲罢不能,我纠缠着老婆你,这下满意了吧?”孟秋雨成功转移了话题,一脸色迷迷的调笑道。

    “哼,坏蛋,每次想起你那时候对我爱理不理,无视我存在的臭屁样,我就恨得牙痒痒,让你欺负我,我要报仇。”林慕雪越说越觉得委屈,两只手再也不客气的扭住了孟秋雨的软肉,狠狠的旋转起来。

    孟秋雨痛并快乐着,呲牙咧嘴的哀叫一声,两只手也不闲着,一个孟氏抓奶手攻向了林慕雪,两人笑骂着,喘息着,纠缠在了一起。